村花变身“网红主播”:这部扶贫剧里的湘妹子,到底有多能干?

2021-01-22 阅读数 40451

640.webp.jpg

今日女报/凤网记者 张秋盈 陈寒冰

2021年开年,脱贫攻坚剧《江山如此多娇》热播,不仅频频登上微博热搜,湖南卫视官方抖音相关合集CUT播放量破2亿,还冲上了芒果TV电视剧热搜榜第一。

这部讲述由罗晋饰演的“扶贫二代”濮泉生和袁姗姗饰演的都市女记者沙鸥在澧水市雍城县碗米溪村参与精准扶贫的电视剧,乍一看分外“板正”,却能大肆圈粉,或许是因为一众演员放下偶像包袱的倾情演绎,也或许是因为剧中爆梗迭出、金句频频,亦或是因为它在脱贫攻坚主旋律下扎根生活的烟火气。

在追剧过程中,性格各异、塑造饱满的女性角色让人无法忽略。埋头劳作为好赌丈夫填坑的“幺姑”,孜孜不倦生儿子的“电喇叭”,在婚礼上怂恿新郎跟亲爹抢人的“喜妹”,她们没有偶像剧里的主角光环,而是在真实的生活中,一点点实现爱情观、婚姻观、人生观的层层蝶变。

山里女人的苦诉说了山里的穷,山里女人的乐折射着村庄的富饶。在伟大的脱贫攻坚实践中,贫困地区女性的婚姻爱情、奋斗发展,何尝不也是一部精彩纷呈的思想“脱贫史”呢!

640.webp (1).jpg

幺姑

柔弱隐忍,被家暴仍固守妇道

刘一莹饰演的“幺姑”是剧里的“苦情担当”。她从小家里穷,两头牛就被卖给了田老八。但这个丈夫天天赌钱,还因赌博闹进派出所。幺姑终日辛苦劳作,卖豆腐替他还债,还要四处求人,收拾烂摊子。

因为一袋黄豆,田老八怀疑幺姑与人有私,抄起木棍就要打,在场的扶贫干部都拦不住。他还扬言:“从来没听说打自己老婆还犯法!”

沙鸥和喜妹看着生气,鼓励幺姑离婚。对此,幺姑回应:“咱们山里人一辈子只结一次婚,怎么能离婚。”喜妹劝她及时止损,不要再数着老黄历过日子,幺姑又答:“那样只会鸡犬不宁,日子过得没有滋味。”

640.webp (2).jpg

幺姑勤劳朴实,具有传统女性的美德,但礼法、妇道也紧紧地缠绕在她的精神世界,反倒成为她拒绝不公、改变现状的阻碍。哪怕曾与村小老师覃献文青梅竹马,对方也一直默默守护着她,但她从未想过冲破枷锁,寻求幸福。

其实,看起来没有主见的幺姑很有想法,每次沙鸥有一些有利于村庄发展的好点子推行不下去时,幺姑总能帮她指出问题所在,并给出解决办法。

如今剧集播放过半,通过沙鸥和濮泉生的努力,会唱歌的幺姑带领孩子们建立了合唱团,找到了生活的光亮,也鲜有的露出了笑容——田老八不仅去镇上为她买了一件新衣,还送她去学校上课。

幺姑代表着一批传统的乡村女性——命运坎坷,挣扎求生,但内心柔韧,对隐于黑夜的幸福存有期盼。她们对生活的热情,需要沙鸥和濮泉生这样热血的年轻人振臂高呼,点破蒙昧的坚持,才能有不顾一切的力量。

电喇叭

泼辣大胆,家徒四壁一心生儿子

范湉湉饰演的龙春花外号“电喇叭”,一说话全村人都能听到,是《江山如此多娇》里的“搞笑担当”。龙春花性格泼辣,敢于为自己争取权利,也正是因为这份号召力,她成了濮泉生的扶贫好帮手——“电喇叭”一开嗓,没有搞不定的人和事。

龙春花的婚姻比幺姑要幸运。她嫁了个好脾气的丈夫廖匠嘎,每次犯急要惹事,廖匠嘎总能拽住她,处理起事情来,夫妻俩也算是有商有量。

640.webp (3).jpg

即便不似幺姑般软弱可欺,强势的龙春花依旧有她的束缚。为了有个儿子传宗接代,尽管家徒四壁没啥可传,可她一直孜孜不倦地生娃,直到生了三个女娃娃,让本不富裕的家庭雪上加霜。

虽然是亲生的,但龙春花常常骂女儿们“拖累全家”。大女儿廖竞男非常优秀,是碗米溪村多年来唯一有希望考上大学的学生。为了女儿388元的资料费,廖匠嘎上山采贵价药材,却不慎摔伤进了医院。龙春花气急,在医务室门口大骂女儿是“赔钱货”。

也是在沙鸥和濮泉生的帮助下,龙春花家引来了自来水、解冻了村医账户、解决了读书费用等一系列难题。当女儿考进医学院,一家人捧着录取通知书激动落泪时,一直想生男娃的“电喇叭”终于发自内心地感叹:“生女儿真骄傲!”

对“电喇叭”这一类型的女性而言,只有谋发展,才能谋幸福。有了生活的本钱,方能放下心中的成见,把泼辣的脾气,变成闯生活的勇气。

喜妹

敢爱敢恨,小山村走出的大网红

沈梦辰饰演的向喜妹是碗米溪的“村花”,不仅漂亮活泼,骨子里还充满着湘妹子的泼辣多情。

640.webp (4).jpg

与山下的石咬金恋爱3年3个月后,喜妹与他领了结婚证。可就在迎亲那一天,哥哥向登高却突然向石咬金提出了要么给5万元彩礼,要么退出村主任竞选的要求,否则别想娶走喜妹。

“你还是个男人吗?我是你老婆,有手有脚的,你不知道抢啊!” 面对冲突,喜妹脱下大红嫁衣扔给石咬金,大喊道:“挂在屋里,从今天起,我就是你的老婆!”

后来,石咬金觉得自己配不上喜妹,把嫁衣当面归还。喜妹愤怒,一把拿过礼服就撕了。

喜妹敢爱敢恨,勇于争取幸福,但她也心怀希望,不论经历何种波折,都不能改变她对生活的热爱。她积极参与到村庄的公共事务中,推选濮泉生当村主任,私下里联系一帮妇女签名;山上山下通水,她力排众议;沙鸥要把她打造成网红,她积极配合,在镜头下表现得大方自然……

640.webp (5).jpg

最终,喜妹一夜爆红。走红后的喜妹没有被冲昏头脑,网红公司想找她合作,她回应,喜妹品牌是属于村集体的,自己不能以个人名义签约。

也正因为一直怀有朴素的正义感和利他心,所以她还能劝得曾经一心为民,后来却变得越来越利己的父亲向友亮迷途知返。也正是这份柔韧,父亲最终亲自把喜妹送到了石家,有情人终成眷属。

640.webp (6).jpg

热烈追求爱情和个人发展,朝着幸福生活大踏步奔走,正是喜妹诠释的新农村女性形象。她们虽然面对种种限制,但勇于接受新鲜事物,具备奋斗开拓的精神,有资本、有决心走出一条自己的路。

沙鸥

并肩作战,“欢喜冤家”扶贫势均力敌

与幺姑、电喇叭、喜妹不同,袁姗姗饰演的扶贫女记者沙鸥是一个典型的都市女性形象,她在碗米溪村扶贫时所展现的智慧与魄力,与濮泉生等男性角色相比也不遑多让,可谓“势均力敌”。

在《江山如此多娇》里,沙鸥和濮泉生是“欢喜冤家”,首次见面,濮泉生就指责沙鸥“抹着昂贵的口红,喊着廉价的口号”,而沙鸥则觉得濮泉生不重视规则、一通乱来。

640.webp (7).jpg

机缘巧合,也为了给履历镀金,沙鸥来到碗米溪村扶贫。但“上厕所要和猪待在一块大眼瞪小眼,别说化妆,连洗澡的地方都没有”,沙鸥不适应碗米溪,村民也排斥这个时尚的女孩。“电喇叭”尤其看不惯沙鸥,因为对方在村里还要穿高跟鞋,发小猪仔的时候还要戴口罩。

随着扶贫工作的开展,大家开始感受到沙鸥的善意,沙鸥也跟村民们结下了深厚的情谊,以至于她最后会放弃升任省电视台融媒体中心副主任的机会,再次回到碗米溪村。

和沙鸥和解的不仅是碗米溪村村民,还有濮泉生。在工作过程中,濮泉生发现沙鸥并不是一个只会喊口号的“花瓶”,她有能力、有见地,视野广阔,关键时刻能吃苦。她不仅一手打造了“喜妹”这个极有影响力的网红品牌,又相继为碗米溪村拉来了不少投资。

朝夕相处,濮泉生和沙鸥的合作愈发默契。他们携手奋进、风雨同舟,成为用赤子之心献身扶贫事业的战友。

640.webp (8).jpg

相较而言,沙鸥是剧中最具思想、最有能力的新时代女性,后来重新回到农村,也是对她的重塑。作为享受了良好教育资源和生活资源的优秀女性,她在扶贫路上实现了思想的升华——不仅仅要追求个人价值,更要发挥力量,追求集体价值、社会价值。

无论是得到“重塑”的城市女性沙鸥,还是逐渐自立自强的幺姑、龙春花、喜妹,她们的成长都与个人的拼搏奋斗分不开,她们最终收获的爱情与幸福也和乡村的富饶发展分不开。就像在新时代征途中努力奋进的广大女性一样,她们也可以自豪地说:“功成不必在我,但功成一定有我。”

>>袁姗姗“扶贫”背后

“我觉得自己和沙鸥很像,心中一团火,坚持做想要做的事。”随着《江山如此多娇》的热播,袁姗姗饰演的都市女记者沙鸥也凭借着丰满的人设吸了不少粉。很多人好奇,作为娱乐圈中的时尚女明星,袁姗姗怎么会接扶贫剧,并出演沙鸥这个角色?1月20日,通过微信,袁姗姗向今日女报/凤网记者说起了她特别的“扶贫经历”。

“我和沙鸥很像”

“演完这个角色后,才发现我和沙鸥很像。生活里都碰过壁,也会难过,也想逃避,但含着泪还得往下走,这就是一种坚持吧。”袁姗姗说。

因与导演安建7年前有过合作,所以当对方发出邀请时,她毫不犹豫地答应了,“我觉得出演这个角色是一件非常有意义的事”。

为了更好地演绎沙鸥这个角色,开拍前,袁姗姗就到村里体验生活。“我和罗晋去找村干部聊天,其实他们遇到的事真的跟我们在戏里演绎的事是一样的。那些干部都很年轻,有些是‘90后’,他们也会遇到像‘麻迷糊’‘田老八’这样的人,但他们都在坚持,用温暖去感化他们,让他们改变。”

因为电视剧采用纪实手法拍摄,导演力求一个“真”字。为了深入角色,袁姗姗更是走入田间,“学了插秧等农活,因为是第一次体验,所以踩到泥里时,真觉得农民不容易”。

此外,袁姗姗还经常去“转山”,找在山上走路的感觉。“因为你第一次行走在山路上,和走过很多次后的状态是不一样的。”袁姗姗回忆,山路难行,她摔下来过好几次,“但体验多了,角色才能更鲜活”。

640.webp (9).jpg

“我们心中都有一团火”

在山里拍摄不是易事,最远的拍摄地要坐3小时车,近的也要一个半小时。“山路很陡,也很崎岖,每天我们在车里都是被甩来甩去的,像骑着马上班,也有点像坐过山车。”袁姗姗回忆,为了赶上拍摄的好时段,他们基本是凌晨3点多起床化妆,“到了现场,很多女生怕吐,都不敢吃早餐,就坐在车下呼吸新鲜空气,高高兴兴开工”。

风里来雨里去,剧组成员都晒黑不少。袁姗姗笑着说:“有很多次,我感觉皮肤都要裂了,也会过敏起疹子,总之黑得都不用化妆。”那段日子,她每天最舒服的事,就是收工后回去洗个澡。

专注、投入,是袁姗姗拍摄《江山如此多娇》的重要感受。“拍这部戏时,我身边的人都觉得我像消失了一样,因为剧组成员在现场几乎是不看手机的,进场就是工作状态。”袁姗姗表示,她被这种专注深深吸引,也把所有精力投入其中,“所以这也是我拍得完全没有杂念的一部戏”。

随着电视剧的热播,湖南人的扶贫精神被更多人传颂。袁姗姗也感叹:“每个坚持在扶贫一线的人,心里都有一团火。通过出演这部戏,我的思想跟沙鸥一样有了转变,就是相信有理想主义。就如那些年轻的扶贫干部一样,一门心思带着村民向有光亮的地方去走,他们真的了不起。”

  江山如此多娇 扶贫剧 今日女报/凤网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