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高院女法官被害案独家追踪:拒“打招呼”遭老乡报复,儿子称要学法律继续母亲事业

2021-01-13 阅读数 22352

cdd4a06b15db997854000f5640142d4f@100Q_680w

今日女报/凤网首席记者 李立

湖南省高级人民法院(以下简称“湖南高院”)女法官周春梅没有等来2021年春天的绽放,她最终用一种近乎悲壮的凋零,给我们留下了新年交替之际最痛彻心扉的追忆。

1月12日清晨,湖南高院审判监督第一庭副庭长周春梅在小区地下车库被人行刺,当场死亡。

根据警方通报,犯罪嫌疑人向某与周春梅系同乡关系,向某因事向法院提起诉讼,请周春梅为其打招呼被拒,继而心生怨恨、行凶报复。目前,向某已被控制,案件还在侦办中。

“湖南女法官拒绝‘打招呼’,被同乡残忍杀害”一案,迅速引起社会广泛关注,也让人们倍感痛心。

今日女报/凤网记者迅速跟进报道,深度还原案件背后细节,以及这位优秀女法官追求公平正义的一生。

我们坚信法治社会绝不容许杀害法官这样挑战社会正义、违背公义底线的事件发生,一个优秀法官的离去,也将激励更多法官见贤思齐,坚守职业良知,守护公正司法。

案件追踪>>

女法官拒说情拒收礼,遭同乡举刀相向

1月12日晚,今日女报/凤网记者来到位于长沙市某小区的周春梅家中。一场简单的追思会正在进行,并不宽敞的家中挤满了人。

周春梅的丈夫陈文曲双眼通红地坐在客厅的椅子上,偶尔强打起精神回应着亲友、同学和同事的宽慰。15岁的儿子陈星(化名)同样红着双眼,跪在地上答谢前来吊唁的亲友长辈。

周春梅两岁多的女儿还不能理解为什么家里突然来了这么多人,哭喊着要妈妈。这时,有人拿来一台播放着动画片的平板电脑摆在了她面前,分散了她的注意力。

白发人送黑发人,周春梅的父母的痛更刺痛着在场人的心。巨大的精神压力几乎要击垮周春梅的母亲,在湖南高院院长田立文一行前来看望慰问时,她好不容易停住了嚎啕,却根本站不起来。

这样一起令人痛心、令人愤慨的案件到底是怎样发生的呢?

88923f9f575863905d65ee3ba41275a3@100Q_680w

嫌疑人因不满岗位调整殴打副总,引发劳动争议

1月12日晚,在周春梅居住小区的地下车库案发现场,想起12个小时前发生的这场猝不及防的惨剧,今日女报/凤网记者仍然不寒而栗。

长沙市公安局天心分局1月12日发布通报:当天7时30分,湖南高院法官、45岁的周某某被44岁的向某刺伤,周某某已无生命体征,犯罪嫌疑人向某已被警方刑事拘留,案件正在进一步侦办中。经警方初步调查,周某某与向某是同乡,向某因事向法院提起诉讼,请周某某为其打招呼被拒而心生怨恨,行凶报复。该案目前还在侦办中。

据此前报道,“作案者是被害法官的同学加闺密”“作案者化装成求职者应聘小区保洁员,上班5天,蹲完点后伺机行凶”。

一名知情人士告诉记者,向某确实与周春梅相识,两人是湘西州龙山县老乡,从中学到湘潭大学都是同学。

该知情人士还告诉记者,向某2000年到某公司上班,2017年公司岗位调整,向某不同意安排。矛盾激化后,2019年3月11日,向某手持木棍殴打公司副总祝某,将其头部等处殴打致伤。同日,向某在公司的多个微信群里发表了其对公司领导的负面评价。

2019年3月14日,长沙市公安局高新区分局对向某行政拘留10日,并处罚款。同年4月26日,向某与伤者祝某就打人事件达成和解协议书,并向祝某支付了医药费及部分赔偿款。

后来,公司以向某单方面殴打公司员工,又散布不实言论恶意造谣中伤相关领导,违反了国家劳动法相关法律法规及公司的规章制度、劳动纪律为由,与向某解除了劳动关系。

向某认为公司非法解除劳动合同,开始起诉公司,要求继续履行劳动合同,并支付年资津贴、未休年休假工资、餐费补贴等费用。但一审和二审,法院均没有支持向某的请求。

f72d26f5083fc2c326f95e4cb0773b13@100Q_680w

老乡拜托“打招呼”,她直言“你没道理”

上述知情人士告诉今日女报/凤网记者,这个案子从劳动仲裁到一审、二审,向某都向同学兼老乡的周春梅咨询过意见,“周春梅看完材料后,就告诉向某,‘这案子你没什么道理,败诉的可能性很大。’”

向某听不进周春梅的意见,甚至要求周春梅利用自己的身份向下级法院“打招呼”。

周春梅并没有去打这个招呼。周春梅的丈夫陈文曲告诉记者,家乡不少人知道妻子“在省里的法院当法官”,希望妻子能顾念乡情在司法方面帮忙打招呼,但妻子为此和家乡人约法三章,“为案子说情请托请不要敲我家的门”,导致很多人觉得妻子“不讲人情”。

向某在一审、二审均败诉后,向湖南高院申请再审。案子正好分到周春梅所在的审判监督第一庭,审判长是蒋琳。

“一直到9月底这个案子判完了,春梅才告诉我,之前我同学有个案子在你那,已经判完了。”蒋琳告诉记者,向某的这个案子是9月4日裁定的,法庭认为公司解除与向某劳动关系有事实依据和法律依据,向某的再审理由不能成立,驳回了再审申请。

fa054beeda6a88ac5041ea5704e8ece5@100Q_680w.png

(湖南省高级人民法院审判监督第一庭副庭长蒋琳)

儿子说:妈妈出事后,我想学法律

4个多月后,2021年1月12日清晨,向某蛰伏在周春梅居住的小区地下车库,向走进车库准备开车上班的周春梅举起了屠刀。

赶到地下车库抱起妻子慢慢变冷的身体时,陈文曲撕心裂肺地嚎啕大哭。这个曾经幸福的四口之家顷刻坠入深渊。

陈文曲和周春梅在读研究生时结识、相恋,婚后很快有了第一个孩子,前两年又添了个女儿。两人的专业都是法律,有共同话题,都爱思考、爱学习、爱研究,知网上至今仍查询得到多篇两人共同撰写的法学论文著作。

周春梅是法官,本来还接案子的陈文曲执业回避,停了律师业务,专注于学术和教学。

因为工作繁忙,周春梅经常是白天开庭、接待当事人,晚上写审理报告、判决书,加班到凌晨的情况经常有之。照顾孩子的事,更多的靠家中老人和丈夫陈文曲。虽然辛苦,对家人还充满愧疚,但她曾说,为了社会的公平正义,一切都值得。

“信守程序,明辨是非;善用法理、温情司法;准确衡平、中立公正;疏导调解、案结事了。”周春梅用32个字阐释自己的工作理念。

刚上高一的陈星正值青春期,之前他一直觉得妈妈对他要求太严格。他说,他很后悔没多听妈妈的话,想跟妈妈说句对不起。原本陈星准备学理科,但妈妈的事情发生后,他告诉今日女报/凤网记者,打算学法律。

“我想把妈妈没做完的事,继续做下去。”

cabd7dfd97c301960a87ce7192734748@100Q_680w

编辑:鸢尾蝶logo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