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姨案”拐卖9儿童案今日二审:被告人称“梅姨”真实存在,但此前画像不像

2021-03-26 阅读数 14303

3月26日,备受社会关注的“广东梅姨拐卖9儿童案”(张维平等5人拐卖儿童案),由广东省高院在广州市增城区法院二审开庭审理。开庭约5个半小时后,广东省高院宣布休庭,择日宣判。

被告人张维平在庭上供述,被拐的孩子都是经“梅姨”卖掉的,“‘梅姨’是真实存在的,但是之前的画像都不像。”

此前报道显示,2003年至2005年,一个以贵州人张维平为主的犯罪团伙,在广州增城、东莞、惠州等地连续拐卖9名儿童,并通过一名叫“梅姨”的女人进行贩卖,但“梅姨”存在与否、行踪仍是个谜。

当年被拐卖的9名儿童均为男童,年龄小的1岁,大的3岁,多为外地来粤务工人员的孩子。一审判决书显示,2003年9月至2005年12月,被告人张维平通过“梅姨”介绍,将从广州、惠州等地拐来的男童,先后卖往广东紫金县等地,每次非法获利1万多元。

此案被告人张维平、周容平等5人都是贵州遵义绥阳县人,来自同一个村。案发11年后的2016年3月,5人先后被警方抓获。9名儿童被拐卖这一系列案件的重要中间人“梅姨”,目前尚未归案。

1岁时被拐卖的申聪,2020年1月被警方找回时已经16岁。截至目前,此案9名被拐儿童中的5人已经找回,均与亲生家庭相认,另外4个孩子尚未找到。

794.jpg

被害人家属出示被拐孩子当年的照片。 澎湃新闻记者 朱远祥 资料图

回顾>>

“梅姨”是何人? 

此前报道,2017年6月,广州市公安局增城区分局公布“梅姨”的模拟画像,向社会征集线索。该通报称,绰号“梅姨”的女子涉多起拐卖案件,真实姓名不详,当年约65岁,身高1.5米,讲粤语,会讲客家话,曾长期在增城、韶关新丰地区活动。

1000 (5).jpg

一时,有关其人是否存在以及画像的相似度也引发网友讨论。甚至有多地民众举报称,自己发现“梅姨”的行踪……然而,对于网友们集体找“梅姨”的情况,警方已回应表示,“梅姨”的身份与长相均暂未查实。

1000.jpg

数据>>

哪些孩子容易被拐卖?

哪些地区被拐卖的孩子最多?

新京报通过3W(who/ where/when)原则,揭开拐卖儿童的神秘面纱。

>哪些孩子容易被拐卖?

从年龄上说,6岁以下都很危险,但不满1岁的孩子最容易被拐卖。

从性别上说,男孩比女孩危险。

1000 (1).jpg

基于公益性反拐网站“宝贝回家”中的“宝贝寻家”数据库显示:

0岁是拐卖巅峰期,此时男童女童数量接近。

1—6岁是拐卖高发期,这个年龄段被拐男童的数量远高于女童。

6岁以上是拐卖低发区,男童比例逐渐降低,尤其是9岁以上被拐儿童变成了以女童为主。

究其原因,和世界上大多数人口贩卖是以剥削为目的不同,我国的儿童拐卖主要目的是收养孩子“传宗接代”、“养儿防老”,男孩成为最佳下手目标,而6岁以上的孩子对原生家庭已经有了记忆,不好被哄骗融入新家庭,所以6岁以下的男童成为人贩子最诱人的猎物。

>谁拐卖了儿童?

过半的孩子是被陌生人拐卖,但令人气愤的是,亲生父母卖掉自己孩子的也很多。

2013年到2015年6月30日拐卖儿童罪的47份裁判文书显示:

1000 (2).jpg

47.5%的儿童被陌生人拐走,35.8%的儿童被亲生父母卖掉,其他亲属和朋友等熟人作案的可能性也很高。

我们上文提到的0岁拐卖巅峰期,这个年龄被拐卖的孩子大多是被父母卖掉。此时婴儿不会走路、不会说话、没有记忆,无任何自救能力,完全听任父母摆布。有的父母与外祖父母共同作案,动机不一定是传统上的未婚先孕,无法养育。有人出卖子女就是单纯为牟利,甚至是先找好买主再怀孕生子。

实际上,亲生亲卖的案例近些年正在上升,成为儿童拐卖研究的新关注点。

>什么时间儿童拐卖最多?

1月份过年时候被拐走的孩子最多。

统计1930年到2015年的被拐卖儿童,我们发现,拐卖峰值出现在1月,其他月份波动较小,但无论哪个月被拐卖的男童都多于女童。

1000 (3).jpg

1月正值年关,人口流动性加剧,犯罪分子可能希望在农历新年前最后一搏,火车站、汽车站、商场成为丢失孩子的高发场所。

再将时间放大到以年为尺度,我们发现,在交通不便、人口政策宽松的上世纪80年代前,拐卖人口数量较少。

而上世纪80年代,改革开放后人口流动加剧,人口政策紧缩,儿童拐卖就是在这时候迅速猖獗起来。

上世纪90年代后,我国发布了《关于严惩拐卖、绑架妇女、儿童的犯罪分子的决定》,《刑法》 规定了拐卖妇女儿童罪,公安开始全国性打击人贩子,拐卖儿童的情况有所好转。

重磅>>

公安部:全面查找改革开放以来失踪被拐儿童

3月26日,公安部召开新闻发布会。公安部刑事侦查局副局长童碧山表示,今年1月起,公安部部署全国公安机关开展以侦破拐卖儿童积案、查找失踪被拐儿童为主要内容的“团圆”行动。

全国公安机关依托“打拐DNA系统”,通过积极完善父母寻找失踪被拐儿童信息、广泛采集疑似被拐人员数据、及时组织技术比对核查、扎实开展积案攻坚等工作,全力侦破一批拐卖儿童积案,全力缉捕一批拐卖儿童犯罪嫌疑人,全面查找一批改革开放以来失踪被拐的儿童。

目前,此项工作正全力推进。童碧山表示,开展“团圆”行动需要社会各界和广大人民群众的参与、支持,请大家及时向公安机关举报疑似拐卖儿童犯罪案件线索,积极协助查找失踪被拐的儿童。同时,也请失踪被拐儿童的父母和疑似被拐人员主动到附近的公安机关刑侦部门,接受免费的DNA信息采集以及相关信息补充完善等工作,争取早日实现家庭团圆。

(注:为保护受害人隐私,文中被拐儿童均为化名)

来源丨凤网综合整理公安部网站、澎湃新闻、新京报、红星新闻以及此前报道

编辑丨艾柯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