湘西“85后”女乡长总在朋友圈晒莓茶 看过的人都会点赞

2017-08-28 阅读数 322502

莓茶 扶贫日记

莓茶 扶贫日记

今年4月,彭岚带队参加在北京举行的第三届亚太茶茗大奖颁奖盛典暨2017中国国际茶业及茶艺博览会,拿回大奖。

朋友圈扶贫日记:女乡长的湘西“么么茶”

文:今日女报/凤网记者刘艳

供图:受访者

“一八旬老者所作《莓茶谣》:一口苦哟二口甜,三包一升水当天。四口似在品海鲜,大口含来小口咽。五口莓茶喝进肚,一觉睡到大天亮。六伏不怕蚊虫咬,夏日炎炎也好眠……”这是彭岚最新发在微信朋友圈的一篇“扶贫日记”。她说,看到独具特色的莓茶从自给自足发展为当地的重点脱贫产业,她非常欣慰,也很有成就感。

彭岚是一名“85后”年轻妈妈,也是湘西土家族苗族自治州永顺县毛坝乡党委副书记、乡长。毛坝乡共7个村,全部为国家级贫困村,2995户1.4万人口中,贫困人口有1020户、4050人。毛坝乡党委、政府在全县率先开展精准识别突出问题并集中彻底整改,确保到2019年实现“乡摘帽、村脱贫、户销号”目标。

彭岚的微信朋友圈日记,就记录了毛坝乡在精准扶贫上的点点滴滴和可喜成绩。今天,我们捧起其中的一碗莓茶,慢慢品尝其间甘甜,仿佛电影中的一杯“夏日么么茶”。

生茶

农家闲饮,她种下“发财”种子 

2017年3月22日 

“【毛坝日志】莓茶叶是嫩绿的,晒成茶叶后就成了银白。乡亲们领茶苗后笑得太灿烂,就像手中抱着一个新生宝宝一样。”

今年31岁的彭岚真正主管扶贫工作是在2014年初,当时县委党校组织了一次考察调研活动,去了花垣县十八洞村。后来,彭岚又先后8次到十八洞村调研学习。让她尤为感触的是,精准扶贫和以前的扶贫不同,“他们并不是用很多钱堆出来一个脱贫示范点,而是通过内生动力的激发,让村民努力改变现状”。

去年来到永顺县毛坝乡担任党委副书记、乡人民政府乡长后,彭岚开始思考毛坝乡如何找到自己的“精准”产业。“毛坝乡有一个特色传统产业,那就是种莓茶。”彭岚告诉今日女报/凤网记者,在老百姓家中,堂屋火坑上都煮着一壶莓茶,谁家有红白喜事,也要烧上一大桶莓茶待客。1934年,贺龙在毛坝乡坐镇指挥了“十万坪大捷”,为湘鄂渝黔革命根据地的建立奠定了基础。在这场战役中,有很多红军伤员寄养在老百姓家中,“他们外敷内服莓茶,以此消炎杀菌”。

彭岚介绍,莓茶很独特,颜色洁白如银,口感先苦后甜,其植物黄酮素含量目前居世界第一,有“茶中回甘之王”和“植物黄酮之王”的美称。但是,当地老百姓虽然有着千百年的莓茶种植传统,但只是自己种了自己喝,并没有形成规模、形成产业。

“经过分析调研,我们觉得发展莓茶脱贫致富是可行的。没想到,老百姓对此也很认同。”彭岚说,这得益于“因地制宜”四个字,“种茶是他们所熟悉的,而且现在在家的女性劳动力较多,相比其他体力活,种莓茶不用打农药、不使用化肥,基本上就是除草、采茶、炒茶,不但活较少,而且有核心竞争力”。

在老百姓积极响应后,毛坝乡政府继续“放大招”,首先是拿出了扶贫经费。今年上半年,乡政府通过各方协调,从工作经费中挤出了二十万元扶持莓茶种植。“当时是我去调的苗,2017年脱贫人口按人均一亩的标准,每亩两千株。老百姓拿到茶苗时,看到了政府的决心,也看到了脱贫的信心。”

莓茶 扶贫日记

 

香茶

莓茶获国际银奖,千余人因此脱贫

2017年4月21日

“【毛坝日志】今天很开心,我们的莓茶拿了亚太茗茶大奖,一不小心就走上国际化道路啦!”

为了争取更多项目和投资,乡党委政府决定扩大莓茶宣传。去年11月,彭岚带队参加了云南昆明举行的第十四届中国国际农产品交易会;同年12月,参加在北京举行的中国第三届产业大会。今年4月,她又带队参加在北京举行的第三届亚太茶茗大奖颁奖盛典暨2017中国国际茶业及茶艺博览会,5月又前往山东济南参加第十一届国际茶产业博览会,6月参加在峨眉山举行的亚太茶茗大奖峨眉山国际评比大赛……

这些辛苦没有白费,“拿回来两个大奖,尤其是亚太茗茶银奖,扩大了影响力。今年在济南,湘西自治州州委、州政府第一次提出古丈毛尖、保靖黄金茶、湘西红茶和溪州莓茶的‘湘西四大名茶’概念,这是对我们的认可。”彭岚说。

目前,毛坝乡新建了1个千亩莓茶产业园和6个百亩产业园,莓茶种植面积从2014年的800亩扩大到2200亩,产值从400万元增加到1100万元,有293户1238人因此告别贫困。

墙外开花,内香。彭岚表示,今年下半年,永顺县委县政府会实施一个300万元的千亩莓茶种植园项目。三年之内,毛坝乡的莓茶种植面积将力争上万亩。

焙茶

小家大爱:“外公扶贫,妈妈也扶贫”

2017年3月27日

“【毛坝日志】老爸在省里出差,回来的路上突发急腹症,在医院检查了两天就硬要带药到村里输液,他急着扶贫的事。晚上,和儿子视频时他说,妈妈扶贫,外公也扶贫。可能他都不知道扶贫是怎么回事,就像我小时候一样,知道爸爸是下乡扶贫去了,但是不知道他到底是干什么。现在我自己也扶贫,完全理解了他,并崇拜他。”

彭岚1986出生于湘西龙山县八面山,后在吉首长大,在长沙读完大学后,她又回到湘西工作。工作的第一步落在永顺县高坪乡,第二站便是毛坝乡。“生在湘西,长在湘西,根在湘西,心也在湘西。”因此,2011年从长沙医学院临床医学专业毕业后,原本可以留在城市当医生的彭岚,没有太多犹豫就选择回到湘西,考了当年的选调生。

其实,在彭岚作决定前,她那当过扶贫干部的父亲和荣获过湖南省三八红旗手的母亲,也曾劝她认真思考,并提醒她,一旦选择就不要后悔,勇敢向前。

彭岚告诉今日女报/凤网记者,自己这个决定,除了热爱湘西,还有三个原因。一个是家庭的历史。彭岚的爷爷奶奶和外公外婆都生活在《乌龙山剿匪记》里所讲述的龙山县,小时候,她每年暑假都会回老家帮忙干活,知道八面山上的人过得很苦,所以,她一直希望乡亲们能过得好一点。

“第二个原因,是我个人喜欢农活。我的母亲从事农业开发工作,我从小学四年级就经常帮忙,种萝卜、摘茄子、挖土豆,我都干过。因此,我对农村、农业、农民非常有亲切感。”而彭岚的第三个原因,则是和扶贫工作“有缘”。“我父亲是个‘老扶贫’。我记得1991年亚运会时,我盼着爸爸回来给我买有‘熊猫盼盼’图案的书包,可他说要下乡扶贫。或许是那时候开始,我心里就埋下了扶贫的种子。”

在考选调生的过程中,彭岚认识了现在的丈夫李玮。“他是我们湘西州那一届选调生的‘探花郎’,我们从革命友谊慢慢升华成爱情,儿子两岁半了。他在永顺县的乡镇一干就是5年,已经从少年郎成长为善‘啃骨头’的硬汉。”

夫妻都在乡镇工作,彭岚只好把孩子委托给自己的妈妈照顾。“有很多个夜晚,都是看着孩子的照片入睡。”和孩子视频时,孩子总是会问:“妈妈在哪里扶贫?”,有时也会说:“妈妈扶贫,外公也扶贫。”听到这样的话,彭岚不免心酸,自己小时候因为爸爸要扶贫,错过了很多和父亲团圆的时间;现在长大了,儿子又因此和自己分离。但是,偶尔的惆怅过后,她又“满血复活”:“我小时候没有怨过爸爸,现在也更理解他了。”

说到孩子,彭岚说,自己最亏欠的是妈妈。原来,他们夫妻双方的父母都有工作,找保姆,自己又不放心。“后来,我妈为了支持我们,放弃了自己的事业,专门给我带孩子。”

TIPS:

花茶:扶贫那些事

2017年5月19日

“【毛坝日志】看到妇联的同志给她送上慰问金,我感觉在这条路上,还有很多部门,很多人,与我一起同行。祝那位大姐早日康复,人健康平安有所发展,才是脱贫的最终目的。”

彭岚介绍,妇联的巾帼扶贫帮助了许多农村贫困妇女。比如,毛坝村杨娥大姐患了乳腺癌,县人大副主任彭长生积极联系妇联为她争取了“两癌”救助金。而且,妇联为当地的扶贫提供了大量的培训机会,比如月嫂培训等家政培训已经举办好几次了;也提供了很多就业机会,比如,吸引很多家政公司、制衣厂等企业来专场招聘会。

2017年8月13日

“【毛坝日志】家访社区矫正对象,创建美丽乡村,烟叶烘烤技术指导。向前、向前、向前……”

除了莓茶,毛坝乡也正在规划发展烟叶。“通过历届党委政府的积累,经提炼总结,我们基本形成了“442”发展思路。对一个家庭和一个乡来说,百分之四十通过劳务输出也就是打工脱贫;百分之四十通过发展产业脱贫,也就是莓茶和烟叶;另外百分之二十没有发展能力的,通过大户带动和兜底来进行脱贫。”他们正在探索烟茶轮作、烟稻轮作等产业转型新形式。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