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条”不紊开创立法新框架,湖南家庭教育立法很“管用”

2021-02-25 阅读数 46066

190087c0580ef20ee47a52588ff8f10b@100Q_680w

编者按:

在很多人看来,教育孩子是家事,轮不着外人指手画脚。但你知道吗?全国妇联家庭教育状况调查数据显示,50%的家长不知道用什么方法教育孩子;多数父母存在不同程度的养育焦虑和“重智轻德、重知轻能、重养轻教”的现象;很多家长过度娇惯、放任孩子,导致青少年违法犯罪案件呈上升趋势,且向低龄化发展。

由此可知,家庭教育不仅是自己的“家事”,而且是全社会关注和参与的“大事”,促进家庭教育刻不容缓。

习近平总书记曾多次强调,要重视家庭建设,注重家庭、注重家教、注重家风。党的十九大明确指出,培育和践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要从家庭做起、从娃娃抓起。

可喜的是,《中华人民共和国家庭教育法(草案)》已于1月20日提请全国人大常委会审议;而在湖南,《湖南省家庭教育促进条例》(以下简称《条例》)已经出台,并将于3月1日起实施。

湖南的家庭教育立法有何特色和亮点?《条例》对为人父母者有何启示和指导,对政府、学校、社会有何要求?湖南将如何保障《条例》切实实施?今日女报/凤网特别推出《家教条例看湖南》专题报道,采访湖南省人大参与此次立法的相关委员会负责人、《条例》实施的相关部门,以及部分家长、老师,听听他们有关《条例》的真心话。

今日女报/凤网记者 章清清 

湖南省十三届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第二十二次会议通过的《湖南省家庭教育促进条例》(以下简称《条例》),于2021年3月1日起施行。这是湖南省首次以法规形式明确家庭教育内容指引。针对家庭教育工作,《条例》对父母该做好哪些事、政府该如何做、学校该如何参与、社会又该扮演怎样的角色等一系列问题作了具体规定。

湖南出台该《条例》基于什么样的立法背景?《条例》在家庭教育促进工作上有哪些亮点和特色?湖南省人大参与此次立法的相关委员会负责人为我们进行详细解读。

《条例》出台意义重大

微信图片_202102251717572.png

祁圣芳

“家庭教育不仅是家庭大事,也是国家大计,它关系到中华民族整体素质的提升和复兴伟业的实现。促进家庭教育发展,关乎国之大者。”湖南省人大常委会委员、省人大社会建设委员会主任委员祁圣芳表示,党的十八大以来,习近平总书记多次强调,要重视家庭建设,注重家庭、注重家教、注重家风。党的十九大明确指出,培育和践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要从家庭做起、从娃娃抓起。

随着社会的发展,父母对子女的教育越来越重视,社会对家庭教育也更加关注。但是,家庭教育仍存在一些急需解决和规范的问题。近年来,校园欺凌事件屡禁不止,未成年人弑母杀同学恶性案件、自杀自伤现象时有发生。

“这些现象背后,影射出家庭教育缺失或不当,社会普遍要求通过立法推动有关问题解决。”祁圣芳说,在湖南省十三届人大二次会议上,省人大代表王邵刚等联名提出了“关于制定湖南省家庭教育促进条例的议案”。省委、省人大常委会高度重视我省家庭教育立法工作,2020年初,省人大社会建设委员会和省妇联克服新冠肺炎疫情影响,正式启动家庭教育立法工作,实施联合起草,通过深入调研,广泛征求意见,先后数易其稿,在较短时间内起草完成《条例》草案,并向省人大常委会提出议案。2020年7月,省十三届人大常委会第十九次会议对《条例》(草案)进行一审,2021年1月审议通过。

祁圣芳表示,《湖南省家庭教育促进条例》的出台,是落实中央指示精神的扎实举措,对促进我省未成年人健康成长、增进家庭幸福和社会和谐稳定具有重要意义。

《条例》突出“管用”,亮点有“四新”

微信图片_202102251717571.png

王刚

2016年5月,重庆市率先通过我国第一部“家庭教育”的地方性法规《重庆市家庭教育促进条例》。随后,福建、江苏、浙江、山西等省陆续出台了《家庭教育促进条例》。

“与以往的地方立法,特别是与兄弟省市同类立法相比较,我们的立法框架有所创新,结合湖南实际问题和湖南在家庭教育工作方面行之有效的经验,我们的条例重在突出管用。”湖南省人大常委会委员、省人大法制委员会主任委员王刚告诉今日女报/凤网记者,总的来说,《湖南省家庭教育促进条例》的亮点有“四新”。

一是开创了立法新框架。“《条例》共六章30条,我们的设计是直奔主题。”王刚介绍,《条例》重点围绕家庭教育工作体制机制和保障激励措施、家庭教育实施、家庭教育指导服务、特殊人员(包括困境未成年人、不良行为未成年人、留守未成年人、流动未成年人等群体)特别促进措施等方面安排结构。

二是构建指导服务新体系。《条例》在设立家庭教育指导服务中心和站点,学校、社区、网上家长学校等阵地,以及制定家庭教育人才培训计划、建设专业的家庭教育指导工作队伍等方面做出了制度安排,构建起覆盖我省城乡的家庭教育指导服务新体系。

三是规定了家庭教育工作新机制。王刚告诉今日女报/凤网记者,《条例》规定各级人民政府领导家庭教育工作,建立家庭教育联席会议制度,从法规上保障和促进家庭教育联席会议制度优势的建立和发挥,构建上下联动、部门协同的家庭教育工作新机制。记者发现,《条例》共30条,至少有15条提及人民政府及相关部门。

四是明确单位新职责。《条例》规定了相关政府部门、学校、二级机构、群团组织的新职责。比如,我省关工委充分发挥“五老”作用,深入实施“个十百千万”隔代教育工程,得到省委的高度肯定和群众的广泛认可。《条例》广泛听取了民众呼声,明确关心下一代工作委员会指导隔代家长教育的职责。

此外,《条例》还具有“六强”的特色亮点,即强化家庭责任、强化部门职责、强化家庭教育指导中心和站点建设、强化家长学校建设、强化干预措施、强化特别促进。比如,对基层社会组织和所在单位、公安司法机关的干预机制等作出规定,更有针对性地推动解决有关突出问题。

围绕立法难点进行制度设计

微信图片_202102251717573.png

曾东楼

在湖南省人大法制委员会副主任委员、省人大常委会法制工作委员会副主任曾东楼看来,此次立法难点主要是家庭教育指导服务怎么推进的问题。

曾东楼介绍,党的十九届四中全会提出了要构建覆盖城乡的家庭服务指导体系,但如何将这个体系真正落实到位并不容易。首先,湖南省还不是富裕省份,在家庭教育方面的财政投入有限;其次,我们省有30余万名处于特殊困境和需要救助的儿童,以及数量更多的留守儿童,他们的父母很多监护职责不到位,没有家庭教育的概念,也没有平台指导他们如何科学教养孩子;第三,学校和社会对家庭教育指导服务也不够重视。这都是我们省目前家庭教育工作的难点。“所以,我们在做立法设计时,就咬住了家庭教育指导服务这个重中之重进行了制度设计。规定了政府应当投入资金或者通过购买服务的形式成立家庭教育指导中心,然后中心下面设站点,还规定了五类不同的主体要投入家庭教育指导服务,从而形成以政府为中心的家庭教育服务指导体系。”

曾东楼表示,在立法的框架设计上,《条例》还对特殊未成年人、留守未成年人、流动未成年人等特殊群体的家庭教育,强化了精准的特别促进措施和帮扶措施。“这也是我们当初设计立法框架时就想解决的三个问题,目前,从制度设计上来说,相关内容得到充分体现。”曾东楼说。 

形成合力,保障“软法”切实执行

《条例》对不能履行、不履行或不当履行家庭教育情形,会受到怎样的惩罚并没有明确规定,这是否会影响到《条例》的落实和贯彻呢?

“大家有这样的顾虑和担忧,我们能理解。”王刚表示,但首先要说明一点,《湖南省家庭教育促进条例》是一部以促进为手段的“软法”,作为倡导性、促进性的法规,属于“弘德类”立法。

什么是弘德类立法?王刚解释,是指通过立法这种形式,围绕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把一些基本的道德、品行要求及时上升为法律规范,树立鲜明的价值导向。所以,这类立法和刑法等“硬法”是不一样的。它没有强制性,主要是劝导性的。

“国家的法律法规有很多种,不可能全是硬法。”王刚说,对于《湖南省家庭教育促进条例》这类“软法”,要用好报刊、广播、电视和网络等全媒体广泛宣传,使立德树人的教育目标和科学的家教方法能够走进千家万户,深入百姓之心。让政府自觉担当,使家长积极实践。尽管法“软”,《条例》实施的牵头部门仍要加强领导,组织有力,主动协调好政府职能部门、群团组织和社会力量,建立机制,健全队伍,形成合力,使《条例》的实施得到切实保障。

  家教条例看湖南 小凤说法 今日女报/凤网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