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巢青年”邀约“共享厨房”:我有菜有酒,你愿意陪我吃顿饭吗?

2018-07-31 阅读数 134286

 95后 空巢青年 共享厨房 有菜有酒 陪我吃顿饭

Photo by Hanny Naibaho on Unsplash

华龙网消息,“活到现在全靠外卖。”不少独居的空巢青年这样自我调侃。一个人吃什么?在哪儿吃?成为不少空巢青年困惑的问题。据此前一份《2018生活消费趋势报告》显示,“95后”单人用餐的消费笔数占比呈现明显上升趋势。“一人食”在年轻一代显得更为普遍。“找一个人,好好吃一顿饭。”更是成为不少空巢年轻人的心理需求。“我做好了饭菜,你只需带上你的酒或故事,来我家好好吃顿饭。”时下,重庆有不少空巢青年共享出了自家的厨房,自己做一餐饭菜,等待另一个有酒有故事的陌生人叩开自家的房门,好好吃饭。

被倒进垃圾桶的鲫鱼汤

7月22日,周日下午,家住江北区建新西路的张毅在自家厨房开始忙活了起来,蔬菜挑拣洗净,瓜果去皮,鸡肉和姜片下锅炖汤。

两天前,他通过朋友圈和网络论坛,发布了共享厨房的消息。“接受一个人周末来一起吃饭,什么都不用准备,饭菜酒水我都有。因为周末想好好吃一顿,做太多吃不完,也不想一个人吃……”消息发出去半小时后开始有人发来验证消息,表示愿意前往。

95后 空巢青年 共享厨房 有菜有酒 陪我吃顿饭

△张毅朋友圈共享厨房消息。

张毅是个居住在重庆主城区的90后“空巢青年”,老家在重庆市黔江区,由于父母都在区县工作,平时下班后房子里就只有他一个人。今年四月他开始在微信和豆瓣上发布共享厨房的消息。厨房没有菜谱,小张会选择在周末的午餐或晚餐接受一个人来一起进餐。来吃饭的人,50元一顿,提前支付30元定金,一次仅接受一个人。

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想法?张毅说是因为一个周末的一碗鲫鱼汤。

“有一天周末,我突然很想喝一碗鲫鱼汤,兴冲冲做好之后,却发现自己连三分之一都喝不完,放久了又不好喝了,我把它倒进垃圾桶那一刻,觉得有点难过。”把饭菜倒入了垃圾桶后,厨房和心都越发显得空荡荡。这时想起自己曾看到杭州有人出租厨房,张毅决定开设自己的共享厨房。

95后 空巢青年 共享厨房 有菜有酒 陪我吃顿饭

△张毅展示的饭菜。

在离张毅家不到20公里的江北区北滨路,90后女生孙悦也在忙着准备晚餐。孙悦的共享厨房比张毅开设得更早。“其实并不是从我这里开始的,好几年前就有了。我之前在北京读大学的时候就参加过,认识了一个很好的朋友,之后觉得在一个陌生的大城市也不可怕了。所以现在有时间,又想做饭的时候就会在网上发布消息,但不是经常,毕竟工作了很忙”。

与张毅不同,孙悦的共享厨房不收钱,只需要来吃饭的人带点小酒小菜,甚至是故事。

尴尬的赴约者

张毅的共享厨房刚开始的时候,进展的并不顺利,有人质疑他做的饭菜是不是真的值50元钱,也有人质疑如果女生单独前去的安全性,直言是不是为了找女朋友才这样做的,甚至很长一段时间,前来赴约的都只有男性。

说到这些,张毅有点哭笑不得,“是真的觉得食物被倒掉很可惜,也想交个朋友,听到不同人的故事才做的,不是为了赚钱或者找个女朋友。”为什么一次只能一个人?张毅解释道,“我了解一个人吃饭的孤单,所以也想帮到周末不想一个人吃饭的人。”

共享厨房开放三个月多以来,张毅做了13顿饭,见到了来自这座城市的形形色色的人。有单纯好奇来参加的大学生,有刚到这个城市不适应的打工者,也有失恋了觉得走不出来想和人说说话的男生,甚至还有匿名赴约专程找上门来要复合的前女友,“那顿饭彼此都吃得相当尴尬”张毅显得有点无奈。

而孙悦也更是遇到了不少不便。她告诉记者,因为自己是女生,出于安全考虑,所以只接受女性的赴约,但还是会有很多男生发消息给她,有的语言不是很礼貌。“之前有过男生假装女生来加微信说要来参加的,我发现他整个朋友圈感觉都不对劲,多问了几句,对方才承认。那之后,我都会和确定前来的女生互发照片或者短暂视频一下,这样彼此也放心”。

有故事的陌生人

虽然在共享厨房的过程中,和前来赴约的食客有过矛盾有过尴尬,但共享厨房里还是有很多愿意带来自己故事的陌生人。“能够倾听他们的故事,用一顿温暖的饭菜温暖他们的心,这也是我坚持下去的目的。”孙悦做了一年多的共享厨房,倾听了不少陌生人的故事。

95后 空巢青年 共享厨房 有菜有酒 陪我吃顿饭

△孙悦在网络平台发布的寻找饭友消息。

6月下旬的一天,孙悦在豆瓣上面发出了饭约,不一会便有一个陌生网友找到她,应了约。前来赴约的是一个小姑娘,稚嫩的脸庞,瘦小的身形,还提了两瓶啤酒,“这个妹儿成年没得哦?”看到小姑娘喝着酒,孙悦心里不禁泛起了嘀咕。

很快,孙悦发现,小姑娘可能心情不好,“之前来我这里吃饭的人都很健谈,害羞的也会说两句话,她来了之后就坐在沙发那里,啥子都不说”。最后孙悦做了几道小菜,吃饭的时候女生依然沉默,孙悦也没问,只是在最后女生要走的时候喊住了她:“我看你还很喜欢今天这个凉拌茄子,明天你也来嘛,我教你做。”

第二天女生如约而至,和女生一起完成了这顿饭菜后,她终于开始说话。透过饭菜的氤氲,孙悦看到她眼睛有点红,孙悦这才知道,女生一直梦想考上厦门大学,选择了复读,没想到今年分数下来依然无望,整个人都有点抑郁,也不愿意和家人朋友去沟通。考虑到她的情绪,家里和她说话都小心翼翼。“看到他们这个样子,我觉得更愧疚了,每天都在想,我是不是真的不够努力……”女生一边说,眼泪一边顺着下巴滴到饭菜里。

那一刻,孙悦有点心疼眼前这个小姑娘,但是语言却显得有点无力,就告诉女生,什么时候想吃饭或者想做菜就随时过来,做饭的时候就不会想那么多烦心事了。现在女生开朗了许多,孙悦显得有点骄傲,对记者说:“你看嘛,有时候一顿饭也可以安慰到人的。”

当近日记者再次联系上这个小姑娘时,电话那头的她表示心情已经好转了许多,准备在大学里再努力考研追寻自己的梦想。这位姑娘当初来这个共享厨房只是为了给心情抑郁的自己呼吸到一口新鲜空气,没有想到会在这种陌生的地方和一个陌生的人吃饭而感觉到温暖,很感谢孙悦在她难过的时候为她做的那顿饭。

和孙悦分文不取不同,张毅每次要收50元菜钱,现在的年轻人,大多都通过微信转账付款,但有一张50元面值的现金却一直被张毅珍藏。

仔细看这张人民币,皱巴巴的,很普通。它来自一名特别的食客。

“听我工友说你这里可以吃饭?”一天,张毅突然收到了一通电话,电话里的男子声音听起来有点低沉,不像是年轻人。男子称自己在建筑工地干活,之前听年轻工友说来张毅家吃过一顿饭,于是便向工友要了张毅的电话。

张毅没有拒绝他,按时准备好了饭菜。晚饭时间,食客上门了,张毅打开门,着实被吓了一跳,不由得抖了一下。

“这个人长得跟我爸爸太像了!”门外站着一个皮肤黝黑苍老的中年男子,不苟言笑,看起来不是很好打交道。“我当时有点后悔为什么要接这个单子了。”

三杯白酒下肚,张毅和这位看起像自己父亲的男子之间气氛轻松了许多,那顿饭吃了50分钟,除了最开始几分钟的沉默,有一大半的时间就是在听这位父亲讲他正在上高中的儿子的一些日常。“其实都是一些小事,有时候还带着一些笑骂,说儿子不懂事,但是你能感觉他很想他儿子。”

张毅突然想到了自己的爸爸,“是不是在我看不到的时候,我爸爸也是这么想我的。”说到这里,张毅的眼睛有点红,他说他有点想家了,哪怕三个多小时的车程就能到达,他也因为各种原因很久没回家了。最后张毅并不愿意收这位父亲的饭钱,但是这位父亲执意要给,觉得年轻人一个人在大城市不容易,他这一顿也确实吃得很开心。

渴望被需要的空巢青年

淘宝此前发布的《2017年中国空巢青年图鉴》中显示,重庆空巢青年人数达54.4万,排名21位。在这座城市,还有不少的“张毅”和“孙悦”,他们一个人吃饭、一个人看电影、一个人居住……

重庆明亮心理咨询所所长邱驷说,所谓的“空巢”,未必是身边的空荡无伴,更多是心灵的清冷孤寂。空巢青年共享出自己的厨房,其实是一种沟通交流的需要。他们渴望推开门吃上一顿热腾腾的饭菜,就好像在父母身边一样;他们对亲人报喜不报忧,却渴望向人倾诉内心的烦闷;他们在职场激烈竞争,却渴望被别人赞许被别人需要……

邱驷认为,共享厨房只不过是现在年轻人用积极的心态去丰富自己的生活,用充实的规划来填补无所事事的“无聊”时光的方式之一,“暖的不只是我们的空巢,也是给家人一个安心的回应。”(文/唐雨 供图/受访者)

(应受访者要求,张毅为化名)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