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岁儿子白血病,妈妈哭诉:我从未有过母爱,只想好好爱我的孩子

2019-11-22 阅读数 47477

文、图:今日女报/凤网记者 吴小兵

“我1岁时,妈妈就难产去世了。那时重男轻女的观念重,家里已经有了我和3岁的姐姐,爷爷很想抱孙子,结果大人小孩都没保住……”33岁吴姣提起儿时的往事,总是忍不住哽咽,1岁时的她对母亲的离去或许不知所措,现在面对儿子陈思宇的病,她更是惶恐不安,“儿子白血病,已经感染,得了胰腺炎,一辈子都要吃药,他才5岁怎么办啊?”

 图片1.png

湘雅医院血液科外面过道上的床位,是等了好几天才排到的。此刻,病床上的儿子哭闹不止,吴姣便拿出平板电脑转移他的注意力,因为担心影响孩子的视力,一会儿她还要收回。“孩子整晚都睡不好,没有打化疗前他都很听话的,现在因为身体难受变得急躁、有些不耐烦。”

 微信图片_20191122101705.png

好不容易将孩子哄睡了,吴姣继续说,“我那时小,不记得妈妈的模样,7岁时爸爸再婚,后妈把自己的2个孩子带来和我们一起住,她本来对我和姐姐就是不管不顾的,也是因为家里太穷,四个孩子实在抚养不起了,几年后,后妈便离家出走,再也没有回来过。”1998年遇特大洪水,洞庭湖遭灾,住在附近的吴姣一家受灾严重,这下家里更穷了,姐姐小学毕业后辍学在家干农活,她自己初中毕业后选择读中专学电脑,2003年毕业后就去了深圳一家电子厂打工。 

“工作的第二年,我在厂里认识了我丈夫陈琼,2008年,我们回到他的老家株洲醴陵结婚,2009年有了女儿陈思颖,2014年又迎来儿子陈思宇。”婚后的日子里,吴姣以照顾家庭和孩子为主,加上她的父亲患上严重糖尿病,有时也要回湖南岳阳照顾父亲。吴姣说,为了不让孩子变成留守儿童,2015年她回到醴陵找了一家服装店做销售员,丈夫陈琼就在长沙一家工厂打工,尽管生活拮据,但是为了孩子这日子就有奔头。

今年7月,吴姣姐姐的孩子过生日,她带着儿子思宇到姐姐家住了几天,突然发现孩子身上有一些淤青,之后鼻子流血,开始以为是上火。提起这件事,吴姣很是懊悔,“我当时也没有太上心,可是一个星期后,孩子开始出现低烧、脸色发白、脚疼、没有食欲,而且淤青扩散得越来越严重。”回到醴陵,吴姣就去上班了,她让婆婆带着思宇去醴陵湘东医院检查,结果显示白细胞过多,血小板低,已经皮下出血,疑似白血病。当晚,吴姣带着孩子租车赶往长沙的医院,经过骨穿等一系列的检查,最终确诊为急性淋巴细胞白血病。

微信图片_201911221017051.png 

“当时我都懵了,值班医生与我说什么都听不清,脑子一片空白。”住院后医生给的方案是先做化疗,第一阶段住了14天。8月18日再住院,连续几天的化疗让孩子倍受折磨,肚子疼得厉害,这次的检查结果显示,陈思宇已感染重型胰腺炎。

图片3.png 

“因为重型的胰腺炎,刚开始的化疗药水不能打了,现在的治疗方案要重新确定。以前的一些化疗药水会加重胰腺炎病症,但是不用白血病又会加重,现在真是两难选择,医生现在也是很为难。”吴姣感到了雪上加霜的沉重压力。

微信图片_201911221017052.png 

“除了吃药打针,陈思宇只能靠高蛋白的食物来维持,化疗期间,孩子抵抗力差,也没什么胃口,得了胰腺炎对食物的要求非常高,必须低脂、高钙、少油、低糖,一般的食物无法消化。”吴姣告诉记者。

得知吴姣儿子的情况后,她所在单位的同事发动捐款,筹集到3万多元。“我非常感谢我现在的公司,在我们那个小地方,大家都有生活的难处还出钱帮我,真是太感谢他们了。”吴姣继续说,“我家住在村里,每天骑车就要一个多小时才能到县城,每月工资大概3000块,孩子他爸也就是个普通打工的,和我的工资差不多,以前生活再难,我也觉得好日子在后头。现在我孩子的病是个未知数,我都不知道怎么办了。”

图片2.png

据了解,家里为了孩子的病花了近20万元。“孩子感染了胰腺炎终身要吃药,再加上治疗白血病的钱,至少还要准备40万。我老公的爷爷八十多岁了,连自己1万多的棺材本都拿出来给孩子治病了……”吴姣蹲在儿子病床前,声音再度哽咽起来。

 图片5.png

“等孩子病情稍稳定,我得去上班,家里10岁女儿还在读书,不然生活都无法继续下去。如果孩子不生病,再苦的日子我们都不怕。”吴姣边说边哭,“真的是只能求好心了人。”

微信图片_20191121134953.png

扫一扫,为孩子助力!


  凤网公益 今日女报/凤网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