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凤网首页 >  凤网新闻 > 女性新闻 >  正文

砌墙搬砖也能成为世界冠军?这个19岁的中国小伙做到了

出处:中国青年报 2017-11-06 10:57:04 0人参与
这个来自广东农村、刚刚中专毕业的年轻人,为中国捧回2017年世界技能大赛首枚金牌。消息传回国内,梁智滨“火了”。让许多人诧异不已的是,19岁的冠军参赛的项目,常常出现在网友调侃的段子中——“砌砖”。……

世界技能大赛

在阿联酋阿布扎比举行的世界技能大赛上,中国选手梁智滨在比赛。图片出自大赛官网

记者 郭路瑶

领奖台上的时间几乎凝滞了。得分第二的奥地利选手,在一旁兴奋地欢呼着,用力挥舞着国旗,梁智滨绷直了身子,撑开五星红旗,许久不敢动弹。

面对聚光灯,这个来自广东农村、刚刚中专毕业的年轻人,“紧张盖过了激动”。这一刻,他成了令人瞩目的世界冠军,为中国捧回2017年世界技能大赛首枚金牌。消息传回国内,梁智滨“火了”。让许多人诧异不已的是,19岁的冠军参赛的项目,常常出现在网友调侃的段子中——“砌砖”。

“搬砖砌墙也能成为世界冠军?”在网络上,这是许多人的第一反应。

10月14日至19日,在阿联酋阿布扎比举行的第44届世界技能大赛过后,包括梁智滨在内的新一代中国工匠成了明星人物。

这是技能界的最高赛事,与奥林匹克运动类似,1200余名选手在6个大类51个赛项上展开角逐,中国派出52名选手,以15枚金牌、7枚银牌、8枚铜牌和12个优胜奖,位居奖牌榜和金牌榜首位,创造了史上最好成绩。

某种程度上说,这是中国亿万劳动大军引起国外注意的时刻。瑞士一家报纸报道说,2013年的技能大赛上还看不到中国金牌的影子,2015年大赛上它仍然在瑞士之后排名第五。但眼下,中国已经是世界冠军,而且“几乎再也无法被打败了”。

“以后都是搬砖的”

世界技能大赛彻底改变了梁智滨的人生轨迹。当今世界规模最大、影响力最大的职业技能赛事,内容相当“接地气”。走进比赛现场,仿佛闯入了街头匠人的集会,有选手在专注地为顾客美甲,有选手在给汽车喷漆,空中飞溅着电焊火花,切割砖块的机器吱吱作响。

有人评价,这项比赛是一个不同于选秀的草根“造梦车间”——不用挖空心思博人眼球,不用吹拉弹唱卖力表演,只要把工作技能发挥到极致,谁都可能成为明星。

梁智滨自认为“很平凡”。他有着高高的个头,厚厚的嘴唇,微笑时露出大兔牙。从小到大,他并非家长总是赞不绝口的那种“别人家的孩子”。因为学业成绩不好,初中毕业后,他进了广州市建筑工程职业学校,学的是施工专业。他也常跟同学自嘲,读这个专业,“以后都是搬砖的”。

没想到,真正和砖块拗上后,梁智滨却来了劲儿。那双被砖块磨出厚茧的手,竟捧起了中国在砌筑项目上第一块奖牌。在那双粗糙的大手下,四四方方的砖块,似乎摆脱了平淡的桎梏,组合成各式灵巧的形状和图案。从含苞待放的莲花、展开尾屏的孔雀到旋转扭动的广州塔,众多复杂的图案都被他镶嵌在墙面上。

砌墙时,梁智滨常常让人忘了他是一名“泥瓦匠”。这位年轻人手握金属瓦刀,在砖块和砂浆桶之间敏捷地移动。抹上灰色砂浆,放上砖块,用刀柄轻轻一磕,再利索地用刀尖勾掉多余的浆液,整套动作一气呵成。从神情来看,他更像一个娴熟的大厨,正烹制着一道小菜。

轻盈连贯的动作,是为了尽可能地节省时间。根据比赛的要求,选手必须根据图纸,在22个小时内砌出3面墙体。墙面上有许多复杂图案,需用切割机将砖切成弧块,但速度是完成一切挑战的前提。如果作品完不成,得分直接记零。

精度则是得分的关键。在普通工地上,对于垂直度、平整度等指标,验收的国家标准是误差不超过5毫米,但在比赛中,误差不能超过1毫米。工地上砌砖一般只用到四五种工具,比赛时梁智滨使用的工具多达20多种。在砌筑过程中,他不断地在各种刀具和量尺之间切换,一旦出现误差,立即调整重砌。

在教练林晓滨眼中,徒弟的日常生活就是“机械性地重复”,砌墙、推倒、再砌。准备比赛的两年时间里,梁智滨砌出了超过350面墙,每面墙使用的砖块超过200块。闷热的夏天,在没有电扇和空调的大铁棚里,师徒照练不误。

为了保护双手,不少国外选手戴上棉质或橡胶手套。但为了保持对平整度的敏锐手感,国内选手几乎从来不戴。梁智滨对自己更狠,哪怕手上的血泡磨破了,他也不戴。贴上创可贴,继续砌。

近200人报名,一个月后只剩几十人

早在国内十强选拔赛时,梁智滨便拿了第一。林晓滨对徒弟期望很高。2011年,中国刚派人参加世界技能大赛,还尚未参加砌筑项目时,林晓滨便开始自学砌砖技能。遗憾的是,连续两届砌筑比赛,他都止步国内二进一选拔赛。

留在广州市建筑工程职业学校任教后,林晓滨开始招收砌筑学员。刚开始,学生们对比赛热情高涨,近200个学生报名。才过了一个月,人数锐减到几十人。林晓滨心里有数,砌砖“太辛苦”。

梁智滨进入十强后,师徒一起转赴长沙基地训练。据中国砌筑项目专家教练组组长雷定鸣介绍,长达一年的高强度集训,“完全和备战奥运一个样”。选手每天训练8小时,滚动式淘汰。到了今年6月底,整个集训队只剩下梁智滨。4位专家和教练,围着他一人转,白天模拟比赛,晚上训练体能,补习英语。

在雷定鸣看来,梁智滨最大的特点是“追求完美”。这既是他最大的优势,也是劣势。集训的前几个月,他对时间把控得不好,前半程总是精雕细琢,死抠每一个细节,“哪怕不是得分点”。后半程来不及了,往往仓促收场。

直到4月底,教练告诉他,“再这么下去,你一定会输。”从此,梁智滨才开始强迫自己,“管它的,先不去关注那些细节”。

直到出国比赛前,他仍有对速度的恐惧。赛前心理辅导中,他将担忧告诉心理医生,“害怕自己做不完,对不起国家,对不起教练。”

医生给他出了个主意:“想象自己站在奥运赛场上,周围都是观众,他们在为你加油,为你呐喊,你要让自己兴奋起来,拿出最快的速度。”

真正到了比赛现场,在30位砌砖选手中,梁智滨几乎是进度最快的。但他告诉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做得快不是因为兴奋,而是因为紧张,真正到了现场,那么多人看着自己,不好意思。”

迎接这个砌砖冠军的,是鲜花、横幅和镜头。回到国内机场时,他穿着剪裁得体的亮黄色西服,一些职业学校的学生站成队列,欢迎他的凯旋。因为梁智滨夺冠,雷定鸣任职的长沙建筑工程学校掀起了“砌砖热”,许多对这一行当原本不感冒的学生,纷纷申请加入训练。

想回老家给父母砌一栋房子

在雷定鸣看来,这所学校的学生,大多来自“比较苦的家庭”,最典型的是那些老家在农村、父母也在建筑工地做工的学生。

梁智滨很大程度上契合这一素描。他来自广东省吴川市,在这个正申报“中国建筑之乡”称号的县级市,年轻人最常见的出路便是搞建筑。当地官方信息形容,吴川有“20万建筑大军”活跃在全国各地乃至东南亚等地。3年前,吴川获得了“中国建筑装饰之乡”的称号。

如果没有参加世界技能大赛,梁智滨很可能会到工地上,当个一线工人,也有可能做个测量员,“干得好的话做到中层”。他的亲戚中就有人走的是这条道路。

比赛改变了他的命运。多家建筑公司向他发出邀约,母校也邀请他留校任教。但10月28日~29日,他已参加成人高考,报考工程管理专业。未来,他认为自己可能会成为砌筑教练或者砌砖艺术家。

往届一些金牌选手,获得了各级政府人民币近百万元奖励,并享受副教授甚至教授级待遇。今年的奖励办法尚未出台,但梁智滨已经受到了“英雄般的欢迎”。学校里拉着祝贺他的横幅,连食堂打菜的阿姨都能认出他。因为媒体采访,他的手机频频响起,他还需要在各种公开场合发言。普通话不标准、不擅表达的他,有时担心发言出错,连觉都睡不好。

说起来,他参加训练的理由挺简单——听说比赛拿奖后可以加学分,提前毕业。当初,之所以选砌砖,是因为“简单,有成就感”,另一个铺设瓷砖的比赛项目“太费脑”。他在集训中坚持下来的动力,逐渐变成了“想出国看看,哪怕拿不到奖也能学点东西”。

同在阿布扎比的赛场上,一些国外选手看起来更放松。雷定鸣认为,“他们似乎在享受比赛,对奖牌的渴望没有我们那么强烈。”

其实,不少国外选手原本就从事砌砖工作,比赛结束后,他们很可能会继续做泥瓦匠。选择干这一行的原因很多,包括可以在户外工作,包括很高的报酬,也包括工作的灵活性。这与国内不少人对泥瓦匠的认知不同。

拿到金牌后,梁智滨盼望着这事儿赶紧翻篇,“过回平凡的生活”。他想跟着师傅继续钻研砌砖,挑战“三维立体墙”。对更遥远的将来,这位砌砖界的世界冠军打算,想回老家给父母亲手砌一栋房子。

本主题已有 0 位网友发表了评论 [查看全部]
标签: 世界技能大赛 
相关文章
推荐欣赏
娱乐快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