丈夫被撞成了植物人,法院判肇事者赔近200万,为何她却没钱救命?

2020-11-20 阅读数 16820

今日女报/凤网记者 欧阳婷

“法院判他们赔近200万,但我却没有钱救我老公,还欠了70万!”11月13日,在南华大学附属长沙市中心医院,永州女子冯美春守在丈夫周进砖的病床前,泪流满面。

两年前,一场车祸让冯美春的生活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丈夫因车祸成了植物人,家里的顶梁柱塌了;她拖着病痛的身体走出家门,为丈夫筹集医药费,目前已负债70万元;儿子不得已辞了工作回家照顾,正在读书的女儿受此影响,成绩一落千丈。

半个月前,她带着丈夫来长沙求助,结果丈夫突然病情恶化,被紧急送医——因是车祸且有明确责任方,补办的新型农村合作医疗保险不能赔付;而负主要责任和次要责任的两个肇事司机,却“没有可供执行的财产”,甚至其中一人表示“我已经为此坐牢,为什么还要赔钱”?

深陷绝望的冯美春不知道,她要怎样才能拉扯着丈夫走出泥沼?

一场横祸,丈夫成了植物人

“我完全不知道怎么办了!”坐在南华大学附属长沙市中心医院的走廊上,冯美春控制不住自己的眼泪。

半个月前,她带着因车祸导致瘫痪的丈夫周进砖从永州来到长沙,想要寻求帮助,但周进砖突然病情恶化,被紧急送到医院。

“患者周进砖进院时,是脑外伤造成的植物人状态。”接诊的南华大学附属长沙市中心医院急诊科副主任医师袁锋告诉今日女报/凤网记者,目前周进砖处于睁眼昏迷的无意识状态,生命体征虽然平稳,但不能忽视后续的营养问题和久卧在床可能会引起的感染问题。

“我老公两年前还是好好的。”冯美春抽泣着告诉记者,丈夫虽然没有固定工作,但打零工挣的钱也够家里开销;她自己虽然有腰椎间盘突出的毛病,不过只要好好休养,行动没太大问题。大儿子在外打工,一个月能寄回家里两千多元;小女儿还在上学,成绩优异。一家四口的生活虽不富裕,但还算安稳。

这一切在2018年10月29日被改变。

40bff42f49f0e251637541f2f90fb954@100Q_680w

(冯美春在医院照顾周进砖。)

当天凌晨5时许,冯美春还在睡觉,周进砖已经起床。原来,他在前几天找到一份工作,帮老板李源水(化名)搭建外墙租架,一天可以赚250元。

叮嘱丈夫要注意安全后,冯美春继续睡去。

上午10时左右,她接到了一个电话。

“你好,是周进砖的家属吗?他出事了!”电话那头,是交警。

冯美春慌慌张张赶到永州市中医院,却没有看到丈夫。医生告诉她,周进砖被送来时,双侧额叶及左侧顶叶脑挫裂伤、枕骨及右侧顶骨骨折,身上还有其他伤,虽然暂时抢救过来了,但仍在ICU观察,“情况不乐观”。

从交警给出的监控视频中,冯美春看到,早上6时30分左右,李源水驾驶三轮车载着周进砖,在舜皇路与零陵南路交叉路口和一辆小轿车发生了碰撞。

经交警判定,三轮车驾驶员李源水负主要责任,小轿车驾驶员肖雄福(化名)负次要责任,周进砖不需要承担责任。

判赔近200万元,肇事车主反问“为何要赔”

“刚开始,一天就要6万多元医药费。”冯美春记得,事故发生后,李源水和肖雄福来过医院几次,分别垫付了3万元和4万多元的医药费。

但这些钱对周进砖而言,只是杯水车薪。

周进砖入院后第6天,家里的存款用光,医院又在催缴费,冯美春只得将家里的房子办了抵押贷款,“拿到了15万元,但很快也用完了”。

冯美春的儿子周祝祝辞职回了永州,帮着照顾父亲,并和母亲分头筹集医药费。

2019年4月,周进砖的病情突然恶化。因为没有钱,冯美春放弃了手术,选择保守治疗。

但看着危殆的丈夫,她不甘心。她决定再找肇事司机,要钱救命。

2019年6月25日,冷水滩区人民法院对此案作出刑事附带民事判决,李源水因犯交通肇事罪被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并赔偿周进砖医疗费136227.25元;肖雄福被判赔偿医疗费58383.10元。

今年6月19日,冷水滩区人民法院发布此案的《民事判决书》,判决李源水和肖雄福分别赔偿周进砖损失费1280843.66元和548933元。周进砖可获赔近200万元。

当冯美春找到李源水时,对方的回答让她的心跌入谷底,“他说他已经坐牢了,也受伤了,为什么还要赔钱”。

肖雄福则告诉冯美春,“负主要责任的人都没有出钱,我只付次要责任,等到他出钱了,你再来找我”。随后,他又表示,可以每个月从自己的工资中赔付3000元。

如此情况下,冯美春只好向法院申请强制执行。

今年7月3日,冯美春收到的法院执行裁定书显示,在扣划并支付了李源水和肖雄福名下的银行存款后,并没有发现两人还有其他可供执行的财产。如果冯美春找到了他们还有可供执行财产的相关线索,可以再次申请法院执行。

今日女报/凤网记者通过冯美春提供的号码先后联系了李源水和肖雄福。李源水的号码显示已停机,肖雄福则表示正在还民事诉讼判定的54万多元,“我每个月5000多元的工资全部赔给了周进砖一家”。

不过,冯美春却说自己没有收到一分钱。

她陷入了新一轮的绝望。今年4月,周进砖住院1年6个月后,冯美春给他办了出院手续。

因为,冯美春已经借不到一分钱了。

为了省钱,她一天只吃一顿饭

“周进砖出事后,我们已经把能帮他们做的都做了。”周进砖户口所在地、冷水滩区花桥街镇敏村村村长周满军告诉今日女报/凤网记者,村里为他们办理了新型农村合作医疗保险,但周进砖属于交通肇事造成的伤害,应该由肇事方承担医疗费用;随后,村里又为他们申请了低保,“每个月有500多元的补贴”。村民们还自发帮冯美春发起了网络捐款,“只是这些还远远不够”。

花桥街镇镇政府得知此事后,十分关注,帮助周进砖申请了民政部门的大病救助资金2万元,并给予了法律援助。

湖南金州律师事务所律师任丁表示,根据冷水滩区人民法院关于周进砖案件的《刑事附带民事判决书》和《民事判决书》显示,在诉讼中,周进砖的代理律师已经将所有能够主张的诉求都主张了,“目前,他们可以尝试申请司法救助金,如果申请成功,最高也就几万元”。

各方爱心汇聚,冯美春非常感激,却依然感到无力,因为仅周进砖平时在家一个月的治疗和护理花费就达五六千元,“包括营养费、护理垫、消炎针等”。

1605836669(1).jpg

(为了给周进砖治病,事发后第6天,冯美春将自家的房子抵押卖了出去。)

而一家人还要继续生活。

10月26日,冯美春用轮椅推着丈夫,搭上顺风车,来到长沙求助。这一次,她带上了棉被、饭盆,做好了乞讨、住桥洞的准备。

但在求助过程中,周进砖突然发病,被送进医院。

“现在住院半个月了,已经花了1万元治疗费,可我没有一分钱。”冯美春难过地说,目前,一家人为周进砖治病已经欠了70万元,儿子因为回家照顾父母,也没有任何收入,女朋友也因此和他分了手。

面对赔偿款没有着落的现状,住在被抵押房子里的冯美春担心一家人“随时可能要出来”。更让她难受的是,正读高三的女儿也因此事成绩一落千丈。

而为了让周进砖多用点药,冯美春现在一天只吃一顿饭。

“希望有好心人来帮帮我们。”她哭着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