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沙连续两天0新增!听定点收治医院女院长刘激扬揭秘30天艰苦抗疫

2020-02-17 阅读数 23146

微信图片_20200217213308.jpg

今日女报/凤网首席记者 李立 记者 吴小兵 通讯员 梁霞

2月17日上午8点,久违的阳光照进山谷里的长沙市第一医院北院,驱走了连日来的阴冷。市第一医院院长刘激扬匆匆换了服装,戴好口罩,赶往会议室,5分钟后,她要参加一场两例重型患者和一例危重型患者的诊疗方案的会诊讨论研究。

这已经是长沙市第一医院院长刘激扬30多天以来的工作常态,长沙市第一医院北院是湖南省和长沙市两级定点的新型冠状感染的肺炎定点收治医院,被称为长沙的“小汤山”。作为院长的她,已经在一线连续战斗一个月时间,一直是以高度紧张戒备的状态来面对这场史无前例的战“疫”。

从1月16日下午收治第一例病人罗秋兰并确诊为湖南省首例新冠肺炎患者,到最紧急的时候“两天就需要开设一个能容纳15-30人的病室”,再到新入院人数慢慢减少,刘激扬告诉今日女报/凤网记者,当时她心里的压力也很大,所幸党委政府和社会各界的支持,给了她极大的信心;而从罗秋兰作为湖南首例新冠肺炎患者被治愈,再到每天都有患者出院,刘激扬说,她很感激全体战友们共同的努力,“这是一场对疫情的战争,我们上了战场,只能全速前进,只能全力以赴,只能全面胜利!”

微信图片_20200217213300.jpg

“不打无准备之仗”

位于长沙市开福区捞刀河镇的长沙市第一医院北院(长沙市公共卫生救治中心)在一个山谷之中,青山绿树掩映着三栋大楼。这里承载着长沙地区乃至全省突发公共卫生事件的部分医疗救治任务,是长沙市结核病和长沙地区艾滋病的定点收治机构。如果没有新冠肺炎疫情的突然爆发,这里原本住着的是一批艾滋病患者和结核病患者。

“我们很早就在关注湖北武汉新冠肺炎的情况。去年12月30号,我和副院长、感染专家谢元林就讨论了肺炎的事情。1月14日,我们就制订了相关工作预案。”刘激扬告诉今日女报/凤网记者。

他们对传染病疫情的天然敏感,除了职责所系,还有很重要的一个原因——刘激扬和谢元林,都亲身经历过2003年抗击“非典”战役。

“不打无准备之仗。”刘激扬告诉记者,1月14日下午,医院组织相关人员进行了紧急培训。当天,医院各科室主任、护士长、监控医生、监控护士、医院急救队员及规培住院医师总共250多人参加了培训。

在这次培训上,长沙市第一医院呼吸科副主任周志国讲授了《病毒性肺炎的临床思维》,院感科的工作人员还教大家如何穿脱防护服,有援助非洲抗击埃博拉病毒经历的医院护士于泳洋为同事们演示了一场穿脱防护服教科书级别的现场操作——动作规范、流畅,整个过程中防护服无触地、无污染。

这场培训如同战前的动员,让整个医院的气氛开始慢慢紧张。而彼时的湖北武汉,关于疫情的各种信息也不断在传出。长沙离武汉仅300多公里,往返高铁达80多趟,此时的长沙市第一医院,山雨欲来风满楼。

“第一例病人,是1月16日下午来医院的。”刘激扬告诉记者,当天下午,长沙市第一医院(本部)急诊科来了一名57岁的女性病人罗女士就诊。

“当时我们急诊科接诊后,首诊医师发现她除了发烧、咳嗽之外,白细胞值也很低,影像学检查结果肺部CT为磨玻璃样改变。当时经院内专家会诊,结合患者来自疫源区,怀疑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经采样检测为阳性。”刘激扬当即决定,第一时间对患者予以单间留观隔离,“同时,我们启动医护人员二级防护,并把情况上报给CDC(国家、省市疾病预防控制中心)”。

微信图片_20200217213304.jpg

湖南首例确诊患者在这里康复出院

1月17日,患者罗女士从长沙市第一医院(本部)被转移至北院的负压病房进行隔离治疗。

医院的负压病房是非典时期建成的,“病房内的气压低于病房外的气压,这样病房内被患者污染过的空气就不会泄露出去,而是通过专门的通道及时排放到固定的地方。从而能减少医务人员被大量感染的机会,这种病房最适合抢救类似非典这样的呼吸道传染性疾病病人。”刘激扬说。

“我们安排了长沙市第一医院呼吸科主任医师周志国担任治疗组组长,并安排了参加过SARS、甲流、禽流感、埃博拉出血热治疗及援非经历的医护人员,组成最精干最有经验的治疗团队,对患者进行全力救治。”刘激扬告诉记者。

刘激扬告诉记者,41岁的呼吸内科医生周志国曾参与过非典、禽流感等传染病的防治。自疫情发生以来,已经很多天没有回家,他的妻子石磊在朋友圈写下一段感言:“老爸结石手术,老妈心脏放支架,小娃发烧,娃她爸公共突发事件临时抽调,他说我们这行是管钱,他们是管命。在生命面前,我承认你比我高尚。”

儿科护士何洁是首批进入隔离病房的护士。4年前,她曾作为中国(湖南)医疗队队员援助塞拉利昂,与埃博拉病毒战斗。

医护人员经常需要在负压隔离病房穿防护服连续工作4-6小时,中途不能上厕所,不能喝水。室内温度较高,隔离服不透气,一班下来几乎全身湿透。进入病房的所有物品,都都通过一个带双层开关的传递窗口传递。沟通主要靠对讲机,为了区分彼此,医护人员把名字写在防护服上。病房24小时不能离人,医护人员的三餐、休息只能在清洁区。

1月21日,从国家卫生健康委传回消息,经国家卫生健康委确认,此前上报的病例,为湖南省首例输入性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确诊病例。

靴子终于落地。

罗女士的救治,并不容易。她还患有高血压、心脏病、甲低等合并症,刘激扬介绍,“入院第三天,也就是她发病后第九天的时候,她的病情突然加强,肺部有实质病变,呼吸和心力衰竭,病情危重。”医疗团队马上紧急展开救治,综合施策,精心护理,罗女士转危为安。

通过近一个星期的治疗,罗女士的病情逐渐好转。肺部CT扫描结果显示肺部逐渐好转,体温恢复正常,连续两次(间隔一天)呼吸道病原核酸检测阴性,各项指标达到出院标准,1月26日,作为湖南首例确诊新冠肺炎的患者罗女士康复出院,极大地提振了全省乃至全国奋战在一线的医护人员的信心。

微信图片_20200217213237.jpg

“我有责任把这支队伍带好”

    湖南省卫生健康委员一名知情人士向今日女报/凤网记者透露,作为省市两级定点收治医院的长沙市第一医院北院是收治任务最重、最难的医疗机构,它承担了全省近三分之一的收治工作量。

“作为院长,我需要制定好全盘的制度和方案,比如全院的隔离防护、疫情监测机制,如何提升救治能力,强化救治保障,危重病人如何管理、如何找到最优专家资源会诊。”刘激扬说,打赢这场和新冠病毒的战争,要在党委政府的领导下,依靠大家共同的努力,“必须要科学有序地调度,才能不打乱仗”。

北院原本住有很多艾滋病患者和结核病患者。1月16日,出现了第一名新冠肺炎患者罗女士后,北院1号楼的3楼全部腾空,用以收治新型肺炎患者。随着病例的增多,3楼的病房已经不够用,1月23日,1号楼的1、2楼也被腾空,整栋楼都被用于收治确诊病例,原有的病人被转移到北院另外一栋楼。

但刘激扬还是担心床位不够。1月25日,也就是大年初一的下午,她作出了一个决定,将北院的非新型肺炎患者全部转移到长沙市第一医院另一个院区南院。

“这是个大工程,多亏了120急救中心的大力配合,来了20辆救护车帮忙转运。”事后,刘激扬告诉记者,转运这么多病人还是有一定风险的,“毕竟有很多重病人。”

后来的事实证明,刘激扬的预判是准确的。此后确诊患者的数据很快上升,市卫健委公布的数据显示,2月1日长沙市新增确诊病例26例,2月3日新增确诊病例23例。

“两天内,我们转移了125名病人,调整维修两栋病房,准备155个病床;三天内,我们把一栋生活楼改造为传染病房,准备了145张床,购买300个病人的救冶设备设施;四天内,我们培训了1000名包括医务人员、行政后勤保障人员和各级部门工作人员在内的员工,七天时间,我们集结了347名医护人员。”刘激扬告诉记者,随着确诊患者的增多,病床和病房(每个病房能收治15-30名患者)也在不断增加,“1月30日我们启动了第三个病房,2月3日又启动了第四个、第五个病房,2月5日启动3号楼第六个病房”。

长沙市第一医院办公室副主任梁露非常佩服刘激扬的勤勉认真和决策能力,“因为有着抗击2003年非典的经历,刘院长非常敏感地意识到这将是一次大战。三个院区的调整,几百名医护人员,几十台急救设备,她都是非常快速地请示、非常果断地决策,每个事情都会制订详细的工作方案,明确每个环节,每个部门的职责分工。她一直强调领导干部要靠前指挥,任何工作和事情都要自己去实地看,亲身感受,不懂的就要请教专家。她的手机、邮箱全部对职工公布,各类政策文件她都会详细阅读,多渠道、多层面听取信息再决策。”

随着病房的增加,在北院一线和疫情战斗的医护人员也越来越多,有来自湘雅二医院的呼吸、重症专业专家,也有来自长沙中心医院、市四医院等市本级医疗机构的医护人员,“大家都是为抗疫的共同目标从四面八方集结而来,从不相识到成为‘生死战友’,每天互相之间的打气、加油,士气高涨,我有责任把这支队伍带好,打赢这场战争。”刘激扬说。

微信图片_20200217213241.jpg

和患者短信聊天的院长

刘激扬告诉记者,和罗女士一样,每一名新冠肺炎患者的都有其自身的情况,而其治疗方案也各不相同。

“像我们收治的病人中,有精神障碍患者、儿童、新生儿、孕产妇等,针对每名患者,我们制订个性化的救治方案,分类指导,科学救治。”刘激扬说。

同时,刘激扬和同事们也注意到,患者在医院住得久了,心里就感到孤独和担心,甚至个别患者会产生想“逃离”隔离病房的情况,为此,刘激扬在北院启动心理关怀小组,建立24小时心理专线,拍摄心理视频,对患者及医护人员进行专业心理辅导。

刘激扬还把自己的手机号码告诉每一名入院的患者,每天她都抽时间,向患者通报医院治疗和病友出院的情况,及时解答患者的疑问,帮助他们建立信心,“作为院长,我带头这么做能加强对患者的心理干预,进行耐心疏导和安慰,病人心理状态好,才更相信医生,也更配合治疗”。

2月8日正逢正月十五元宵节,刘激扬特别叮嘱后勤人员做了丰盛的中餐,还准备了元宵,她本人也给每一名患者发去了问候短信。

在隔离病房里举目无亲,不少患者收到这份暖意感动得热泪盈眶。一名叫蔡益的患者在回过来的短信中表示:“居然还有元宵,太感动了!感谢政府感谢党,更感谢你们这群可爱的白衣天使,为我们的生命和健康保驾护航。我们的元宵满满都是爱!可是你们的元宵能吃上吗?辛苦的你们一天工作不能吃不能喝,我想尽我一份绵薄之力医生送几颗元宵,因为在医院内无法出去买了送来,我愿意出1000元略表心意。等我出院了,我还要做一名肺炎志愿者!和你们样做一个无私奉献的人,一起去战斗,战胜病毒!再次感谢你们!”

蔡益的担心并不是多余。事实上,作为两个孩子的妈妈,从1月17日到现在,除了大年三十下午回家匆匆吃了点饭,刘激扬到现在没和家人吃过一顿饭,方便面成了她日常吃得最多的食物,“几分钟就可以吃完,不耽误时间”。

刘激扬的丈夫是医生,刚上小学的大儿子久祎一直以来由妈妈管理学习,大儿子的班主任殷茵老师知道刘激扬奔赴抗疫一线后,把久祎接到了自己家中,一直帮刘激扬带着孩子,“很久没有见到久祎了,很想他,但又不能让他回家,只能抽空匆匆忙忙视频或电话问候下。”刘激扬说,三岁的小宝在家里,“他的要求已经从陪他睡觉降低到想要抱抱了,但就是这样的小愿望,我都满足不了他”。

梁露告诉今日女报/凤网记者,好几次,救治中心的同事们都跟她说“你要提醒院长要多休息”,“刘院长非常拼,1月16日至今,她每天休息时间不足6小时,都是12点后回家,早7点就又到了办公室。危重患者病例讨论、物资调配、房屋改造、医疗查房、联系捐赠,对上协调,对内鼓劲……她经常强调我们的工作时间不能太长,不能搞疲劳战累倒了,要轮休,但她工作时间比我们还长。”

微信图片_20200217213245.jpg

“数字背后,都是一个个鲜活的生命”

刘激扬说,前段时间,她最焦虑的是防护衣,口罩,面屏,护目镜等防护物资比较匮乏,“急得彻夜打电话协调”。而这段时间,她则焦虑于如何救治好更多的危重病人,因为重症病人往往并发多器官衰竭,救治难度很大,“数字背后,都是一个个鲜活的生命啊”。

为了尽全力救治每一名患者,北院与湘雅二医院联合成立了高级专家组和现场专家组,对于重型、危重型患者,现场专家组每天都会进行疑难病例讨论,及时将危重症患者提交高级专家组会诊,研究危重型患者的诊疗方案,确保救治成功率。

市第一医院医务科医师莫娟对刘激扬一丝不苟的严格要求印象深刻,“院长要求每天早中晚实时向她报告危重型和重型患者,以及新入院和出院患者的动态情况,并反复强调要善于总结归纳患者的病情,提炼出大数据,有利于对长沙乃至湖南的疫情做好提前预判,为党委政府决策提供参考。她要求数据信息要非常精准,有一次我提供的数据不够及时,她马上指出数据中心信息不对称的问题,严厉地要求我必须马上获取到最新资料,并及时进行总结分析。”

“我们的医护人员都很努力、很辛苦,但这是打大仗,打硬仗,所以我要求特别高、特别严,甚至可以说有些苛刻了。有时,我很严厉地批评他们,有些医护人员甚至委屈得哭。其实,我心里也很难受,在背后我也跟着抹眼泪。”刘激扬说,很多人抹干眼泪,又继续上阵,“没办法,国家和人民需要我们担当这份使命与责任!我对他们说,我们上战场,只能全速前进,只能全力以赴,只能全面胜利!”

“在长沙乃至湖南的这场抗疫战争中,省市两级党委政府果敢的决策调度与指挥特别关键,尤其市委书记胡衡华四次来到我们北院进行现场督导,帮我们解决了很多燃眉之急。省市卫健委的直接领导,也让我们医疗救治各项工作有力有序有效开展。省妇联等很多省直部门及社会各界也给了我们极大的关怀和支持。”刘激扬说。

“感谢我们医院班子的精诚团结和全院的努力,尤其要感谢我们医务人员的无私奉献与付出,很多医务人员都是加班加点、不计报酬、不畏生死地奔赴隔离病房。他们最大的‘奢望’,就是能回去洗澡和换身衣裳。”刘激扬告诉记者。

目前,从1月17日收治湖南第一例确诊病例至今,长沙市第一医院北院已收治244例患者,出院86例,治愈率35.25%。刘激扬说,她希望这场战疫能早点结束,“我们做好了打硬仗的思想准备和工作准备,尽最大的努力确保患者得到救治、医务人员不感染、院内不发生感染。我们非常有信心,也有能力战胜疫情,守护好人民群众生命安全和身体健康。”

让刘激扬最欣慰的,莫过于看到患者康复出院。她给记者看了她珍藏在手机里的照片,里面有一张照片,是一名康复了的患者在即将出院之际,亲笔写下的感谢信。这名叫周英的武汉患者写道:“我非常幸运能够遇到这么多优秀的医生和护士,我能如此快速的痊愈出院,与你们精湛的医术和无微不至的护理是分不开的。英勇的白衣军,你们是真正的勇士,来到市一医院北院,12天,我出院了。百感交集,这是我永生难忘的一次经历。住院后,所有的医护人员尽心照料,全力医治,不分昼夜,就像时刻出现在身边的亲人一样……等到春暖花开,请一定到武汉,请你们吃热干面、游黄鹤楼!”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