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岁女孩连路都走不了,3个月前一个举动害她差点瘫痪!这东西别碰,尝试一次就上瘾!

2020-07-24 阅读数 14540

今年才19岁的年轻姑娘小玲(化名),

怎么也没有想到,

因为自己的一个特殊“癖好”,

差点离瘫痪不远了

-1-

女孩行走不稳总是摔跤

一查竟是神经受损

小玲出现双下肢无力、麻木的症状已经有一个多月时间了,不久前症状加重,逐渐开始行走不稳,时不时还会莫名摔跤。近日,当家人搀扶着她来到鄞州二院就诊时,已经到了独立行走都困难的地步

“这到底是怎么了?难道是得了什么怪病?”小玲的家人满脸愁容地问医生。

接诊后,鄞州二院神经内科徐俊主任、马甲副主任医师等专家对小玲进行了详细的检查,在排除常见病因后,医生发现小玲的肌电图检查结果异常,提示存在“上下肢周围神经损害”

无缘无故怎么会出现神经损伤?医生耐心询问后才得知,原来小玲在酒吧工作,出于好奇,大约三个月前,她第一次接触到被称为“开心气球”的笑气

微信图片_20200724101621.png

这是一种有轻微麻醉作用的气体,吸入后能让人产生短暂的轻松和愉悦感。从此以后,小玲便一发不可收拾,几乎每天都会忍不住吸食几次,而且每次的吸入量也越来越大。但她并不知道,这么做的结果竟然差点让自己瘫痪。

“这是典型的笑气(N2O)中毒导致的多发周围神经损害,好在就诊还算及时,如果任凭病情发展下去,这姑娘很可能会瘫痪。

徐俊主任痛心地告诉记者,近两年医院接诊的类似病例较以往明显增加,今年以来他所在科室已陆续接诊七八例,其中大部分患者都和小玲年纪相仿,只有20来岁

小玲算幸运的,经过近半个月的对症治疗和锻炼,她的症状已明显改善,尽管还遗留部分肢体麻木,但已能独立行走。而就在上个月,他们还接诊过一位更严重的患者,入院时双下肢肌肉都萎缩了,根本无法直立行走,恐怕下半辈子都只能在轮椅上度过。

-2-

被“笑气”毁掉的远不止一个人

24岁的小梁(化名),

原本正是青春年华,

如今却病痛缠身。

这一切,

都要归结于“笑气”。

三年前,

她还在杭州一所大学念书,

一次偶然的机会,

她在网上看到有

销售“快乐气体”的广告,

就抱着试试看的心态购买了。

这所谓的“快乐气体”,

实际上就是笑气。

01

尝过一次后一发不可收拾

微信图片_202007241016211.png

尝试过一次后,小梁便一发不可收拾,无聊的时候、心情低落的时候,她都会吸食笑气,时间久了,她还会跟微信上结识的有同样爱好的朋友一起吸。

微信图片_202007241016212.png

笑气一般被灌装在一支支的小钢瓶里,通常是按箱出售的,每箱有240到300支不等,售价五六百左右。

由于笑气产生的快感只能维持几秒钟,所以很多吸食笑气者会一支接着一支连续吸。

起初几十支,慢慢地发展到上百支,小梁对笑气的依赖性越来越重,在这上面的花费也越来越大。

02

为了负担每天上百瓶“笑气”开销,

她不惜出卖自己身体

小梁家里条件并不好,毕业后也没有找工作,为了负担每天上百瓶“笑气”的开销,她不惜出卖自己的“身体”,多次利用网络招嫖卖淫。

不仅如此,她还凭借自己的“渠道”和“资源”,拉上一众“小姐妹”打着“学生妹陪吸”的旗号,以2000-4000元不等的价格提供性服务,每次交易完成后,小梁可以从中赚取500元的提成。

这样的生活维持了三年,在此期间,小梁还染上了性病,如今,她除了经受病痛的折磨,还将接受法律的制裁。

微信图片_202007241016213.png

-3-

一年获利“700万”

男子贩卖“笑气”被警方抓获

化某曾是一个餐饮业主。30岁出头的他头脑灵活、事业有成,在杭州餐饮业也算有头有脸。2017年,一次偶然的机会,他接触到了“笑气”。

那年,杭州警方正对以冰毒为代表传统毒品展开高压打击,冰毒的市场供给严重萎缩。

化某敏锐地察觉到了“商机”,开始采用隐蔽手段悄悄将“笑气”推介给身边的朋友,通过免费尝鲜的“营销”手段,迅速占领了市场空间。

在固定消费群体的同时,化某还以自己在餐饮界的“资源”为筹码,不遗余力地拓展“分销代理”,企图进一步垄断市场。

短短一年时间里,化某就组织起一个跨越四层的庞大分销网络,每层按50-100元的金额赚取差价,将“笑气”从出货端的300元/箱逐级加价到吸食端的650元/箱。

经查,2019年4月至今,其销售“笑气”就达2万余箱,共获利700余万元。

微信图片_202007241016214.png

-4-

涉案人员多为“90后”“00后”

去年年底,杭州市公安局禁毒支队在工作研判中发现,林某某等4名犯罪嫌疑人利用成教招生中介的身份作掩护,在钱塘新区大肆向低龄青年群体贩卖“笑气”,日交易资金量多达万余元。

杭州市公安局立即成立专案组,展开调查。

这边正在紧锣密鼓地进行侦查,那边,拱墅区也发生了一起类似的贩卖“笑气”案。

专案组将这两起案子串并侦查,很快锁定了5个利用网络手段非法经营“笑气”的犯罪团伙。

经进一步侦查,专案组逐步摸清了犯罪团伙的组织架构、涉案人员的交易方式以及他们的行踪轨迹等情况。

涉案人员大多年纪较轻,“90后”占七成、“00后”占二成。

作案手段隐蔽且具有迷惑性,他们通过互联网发布出货信息、招收“分销”代理、分享吸食感受甚至提供年轻女性陪吸服务作为诱惑,不断引诱人员上钩。

经过连续几个月的缜密侦查,2020年5月7日凌晨,杭州警方出动370余名警力、67个抓捕组在江苏、上海及省内多地开展集中抓捕行动,共抓获犯罪嫌疑人72名,查处仓库5个,缴获“笑气”钢瓶10万余支,查扣涉案资金近250万元、涉案车辆4辆,并在外省捣毁“笑气”加工点1个。

警惕!去年以来公安机关

已接到疑似“笑气”警情500余起

-5-

笑气到底是什么?

“笑气”的学名是氧化二氮,是一种无色、甜味的气体,广泛应用于医药麻醉、食品加工等生产生活领域,因吸入后会使人产生精神快感并发笑,故称“笑气”。

微信图片_202007241016216.png

长期过量吸食笑气,会对人体造成严重危害,重度成瘾人员会产生幻觉,表现狂躁并伴随暴力攻击性行为。

微信图片_202007241016215.png

笑气加工厂。

近年来,因吸食“笑气”引发自伤自残、产生幻觉跳楼等极端事例以及伴生的其他违法犯罪事件频频发生。

警方在调查中还发现,目前滥用“笑气”问题逐渐呈现出群体低龄化、价格低廉化以及贩售网络化等特征。

“笑气”经过精美伪装后,通过互联网向年轻群体加速渗透蔓延。他们在猎奇心理的驱使下,成为“笑气”滥用的主要受害者,甚至因此走上违法犯罪的道路。

微信图片_202007241016217.png

民警说,有的重度成瘾者一夜就要花费数千元,吸掉上百瓶“笑气”;同时,在高利润驱使下,也有嫌疑人铤而走险,有的披着合法“气商”的外衣、有的打着传播“快乐”的旗号,大肆制售“笑气”。

警方提醒:

目前,

我国未将“笑气”列入麻醉药品

或精神药品的管制目录,

但“笑气”对人体的危害性,

不仅在结果上和毒品类似,

甚至成瘾性方面也与毒品相同,

可谓不是毒品的“毒品”。

-6-

“笑气”到底有多毒?

微信图片_202007241016218.png

资料链接>>

笑气是1799年由英国化学家汉弗莱·戴维发现的。早期被用于牙科手术的麻醉,现用在外科手术和牙科其麻醉和镇痛作用。

“笑气”用于牙科和外科麻醉、食品加工助剂、航天火箭推进剂、赛车发动机助燃等。药物滥用者有时会把它当作吸入剂滥用。和其他滥用吸入剂以及毒品一样,氧化氮也有精神活性,所不同的是吸食吸入剂目前还不会触犯刑法。

在食品加工方面,特别是在西方国家,日常生活最常用是用作气溶胶喷剂如奶油喷枪,奶油加了一氧化氮后会膨胀3倍左右,并保持直立状态且入口细腻。许多国际连锁店如星巴克的奶油枪用的“气弹”就是氧化氮,在美国只要年满18岁就可以合法的购买到这类“气弹"或更大的气瓶。

医学麻醉用的氧化氮气瓶相对来说并不容易直接接触到。绝大多收氧化氮吸入滥用者主要还是用这类“气弹”。

滥用氧化氮可以产生显著的短期或长期身体损害,包括缺氧、脑损伤、引起维生素B12缺乏最终导致神经损伤,最显著的症状是手指和脚趾麻木。

还是那句话

珍爱生命

远离毒品

远离“笑气”

来源丨凤网综合杭州日报、宁波晚报、甬上客户端、都市快报、中国禁毒等

编辑丨艾柯

  笑气 瘫痪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