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岁女孩沉迷抖音浓妆艳抹,10岁女孩加30多个群做“生意”……虚拟世界的儿童社交令人担忧!

2018-08-23 阅读数 66085

9岁女孩沉迷抖音 儿童社交 虚拟世界 网聊

△小雪(化名)跟着短视频学着举杯饮酒的动作。(视频截图)

  9岁女孩沉迷抖音 儿童社交 虚拟世界 网聊 

△为吸引粉丝,有的小女孩直接举着“我想有一万粉”的纸。(视频截图)

“中了抖音的毒”,是最近人们常常挂在嘴边的一句话。殊不知,正值暑期,不少孩子也“中毒颇深”,让家长手足无措。近日,武汉多名家长读者反映,自家孩子沉迷“抖音”,他们或是模仿短视频里的夸张动作;或是浓妆艳抹扭来扭去;或是加数十个广告群、兼职群等,每天乐此不疲地跟各种人互动,甚至还做起了“生意”;或是为了涨粉无所不用其极。

为引人关注

9岁女孩浓妆艳抹故作娇柔

“看到她对着手机抛媚眼,扭来扭去,我都震惊了。”汉口市民黄女士回想起前几天的一幕,还有些不可思议。那天她下班早,回家时意外发现9岁女儿小雪(化名)化起浓妆,像变了一个人,对着手机故作扭捏。

原来,小雪正在学抖音上的一个视频。她涂着口红,跷着兰花指,跟着手机里略显沧桑的男声,不时做出举杯饮酒或娇弱行礼的动作。小雪称,这是最近比较火的一个短视频,她苦练了整整一个下午。“那些成人化的动作,衬着稚嫩的脸庞,看起来特别违和。”黄女士说。

记者进入小雪的抖音号看到,她发布的几十个视频并非都是这种风格。早期大多是在嘟嘴卖萌,画面也很生活化;后来就越来越注重形象,明显在穿着打扮上更成熟。“虽然她平时就爱美,但是没这么夸张。”黄女士有些无奈地说。

类似小雪这样小学生扮成熟的短视频,记者在抖音里经常可见到,故作深沉的搞笑,掩盖了属于孩子的天真与可爱,有的孩子学抹口红画眉毛,浓妆艳抹标新立异;有的孩子扮可爱撒娇,矫揉造作的声音和表情,有着与稚嫩脸庞不符合的差异。

迷上了网聊

10岁女孩狂加30多个群

“无法想象,孩子每天在我的眼皮子底下,跟那么多陌生人聊天。”近日,武昌水果湖的刘女士发现,10岁的女儿悦悦(化名)通过抖音等APP的导流,迷上了网聊,陆续进入30多个微信和QQ的广告群。

刘女士介绍,她发现女儿的不对劲是从一个快递开始。前不久,她突然收到一个快递,里面是几盒没有任何包装的彩色水晶泥。女儿称是从微信好友那儿买的,还打算卖几盒给同学赚零花钱。

刘女士翻看了女儿的微信,这才发现女儿加了30多个五花八门的群:红包群、兼职群、打字群、唱歌聊天群……每个群少则二三十人,多则近百人。她从网友的名字和头像分析,发现不少人年龄和女儿相仿。

“她说是扫抖音视频里的二维码加的群,一开始只是为了和抖友多联系,方便互相关注和点赞。之后又被一些抖友拉入了一些红包群、兼职群等,对方说可以顺便赚点零花钱。”

刘女士翻看了一些群里的聊天记录,发现不少群在进入之前要交一元到几元不等的群费,进入后还要按规则发红包。在一些兼职、打字群,一般都要求加入者在做任务前先交几十元左右的保证金。由于悦悦的微信零钱里没那么多钱,她才不得不放弃。“我看到有个群里问大家微信的零钱数,有的群友一言不合就对骂,很难听。”刘女士说。

气愤之下,刘女士将这些群全部删掉。哪知过了几天,她发现女儿通过关注的抖友,又请人把她拉回了一些群。

练手指舞录视频如同着了魔

刚从云南旅游归来的李女士向记者吐槽,一路上只要有时间,10岁的女儿梦梦(化名)就在手舞足蹈,说是在练最近流行的一种手指舞,要录成短视频发到网上去。“就跟着了魔一样,一听到音乐就把两只手举起来,一会比个心形,一会双手交叉。”

李女士说,半年前她就注意到梦梦嘴巴里念念有词,当时她以为是跟着电视里的歌舞节目学的,或者是同学间新流行的游戏。

“有一套比枪射击的动作,看着她手指错来错去,胳膊随着节奏动,都怕她手指抽筋。”虽然知道这种手指舞的练习,可以让十指更灵活,有利于大脑开发,但当这种练习到了废寝忘食的地步,李女士还是感觉女儿太过于投入了。

除了在手机上跟着一些慢镜头学动作,梦梦有时在大街上听到相关音乐,都会条件反射地做起动作。“她一玩起来就没完没了,眼看着暑假快要结束了,作业还只完成了一半。”李女士说。

而梦梦真正的关注点,显然不在于手指舞本身。只要打开手机,她跟妈妈说得最多的就是:“我今天又多了20个粉丝”“哇,又有人给我留言了。”而当李女士试图跟她沟通,加这么多粉丝没有用时,梦梦摆出了不合作的态度,认为她不能理解自己。

除了练习手指舞,梦梦的一部分休息时间还交给了“抖友”。记者看到,她一本正经地录了一段视频,对网友们说:“粉丝们,只要你关注了我,我就会关注你,你赞了我的作品,我就会赞你的作品,记得要在评论里面写‘回’。”在视频里,她认真地回复每一条留言,并和抖友进行了互动。

■记者调查

未成年人纷纷成为他人下线

记者进入与抖音类似的多个短视频APP发现,在用户注册时,大都有选填年龄的步骤,但并未设置年龄门槛。

用户发布的短视频显示,不少用户为6岁到10多岁的中小学生,其中女孩明显多于男孩。有的孩子发视频的频率非常高,最多的一天可以发十几个。

短视频中内容良莠不齐,有骂脏话还自鸣得意的,有炫耀从国外买奢侈品的,有无底线恶搞的……为吸引粉丝,可谓无所不用其极。还有小女孩直接扮可怜,举着“我想有一万粉”的纸,视频下方则写着:“如果你关注我就会有10个粉丝,因为我有10个号,每个号都会关注你。”

有的孩子则在不知不觉中成为他人的“下线”。记者看到,11岁女孩慧慧(化名)的抖音账号下方,写有“师傅”“妈咪”等字样。慧慧得意地介绍,师傅收徒是有要求的,比如所有的视频都要@对方,用户名要改成“某某的徒弟”,这样又能结交一些网友,共同提升粉丝数量。

记者通过慧慧的抖音号往上搜索,发现师傅的上面还有师傅,搜了十几层也找不到源头。有的师傅有一二十个徒弟,徒弟都会按师傅的指引,购买各类视频发在自己的抖音号上,在@他人的过程中不仅形成了二次传播,也会吸纳一些感兴趣的同龄人加入和关注,最终建群固定销售。

一些用户还会将粉丝进行“导流”,让他们扫二维码加入微信群或QQ群,群里不时发送打字、中奖等各种小广告。记者试图加入这些群时,发现有的群设置了一些非主流的问题,直接将一些成年人用户拒之门外,有的则直接注明“只有00后才能入群”。

■家长呼吁

加强APP监管严把准入门槛

“这些短视频里面什么都有,年龄小点的孩子缺乏辨别能力,模仿能力又强,跟着学的东西有好有坏。”在采访过程中,多位家长向记者表达了类似的担忧。

家住光谷的何女士现在都还有些后怕,有一次她发现,女儿微信给他人转账40元。询问才知道,一个抖友在群里推荐一个聊天的APP,声称只要交40元会费,聊天都可以赚钱。对方还发来了一些截屏以示证明,上面显示每聊一句话就代表7聊币,每100元聊币可以兑换一元钱,还有一些兑换成功的转账记录。

但何女士看到,这些截屏内容很有暗示和挑逗性,都是“哥哥”“妹妹”“睡不着”等字眼。“孩子对这些平台不设防,这是最让人害怕的。”

多位家长在接受记者采访时也坦陈,由于平时工作忙,对孩子的关心不够,配手机主要是为了联系方便,在监管上也就有些松散,没有意识到其危害性。家长们希望,在网络技术快速发展的同时,有关部门对短视频APP加强监管,严格设置准入门槛,细化内容审核标准,净化网络环境。

■专家建议

家长应多倾听孩子的声音

中科院武汉物理与数学研究所磁共振基础研究部主任雷皓,7年前就开始关注青少年网络成瘾的问题。他介绍说,有研究表明,若对抖音等网络社交软件使用不当,使用者可能像赌博一样上瘾。以抖音为例,使用者通过模仿练习和录制发布视频来吸粉,获赞或红包打赏,这些“奖赏”信号都能激活大脑中的奖赏中枢,释放多巴胺,使人产生渴望、依赖,进而深陷其中。

湖北省心理卫生协会理事、武汉市妇联心理援助团高级咨询师潘兰称,孩子在成长期有很多心理需求,如被倾听、被鼓励等。一旦在现实世界得不到满足,便会对网络世界中的满足感形成依赖。

“近年来,类似的求助案例每年都在持续增长,我每天至少会接到3个这样的个案。其实很多父母自己都断不了网瘾,更别提指导孩子正确地使用网络。”潘兰说,许多孩子都有一个共性,即他们都没被父母认真倾听过。潘兰建议,家长多和孩子以民主尊重的方式沟通,给建议而非直接干涉批评;同时帮孩子提高社会交往的技巧,在现实世界里寻找自尊、自信和成就感。

原标题:后怕!9岁女孩浓妆艳抹扭来扭去,10岁女孩加30多个群做“生意”,妈妈慌了…

本文根据楚天都市报微信端内容进行适当删节。

  9岁女孩沉迷抖音 儿童社交 虚拟世界 网聊 楚天都市报微信端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