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霾散去,创痛犹存:一万个高超的心理医生,也抵不过一份来自社会的善意!

2020-03-30 阅读数 23662

虽已入春,武大樱花已花枝摇曳,但很多人的心境,却一如秋叶飘零。

在这次疫情里,我们看到了太多生离死别、太多的阴暗面、也体会了太多的失望与绝望。

长时间的封闭,将所有的情绪都逼到了一起。开心,真的成了一件奢侈品。

新冠肺炎疫情期间,《42号夜线》节目中记者曾采访过武汉一位20多岁的女孩。

疫情爆发时,女孩的母亲感染新冠肺炎,住院10天后不幸离世。接到通知时,她只问了医生,能不能见最后一面。被拒绝后,她没哭没闹,平静地接受了。

微信截图_20200330091417.png

而女孩的父亲也被感染了,在住院期间,已经十多天收不到妻子音讯的他,反复给医生打电话询问信息,甚至威胁报警。

为了让父亲安心治疗,她一边哄骗父亲,一边央求医生、亲戚一起帮她隐瞒。

而女孩也在继续接受心理医生的治疗,女孩觉得自己在整个过程中有点出乎意料的冷静,就像没有感情的机器,理智地处理着一切。

微信截图_20200330091454.png

她真的平静吗? 并不。正如记者在采访结束后的感慨:她把自己的情绪暂时掩盖了起来。

失去挚爱的幸存者们,要拿出比过去更多的勇气继续生活。

微信截图_20200330091518.png

等未来的某一天,冰融化了之后,那些被封存已久的带血的伤痕,会突然带着疼痛袭来......

在这场疫情下,承受着巨大心理压力的,还有一群特殊的人群——医护人员。

现在,世界媒体的焦点,甚至很多国家的援助物资,都聚集在了目前疫情最严重的意大利。而作为第二严重的西班牙,也已经发展到让人恐惧甚至恐慌的程度了。

目前,西班牙的医疗系统,也已经接近全面崩溃。设备不够,呼吸机不够,防护物资不够,床位不够。

西班牙重症监护组织在报告中绝望地写道——

“我们建议优先考虑那些预期寿命超过两年的患者,并且,考虑患者的社会价值。”

这意味着他们在资源不足的情况下,不得不放弃了老年人。

一个西班牙医生,在推特上讲述了西班牙的现状:

微信截图_20200330091911.png

“在马德里,65岁以上的人们正在被摘下呼吸机,关闭它,然后让他们死去。因为没有呼吸机给所有人,只能给那些更年轻的人。”

“没有材料,没有床位,没有呼吸机。有很多病人拉着她们的手,说他们不想死。但只有这样,才能让更多年轻人活下来。”

640.gif

“作为一个医生,我每天晚上都在哭泣,但第二天还要工作......”

微信截图_20200330092038.png

医护人员不得不看着一些65岁以上的老人慢慢死去。一位医生表示,这样的情况对病人对医生都是一种煎熬,每个医生每天都好像在奔赴战场一样。医院的护士哭成一片,但是她们实在没有任何办法。

这是在最残酷的环境下,最绝望的选择,能够理解,却难以接受。

1月23日,武汉封城当天,为了守护奋战在一线的医护人员、病患、家属和每一个普通人的心理健康,以危机干预、自杀防治为主的“希望24热线”开通了防疫专线。防疫专线设立后,每天接到超过100个相关来电。

这其中,就有许多奋斗在一线的医护人员:

一位支援武汉的护士长来电,她有一些心理学背景,所以更加无法接受自己的失眠,她觉得:“我不应该有这么大的压力。”对自己很失望。

一位被感染的湖北一线医生来电,因为症状还算轻,一直没有得到确诊,在家隔离治疗。她说:“作为医生,其实我也知道该怎么做,但还是止不住地担心家人、也害怕治不好。”

微信截图_20200330092058.png

武汉大学人民医院东院区被确定为新冠肺炎定点救治医院后,该院精神科便开展了新冠肺炎疫情期间护理人员心理状态的问卷调查。全院共有1596名护士参与调查,统计结果显示:轻度抑郁和焦虑以上的超过30%。

疫情终会结束,但坏情绪不会马上消失。

与心魔作斗争,是条很残忍的路:你必须强忍巨痛坚持下去,推开那扇紧闭的心门,才能一点一点让阳光照进来。

亡者家属、自己或家人经历过感染隔离的人、一线医疗工作者…… 只有经历过的人才知道,这是怎样一场“恶战”。

微信截图_20200330092138.png


在这群人中,更容易被我们忽视的,则是孩子们。

他们更难于表达自己内心的真正想法,也往往比成年人更加脆弱。

据日本《朝日新闻》报道,据调查,在2011年东日本大地震过去两年后,受灾地的儿童中,至少3成患有抑郁、不安等严重心理问题。

微信截图_20200330092352.png

被调查的儿童中有28%存在“性格内向问题”,表现为严重的不安、抑郁、喜欢宅在家里;有21%的儿童存在“外向性问题”,行为带有攻击性;此外,还有26%的儿童存在“综合性问题”,表现为难以适应社会。

在为纪念1995年日本阪神地震25周年所制作的特别电视剧《疗愈心中的伤口》中,小孩在避难所玩起了模拟地震的游戏。

1d43ceaf2af5f754d7482c1f9db65a21@100Q_680w.gif

周围的大人看到,大声呵斥,指责他们没心没肺,不会铭记伤痛。主人公站了出来解释,这可能是小孩子在释放自己的情绪。

6a248368a2228b8950da125b1cdfcae7@100Q_680w.gif

而影片中所记录的这次阪神地震,也让日本人,第一次认识到了“创伤后应激障碍”(PTSD)的存在。

有人用机械的重复性动作,缓解掉些许恐惧的情绪;

ea0324009d6af12304485d213102513a@100Q_680w.gif

或者,用逃避来掩盖伤痛;

c9ce98cf14ed636842717975efe3ab85@100Q_680w.gif

还有的人因当时迫于逃生而见死不救,事后陷入了无穷无尽的愧疚情绪之中......

46650452466bec0202a6ce2e8e8f066f@100Q_680w.gif

据“希望24热线”防疫专线接线员以往处理汶川地震、天津港大爆炸、江西洪灾的经验,这场新冠肺炎疫情中的PTSD潜伏期,一般在几个星期到6个月之间,有的还要更久。

“它有一些很经典的指标,比如‘闪回’。像汶川大地震的时候,有PTSD的人可能看见风在吹,稍微有一点摇晃,他就会闪回大地震的画面,亲人死亡的画面就会栩栩如生地出现在他面前。这是不受控制的。”

5cedb7112aeaae50d86e6fc4a6edf7b3@100Q_680w.gif

“除了闪回,还有过度的警觉性反应。他可能会回避医院,一听到‘疫情’两个字,或者听见看见别人咳嗽,就会很难受。严重的PTSD患者甚至很难正常上学上班。他们的自杀率也比普通人高。”

如何重新构建信心?如何疗愈心中之痛?如何更好地活下去?只靠心理医生,是远远不够的。

一万个高超的心理医生,也抵不过一份来自社会的善意!

看见痛苦。

看见破碎。

同时尊重、理解那些痛苦与破碎。

c93b691550fefb7ad67667b8865767bb@100Q_680w.png

我们需要的不仅是一个心理医生,更是一个能疗愈的社会:铭记,关怀,释放善意。让每个人,不再孤独。

54792a7bb37a9415a11139b87205c55a@100Q_680w.png

就像影片中,地震后想自杀的老人,因为邻居送来的一份简单的小鱼干,决定认真活下去。

4f6bf249cb89ad51db97f4c1a915efd9@100Q_680w.gif

原来这个世界,还有人记得我啊。原来这个世界,还值得我活下去。

祈愿我们每个人对普通人、对每一个个体多一些宽容和谅解,也愿你心中的伤口能有人来疗愈。


本文部分素材来源:一条(yitiaotv)、深夜疗心(shangzhou2018)、Pinterest优选等。

  新冠肺炎 逝者 创伤后应激障碍 PTSD 凤网辣妈联萌 美伢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