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凤网首页 >  凤网新闻 > 女性新闻 >  正文

苗绣面临失传如何解困?苗家姑娘立志让年轻绣娘回来

出处:今日女报/凤网 2017-12-27 16:04:29 0人参与
在湖南吉首花垣县有一位苗族姑娘,对于苗绣可能失传的问题非常痛心,她立志要让年轻的绣娘们回来,要让苗绣回来。……

苗绣失传 苗绣回来

配图:全景网

文/丛林

苗族的传统纺织工艺刺绣,是苗族妇女勤劳智慧的结晶,也是她们日常生活的一部分。2006年5月20日,苗绣经国务院批准列入第一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可是现在,懂得苗绣的人并不多,也就是说,苗绣面临着失传。但在吉首花垣县有一位苗族姑娘,对于苗绣可能失传的问题非常痛心,她立志要让年轻的绣娘们回来,要让苗绣回来。

苗绣,是一件很美好的事 

麻志银是我的小师妹,她出生在吉首花垣县偏僻的大山深处,家贫没钱上学,16岁即在家乡的锰矿厂当了童工。不甘心在隆隆的选矿车间度过自己的一生,2005年毅然走出工厂,来到县城开了一家移动营业厅,开启自主的人生之路。 

可2008年元月,一场突如其来的车祸,导致她的司机去世,她自己也腰椎严重受挫,右手也差点要截肢。她跟我说,苦难更能磨砺人的意志。度过了一段漫长的抑郁期之后,她再次背着行囊,离开家乡在长沙办起了南狮彩印广告公司。就在她经营得正好的时候,她却将公司托付给弟弟,转身投入到传承家乡的苗绣事业中。 

苗家女孩7—8岁就开始学习绣花,刺绣手艺都是祖母传给母亲,母亲传给女儿,代代相传。她们常常在结束田间劳动之后,或是阴雨天气,聚集在寨子的公用亭子里,一边唱歌,一边刺绣。她们把对生活的热爱,全都灌注在一针一线的刺绣当中。苗族姑娘是最爱美的,她们把美丽的图案绣在头帕、腰带、披肩、衣襟、裙摆、裤脚、荷包、鞋面、鞋垫等一切可以绣花的地方。苗族姑娘出嫁,不重田地、不重车宅,只看重她们的歌喉和苗服上的刺绣。 

我的母亲在我小时候,也常常在煤油灯下为我们姊妹穿起各色丝线来绣鞋垫。逢落雨天气,母亲叫我们姊妹去替她从柜顶上取女红篮子,那也是极开心的事情。母亲会随手在我们的鞋面、衣襟或裤脚上绣上一朵草叶青青的小红花,或是一只栩栩如生的小蝴蝶,我们穿着得意洋洋四处跑,去同村的女孩中间炫耀。 

麻志银说,还有什么样的女子,比在阁楼上绣着嫁妆的姑娘更美呢?

传承苗绣,创造“巧手翠翠” 

只可惜,那些美好的时光,几乎一转眼就过去了。 

随着时代的发展,刺绣——这一曾经占据中国女性几乎全部生活时光的活动,人人都会的技艺,转眼之间便面临着失传的危险。为了生计,绣娘们都蜂拥着外出打工,再也没人愿意拿起绣花针了。苗绣成了被时光封存的宝藏,被人们遗忘在大山深处。麻志银回忆,湘西自治州成立60周年之际,花垣县准备以60米长的刺绣长卷作为献礼,开出优厚的酬劳应征绣娘,然前来应征的年轻绣娘仍是寥寥无几,看着年近花甲的老人拿起绣花针,一针一针穿梭在布匹上,其中还有一些老人因为视力老化,手颤,已经无法刺绣了,她实在忍不住落泪。 

她说:“以前,我们村子里的女人个个都是绣花能手,可如今,却再也没有人愿意学习苗绣了。一想到等这一批老人老去,苗绣就将真正成为历史,我就无法不心疼。” 

自此之后,麻志银便开始她传承苗绣的艰难之路。苗绣自2006年就被列为国家第一批非物质文化遗产的名录,也曾登上过巴黎秀场的舞台,却依然难以改变它日渐落魄的命运。麻志银意识到,只有将苗绣产业化,做成品牌,将传统苗绣与现代审美相结合,找到它在市场中的定位,苗绣才有可能真正发扬光大。 

得道多助。麻志银的苗绣项目得到了政府和很多友人的支持。目前,她“巧手翠翠”的苗绣项目得到了“妇明·她空间”的支持。妇明公司计划3年内在全国成立10万个她空间,也就意味着,她的苗绣项目将会随着“妇明·她空间”孵化到全国各地。在中国妇女发展基金会、腾讯公益等单位的支持下,麻志银又发起了一个爱心公益项目——圆梦苗绣·圆梦翠翠,以此引起社会对苗绣的更多关注。

年轻绣娘,何是回归? 

取得如此大成功,我问麻志银“巧手翠翠”目前的苗绣规模,她忧心地说:“目前‘巧手翠翠’的绣品虽已突破传统限制,逐步涉及围巾、披肩、旗袍服饰、挂件等领域,但依然难以占领市场,年轻绣娘依然不愿回来,因为机绣更便宜。” 

可我却不像麻志银小师妹那么担心。机绣是没有灵魂的,它不可能倾注一个女人一生的情感,不能称之为艺术。而艺术从来都是超越实用而存在的,比如书法,比如绘画,我们离开毛笔和宣纸的时代已经那么远,但热爱书法绘画的艺术家并不见少。 

当我们的经济足够发达,当我们的物质足够丰富,我相信女人在职场中会越来越从容淡定,在家务中也能越来越方全,而不必每天从早忙到晚。那个时候,会有越来越多的女人愿意在事业之作,抽出时间重新拿起绣花针,把对生活的热爱和对美的追求,一针一针绣在自己的服饰上。 

不过,目前重要的,是保存“苗绣”这颗种子,不能等到有了合适的土壤之时,却没了种子。我相信,师妹麻志银的苗绣传承之路,会越走越好。而她目前的努力,就是想让年轻绣娘重新发现苗绣之美,发现苗绣是苗家姑娘的智慧。也许不久的一天,我也会加入她“巧手翠翠”的队伍,拿起属于我的那一根绣花针,重温我母亲在灯下刺绣的旧梦。

(作者:丛林,原名何贵珍,女。湖南省作家协会会同,湖南省散文学会会员。著有长篇散文集《水流林静是故乡》、《山林日记》)

本主题已有 0 位网友发表了评论 [查看全部]
标签: 苗绣失传 苗绣回来 
相关文章
推荐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