妻子成了植物人依然待她如初恋 他们是中国好丈夫

2017-03-22 阅读数 440055

文、图:曾凤志

俗话说:“夫妻本是同林鸟,大难临头各自飞。”现实生活中,也确实有人如此。但还有更多的夫妻情比金坚,在遭遇人生变故时,风雨同舟、共渡难关。在湖南娄底市双峰县,就有很多这样的为人夫者,用自身的实际行动诠释着“患难见真情”的爱情童话。

000

赵嗣贵

赵嗣贵:妻子成了植物人,依然待她如初恋

63岁的赵嗣贵,是双峰县花门镇群喜村人,家中五兄妹,他排行老大,年轻时英俊潇洒,做出的篾货走俏山村,种出的粮食产量比别人的高,犁耙等农作技术件件拿得起,栽种等庄稼活儿项项是好手。

他的妻子贺清秀,今年52岁,两岁时患上急性脑膜炎,治疗后病根未除,落下了后遗症,有精神病和癫痫病。婚前,贺清秀病情较轻,能做些力所能及的家务事。

“你明知贺清秀有后遗症,娶上她是个累赘,怎么还要与她结婚呢?”面对人们的好奇,赵嗣贵十分坦然:“那时我家经济状况不大好,能娶到她就很幸福了,同样的命运将我俩捆在一起,这是缘份,我天生就是照顾她的人。”

就这样,1985年,贺清秀与同村青年赵嗣贵携手步入婚姻的殿堂。婚后因身体原因,她一直未孕。1990年,她带养了一个女孩,在1995年竟然喜怀六甲,又生下一女。现在大女已成家,小女在外打工。

随着岁月的流逝,贺清秀的病情逐步沉重。

2008年1月,贺清秀独自在家烤火时,引发大火,两间房子及财物被烧个精光,搭帮镇村干部和村民及时援手。“他们不但给我送来了米、油等物资,捐款3万多元,还帮我建房,使我住上了2间舒适的红砖房。”赵嗣贵充满感激地说。

2014年6月20日晚上,赵嗣贵从田里做事回来,发现妻子没有气了,慌得连忙捏人中,口对口呼吸,最终从死亡线上把妻子拉了回来。

“赵嗣贵的心太好了。”贺清秀娘家的嫂子江彩平对妹夫的人品赞赏有加,“我姑娘2008年经历那场火灾后,变成了丧失语言、丧失思维的植物人,大小便都在身上,每天要换几套衣裤。妹夫清早开门第一件事就是将脏衣服洗干净,晚上睡的床被尿湿了,将干的地方给她睡;每次吃饭,猪肉鸡蛋都喂给妻子吃,自己吃干饭。30多年了,他没吃过一餐好饭,没睡过一回好觉,没穿过一件好衣服。不分春夏秋冬,不管寒暑腊月,天天守在她身边,生怕冻了她、饿了她,像‘宝贝’一样呵护她、照顾她,不敢有一时一刻的松懈。而他自己患肺结核10多年了,却一直没有去医院根治。没有这么好的妹夫,我姑娘还有命吗?”

“只有清秀还有一口气,我就要陪伴到底。”因长期的劳作和营养不良,赵嗣贵看上去像是80岁,但他说这句话的时候,眼神依然坚毅。

000

周孝清

周孝清:“妻子疯了,她更需要我”

对于62岁的周孝清来说,命运对他的考验来自于婚后。

周孝清是双峰县锁石镇十竹村人,妻子王国英,今年55岁。他们于1980年正月结婚。婚后,夫妻恩爱,先后生育儿子和女儿。生育女儿后七天,王国英去做了绝育手术。谁知,由于当时的绝育手术技术及王国英的身体素质等原因,在手术后不到一个月,王国英就出现了精神失常的现象。

周孝清在亲戚朋友的帮助下,带着妻子抱着女儿先后数十次往返邵阳、长沙为妻子治病,花费医疗费用数十万元。回到家又要到田地里劳作,维持全家的生计。

冬去春来,寒来暑往,年复一年,周孝清就在照顾患病的妻子和年幼的孩子的时光里,累弯了腰、熬白了头。回头一看,这一坚持就已经有33年。“妻子疯了,她更需要我!”周孝清说。没有什么甜言蜜语,他用行动证明了自己对她的爱。

如今,儿子和女儿都已成家立业,而且子孝媳贤,全家搬进了新建楼房,其乐融融,连妻子王国英偶尔也会露出笑容。

 

双峰 中国好丈夫

邹亮初 

邹亮初:妻子不育,也要给她一个完整的家

“丁克家庭”对现代人来说不再是忌讳,但在上世纪60年代,却是很多人无法接受的。如果妻子不能生育,不少丈夫通常会选择离婚。当时的三塘铺镇朝阳煤矿工人邹亮初也面临这样的抉择。

现年73岁的邹亮初,在1962年与朱年吾结为夫妻。他俩结婚后多年未生育,辗转多方治疗仍没有效果。邻里亲朋中各种猜测、不雅言辞都有。有人认为邹亮初是吃皇粮的国家工人,条件好,肯定会丢弃妻子另外再娶的。

邹亮初不但没有嫌弃妻子,反而冥思苦想如何解决妻子的思想包袱。

在年近40岁时,他们收养了侄儿为儿子,后又合法收养了刚出生几天、被弃自家门前的女婴,圆了妻子的母亲梦。

1998年,邹亮初退休,儿女均成家立业,本可以安享晚年了。然而,朱年吾双眼先后患上急性青光眼,最终失明。从此,邹亮初承担了所有家务,并照顾妻子的生活起居。

去年4月和7月,朱年吾不小心摔倒,造成“左大腿粉碎性骨折”和“右腿股骨颈骨折”。邹亮初一如既往安慰着、照顾着,给她按摩、喂饭喂水……

双峰 中国好丈夫

 胡勇刚

胡勇刚:你在,幸福就在

用青梅竹马来形容胡勇刚和朱晓晖的爱情很恰当。

今年45岁的胡勇刚是双峰县蛇形山镇大路村(现并入娄星区)人。他和妻子朱晓晖是邻居,又是同学,婚后生下一个儿子,聪明伶俐。两人均在广东找了一份不错的工作。

然而这样的幸福生活没有多久。妻子的手腕突然痛得无法工作,结果被确诊为类风湿病。她不得不放弃工作,回家治病。

刚开始,药物对她还有些作用,能缓解些病痛,她也还能勉强照顾自己和儿子的生活。随着时间的推移,她的病情日益加剧,发展到手腕、手指、脚腕、脚指都疼痛、肿胀。

胡勇刚为了给妻子治病,一方面努力赚钱,一方面到处打听治类风湿病的医院、药物、偏方。只要打听到就会不惜一切代价带妻子去治疗。十多年来,他带着妻子去过十多个省份、数十个县市、无数个医院。可每换一次治疗药物,总是在一段时间后效果就不再那么明显。

妻子的病情还是在慢慢加重。近年来,她洗衣做饭的事也干不了了,很短的距离也走不了,生活上需要照顾了。同时,妻子每个月还是要花上千元的医药费,加上儿子的学费和家里的生活开支,胡勇刚只得一边在家当起了男保姆,一边当起了养蜂人。

同镇一个比朱晓晖病情还要轻的妇女,因丈夫的不闻不问想不开而投塘自尽。说起这件事,胡勇刚说:“真是太不应该了!碰到点事情就逃避真不是个男人。我妻子虽然生病了,但是有她在身边,我就有一个完整的家,还是感觉很幸福。”

 

双峰 中国好丈夫

周学增夫妇

周学增:现在轮到我来照顾你了

71岁的周学增是井字中学退休教师,和葛满秀于1970年结婚。

65岁的葛满秀已有两次被丈夫从死亡线上拉回来的经历。第一次是1996年6月。当时,她突然得了重病脑血栓,不省人事,全身失去知觉。出院后,她成了偏瘫残疾人,生活不能自理。但周学增从来没有责怪过她,无论住院时还是出院后,总是安慰她,细心地照护着她,鼓励她与病魔斗,顽强生活。

就在情况有所好转时,2013年5月,葛满秀被查出患了严重的肾结石和胆结石。在当地医院束手无策后,丈夫把她送到省城医院,经过5个小时的手术,她第二次从死亡线上被抢救了回来。

现在,周学增每天都细心守护在妻子身边 ,照顾她的饮食起居。除了雨雷天,每天晚餐后扶她散步一个小时以上,现在葛满秀面色红润,生活很开心。当别人问周学增感觉累不累、烦不烦时,他说:“我是她丈夫,就应该尽到做丈夫的责任。前几十年,她生儿育女,为家庭操劳,现在轮到我来照顾她了。”

  双峰 中国好丈夫 凤网/今日女报 曾凤志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