娄底两兄弟被邻居砍杀时,其父正在15公里外的亡者家做法事

2020-04-26 阅读数 16374

出品:今日女报谭里和工作室

文、图:记者 陈炜 首席记者 谭里和 

在被邻居李松长砍伤10天后,4月26日上午9时30分许,19岁的大学生李勤学在娄底市新化县人民医院被宣布“临床死亡”,而其被砍倒时还在对邻居喊“先救我的弟弟”——12岁的弟弟李勤政,4月16日案发当天就已毙命在李松长的菜刀下。彼时,兄弟俩的父亲正在15公里外的一逝者家里做法事。

“我的两个孩子都没有了,都没有了!”4月26日上午,43岁的李平在电话那头,声音都撕裂。“他为什么要杀我两个孩子呢?”李平说,凶手李松长案发当天就已经归案,到现在整整10天过去,他们都没有等到公安机关告诉他们凶手的动机。

近日,今日女报谭里和工作室记者在案发地采访,试图还原这起案件。

a08dc3c9c6413d2bff7a86e45b1ee2b4@100Q_680w

19岁的李勤学被砍倒现场。

清晨血案:

男子选择在邻居两兄弟父母不在家时作案

4月16日上午9时许,离娄底市新化县桑梓镇大树社区的家15公里的一户人家里,43岁的乡村“道士”李平正在为逝者燃香祈福,突然接到亲戚打来的电话:“你两个儿子被人砍了,快回来!”

“你直接到新化县人民医院来!”刚挂的电话又响了——他隐隐听到救护车的鸣笛声。

与此同时,远在长沙的李平的妻子赵佑贞也收到了儿子被砍的噩耗。

“我崽伤得重不重?”赵佑贞问。

“很严重。”对方说。

“谁砍的?”赵佑贞问。

“李松长。”对方说。

微信图片_202004261601311.jpg

凶手李松长的家离李平的家不到300米。

听到这个名字,赵佑贞蒙了。李松长和她家相距不到300米,作为邻居,虽然关系不是特别好,但素来没有矛盾。李松长的亲姐姐和她还是很好的朋友,案发前一天晚上,两人还在长沙一起吃饭。

残酷的现实是,案发当天,12岁的弟弟李勤政在被送进医院抢救不久后宣告死亡,19岁的哥哥李勤学在8个多小时的抢救后,刚被医生从手术室推出来又进了ICU病房。

李勤学的诊断报告显示:“颅骨多发骨折、失血性休克、全身多处锐器伤……”大小伤口十余处,惨不忍睹。

这起血案是怎么发生的呢?4月21日,今日女报谭里和工作室记者来到案发地采访。

新化县桑梓镇大树社区距离县城不到7公里。

93e7c28fa67a74b67456973f8076990c@100Q_680w

4月16日一早,凶手李松长踹开门砍杀正在睡觉的李勤学、李勤政两兄弟。

李平的哥哥李龙说,4月16日早上8点多,凶手李松长手提菜刀,踹开弟弟家的门,直接挥刀砍向了正在睡梦中的两个侄儿。

记者在现场看到,尽管案发已5天,但卧室内的地面上仍残留一大滩未干的血渍,血腥味扑鼻而来。

“当时,12岁的李勤政就躺在地上,全身多处被砍,最重的一刀砍在后颈处,鲜血流了一地。”李龙说。案发时,两个侄儿做完包皮切除手术,睡觉时都赤裸着上身。19岁的侄儿李勤学赤裸着下身,光着脚跑出门外,但因行走不便,待穿过家门前的茅草丛后,最终在离家不到50米远的田地处被李松长追上,随即被砍倒在地。

记者发现,尽管血渍经雨水冲刷已不再明显,但三两只散落在田地里的医用塑胶手套,仍可想象孩子倒下后的场景。

91a6ac42768678537812911360140c1f@100Q_680w

案发多日,砍人现场血迹依然未干。

目击者:

砍杀完孩子后,他跟没事人一样回家了 

同为李平邻居的李志雄、曾秀华夫妇,目睹了李松长在杂草丛生的稻田里砍杀李勤学的过程。

李志雄告诉今日女报谭里和工作室记者,案发前不到10分钟,因为当天天气好,他和妻子正在屋外洗被子,突然看见李松长手持菜刀从他家门前走过,嘴里反复念叨。“他说李平家的崽吃了他崽的血,还说‘眼睛都吃红了’!”李志雄说,听到这句话,他还问李松长:“吃血,是什么意思?”李松长回了他一句:“你不懂的。”

李志雄仅仅“上了个厕所的功夫”,就被家门外50余米处的田地间发生的砍人一幕震惊了。“李松长拿刀在砍人。”之后,他一边朝李松长大喊,一边招呼着妻子赶忙上前阻止。

李志雄跑到李松长身后,两手紧紧抱住对方双臂,妻子曾秀华赶忙上前,一把夺过了菜刀。停下来后,接下来的一幕再次让李志雄惊愕:“李松长突然拿出手机对准倒地的李勤学,嘴里不急不缓地说了句‘我要给他拍张照’,之后在一旁的土墩上休息了片刻才慢慢离开。”

41de443829831805d4e4024d494a3e19@100Q_680w

李龙说,侄儿李勤学逃出离家50米后被李松长追上砍倒。

“报警!叫救护车!”就在李志雄、曾秀华夫妇与陆续敢来的村民赶着救人时,意识还清醒的李勤学低声提醒:“先救我弟弟,他伤得比我重,在家里。”10余分钟后,警车、救护车相继赶到现场。

“民警抓他时,他就在家里,还喝着开水。好像砍人的事跟他没关系一样!”李龙说。

无法承受之伤:

大儿子在抢救,小儿子在殡仪馆

4月21日,新化县人民医院,重症医学科(ICU)病区,问诊台上散乱堆放着被褥、衣裤——这些,都是李平几次往返家里一一捎来的。

过去的6天,这个43岁的男人与妻子吃住在这里,只为等来每天与儿子李勤学“见面”的唯一机会。

微信图片_202004261601314.jpg

4月21日,李平夫妇在新化人民医院等候儿子李勤学醒来。

当天下午,当钟表时针指向4时的那一刻,与ICU病房一墙之隔的视频观察室外,传来了医生的声音:“李勤学的亲属……”前一秒还耸拉着脑袋,沉默不语的李平顿时起身,疾步上前。

此时,观察室内的电视屏上,出现了令李平揪心的画面——头部被纱布层层包裹的李勤学安静地躺卧在床,双目紧闭,病床两侧摆满了医疗仪器,长长的塑胶管插进他的嘴里,偶尔起伏的胸腔无声地证明他还活着。

当李勤学在医院跟死神斗争时,其12岁的弟弟李勤政,已躺在新化县殡仪馆。

原本,李勤学“醒后成植物人”是李平之前能接受的最坏结果,但这次,医生的话瞬间击碎了他的希望。

“我们已经为他用最好的药和最好的医疗设备,但情况一天比一天差。”医生说。

气氛变得凝重,沉默半晌后,李平伸长了右臂,拇指紧扣尾指,近乎恳求般地看向医生,嘴里有气无力地重复着:“哪怕还有一丝希望也好啊!”

精神恍惚地走出观察室,李平把头埋得更深,嘴里喃喃低语:“小崽几天前‘走’了,如果大崽也……我真的无法接受这样的现实。”

数日前发生的噩梦般的变故,对李平来说太突然。

作为大树社区小有名气的“道士”,4月15日一大早,李平就受邀前往15公里外的村子为逝者“做法事”,同天下午,妻子赵佑贞为照顾做疝气手术的侄子亦乘车前往长沙,让大儿子李勤学、小儿子李勤政看家。孩子的一日三餐,托付给了好朋友李利民。

李利民说,4月15日晚6时许,李勤学、李勤政到他家吃晚饭,为了让孩子吃饱吃好,他和媳妇事先张罗了一桌子菜。兄弟俩吃过晚饭后没多停留,哥哥李勤学说:“要早点回家把(放养的)鸡鸭鹅关进笼里。”

谁知次日,惨案发生了。

凶手落网10天

直到兄弟俩去世,亲属都不知晓其杀人动机

作为邻居的李松长和李平两家,究竟有什么深仇大恨,让李松长对两个孩子挥刀相向?

4月22日,李松长归案6天后,今日女报谭里和工作室记者来到新化县公安局了解情况。该局政工室一名杨姓工作人员表示,案发当天,犯罪嫌疑人李松长已归案,目前,案件正在进一步侦办之中。因受害人涉及到未成年人,根据有关规定,对涉及未成年人的案件情况,暂时不便对外透露。不过,调查结果出来后,会第一时间通知受害人家属。

在案发地新化县桑梓镇大树社区,记者试图了解李松长行凶的动机。此时,李松长家的房门紧闭,屋内空无一人。记者透过窗台发现,其客厅的茶桌上,摆放着几个未喝完的水杯,零碎的花生壳凌乱地堆放着。

李龙介绍,4月16日,侄子李勤学、李勤政被送到医院后,李松长的妻子曾来医院看望过,随后全家人都不见了。

李松长究竟是个怎样的人?

54岁大树社区居民段东云表示,李松长性格一贯平和,从没见过他和别人“红过脸”,就连说话都很小声,也没听说有精神上的问题。谈及其行凶的动机,段东云说“莫不是中了邪?”

目击者李志雄透露,李松长没和人打过架,平时也爱帮忙。李松长与李平两家没闹过矛盾,也没听说两家的孩子发生争执。

李松长的叔叔,67岁的李建设说:“他真的太糊涂了,怎么能做出这样的事情呢!”

李建设说,李平的妻子赵佑贞与李松长的亲姐姐李春梅关系非常好,李平的大儿子李勤学与李松长的大儿子也是一起长大的发小。“我想不通他为什么要这样做?”

“从没听说两家人闹矛盾,不过,李松长的性格比较孤僻、固执,一般人很难说服他,但平时也不怎么生事。”桑梓镇大树社区书记谢建湘介绍,案发后,李松长的妻子曾借来2000元钱通过自己转交给受害人家属,之后,李松长的妹妹也通过自己转交给受害人家属4000元钱。此外,李松长的姐姐也转来了1000元钱。“考虑到李平家经济困难,目前,是由镇政府出钱全力救治伤者。”

4月26上午,李平心给今日女报谭里和工作室记者打来电话:“我大儿子今天也去走了!” 说完,他在电话那头失声恸哭。

“我的两个孩子都没有了,凶手被抓也已经10天了,公安至今都没有告诉我们他为什么要杀我两个孩子,两条人命,希望有个说法呀!”李平说。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