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凤网首页 >  凤网新闻 > 女性新闻 >  正文

村主任冒大雪送五保户棉被猝死其门口,全村人扶棺送行

作者:谭里和、曾盼明、彭山峰、向阳行 出处:今日女报/凤网 2019-01-09 10:12:21 0人参与
“等我送完被子再回来喝蛋汤!”这是53岁的村主任郭冠华留给妻子的最后一句话。一个小时后,郭冠华猝死在他送棉被的五保户郭均二“幸福屋”满是雪的门口。4天后,全村人冒雨扶棺送其最后一程…………

 

 谭里和工作室 今日女报谭里和工作室  村主任  大雪  五保户棉被  猝死

站在郭冠华倒下的位置,村支书(右)面色凝重。

出品:今日女报谭里和工作室

文、图:今日女报/凤网首席记者谭里和 实习生曾盼明、彭山峰

视频:向阳行

53岁的村主任郭冠华几乎一路小跑闯进风雪中,留给妻子曾立军的只是厚厚雪地里一长串深深的脚印。

“等我送完被子再回来喝蛋汤!”这是郭冠华留给妻子的最后一句话。一个小时后,郭冠华猝死在他送棉被的五保户郭均二“幸福屋”满是雪的门口,而这“幸福屋”,是一年前郭冠华亲手为郭均二写的申请报告,监工完成的。

大雪纷飞、天寒地冻,这是2019年1月1日,新年的第一天,却成了涟源市金石镇大湄村主任郭冠华生命中的休止符!4天后,全村人冒雨扶棺送其最后一程……

谭里和工作室 今日女报谭里和工作室  村主任  大雪  五保户棉被  猝死

妻子曾立军说,他连一碗蛋汤都没来得及喝。

没来得及喝的蛋汤

金石镇位于娄底涟源市最南端,其所辖的大湄村,则是省级贫困村,自然条件十分恶劣。

1月4日中午,今日女报谭里和工作室记者驾车沿着蜿蜒的盘山村道,一路颠簸来到大湄村。山上的积雪开始融化,红色的鞭炮纸屑,散落在村道两边洁白的积雪上,显得有些刺眼,就在两个小时前,大湄村的全体村民,冒雨送别了他们去年民选出来的53岁村主任郭冠华。

郭冠华的去世,在熟悉他的人看来,没有任何征兆。

2018年12月31日,屋外的积雪达一尺多深,天寒地冻,郭冠华却早早地起床了,他杀了一只鸡后,叫醒了妻子曾立军。

“你杀鸡干啥?”曾立军问。

“今天不是你生日么?”郭冠华回答。结婚31年来,这个不善于表达情感的男人,始终记得妻子的生日。

就在郭冠华给妻子准备“生日宴”的时候,远在深圳打工的女儿郭洁打来电话,因为当天的“主角”是妈妈,郭洁只是跟父亲郭冠华简单的寒暄了几句。而这,成了郭洁永远的遗憾。

次日——2019年第一天,躺在床上的曾立军都能够听到积雪把树枝压的吱吱作响,山里的雪天显得格外寒冷,起床都需要鼓起勇气。

8点18分,郭冠华的手机响了起来,电话是金石镇大湄村党支部书记曾小春打来的。

“天气太冷了,我要他去镇上拖棉被,送给村里的五保户和贫困户保暖。”曾小春对今日女报谭里和工作室记者说。

郭冠华起床后,勘察了一下外面的雪情,曾小春的电话又来了。郭冠华告诉他:“积雪太深了,我的车子无法走。”

“那我喊农用车,你在家里接应。”曾小春说。

一顿简单的早餐后,曾立军端上了热腾腾的蛋汤,这时,郭冠华的手机又响了。挂了电话,郭冠华把还很烫的蛋汤放回锅里:“等我送完被子再回来喝。”说完这句话,郭冠华闯入了风雪中,留给妻子曾立军的是雪地里一排深深的脚印。一个小时后,曾立军接到了曾小春的电话。

“他说我老公滑倒在地上,已经起不来了。”回忆起接到噩耗时的一幕,曾立军难掩悲痛,失声痛哭。

谭里和工作室 今日女报谭里和工作室  村主任  大雪  五保户棉被  猝死

郭冠华(中)生前走访贫困户家庭。

无法兑现的承诺

金石镇大湄村党支部书记曾小春是看着自己工作上的搭档郭冠华倒下的。

1月4日下午,站在四天前郭冠华倒下的位置——五保户郭均二“幸福屋”的门口,曾小春和郭均二面色凝重。

事发当天上午,郭冠华到村部领完被子后,和曾小春一起把被子送往66岁的五保户郭均二家。

“来到郭均二家的时候,他刚好出门了。”曾小春说,按照规定,他们把被子送到五保户或者贫困户手上的时候,必须现场拍照上传到民政系统,以确保工作完成。

郭冠华把雪白的棉被放在“幸福屋”门口一张木凳上,掏出手机打郭均二的电话。

“电话拨通后,他只说了一句‘政府给你送被子了,快点回来’,我看到他脚在雪里滑了一下,人就倒在门口了。”曾小春说,郭冠华仰面朝天,上半身躺在冰冷的积雪上。

妻子曾立军赶到现场的时候,郭冠华的身边围满了村民,村卫生院医生,在村民们的协助下,跪在雪地里给郭冠华做心脏按压。

村民们疯狂地拨打120、110甚至119,无奈山路崎岖,雪太大了,救护车无法及时进山。

不到50公里的路,救护车走了两个多小时,在经过半个小时的抢救后,医生宣布了放弃。

郭冠华的遽然离世,亲人们无法接受。

“在我的记忆中,我爸爸连感冒都很少有过。”女儿郭洁说。

“他身体强壮的像头牛。”郭冠华的侄儿郭爱国说。

郭冠华到底是什么原因猝死呢?

今日女报谭里和工作室记者在大湄村采访时了解到,郭冠华生前有高血压。村民们推测,郭冠华在极寒的天气里给五保户送棉被,很有可能是遇到突发性疾病,加上大雪封路,救护车不能及时赶到,耽误了最佳抢救时机。不过,由于郭冠华没有做尸检,直至下葬都没有查出死因。

对于郭冠华的去世,66岁的五保户郭均二深感自责:“如果当天我在家,他肯定不会在我家门口因为等我冻这么久,也许就不会出事。”

郭均二说,他现在住的“幸福屋”,是郭冠华2017年担任村主任后,亲自给他写申请报告,然后监工完成的。

“他隔三差五就会来我这里一次,每次来都没空过手,就在这次大雪降临之前,他还给我送来了取暖的煤球。怕我煤气中毒,还仔细查看有没有通风的窗口。”郭均二哽咽着说。

最让郭均二难过的是,郭冠华跟他有过承诺:“他说我死后,会亲自帮我操办后事。”而今,这个承诺永远兑现不了了。

谭里和工作室 今日女报谭里和工作室  村主任  大雪  五保户棉被  猝死

郭冠华生前给贫困户五保户发放慰问金。

未了却的心愿

2017年5月,新组建的金石镇大湄村开始民选村主任,很多村民给郭冠华打电话,希望他能挑起这副担子。此时的郭冠华已经离开老家在外经商二十多年。

郭冠华征求家里人的意见时,全家人坚决反对。

“大湄村在我们当地是出了名的穷,情况也很复杂,我父亲离开农村二十多年,经过打拼,在娄底市也买了房。农村里的人,都想通过自己的努力走出去,而我们已经走出去了,为什么还要回去呢?”郭冠华的女儿郭洁理由很充分,“说到底,我们都是心疼爸爸。”但最终,一家人没有拗过年过五旬的郭冠华。

选举结果出来后,郭冠华高票当选。他甚至没有把这个选举结果跟家里人分享,只是把自己的生活用品,从城市的家里带回到偏僻的农村老家老房子里。“这一年多来,他基本上把城市里的家忘记了。”郭洁说。

和郭冠华一起做过生意的侄儿郭爱国不相信叔叔能吃得起这个苦,曾几次特意回到大湄村看望过郭冠华。

“他组织村民实施三塘清淤、河道改造、农网改造、公路硬化……完全变了一个人。”郭爱国说,“他身上随身带着一本《习近平扶贫论述摘编》,走到哪里都掏出来翻看。”

郭冠华写了入党申请书、报了“一村一大”(即一个村一名大学生)学习班。

“我们一家人看到他完全甩开了膀子,只有支持。我们提醒最多的,就是要他做事量力而行,安全第一!”郭洁说。

不过有一次,父女俩还是发生了争执。

2018年上半年,郭爱国给堂妹郭洁打去电话:“村里的山上两次发生火灾,你爸一个人去扑火,我劝他都不听,太危险了!”郭爱国的话,让郭洁听的寒毛直竖。

“爸,你为什么要一个人去扑火呢?”郭洁问。

“现在村里的人,老的老小的小,他们去太危险了,有个什么意外,村里承担不起这个责任啊。”郭冠华说。

“你万一出了事怎么办?你也是一个上有老下有小的人啊!”女儿的这句话,让郭冠华保持了长久的沉默。

“我爸回到村里一年多来,从村里人对他满意的态度,我看得出他的付出。爸爸有时也会跟我说累,但已经停不下来了。他跟我说,上半生为了家庭为了儿女,下半生希望能为村里做点事。只是没想到,这一天,来的太快了。”说完,郭洁掩面而泣。

谭里和工作室 今日女报谭里和工作室  村主任  大雪  五保户棉被  猝死

担任村主任不到一年,郭冠华获得金石镇“先进个人“称号。

大湄村党支部书记曾小春说,2018年1月他生病后,村里的很多事都压在郭冠华身上,“他一心想带领村民脱贫致富,在脱贫攻坚路上,他还有很多心愿未了!”

对于郭冠华的去世,涟源市金石镇镇长梁群表示痛惜:“他做事踏踏实实、任劳任怨,深得老百姓信任,上任不到一年就被评为了‘先进个人’,这次在工作过程中发生意外,我们也很难过。目前镇里已经把这个事向涟源市有关部门汇报,一定会妥善处理好!”

本主题已有 0 位网友发表了评论 [查看全部]
相关文章
推荐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