打3份工、一天工作超16小时……18年深情母爱助谌利军一“举”夺金

2021-07-28 阅读数 18064

搜狗截图21年07月26日2141_6.png

今日女报/凤网特约记者 李保 周志武

日本东京时间7月25日晚,在这里举行的第32届夏季奥林匹克运动会举重男子67公斤级决赛中,湖南安化伢子谌利军以抓举145公斤、挺举187公斤、总成绩332公斤的优异表现,夺得本届奥运会举重男子67公斤级冠军。

当鲜艳的五星红旗冉冉升起,雄壮的国歌回荡在东京上空时,激动的泪水一次又一次模糊了这个青春男孩的笑脸,泪光盈盈中,谌利军的思绪飞过美丽的太平洋,飞越千山万水,飞到了母亲身边,与母亲走过的那些风雨岁月一幕幕在他眼前浮现……

a3d1784eafe4e76aec9f5b469c9f4fdc@100Q_680w.png

山村少年天赋异禀力气大

今年28岁的谌利军出生在安化县东坪镇杨林村一个普通农民家庭,他的出生给平凡的家庭带来了生机。父母和奶奶都很疼爱他。小时候,谌利军过着无忧无虑的生活,父母务农打工,一家人生活得幸福美满。谌利军的父亲身材魁梧,当时和几个同村的乡亲跑货运,能轻轻松松拉起500斤的货,是村里出了名的大力士。

也许是父亲的遗传,谌利军从小就表现出与众不同的一面,身体好,没打过针,力气大,爬得高,跳得远,有股狠劲。“十几米高的树,别的孩子爬不上,他一下子就爬上去了,中间不歇气。”发小谌稳喜回忆,“上山爬树采果子,都是他爬到树顶上摘,我就在底下等着接。”

10岁那年,谌利军的父亲去乡农机站办事,遇到好友姚球东,姚球东曾练过举重,是个大力士。姚球东见其父手大臂粗,凭着经验,姚球东试着问谌利军的父亲,“你儿子有没有劲,力气大不大。”谌利军父亲回答,“很有力气,力气很大。”

d827689db3c4bc4c3b9ff31a1f52bdf5@100Q_680w.png

第二天,姚球东带着谌利军到益阳少儿体校见师兄蒋益龙教练。蒋益龙见谌利军骨架大、肌肉有劲、暴发力强,是个练举重的好苗子。测试完,蒋益龙一眼就相中了他。

虽然被教练相中,但谌利军的母亲谌友珍对送不送儿子练举重犹豫不决。蒋益龙先后5次来到谌利军家,劝说谌利军家人,消除顾虑。

8月28日,临开学只有两天了,再不报到就晚了。当天,蒋益龙守在谌利军家等了六个小时,最终,教练的执着和诚意打动了谌利军的父母。获得父母支持后,连夜,师徒二人乘坐手扶拖拉机来到益阳。

24d6472445e964d814c8224b0ab6e0dc@100Q_680w.png

坚强母亲为儿子铺就金牌路

在益阳体校学习的第二年,谌利军的家中突降厄运。一向健壮的谌利军父亲突发脑癌,卧床不起失去了劳动能力。家里的顶梁柱垮了,家庭经济压力全压在谌利军母亲谌友珍一个人身上。家里还有年迈的老人和从小患有先天性心脏病的小儿子。谌友珍想劝儿子放弃举重,毕竟走这条路太难了。

 “军仔,我们不练举重了,好吧?去学门手艺,找份工作。”

“我练了这么久,现在不练了,那我受的苦,不是白受了吗?我不管,我一定要继续练。”谌利军的倔劲上来了。谌友珍知道,当举重运动员是孩子的梦想,可这孩子从来没说过,生怕她担心,无论多苦多累,他都是自己扛。

无奈之下,她到附近的砖厂打苦工。在砖厂,砖瓦的粉尘很大,对皮肤还有刺激性,她长年累月在瓦厂干活导致皮肤过敏,至今还留有后遗症,一到夏天身上就很痒。但就凭着这一天40元的工钱,她养活了一家人。

c09d33681aea49b971ca5a19db249179@100Q_680w.png

但谌友珍的艰辛付出也有了回报。2006年,谌利军被选入湖南省举重队。进入省队,对谌利军来说是梦寐以求的事,但谌利军却哭了,因为之前他从没有在大型比赛中取得过优异成绩,水平也不是最好的。他怕自己表现不好,训练几年后来被退回去,自己没脸见人。

知道了儿子的心思后,谌友珍对他说:“孩子,能够在省队待上几年,即使被退回来也没什么,不是每个运动员都能当上世界冠军的。”母亲的话激起了谌利军的斗志:“您小瞧我?那我一定要去国家队,拿个冠军让您看看!”

谌利军没有辜负母亲的期望,2010年,谌利军获得世界青年锦标赛冠军。因为表现出色,他被选入国家队。

143c4d1b6cd0e9958a4574c1fd76f5e0@100Q_680w.png

一波三折成就冠军梦

儿子成为了国家队队员,但生活并没有放过这个苦难的家庭。2012年谌利军的父亲和叔叔相继过世,为了维持生计,谌友珍到长沙打了3份工,每天劳动时间长达十六七个小时,非常辛苦。

母亲的辛苦操劳,利军看在眼里,记在心上,他更加勤奋地投入训练,并在举重比赛的道路上一次又一次取得突破。

2016年8月9日,谌利军第一次征战奥运。在里约奥运会男子举重62公斤级赛场上,他在这个级别的比赛上拥有绝对的夺金实力,然而,命运却偏偏在此刻戏谑地对他说了“No”。谌利军第一次抓举小腿出现肌肉抽筋,第二次试举仍未完成,最终只能遗憾退出比赛。

当时,这样的变故出乎大家的意料。经分析,可能是由于赛前降体重导致其体质下降,出现了抽筋的意外情况。尽管大家对此都表示理解,但是谌利军却深感自责,他也曾因此一度心灰意冷。

在母亲和教练队友的鼓励下,他好不容易调整心态,走出了退赛的阴影,体质也恢复到了正常水平。4年后,为迎接东京奥运会,谌利军憋足了劲再次投入艰苦的训练,向冠军发起冲刺,可就在大赛前的节骨眼上,“霉运”又一头栽到谌利军的身上——在一场比赛中,谌利军手臂出现了肌腱断裂。对于一位职业运动员来讲,奥运会前不足一年遭遇这样大的伤病,生理和心理上的打击可想而知。

谌友珍得知后每天通过视频不断关心和安慰谌利军。在母亲的鼓励下,谌利军把心一横:“不能放弃,这是最后的机会,必须抓住,如果抓不住,真就完蛋了。”手术后,他很快回到了训练场,并把每次比赛都看成是自己最后的机会。

4fc86bf0be8f502b40fa569b19d64160@100Q_680w.png

挺举中的“翻杠”这个技术动作,对于肌腱受伤的举重运动员而言,恢复期必须要不断用杠铃压腕,那种痛是常人难以想象的。谌利军在训练中“死扛”,谁劝也不行。教练组也被他的坚持所打动,在队医、教练等整个团队的专业指导和帮助下,慢慢地,谌利军的手可以使劲了,慢慢地,可以加铃片练了……起初,由于手臂肌腱疼得厉害,他在场上的动作严重变形,也产生了心理阴影:每做一个动作,都要先考虑会不会痛。这咬牙坚持的过程,也是自信心积累的过程。凭着顽强的毅力,谌利军终于战胜了伤病。

2021年4月19日,手术后仅仅6个月,谌利军终于守得云开见月明。谌利军在乌兹别克斯坦举行的2021年举重亚锦赛上,一路过关斩将,以6把全部成功、挺举180公斤、总成绩333公斤,夺得塔什干亚锦赛冠军!在这个“通往东京”的关键赛场上,他用近乎完美的表现证明了自己。

2180d03c78c34ea1604a0dae004e95eb@100Q_680w.png

临行前,谌友珍要来北京为儿子送行,但谌利军没有同意。他在电话里对母亲说:“妈,您就别来送我了,这样会无形中给我带来压力。”7月19日,谌利军出发东京前,给母亲发了条短信,内容很短,“妈妈,我出发了。”

2021年东京时间7月25日晚,谌利军以一颗平常心走进了赛场。从谌利军走上赛场的那一刻开始,谌友珍的眼睛一直没有离开过电视屏幕。儿子每举一次,她的心几乎要蹦出来一次。特别是谌利军开把稳稳举起145公斤的重量,但第二把抓举150公斤、第三把抓举151公斤皆以失败告终时,谌友珍不停地为儿子祈祷。随着挺举比赛中谌利军一声怒吼将187公斤的杠铃高高举起,获胜夺得金牌,谌友珍喜极而泣,挥舞着双手,飞快地走到电视机前,用手轻轻地抚摸着电视里儿子的脸,恨不得把他从电视里拽出来!

b470da9e86c3d0d077dd46d6352b41c8@100Q_680w.png

而在东京,当沸腾的奥运村渐渐归于平静,谌利军拨通了母亲电话,还没说话已是泪流满面:“妈妈,我没让您失望,我拿到金牌了!”


编辑:林腾

审稿:陈寒冰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