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银河携新书《我们都是宇宙中的微尘》做客长沙:爱情这道美味佳肴,你为啥吃不上

2019-07-04 阅读数 273282

李银河 《我们都是宇宙中的微尘》 爱情

文、图:今日女报/凤网记者 罗雅洁

“你好哇!李银河。” 

6月29日,长沙当当梅溪书院,李银河新书《我们都是宇宙中的微尘》推广活动现场,很多女读者提问时,引用了王小波的这句话作为开场白。显然,大家对李银河实在是熟悉不过了。 

此次携新书出现的李银河多了一个身份:网络上经常回答网友付费提问的微博大V。除此以外,她的身份角色大多数读者并不陌生:作家王小波的遗孀,中国第一位研究性的博士,中国第一批进行同性恋研究的学者,同时,她也是一位经常对热门话题给出不一样见解的社会学家…… 

集这么多角色于一身,可想而知,活动现场的气氛有多热烈。有读者甚至笑言:“在微博上提问李老师是要付费的,现场提问既直观还不要钱。”

人生最值得追求的两件事 

自2012年退休以来,李银河一直居住在威海的海边。她上午写作、下午阅读、晚上看电影,早中晚三次去海边散步。闲时,李银河会在微博上回答网友们的付费提问,她的微博粉丝有279万,网友们提出的问题各种各样,大多围绕社会热点、性爱、婚姻和家庭等等。 

她在新书的自序里写道:“在66岁时,自我感觉已经进入了人生化境,表现为物质生活的舒适中和,人际关系的温暖清爽,精神生活的平静喜乐。无欲无求,自由自在。” 

李银河坦然告诉记者,在快过完这一生的时候,她突然发现,人生最有意思、最值得追求的两件事,一个是美,一个是爱。她说,中国人的目标定得很世俗,就是希望孩子做人上人,人生堪称比赛,孩子不能输在起跑线上。而她现在回过头来想,不管是金钱名望地位,这些都是身外之物,真正让她快乐的,唯爱和美而已。

写作是探险,爱情是意外 

在《我们都是宇宙中的微尘》一书中,李银河用了很大篇幅来讲爱情。她说,自己有幸遇到了两件有趣的事情可以身心沉浸其中,一样是写作,一样是爱情。写作是探险的过程,爱情则是意外的惊喜。 

爱情对李银河来说,是“最美好的一种激情状态”。有人问:“从未遇到过激情之爱的人生是否会不完整?”李银河回答,爱情就像一道美味佳肴,没尝过当然有遗憾,但除了主观原因之外还有运气的问题,“你碰不上对的人,自然也吃不上。” 

现代社会里,人们碰上爱情的几率会变高吗?对于这一问题,李银河的态度是十分肯定的。“中国古代传统社会并没有提供太多异性相处的机会,倡导男女授受不亲,结婚就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结婚前都不知道对方长什么样,爱情从何说起呢?”爱情在文艺作品中更是凤毛麟角,激情之爱往往产生在极端事件中:要么是殉情,比如《梁山伯与祝英台》;要么是私奔,比如《西厢记》里的崔莺莺和张生。 

“但现代社会男女接触的机会很多,我们的文艺作品也在讴歌爱情,人们遇见爱情的几率当然比从前大多了。”李银河如此表示。

有必要设“离婚冷静期”吗 

“单身一时爽,一直单身一直爽。”这句话现在成了不少年轻人拒绝结婚的口号,越来越多年轻人不愿意结婚,是否意味着将来的婚姻制度终将消亡? 

“西欧北美好多国家的非婚独居人口已经超过半数。”李银河说,不婚成为潮流,当然有人性的原因,“人性不爱拘束,你非得把两个人像一个契约一样捆绑在一起,是很容易引起反感的。”所以,有好多人干脆就不进入婚姻,合则聚,不合则散。 

但李银河依旧认为,这种现象只会导致婚姻多元化,“这肯定是未来的必然趋势,有可能会有多种婚姻并存。有人独居,有人同居,也有人结婚,同居情侣也能合法生孩子,东欧有个国家,非婚生子的比例甚至超过了婚生子。” 

有人说,现在离婚越来越难,有“离婚冷静期”,还有的法院要求前来离婚的夫妇做“离婚考卷”,对此李银河表示,“离婚冷静期”不适用于一方有明显错误的婚姻,比如出轨、家暴等。如果夫妻双方只有一般情感纠纷的话,设置“离婚冷静期”还是有必要的。

李银河 《我们都是宇宙中的微尘》 爱情

不反对下调法定结婚年龄 

据媒体报道,近日,全国人大常委会会议二审民法典婚姻家庭编草案,分组审议草案时,有一些委员建议适当下调法定结婚年龄,改成男女均18周岁,或是男20周岁,女18周岁。消息一出即引发了网友热议,反对声音占了大多数。但李银河说,现行规定的法定结婚年龄,更多是从晚婚晚育、控制人口的角度考虑的,把生育下一代之前的时间拉得更长一点。“如果现在没有太大的人口增长压力的话,规定18周岁可以结婚,我觉得也完全可以,没有什么问题。” 

作为研究性问题的专家,李银河同时也有自己的专业思维:“如果网友的反对是因为我国性教育不完善,那加强性教育就可以了。其实北京师范大学的性教育专家编撰的课本都出来了,小学有12本,一个学期一本。”她还表示:“我之前看过一个统计,中国现在的孩子第一次发生性关系的平均年龄是18.3岁,婚前性行为已经很普遍了。”

围剿“娘炮”是对多元审美的打压 

皮肤白皙、化妆、染头发、戴首饰……现在有越来越多的男明星打扮得不像“钢铁硬汉”,而是更偏向女性化,“娘炮”一词也因此成为舆论攻击他们的多频词汇。有人说,“少年娘则国娘”,也有媒体发文称,这是“颜值消费”和眼球经济跑偏的结果。 

“管这个纯属吃饱了撑的没事干。”李银河表示,要求男性必须阳刚太过刻板印象,也太过单一了。“世界是丰富多彩的,人性也是,为什么要把所有的人都按照刻板印象装进一个模子里呢?难道一个男人不留胡子,没有六块腹肌,他就不是男人了吗?” 

在李银河看来,男人不能打耳钉,男人不能染头发,男人说话不能“女里女气”这些要求都是有点荒谬的,“我们无权干涉他人的审美”。 

网络上还有一种声音,认为围剿“娘炮”是对女性审美的打压,因为追星族多为女孩。对此李银河则表示,这不是对女性审美的打压,而是对多元化审美的打压。“比如我就觉得姜文是中国最好的男演员,我相信也有很多女性喜欢他这种粗犷硬朗的男性形象。”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