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振兴新角色丨夫妻档保洁员,垃圾堆里找“黄金”

2021-05-19 阅读数 26753

编者按:民族要复兴,乡村必振兴。习近平总书记指出,创新是乡村全面振兴的重要支撑。近年来,返乡入乡创新创业成为新趋势。“田秀才”“土专家”“乡创客”成为农村产业发展的“代言人”,带动了理念回归、技术回归和资金回流,而且,蓬勃发展的乡村旅游、创新创业等催生了更多乡村振兴的“新角色”。今日女报全媒体从本期开始推出系列报道“乡村振兴新角色”,展现乡村振兴中涌现出来的巾帼创新力量、巾帼创业风采。

“乡村振兴新角色”系列报道之二

夫妻档保洁员,垃圾堆里找“黄金”

文、图:今日女报/凤网记者 唐天喜  通讯员 程曼


工作脏又累,工资低又少,还被人看不起……这是不少人以前对保洁员的认知。但随着乡村振兴战略在农村的大力实施,在长沙市长沙县北山镇的农村,有10余对夫妻不但争着收垃圾,而且他们还变废为宝,在垃圾堆里找“黄金”。

为什么有这么多夫妻想去收垃圾?5月18日,今日女报/凤网记者来到长沙县北山镇,找到了原因。

谈起未来,两对夫妻档保洁员笑开了怀。.jpg

(谈起未来,这两对夫妻档保洁员笑开了怀。)


守护家庭,木匠转行收拉圾

“我看了天气预报,说今天有大雨,我6点钟就起床去村里收垃圾了。”5月18日上午11时,在长沙市长沙县北山镇石常村资源分拣中心,55岁的常光明正和妻子何艳辉把运回来的垃圾进行分类整理。

常光明和何艳辉是石常村的保洁员,而让记者意外的是,常光明此前是一名木匠。经常有人问他:“为什么好好的木匠不做,要当保洁员?”

“以前我在长沙帮人做房屋装修或手工打制家具。”常光明告诉今日女报/凤网记者,2015年,他查出患有腰椎间盘突出,在家休养一年后也做不了重活。作为家里的顶梁柱,常光明有些着急,“家里还有一个小孩有病需要治疗。今年光治疗费已经花了几万元”。

 正在为生活发愁时,赶上村里招聘夫妻档保洁员,他和妻子立马报了名。

 妻子何艳辉原本在一所学校的食堂工作,每月工资有2400元,还包吃住。“老公身体不好,他一个人做保洁我不放心。”因此,何艳辉选择和常光明一起工作。刚开始做保洁员时,两人收入都不高。“当时大概900元/月,现在他有2200元/月,我有1800元/月。”何艳辉说。

“固定工资加绩效考核,以及垃圾分类后的销售收入,他们一年收入在10万元左右。”长沙县北山镇自然与生态环境办公室副主任姚硕告诉今日女报/凤网记者。

为什么要夫妻档来做保洁员呢?石常村村支部副书记、环保专干刘云伟告诉记者,夫妻搭配,干活不累,夫妻档便于分工合作,时间上也好安排。“而且在垃圾分类工作开展以前,有两个区域的保洁员因为是夫妻搭档,效果很好。”

常光明和何艳辉夫妇齐心协力把垃圾分类。.jpg

常光明和何艳辉夫妇


变废为宝,垃圾里面找“黄金”

农村的垃圾如何变废为宝呢?

“刚做保洁员时,我们就参加了镇上组织的垃圾分类培训。”何艳辉告诉记者,“我们文化不高,做笔记有些困难,就用手机拍下资料,反复学习。”

正式上岗后,常光明主要去村里回收垃圾,何艳辉则在分拣中心做垃圾分类工作,同时两人要对所管区域进行保洁。

在石常村资源分拣中心的公示墙上,记者看到,常光明和何艳辉负责的区域都写得明明白白。刘云伟告诉记者,全村有20多平方公里,约1800户,分为6个片区进行环保治理,招聘了6对夫妻来负责,每对夫妻大概负责300户人家。

每周,常光明至少会上门两次,用三轮车去片区把垃圾运到分拣中心。“每个村都有固定的分拣中心,每个村民家里都有两个垃圾桶,蓝色的桶是可回收垃圾,灰色的桶是其它垃圾。”姚硕介绍,并且规定“三子(树叶子、菜叶子、灰屑子)”不入桶,而是作肥料处理。

“在自己负责的片区转一圈需要三个小时。”常光明介绍。当垃圾运回分拣中心,何艳辉会把可回收垃圾进行再分类。

记者在石常村资源分栋中心看到,6对夫妻档保洁员,都分有前后两间房进行垃圾再分类,房外墙上贴有对应夫妻档保洁员的名字。

“村干部墙上贴了分类纸条,分为有毒有害类、纸质类、金属类、玻璃类等。”何艳辉告诉记者,她会把分类整理后的垃圾,对应摆放在相应纸条下面。

具有高回收价值的垃圾,常光明夫妻会卖给收废品的。而低回收价值的垃圾,他们会送到北山镇的北山垃圾压缩中转站,获得一些补贴。比如,废旧玻璃可获得补贴0.2元/斤。“这些钱,都归保洁员自己所有。”刘云伟告诉记者。而且,村里还制定了相应的补贴和惩罚措施,“比如,垃圾量降低排名靠前的,会有一定的现金奖励。”

 经常与垃圾打交道,常光明夫妻也摸索出了一些提高垃圾价值的方法,“化整为零,更赚钱”。比如,村民不要的旧席梦思床垫,直接卖是没有人要的,但是拆开来卖钢筋、布、棉絮等就可以赚到钱了。“1.8米宽的席梦思床垫,钢筋大概可以卖到18元。”旧麻将桌等物品都可这样做。

 

 黄九林和李洁夫妇一起分拣垃圾。.jpg

(黄九林和李洁夫妇)


 村民守护,保洁员变可爱

 “刚开始做保洁员时,我确实有些不好意思,现在已经习惯了。”常光明说,担任保洁员工作,他们不仅是回收垃圾,还要担任环保宣传员、垃圾分类指导员、垃圾分类监督员等工作。“看到村民分类工作做得不好的,我们就主动上门教,现在大家都知道怎么进行垃圾分类了。”

 常光明告诉记者,看到干净的村庄,村民也越来越爱惜这干净整洁的环境,更会体谅他们这些保洁员。偶尔有人进村收购废品,村民们都不会卖,而愿意免费送给村里保洁员。

 另一对夫妻档保洁员黄九林和李洁夫妇告诉记者:“前几天很热,有人送冰棍给我们消暑,还递纸巾给我们擦汗。平时偶尔赶上饭点,还有人会让孩子喊我们去家里吃饭。”说起这些,他们脸上露出了开心的笑容。

  对保洁员来说,负责区域内300户的保洁工作,工作量不小。遇上红白喜事,垃圾会更多,但村民们通常会体谅保洁员的不容易,会给200元至300元一次的清理费。

 如今,石常村的6对保洁夫妻非常团结,经常互帮互助。“除家里有事时帮忙替手,平时哪样物品收购价格涨了或跌了,都会互相交流。送垃圾到压缩中转站时,也会一起回村。”

 姚硕介绍,现在全镇有10余对夫妻档保洁员,年收入6万~10万元。相应的是,自去年以来,全镇的垃圾分类效果显著,人均可回收量约15.76公斤。

“乡村振兴,乡村环境是基础。环境变好了,别人才愿意来投资,更多的年轻人也更愿意回到村里来做一番事业。”姚硕说,接下来,镇里还会对垃圾分类工作进行精细分类,把垃圾总量降得更低。


编辑:凤网唐天喜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