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爱与救赎!湖南10万名禁毒妈妈帮助戒毒人员走向新生活

2019-06-27 阅读数 55685

凤网公益 湖南 禁毒妈妈

▲株洲“禁毒妈妈”在演出。

文:今日女报/凤网记者 唐天喜 供图:受访者

“我帮一下忙就走。”6月24日,长沙市天心区金盆岭街道天剑社区的巡逻员张兵(化名)说完这番话后,就一直洒水冲洗社区道路,足足忙活了一个小时。张兵的举动,让社区65岁的党委书记张国庆既意外又高兴。 

原来,张兵此前是一名吸毒人员。而他之所以会有这样的转变,就是因为同时身为“禁毒妈妈”的张国庆帮了他忙。 

在湖南,像张国庆一样的“禁毒妈妈”还有很多。湖南省妇联相关统计数据显示,目前全省已注册的“禁毒妈妈”组织达1049个,禁毒志愿者10万名。今年“6.26世界禁毒日”,我们关注了其中几名“禁毒妈妈”,来看看这些爱与救赎的故事。

她为已戒毒人员“批量”安排工作 

当你开车驶进天剑社区时,或许会忽略掉岗亭里负责登记的安保人员。但如果告诉你,这里从事停车收费等工作的共计25名保安都曾是吸毒人员,你会不会有点吃惊? 

尽管这种成规模安排吸毒人员进社区工作的做法并不多见,“但我就是要做一个榜样出来。”6月24日,张国庆告诉今日女报/凤网记者,很多社区的停车收费人员都是外聘的“40”“50”人员,但很少安排曾经吸毒的人员,“怕管不住”。但张国庆有办法,首先是把他们视同家人来关心,“或者视同弟弟妹妹,或者视同儿子女儿”。 

1991年,36岁的张国庆来到天剑社区当居委会主任。而就在她上任之初,社区就有3人因为吸毒去世。原来,上世纪八九十年代,还叫“扫把塘社区”的天剑社区是长沙有名的“毒窝子”,张国庆看在眼里,痛在心里。她广泛发动社会力量共同参与支持、宣传禁毒工作,针对毒瘾较大的重点对象,实行“一对一”监控和帮扶。 

张国庆对接的李高(化名)曾“以贩养吸”,而且拒绝去戒毒所。为此,张国庆对李高以及李高的家人承诺,其戒毒期间每天会去戒毒所看望他,费用不够的话还帮他筹措。3个多月后,李高从戒毒所回家,张国庆担心其复吸,在他家里住了3个月,监督他的行为,不让他与其他涉毒人员接触。没过多久,李高成功戒除了毒瘾,而且因为被张国庆的诚意打动,主动向她透露了自己掌握的一些涉毒人员信息。后来,长沙警方凭借这一线索将一处毒窝捣毁。 

凤网公益 湖南 禁毒妈妈

▲张国庆看望慰问戒毒人员,帮助他们走向新生活。

同时,针对社区群众的担心,张国庆也加强了对这些保安的管理。“三天两头去查岗。事先就告诉他们,如果他们有违规,就随时中止合同。”张国庆告诉记者,吸毒人员其实非常渴望得到社会的重新认可和接纳,“张兵为什么在看见社区冲洗道路时会主动帮忙,因为他在这个社区被接纳了”。此前,张兵在天剑社区戒毒成功后去外地工作,结果又复吸并贩毒,最终被判了刑。10年后,当他出来找工作时,很多地方不要他,他只好再次找到张国庆。张国庆充分信任他,将他安排在社区巡逻。

一些负责停车收费的保安告诉张国庆,他们去戒毒机构宣讲时认识的朋友出来后,“都好羡慕我们,说我们有福气”。 

听到这些话的张国庆,也开心地笑了。 

凤网公益 湖南 禁毒妈妈

▲2011年4月12日,长沙市副市长李军、市公安局局长李介德为天剑社区“妈妈禁毒联盟”授旗。

凤网公益 湖南 禁毒妈妈

▲2013年6月26日,张国庆(左二)荣获第三届全国民间十大禁毒人士。

28年来,张国庆扎根社区,与居民群众一起,将一个声名狼藉的“毒窝子”转变成全国、省、市、区综治工作先进社区和安全文明社区。近年来,社区先后获得各种奖励70多次,她个人亦荣获“全国劳动模范”、“中国禁毒形象大使”称号,并被推选为党的十七大、十八大代表。联合国禁毒署官员也对天剑社区的禁毒工作和自主戒毒模式给予了很高评价,曾称赞她为“中国民间禁毒第一人”。

她将禁毒小品演了16年 

“过几天,我们又将去为戒毒人员演出。其中,小品《带血的手铐》已经坚持演出了16年。”6月24日晚,71岁的株洲市禁毒妈妈志愿者、常春艺术协会负责人杨春湘告诉今日女报/凤网记者。这是一部怎样的小品,为什么能演16年?杨春湘说,这个小品其实来源于一个真实的故事。 

凤网公益 湖南 禁毒妈妈

▲杨春湘向社区居民宣传禁毒知识。

常春艺术协会1998年组建时取名“株洲市妇联常春艺术团”,后来在株洲市妇联的引领下,组成“禁毒妈妈创作小组”深入戒毒机构,与戒毒学员一起座谈。 

“那是2002年,我们了解到了女孩宁宁(化名)的故事。”杨春湘回忆,宁宁当时只有21岁,已经吸毒两年,但在强制戒毒期满后却不愿离开戒毒所,因为她的爸爸在家里为她准备了一副手铐,还加了一副脚镣。原来,宁宁此前在男友的诱惑下沾染了毒品,为了获得毒品,甚至“六亲不认”,通过偷、骗、蒙,几乎把家里的积蓄都变成了毒资。愤怒的父亲做了一副手铐,企图依靠手铐切断女儿与外界的联系。但有一天,宁宁挣脱手铐逃了出去,留在家里的是被血染红的手铐。离家后,宁宁在买毒品时被民警擒获。但她的父亲拒绝去戒毒机构看她,只通过妻子转告女儿:“你若是回来,还要戴脚镣。” 

杨春湘团队把这个故事反复打磨,并在2003年编排成小品《带血的手铐》。小品最后,即将离开戒毒所的女儿给父亲写了一封信:“爸爸,我真的变好了”“爸爸,我学会美容了,我能养活自己”“爸爸,你能接我回家吗”…… 

“每演一次,台下就会哭声一片。”杨春湘说,《带血的手铐》几乎成了株洲当地每年禁毒日宣传保留节目。小品最开始由禁毒志愿者邢良琦饰演父亲,禁毒志愿者赵景芬饰演母亲,禁毒志愿者屈璇饰演女儿。尽管当年的编剧、禁毒志愿者曹治理已经逝世,但这个小品却一直在传承——虽然邢良琦已经80岁,心脏不太好,但他依然会来到排练现场为继任者、志愿者左建远指导;虽然屈璇因为家庭原因再无法演出,但新来的志愿者曾欣挺身而出;虽然赵景芬已经71岁,但因新人尚未出师,她依然坚持排练、演出。 

“我们没有计算这个小品演出了多少场。不管怎样,我们都会坚持下去!”已坚持做公益21年的71岁老人杨春湘如是说。据了解,杨春湘团队还创作、编排了小品《红红的中国结》、群口禁毒快板《禁毒人人有责》等节目。

她把吸毒人员接回自家住半年 

虽然从2012年9月开始,“禁毒妈妈”志愿者周仕萍就从永州市东安县白牙市镇梨山口社区居委会主任调到了苍子岭社区,但曾经的吸毒人员刘小小(化名)依然会跟周仕萍分享自己的生活点滴:我开汽车修理厂了,我谈恋爱了,我结婚了,我生女儿了,我女儿上学了…… 

凤网公益 湖南 禁毒妈妈

▲东安“禁毒妈妈”合影,中间身穿条纹连衣裙的是周仕萍。

“他最近想转行,又给我发了微信视频看他意向选址的地方。”6月25日下午,正在组织“禁毒妈妈”志愿者准备当晚的禁毒知识抢答赛的周仕萍告诉今日女报/凤网记者。 

2003年,刘小小开始吸毒。母亲因为他屡次戒毒不成,几次自杀未遂。后来,父母将他赶出家门。2009年12月,周仕萍在调查走访中得知刘小小的情况后,劝说他的父母不要放弃,但没有成功。无奈之下,周仕萍将刘小小接到自己家中,包吃包住,用他人成功戒毒的案例坚定刘小小戒毒的信心,还带他参加社区举办的各种禁毒宣传公益活动,并切断刘小小与其他“毒友”的一切联系。半年后,刘小小的改变非常明显,他的母亲深受感动,主动将儿子接回家,让他到汽车修理厂当学徒。在周仕萍和刘小小母亲的努力下,刘小小如今已彻底与毒脱钩,还收获了自己的幸福。 

对周仕萍来说,她从没有放弃对吸毒人员的关注和帮扶。在新的社区,她凭借经验一眼就看出了年轻帅气的小伙子张高(化名)吸毒了。“跟大多数吸毒者一样吧,众叛亲离。”周仕萍没有放弃他,帮他安排零工赚钱,还劝说他的父母别放弃儿子,更帮张高找到了他已经离家出走的妻子。 

“他的妻子现在也偶尔电话问候丈夫,而且给了一个承诺:如果半年内尿检没有呈阳性,就带他一起去打工。”周仕萍说,在苍子岭社区也有“禁毒妈妈”志愿者联盟,而且每个志愿者都是网络化管理,“相信通过网络化分片负责,我们能很好地发现、帮扶、预警吸毒人员,让人们远离毒品,拥抱幸福的蓝天”。

相关链接>> 

湖南有10万名“禁毒妈妈” 

湖南省妇联权益部副部长罗琼告诉今日女报/凤网记者,省妇联一直致力于发挥自身优势,打造“禁毒妈妈”品牌,开展了“妈妈禁毒联盟”志愿者网上注册,并衔接医疗机构、法律援助、心理咨询等社会资源进行专业指导,现已注册的禁毒妈妈组织达1049个,禁毒志愿者10万名。 

近年来,省妇联召开了五次“不让毒品进我家——无毒万家兴”活动推进会,各市州开展了“不让毒品进我家——禁毒志愿者骑行”、“走进戒毒所”、“宣教社区行”等20多种活动,全省妇联系统共开展禁毒宣教活动813场次,发放宣传资料150万份,并开展了“最美禁毒妈妈评选”活动,全面推进了禁毒宣传进家庭。

  凤网公益 湖南 禁毒妈妈 国际禁毒日 今日女报/凤网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