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2岁边检军官14年没有回家过年 除夕夜接到了女儿的电话

2018-02-19 阅读数 473522

文:今日女报/凤网记者 章清清 通讯员 蒲启荣 蒋子羚

2月15日,大年三十,长沙黄花国际机场依然喧嚣热闹,边检站执勤现场检查台前等待验证出境的旅客秩序井然。42岁的工程师欧诗衡从边检站值班室的服务器旁刚站起身,身上的电话就响了,接通电话女儿的声音传过来:“爸爸,你又骗人,今年过年你还是没有回家,我不想理你了!”

中午12点,29岁的边检军官胥海林从验放台上下来后,给新婚的妻子拨通了电话:“老婆今天胃口怎么样,过年我不在,你可以抓紧机会多吃点啊……”

昼夜不息的机场,人们从这里奔向团圆、幸福和期盼,而在长沙边检站坚守的战士和军官们他们的思念和牵挂又是什么呢?

长沙边检站 除夕夜 春节 团圆

2月15日,边检站执勤现场检查台前等待验证出境的旅客秩序井然

14个春节在边检站度过

“当兵以后,差不多有14年没回家过年了,走不开啊!”黑黑的脸膛、魁梧的身板,42岁的欧诗衡和传统印象里的“IT男”实在有些不一样。可他却是一名实打实的资深“IT人士”。

这名长沙边检站信息化科计算机工程师,1999年入伍,已先后在长沙、岳阳等地的边防部队服役了18年,为国门安全提供了可靠的技术保障。却也因此,18年里春节回家和家人团聚的机会总是屈指可数。

“部队上技术干部少,逢年过节的总要把机会先让给家在外地的战友吧,他们回趟家比我们更不容易,所以一来二去我就是那个最适合留守的啦!”

欧诗衡是衡阳人,2006年以前,逢年过节他是不能回老家陪父母团聚。结婚后,他把家安在长沙,按说过年的时候把父母接到长沙总可以团圆了吧,没想到还是不行。

“结婚第二年我就调到了岳阳边防检查站,一到过年比平常更忙哪里还能回家呀!”欧诗衡把在岳阳和妻子两地分居的时光称为“八年抗战”。八年里,仅有的一次团聚,是妻子带着父母孩子大过年的开车赶到岳阳让一家人团聚在一起。不过,此后欧诗衡就“禁止”老婆再冒险了:“我老婆是老师,视力不好不敢让她开长途车。”

八年抗战结束,2016年他终于调到了长沙边检站,这下应该可以和家人轻松团聚了吧,没想到更忙了。随着时代的发展,边检技术设备也在逐年更新换代。欧诗衡说,在长沙边检站信息化科只有6个干部,计算机专业出身仅有3个,却需要管理维护整个边检站包括摄像头、证件阅读机等七八百个设备。

“像平时的设备检修我们都是在凌晨基本没有航班抵达口岸后,通宵检修维护,逢年过节更加一刻都不能掉以轻心!”

欧诗衡说,有一年国庆,边检站就发生过一次因为电压过高使电路发生故障,导致验证系统瘫痪的事故。当时几架国际航班已经全部抵达国际长沙口岸,马上就有大批的旅客入境。正值欧诗衡当班,他和战友们全力以赴,终于在五六分钟的时间里将系统抢修恢复,不过也着实紧张了一把。

“基本上穿上这身军服,干上这行工作就没有节假日了,偶尔休息也是处于随时待命的状态。好在家人也都能理解,唯一亏欠的应该就是女儿吧,陪她的时间太少了!”欧诗衡笑着遗憾地说。

长沙边检站 除夕夜 春节 团圆

14年没与家人在春节团圆过的长沙边检站工程师欧诗衡对家人充满了歉疚

还有他们也不能回家

和欧诗衡一样春节要坚守岗位的,还有11月份刚新婚不久的执勤业务一科的边检军官,胥海林。今年29岁的胥海林,是长沙本地“伢子”,之前已在广西某边防支队服役了近10年,2016年调到了长沙边检站。

在广西十来年,连续几个春节胥海林都因为执行任务没能回家过年,他能感觉到父母内心的遗憾越来越明显。“我是家里的独生子,如果我没回去,就是父母两个人过年了。实际上还是很孤单的”。

如今回到了长沙,2017年11月份又新婚的胥海林,按照长沙“初一崽,初二郎”的习俗,头一年过年新女婿是一定要到岳父母家拜年的,不过这回,胥海林又要让岳父母失望了。“穿上了这身军服就身不由己了,只能回去再跟岳父岳母做解释工作咯。”

长沙边检站 除夕夜 春节 团圆

在长沙边检站,春节至少有三分之二的官兵要坚守在岗位,用一家不团圆换万家团圆

采访中,长沙边防检查站政治部主任刘丹告诉记者,“逢年过节,在长沙边检站至少有三分之二的官兵要坚守在岗位。用一家不团圆换万家团圆,我想我们的坚守和奉献就有了意义。”

据记者了解,从2月1日春运开始,同比2017年,长沙黄花国际机场出入境旅客增长约8万人,航班增长较大,同期增长约5%。据不完全统计,长沙边防检查站业务量5年内翻一番,面对编制有限、任务剧增的实际困难,官兵日夜奋战在执勤一线,为出入境旅客提供了温馨、优质、高效的通关服务,受到一致好评。

  长沙边检站 除夕夜 春节 团圆 今日女报/凤网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