侠骨柔情!她们是妇女儿童“守护者”

2020-01-08 阅读数 24957

文:今日女报/凤网记者 欧阳婷 实习记者 朱格林 通讯员 唐龙海 刘静 供图:受访者

冬天来了,春天还会远吗?

“我被家暴了”“我是孤儿”“我不想活了”……每当听到这样的求助,妇联干部以及公检法司等相关部门的工作人员总会行动起来,用他们特有的方式,为陷入困境的未成年人和女性排忧解难,帮她们度过人生中的寒冷时刻。

近日,全国妇联表彰了一批维护妇女儿童权益的先进个人和集体,其中,湖南省有37个单位/团体获全国维护妇女儿童权益先进集体,37人获全国维护妇女儿童权益先进个人。这些受表彰的集体和个人主要来自基层公检法司、教育、民政、卫生等部门,工青妇等人民团体,律所、协会等组织。

今天,我们走近其中的部分优秀女性,看看她们在维护妇女儿童权益上的独特办法和侠骨柔情。

她们是未成年人“守护者”>>

办理涉罪未成年人案,她当起“父亲”

徐艳侠(长沙市芙蓉区人民检察院未检专干)

就像她的名字一样,徐艳侠在工作中充满“侠”气,而在面对未成年犯罪嫌疑人时,她往往扮演着“父亲”的角色。

徐艳侠走进校园给孩子们上课 2.jpg

徐艳侠走进校园给孩子们上课

为什么会有这样一个身份的转化呢?1月7日,徐艳侠告诉今日女报/凤网记者,是因为“大部分犯错孩子的成长过程中,父亲都是缺席的”。

2017年7月,徐艳侠刚成为长沙市芙蓉区人民检察院的未成年人刑事检察专干,就接到了一起案件:两名14岁少年在校门外分工合作,持械抢劫了两名13岁孩子的25元钱。

“抢劫的金额很小,但他们的行为却构成了犯罪。”为了更好地了解案情,徐艳侠将两个涉嫌违法的孩子及其监护人分别请到了自己的办公室。“其中放风的孩子小钱(化名)完全没有意识到自己的行为构成了共犯。”徐艳侠了解到,小钱的父亲是一名高级知识分子,由于和妻子感情不好,常常忽略对孩子的管教,而母亲则忙于工作,结果小钱初二就辍学在家,迷恋上网。当徐艳侠见到小钱时,他十分萎靡,身边只跟着妈妈。

“刚开始时,小钱的妈妈一直为他开脱。”徐艳侠意识到,惩罚之外,更重要的是让孩子意识到自己的错误,“而不是像他母亲一样,一味地纵容”。为此,徐艳侠将小钱的违法行为所涉及的法律和他即将受到的惩罚,以及放任下去可能会造成的后果告诉了母子二人。

随着徐艳侠的讲解和劝说,小钱的妈妈很快意识到自己不能继续放任孩子。在徐艳侠的建议下,小钱的妈妈将小钱送入了工读学校进行改造。一个月后,徐艳侠再次见到小钱时,他哭着说:“已经后悔了,会好好读书学习。”

徐艳侠没有就此打住,而是继续和小钱对话:“你真的意识到你的错误了吗?”得到小钱肯定的回答后,徐艳侠又讲道理给他听。“其实,这些本应该是由父亲来告诉孩子的。” 

考虑到小钱刚年满十四周岁且是初犯,被害人对小钱表示了谅解,芙蓉区人民检察院最终决定对小钱作不起诉的处理。

后来,小钱回到了学校完成了学业 ,考上了一所职业技术学校。

徐艳侠还经常到学校里给孩子们上课,教他们如何规避风险,预防犯罪。.jpg

徐艳侠还经常到学校里给孩子们上课,教他们如何规避风险,预防犯罪。

TIPS

为了更好地帮助涉案未成年人,2018年5月,徐艳侠建议、筹划的“芙蓉花蕾”工作室在芙蓉区人民检察院成立。工作室引进心理咨询师对未成年犯罪嫌疑人进行心理矫正辅导,为未成年被害人提供心理疏导,受益人数近百人。

接触的未成年犯罪嫌疑人一多,徐艳侠发现:“父母在孩子成长过程中管教的缺失、错误的管教方法是孩子们犯错的一个重要原因。”因此,她开始考虑从改善孩子们家庭教育环境入手来减少未成年人犯罪的可能性。

2019年7月,在长沙市芙蓉区妇联和芙蓉区人民检察院的支持下,徐艳侠组织开展了第一期亲职教育培训活动,邀请亲子教育专家给多名涉罪未成年人的父母上了一堂亲职教育课,帮助家长们如何同自己的孩子沟通,如何建立良好的亲子关系。徐艳侠说:“孩子很需要父母的陪伴和支持,陪伴孩子什么时候都不会太迟,建立良好的亲子关系,家庭教育环境的改善是矫正孩子行为的关键一步。”

小赵(化名)和母亲参加了这次活动。原来,小赵的母亲为了弥补自己没有上大学的遗憾,不允许上高中的儿子干除了学习以外的其他事情,爱好音乐和滑板的小赵一气之下不仅辍学,还学会了喝酒、抽烟,最终醉酒后惹事生非,因涉嫌寻衅挑事罪被移送到芙蓉区检察院。

通过这一堂课以及心理咨询师对这个家庭的多次帮助,小赵的母亲认识了自己和孩子的界限、改变了严苛的管教方式,母子关系得到了很好的改善,孩子也改掉了喝酒、抽烟的毛病。如今,小赵重新回到校园,考上了一所大专院校。

从事未检工作两年多来,徐艳侠办理了100多起案件,涉案的未成年人达到近200人。“孩子的健康成长,离不开父母的共同参与,未成年人犯错,是不良家庭教育的症状表现,希望更多的父母能意识到这一点,更希望父母能够通过学习,给孩子一个良好的家庭教育环境,避免孩子走上歧途。”

关爱未成年犯,她有“知心锦囊”

吴芳(湖南省未成年犯管教所后勤监区长)

吴芳.jpg

吴芳

“每一个孩子都值得被爱护。”1月6日,已经在湖南省未成年犯管教所工作了24年的吴芳告诉今日女报/凤网记者。

2002年,在所里领导的支持下,吴芳成立了“知心阿姨”志愿者协会,成员都是所里的女同事,“希望用女性的‘柔’来中和男干警的‘刚’,让孩子们感受到像妈妈一样的关爱”。

吴芳督促未成年犯管教所的孩子们学会整理内务。.jpg

吴芳督促未成年犯管教所的孩子们学会整理内务。

愿望很美好,可接手的第一个孩子小岳(化名)就让吴芳感到了不小的困难。“这是男干警们筛选出的最‘难搞’的一个孩子,在其他人的口中,他还有一个‘自杀王子’的外号。”

吴芳问他:“你为什么想要自杀?”他说:“我太累了,人生没有意义。”

原来,小岳家境贫困,父亲有智力障碍,母亲和姐姐外出打工后失联。当时只有14岁的小岳独自一人照顾爸爸,为了能够让爸爸和自己继续活下去,他与人结伴抢劫。因此,在狱中的小岳对未来感到失望,就萌生了轻生的念头。

得知情况后,吴芳写了一封长信给了小岳所在村的村长,商量如何帮助小岳。很快,村里帮小岳的父亲申请到了低保,看病也不再需要花钱。随即,吴芳再次写信,希望村里帮小岳找到母亲和姐姐。几个月后,小岳的姐姐找到了,并且已经回家,但母亲依旧在外打工。  

当这两个好消息被转达给小岳时,他感觉压在自己肩上的几座大山被移开了,再也不想自杀了。刑满释放后,小岳还多次写信联系吴芳,主动告知自己的近况,并表示感谢。

除了小岳,吴芳还对一个即将十八岁的少年小吴(化名)印象深刻。“我和他第一次见面,还没等我开口,他就说‘我不想和你说话’。”吴芳回忆,猝不及防的拒绝让她懵了一下,但她立马改口:“我是来找你帮忙的。”小吴感到奇怪:“真的?我还能帮你?”“领导交代我要将你教育好,让你不再犯错,你能和我一起完成这个任务吗?”得到了小吴的肯定回答,吴芳放下心来,随后加强了两人之间的沟通。

有一天,一位同事告诉吴芳,小吴很高兴地跟自己的小伙伴说,“我有新妈妈了,就是吴阿姨”。听到这话的吴芳“感觉自己的努力没有白费”。

吴芳和孩子们在一起包饺子。.jpg

吴芳和孩子们在一起包饺子。

TIPS

“我们每帮助一个孩子,都要制定长期和短期规划。”吴芳告诉今日女报/凤网记者,所里共有30余位“知心阿姨”,每个人都一对一帮助一个孩子,在实施帮助前,会详细了解孩子的资料以“对症下药”,帮扶的时间短则一年,长则两三年。

每逢有孩子年满十八周岁,吴芳都会买来一个生日蛋糕,让大家分享喜悦。.jpg

每逢有孩子年满十八周岁,吴芳都会买来一个生日蛋糕,让大家分享喜悦。

至今,“知心阿姨”志愿者协会累计帮助了600余名孩子,每个孩子的转化率达到了100%。而吴芳也多次被评为优秀公务员、优秀党员、优秀党务工作者、芙蓉“百岗明星”,还在2014年荣获湖南省维护妇女儿童权益杰出贡献先进个人,2015年获评全省司法行政系统先进典型。

为困境孩子谋福利,她送上“红包”

张雪芬(湖南省儿童福利和收养中心儿童福利部部长)

“今天上午,一对外籍夫妻发来好几张小朋友的照片,照片里的小朋友就是他们一个月前在湖南收养的一名腿部有残疾的孤儿。”1月7日,张雪芬告诉今日女报/凤网记者。在这些照片中,孩子都笑得十分开心。这个孩子不但开始学弹钢琴,而且原本站立都困难的他已经可以在助行器的帮助下行走,“再过几个月,就可以摆脱助行器了”。

在民政系统工作了7年的张雪芬是在英国上的大学,毕业回国后,通过考试成为了一名公务员。凭借流利的英语口语,她的第一份工作就是在原湖南涉外收养中心(现湖南省儿童福利和收养中心)工作。从此,张雪芬与儿童福利工作结下了缘分。

张雪芬(左一)到村里入户走访调查,了解困境孩子的生活和学习情况。.jpg

张雪芬(左一)到村里入户走访调查,了解困境孩子的生活和学习情况。

2012年,张雪芬跟随领导一行到长沙市第一社会福利院调研。参观途中,一名严重唇腭裂的一岁半宝宝拉住了她的手,带着她参观了每一间房。随后,这名宝宝又伸出双手,示意张雪芬要抱抱。张雪芬离开时,宝宝哭得特别伤心。这件事情在张雪芬心中留下了深刻的印象,“每一个在福利院的孩子和没有在福利院的困境儿童,都是渴望着来自家庭的温暖和关爱”。

因此,张雪芬从孩子的特点和利益出发,引进了“孤儿保障大行动”孤儿重大疾病公益保险项目在湖南落地,将全省孤儿的基本生活费提高到了800元。同时,张雪芬努力关怀他们的精神生活,将中国儿童慈善救助基金会孤儿“圆梦红包”公益项目引进湖南,为长沙、益阳等地区的孩子们送去他们想要的礼物。

怀化洪江市16岁的小杨(化名)从小失去父母,在祖父母和社会的关照下长大。在江苏学习食品雕刻的他因为家贫,连一套基本雕刻的工具刀都没有,每次使用,都是借别人的。获悉小杨的愿望后,张雪芬特意在礼物单里增加了这套工具刀。

小杨拿到礼物后,兴奋地打电话给张雪芬:“我真没想到自己也可以拥有这样一套工具刀!”之后,小杨更是经常发一些自己雕刻好的作品照片给张雪芬和其他工作人员,汇报自己的学习成果。

在张雪芬和同事的努力下,5000多名像小杨一样的困境儿童和孤弃儿童收到了他们心仪的礼物,还有5万多名孤儿则享受到了重大疾病公益保险,在医院接受治疗。而到今年1月底,在张雪芬的努力下,全省原有的800元孤弃儿童基本生活费将提升到950元。

活动结束后,张雪芬和儿童之家的小朋友开心合影。.jpg

活动结束后,张雪芬和儿童之家的小朋友开心合影。

TIPS

当下,张雪芬正准备申请一项帮扶计划,对考上中专、大专、本科甚至研究生的孤弃儿童除了提供生活费,还提供每年一万元的助学金,“尽可能让孩子们享受到和正常孩子一样的待遇,让他们也有享受高等教育的权利”。初步预计,这一项政策将帮助全省1500名孤弃儿童继续学业。

2019年,省民政厅成立了儿童处,将涉及到儿童的工作都纳入新部门管理。张雪芬介绍,“新的一年,我们省的儿童福利工作也将进入一个新的阶段”。

她们是困境妇女“保护伞”>>

调解婚姻矛盾,她有“一条龙”关爱

覃晴(张家界市武陵源区妇联主席)

覃晴(中)为前来咨询离婚诉讼的女性提供帮助。.jpg

覃晴(中)为前来咨询离婚诉讼的女性提供帮助。

“今天上午,有一位女性来向我们求助,称遭到了家庭暴力。”1月6日,覃晴告诉今日女报/凤网记者,核实情况后,她立即联系区人民法院,帮她申请人身安全保护令。

身为区妇联主席,覃晴对来求助的困境妇女总是伸出援手,除了帮忙申请人身安全保护令,还好几次帮遭受家暴的妇女申请了家庭暴力告诫文书。而在采取法律手段之外,覃晴最主要的工作还是为前来求助的妇女维护和争取她们的合法权益。

2017年,一对夫妻来到了区法律援助中心请求帮忙写离婚申诉书。因为一般拟离婚起诉书时都只会有一人到场,援助中心的工作人员觉得不对劲,立即跑到区妇联办公室,叫覃晴过去帮忙。

覃晴到了现场一看,男方已经在办公区域申请业务,而女方余兰(化名)因为不愿意离婚,站在室外发脾气。

原来,这对夫妻已结婚十年,有两个孩子,在丈夫创业时,余兰一直协助丈夫,并承担了所有的家务。但男方父母一直不满意余兰,强烈要求他们离婚。“因为男方和家人的态度十分坚决,最后他们还是离婚了。”但在覃晴的帮助下,余兰争取到了3万元的离婚抚养费。

原以为这个事情已经结束了,可和余兰成为微信好友的覃晴从她的动态中,敏锐地察觉到她有轻生的想法。为了阻止余兰,覃晴多次和她聊天,开解她,“那段时间,我们经常聊到大半夜”。

为了让余兰开始新生活,覃晴通过自己的朋友给她找到了一个销售岗位,余兰这才觉得日子有了奔头。

“像余兰一样,因为家庭矛盾向妇联求助的一年有近百件。”覃晴说,为此,她特地学习了调解技巧,以便更好地帮助求助者。

d386a6d559d3d88e5eaf3d22eef179ce@100Q_680w.jpg

覃晴(左)收到了求助女性家属送来的锦旗。

TIPS

2017年,覃晴作为武陵源区人大代表,提出了多机构联合出台《武陵源区反家庭暴力联动机制工作方案》的建议。很快,该方案正式颁布,“这也是张家界市的头一份”。

在妇联工作四年多来,覃晴为前来咨询求助的妇女提供心理咨询和法律咨询200多次,为近百人提供了相关法律援助,她原本不到200个好友的微信也有了1000多人,“这其中不仅有求助者本人,还包括她们的亲属和朋友”。

化解上千次纠纷,她不只靠“嘴皮子”

向芮(怀化市鹤城区婚调委副主任)

2018年,向芮作为人民调解员骨干,向大家介绍自己的工作方法。.jpg

2018年,向芮作为人民调解员骨干,向大家介绍自己的工作方法。

“我觉得我还要更努力才能配得上这份荣誉。”1月6日,面对今日女报/凤网记者的询问,怀化市鹤城区司法局基层股副股长、鹤城区婚姻家庭纠纷人民调解委员会副主任向芮说。

1998年,向芮进入麻阳苗族自治县司法局,成为了一名人民调解员。2016年,向芮被调至鹤城区司法局,并担任区婚调委副主任一职。

向芮印象中最深的一个案子发生在2016年, 从小由奶奶带大的伍萍萍(化名)在打工时认识了男朋友关云竹(化名)。但是,两个人的恋情却遭到了伍萍萍父亲的强烈反对,他想尽办法拆散两人,还给伍萍萍重新介绍男友。

伍萍萍没有听从安排,却被父亲关在了家中,没收了手机。长达一年的时间里,伍萍萍多次以割腕轻生抗议,但是从医院回来后,依旧被父亲关了起来。

2017年,伍萍萍偷拿父亲的手机向关云竹求救。关云竹赶到怀化,但因为不知道伍萍萍的具体位置,只好向伍萍萍的哥哥求助。伍萍萍的哥哥在帮助伍萍萍和父亲辩解时,遭到了一顿暴打。为此,伍萍萍的哥哥向婚调委求助。

向芮接受了这个案子,但她和伍萍萍父亲沟通时,对方依然固执己见,不愿意将伍萍萍放出来。经过一番思考,向芮认为这是一起违法案件,立即向公安部门申请帮助。

在向芮和公安部门的帮助下,伍萍萍最终走出了家门,重新见到了关云竹。

TIPS

至今,已经工作了21年的向芮有效化解了上千件纠纷矛盾,先后被评为市、县、区综治维稳先进个人和全省专项维稳先进个人,被怀化市妇联评为维权贡献奖先进个人,她的家庭也被评为怀化市“最美家庭”。

善解“夫妻共债”,她为姐妹挽回千万损失

舒蓉月(湖南仁本律师事务所婚姻家事团队负责人)

为了更好服务前来求助的妇女,舒蓉月(左一)组建了一支专门提供婚姻家庭相关法律服务的“娘子军”。.jpg

为了更好服务前来求助的妇女,舒蓉月(左一)组建了一支专门提供婚姻家庭相关法律服务的“娘子军”。

“我被突如其来‘夫妻共同债务’坑死了,你能帮我吗?”1月6日,舒蓉月跟今日女报/凤网记者聊起来求助的女性时,对于离异女性林莉(化名)的这句话依然印象深刻。

舒蓉月从执业开始,就专注于婚姻家庭方面的案件,同时,她也是湖南省妇女儿童法律援助中心的一名公益律师。2013年,察觉到越来越多的女性开始到律所咨询婚姻生活中的法律问题,舒蓉月决定成立一个专门的婚姻家事法律团队。

遇到林莉是2017年。林莉和丈夫离婚时,背上了三起债务,均判定林莉须为前夫所借款项承担的连带责任。为了解除这些债务,林莉曾提起上诉,但是并没有得到法院的支持。无奈之下,她找到了舒蓉月。

由于三起债务涉及的人员不一样,舒蓉月决定逐一攻破。首先,舒蓉月要确定,这些债务是否真实存在,债权债务成立是否具有扎实的证据支持;其次,若这些债务有效存在,林莉是否知情,是否在借款协议或借条上签字;再者,须确定前夫所借款项是否用于夫妻共同生活;最后,林莉是否因前夫所借款项而受益。顺着以上的思路,舒蓉月带领团队在林莉的配合及法院的支持下,对林莉前夫的银行流水款项追踪调查,“一笔一笔地计算”,完成了所有证据材料的收集。

舒蓉月及团队的努力没有白费,经过一年多的调查取证,最终法院判定三起债务均与林莉没有关系,她对着三起债务不用承担任何责任。

当胜诉的消息传来时,林莉一下子就哭了,对舒蓉月连声感谢。

TIPS

“像林莉一样,因《婚姻法》司法解释(二)二十四条受害的女性,我们已经接待了几十个。”舒蓉月告诉今日女报/凤网记者,自从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婚姻法》涉及到夫妻共同债务的第二十四条最新司法解释出台后,有不少被夫妻共同债务连累的女性纷纷找到她。在此之前,舒蓉月和团队制作完成了《湖南地区2013-2015年夫妻共同债务案件审判大数据分析报告》,就夫妻共同债务问题进行了详细分析论证,将该报告的基础数据提供给全国人大代表、湖南省人大代表、长沙市人大代表,作为其提出相关立法建议的参考依据;而舒蓉月本人则多次参加全省和全国关于夫妻共同债务问题的座谈会。

“截止到目前,我和团队一起,为前来求助的被夫妻共同债务困扰的女性挽回了超过1000万元的损失。”

声音>>

全省妇联系统家暴投诉案件下降18%

“哪里有妇女,哪里就有妇联组织。”湖南省妇联权益部部长李凯辉介绍,2019年,省妇联在推动反家庭暴力地方立法出台、推动保护妇女平等就业权益政策完善、推动维护妇女权益写入村规民约、制定维护妇女儿童合法权益的制度机制上持续发力,促成了《湖南省实施<反家庭暴力法>办法》、《关于建立解决就业性别歧视省级协商推进工作机制的通知》等相关政策的出台和实施,出台了《湖南省妇联维护妇女儿童权益重点案件响应处理工作办法》(试行)和湖南省妇联《女童权益保护关爱机制》(试行)。

2019年,全省各级妇联共接待和处理群众信访8518件次,其中来访7139件次,来电(含12338热线)1277件次,来信102件次,反映最多的还是婚姻家庭类问题,共办理6998件次,占信访总量的73.1%。

针对越来越受关注的家暴问题,各级妇联不遗余力地宣传和推动,据不完全统计,全年各级法院共受理人身安全保护令案335件,发出237份人身安全保护令,较去年同比增长30%以上。同时各级妇联组织积极为受害妇女提供法律咨询、心理辅导、家庭调解等服务。今年全省妇联系统共接到家暴投诉1846件,同比下降18.2%。


附件:

1.png

4.p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