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休大妈成禁毒姐妹花:“不让孩子吸第一口毒!”

2019-08-14 阅读数 457786

禁毒 禁毒妈妈

文、图:今日女报/凤网见习记者 张秋盈

说起退休后“大妈”们的日常,我们首先想到的也许是广场舞。但来自益阳沅江市的一对姐妹花,却用退休后的时间做了一件特别正能量的事——禁毒。

姐姐陈建荣,是沅江市有名的“禁毒妈妈”。12年来,她多次走进强制戒毒所、少管所、女子监狱和艾滋病关爱中心,采访正在戒毒的年轻人,了解他们的家庭——她撰写的报告文学《母亲的呼唤——走进吸毒者家庭》曾获湖南省作家协会重点关注和扶持,面向全国出版发行。

妹妹陈智云,是姐姐的专职摄影师。57岁的她尽管身患乳腺癌,原本并不会使用电子产品,但凭着一股子热情,她学会了拍照,并用镜头纪录下了吸毒家庭触目惊心的影像。

这些年,这对禁毒姐妹花和几十名“禁毒妈妈”活跃在沅江、益阳、长沙的各街道和社区,用快闪、音乐剧、小视频等创意宣传方式让禁毒知识逐渐深入人心。她们说:“这一切付出,都是为了不让孩子吸第一口毒!”

禁毒 禁毒妈妈

带着“妈妈的呼唤”讲戒毒故事

退休干部陈建荣,在沅江挺有名,她有个外号叫“好娘”。大家都知道,她写了一本名为《母亲的呼唤——走进吸毒者家庭》的书,讲述吸毒家庭的悲欢离合。

陈建荣写书的原因很偶然。2005年,陈建荣作为警嫂,前往参加禁毒宣传活动。在与禁毒大队交流的过程中,她看到了一个让人心酸的群体——吸毒人员的妈妈。同为母亲,她想,为什么不从妈妈的角度,去写一本关注吸毒人群的书籍,以此警醒世人呢?

这个想法得到了沅江市妇联和湖南省作家协会以及省司法厅的支持。之后的几年时间,采访吸毒者和吸毒家庭,成了陈建荣生活中的重要任务——为了弄懂孩子们为什么吸毒,又为什么戒不掉毒瘾,她甚至试图制作一张表格,包含有血型、家庭背景等元素。一有时间,她就在长沙新开铺戒毒所周边的招待所住下,和吸毒家庭的妈妈们一起,探望她们的孩子。

“后来我发现,血型、家庭背景对青少年吸毒的影响并不是必然的,不少孩子仅仅是因为好奇,觉得吸毒很酷而已。”陈建荣说,开始很容易,但只要孩子沾染上毒品,一个家庭就走上了不归路。

和姐姐一起直面吸毒人群的,还有妹妹陈智云。

2007年,陈智云听姐姐说要写《妈妈的呼唤》,她心念一动,也想参与。陈智云曾有一个女邻居,50多岁,对方原本有一个三世同堂的幸福家庭,但因为儿子吸毒,不仅用光了家里的钱,后来儿子还离了婚,并因为诈骗入狱。看着女邻居以泪洗面的样子,陈智云更加感觉到,姐姐做的事很有意义。

于是,一辈子当工人、开小店的陈智云学起了照相,成了姐姐的专职摄影师——吸毒者妈妈不愿意面对镜头,她便拍下了她们沉重的背影;戒毒所里,她留下妈妈们守望孩子“回家”的期盼……“我自己也是妈妈,带大一个孩子不容易,结果他去吸毒,你说痛心不!”陈智云每次看到那些妈妈,都觉得很心酸。

在大家的努力下,《母亲的呼唤——走进吸毒者家庭》终于出版。一次“禁毒日”期间,陈建荣带着书又来到戒毒所,把书发给了学员。陈智云看到,一个大小伙子翻着书,偷偷抹泪。

记录戒毒学员“回家之后”

抹眼泪的小伙子叫张净(化名)。一本书的缘分,让他主动与陈建荣姐妹保持联系,并告诉她们:“我回家了!”

那天,张净从戒毒所回家,妈妈在楼梯上迎接他。当时,妈妈刚做完白内障手术,摸着楼梯扶手,牵着儿子走进家门。

在戒毒所住了两年的张净,看到愈发苍老的妈妈,眼睛上还缠着白纱布,内心愧疚不已。他跪在母亲面前,嚎啕大哭。可没想到,母亲说:“崽呀,你在戒毒所我还能睡一个安稳觉,你回到家里,叫我怎么能够心安?”而此刻,年近七旬的父亲还驾船在湖州上捕鱼劳作,维持家庭生计。

更令张净难以心安的是,小女儿抱住自己,哭诉道:“楼下的小朋友不跟我玩,他们说我的爸爸吸毒!”

张净告诉陈建荣,这一刻,他决心要为家人重新活过。

后来,在爱心企业的帮助下,张净承办了一家渔业合作社的一片白鸬鹚湖州。湖州上没人,一片白水茫茫,生活艰苦。他自嘲地告诉陈建荣:“真的比在戒毒所还苦!”白天,他要去围湖,用渔网将近400亩的水域围起来养鱼养虾;晚上,他就在湖州上搭的棚子里过夜。

带着其他5位从戒毒所“回家”的学员,他们每日辛苦劳作。因为前期投入太多,经费不足,张净的老父亲还把自己的3万元积蓄拿出来,希望儿子能够有苦尽甘来的一天。

因为缺少帮手,张净带着《母亲的呼唤——走进吸毒者家庭》一书,四处寻找从前的朋友帮忙。有一次,他到一个事业成功的老板家里,递上书,说想要邀约老板的儿子去湖州养鱼。谁知老板手一挥说:“去去去,我不相信你们。我的儿子如果真能戒毒,我每年给你十万。”张净走出那家公司的大门时,特别感慨:“以前做过的错事,真的很让亲人伤心。”

“现在他还在湖州上那片400亩的水面上努力着,创业困难,但不放弃。”陈建荣说,“这样的回家故事很让人感动和欣慰,也是让我们姐妹俩坚持呼吁禁毒的动力!”

禁毒 禁毒妈妈

上了微博热搜的“禁毒妈妈”

像张净这样坚定戒毒的学员其实并不在多数。陈建荣坦言:“我见过太多‘二进宫’、‘三进宫’的,复吸率太高了!”

有一次,一位戒毒所成员回家后创办了公司,甚至还接受了记者采访。但不久后,他又开始吸毒,最后在一个废弃的工厂里被发现,后来因为注射过量而死亡。

“呼吁禁毒的时间长了,我更能感觉到,拒绝毒品更应该重在预防,让孩子们不要吸上第一口!”陈建荣说。

通过近十年的努力,陈建荣创建了“禁毒妈妈”联盟团队,陈智云是骨干。这支团队是沅江市公益团体“爱心家园志愿者协会”的成员,而该协会是在沅江市妇联的帮助下成立的,核心成员都是母亲——她们通过各种活动关注青少年的成长教育。

两姐妹的分工很明确,陈建荣负责策划,妹妹陈智云负责组织带动。

2019年6月26日国际禁毒日,姐妹俩策划的“大妈快闪”还上了微博热搜。在沅江市蓼叶湖、休闲公园、琼湖公园,禁毒公益歌曲《我想》一响起,穿着绿色T恤的数百名“禁毒妈妈”便闪现出来,伴着节奏起舞。这种形式十分受欢迎,今年已举办了十余场。

除了“禁毒快闪”,还有“禁毒快板”、“禁毒音乐剧”。“过去是打着横幅喊口号,不管是乡里还是街上,拿起大喇叭就喊。”陈智云说,现在不同了,禁毒的活动更加多样。

这对姐妹花更让人惊讶的是充满活力的陈智云背后的故事。2007年,她被检查出罹患乳腺癌,手术后又复发了一次。“禁毒妈妈”曾为她发起募捐,筹集了10余万元。有朋友劝她,“你不要劳累了,这样折腾对身体不好”。可她说:“每个人想法不同,活法也不同。我热爱公益,做了那么多好事,生命才得以延续。”

于是,每次一出院,陈智云就投身到禁毒宣传队伍中。患病的数年里,她参加禁毒宣传活动300多次。

2018年,因为癌细胞转移到了肺部,陈智云不得不再次住院。女儿心疼妈妈,她却笑着说:“人的生命有长有短,既然无法延长寿命,就让生命变得更有价值一些。”对此,家里只能全力支持——女儿帮妈妈印刷禁毒资料,老伴则骑着摩托,载着她去参加活动,等活动结束了,再把她接回来……

如今,“禁毒妈妈”的队伍正在不断扩大。“不断有年轻妈妈加入到这个队伍,她们中有老师、医生、公务员等等。”陈建荣说,在学校、街道、社区里,这些妈妈们正在努力守望着更多孩子,让他们远离毒品的伤害。

  禁毒 禁毒妈妈 禁毒妈妈故事会 今日女报/凤网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