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用了四年在湖南普及儿童性教育 被尊为“网红妈妈”

2017-03-15 阅读数 196760

杨陶如 儿童性教育 儿童性教育讲座

文、图、视频:今日女报/凤网记者唐天喜

最近,由北京师范大学儿童性教育课题组编写的《珍爱生命——小学生性健康教育读本》在网络上掀起了一番大讨论。争议背后,凸显着我国现阶段儿童性教育的种种不足。我们需要给小学生这种教育吗?如果需要,我们又应该如何给孩子施以性教育?

在湖南,就有这样一个民间拓荒者,已经在普及儿童性教育的路上行走了近四年。这四年,她遭遇了什么?她又改变了什么?

3月11日,记者走近了被称为“湖南第一个致力于儿童性教育普及的民间人士”——“网红妈妈”杨陶如。 

她这样给孩子上儿童性教育课 

2月26日下午,长沙妹子杨陶如和她的团队走进了长沙泰禹家园小区,给附近小学8-9岁的孩子上一堂与众不同的性教育课。这一天,她接到邀请,要去不同的地方讲三堂这样的课。

杨陶如是一个12岁女孩的妈妈,师从中国儿童性心理发展与性教育专家胡萍,并在2014年成为胡萍“善解童贞”项目首批儿童性教育讲师,被人们称为“湖南第一个致力于儿童性教育普及的民间人士”。目前,杨陶如已讲了几百堂课,有近万名孩子和他们的家长受益。

上课前,一些家长心里忐忑,眼神疑虑。毕竟,“性”在中国家长眼中属于敏感词,他们不确定,这样的性教育课会具体讲些什么,对孩子真的有用吗?不会尴尬吗?不会更加激发孩子们的好奇心吗?

讲课的杨陶如,一直带着孩子般的笑容,用这个年龄段孩子最容易接受的语气跟孩子们交流着。

“大家知道男生和女生各自的隐私部位在哪里吗?”“那你认为什么是隐私呢?”“有谁知道,我们该怎样保护自己的隐私呢?”

孩子们踊跃回答,在座的家长也渐渐打开心结。

杨陶如开始循循善诱地,向孩子们提问:我们的隐私部位不能随便说、不能随便摸、不能随便看,如果别人要摸要看要谈论,怎么办?

孩子们开动脑筋想出各种办法,同时,对隐私的概念和自我保护的意识变得明确而坚固。

杨陶如接着亲手示范,教给孩子们一些保护自我的具体方法,让孩子们得到满满的安全感,家长们也开始点头称赞。

曾有不少家长向杨陶如反映,孩子们听完课后,回去就会关上门换衣服了,洗完澡也会包个毛巾再出来,还有孩子在门上贴上大大的提示:请敲门!

杨陶如 儿童性教育 儿童性教育讲座

“内心的害怕让我走上这条路”

“在我上小学的时候,曾听说一位体育老师猥亵了班上所有女生,我被惊吓到了,那时我就想着我们女生应该如何保护自己。”杨陶如说,这件事一直在她心里,让她难受,“后来自己又生了一个女儿,就更加担心。”

2004年,随着女儿出生,杨陶如开始关注儿童心理和家庭教育,并坚持在网上写孩子的成长日记,慢慢成为网络妈妈红人。“‘独舞欣妈’是我的网名,比我的真名还红。”

2007年,杨陶如在网上结识了儿童性心理发展与性教育专家胡萍。胡萍1986年毕业于重庆医科大学儿科系,先后任儿科医师和儿科学讲师,2001年开始研究儿童性健康教育和儿童性心理发展。随后,胡萍在全国几十个城市开展“善解童贞”性健康教育父母课堂。

“当时在一个网站上认识胡萍老师后,我很快就成了胡老师论坛的版主。”杨陶如回忆,从那时开始,她一直学习、关注儿童的性心理学。“不仅仅是想要正确地引导自己的孩子,也是想为其他家长解疑释惑。”

原来,成为“网红妈妈”后,杨陶如考取了国家心理咨询师,并在2011年成立了“独舞欣妈·家成长工作室”,还跟很多妈妈一起建立了QQ群、微信群。

很多家长都说,要跟着“欣妈”学带崽。“家长们的问题各式各样,其中也有儿童性教育的问题。这让我意识到,对于这方面知识有需求的人不止我一个。”

2014年8月,杨陶如经过严苛培训,成为胡萍的“善解童贞”讲师团的一员。

杨陶如 儿童性教育 儿童性教育讲座

家长、学校态度暧昧

出师后,杨陶如回到湖南开展儿童性教育专题讲座时依然困难重重。

首先是家长们就有许多担忧。

“要不你开个家长班吧,我崽就不来了。”

“我可以自己来听,回家讲给孩子听不?”

“哎,我家孩子感觉蛮单纯的,平时也没听他讲什么,听了你的课会不会反而会挑起兴趣啰?”……

不少家长纷纷拒绝。

“这首先是因为很多家长对于孩子的性教育缺乏认知。”杨陶如说,在家长分享会上,她得知,许多孩子到了七八岁还让异性父母帮忙洗澡;母亲当着9岁、10岁儿子的面换内衣,或者父亲穿着小三角裤在家里行走,不顾忌家里10岁的女儿;还有许多男孩小时候会被人揪着小鸡鸡好玩……

这也导致了本该在4岁就应该建立的身体的界限,许多孩子到了五六年级都没有概念,对于保护隐私和尊重别人的隐私更是不知如何做起。

“真正的困难是一些家长对性教育认知存在的深刻偏见。”杨陶如告诉记者,中国家长谈性色变,是因为很多人误以为性教育就是“性交教育”,这种误区低估了孩子对性的正确认知能力,为孩子形成健康科学的性心理发展留下了缺憾和隐患。杨陶如慎重地解释:“性教育≠‘性行为’教育,它包括性别教育、爱与生命的教育、情感和责任的教育、道德与法制的教育,是关乎孩子一生幸福的教育!”

幸运的是,基于大家对于“独舞欣妈”十多年的认可和信任,有家长勇敢地带着孩子一起去听课。

杨陶如非常感激:“最开始我两三个月才能讲一次课,如今,我一个月能有好几场讲座了!”

杨陶如 儿童性教育 儿童性教育讲座

3月3日,她应家长邀请在长沙市长郡芙蓉中学为初二年级学生讲课,随后又立马被预约了4月29日和30日在常德市的三场讲座。而4月7日到9日,她还接到了福建省的家长预约的6场讲座。

四年中,她走进过湖南省图书馆、省少儿图书馆、长沙岳麓区图书馆、潇湘电影频道,以及长沙的阳光博才、砂子塘小学、国防科大附小、湖南大学附小等诸多小学,也去过株洲、常德、衡阳、岳阳等地讲课。

但是,让杨陶如觉得遗憾的是,即使在很多学校讲过课,但从未有一次是以学校的名义邀请,都是家长自己的行为。在今日女报/凤网采访过程中,哪怕是曾经非常支持杨陶如的校长,在得知记者身份后,却坚称不知道有这回事。

杨陶如喜欢用胡萍在《善解童贞》中的一段话来表示自己对于普及性教育的认同:“真正性纯洁的孩子是:具有健康开朗的性价值观,懂得科学的性知识,能够控制自己的性冲动,懂得保护自己不受性伤害。对性的无知不是性纯洁,而是性愚昧!”

随着接触的案例增多,杨陶如发现:“在儿童性侵害案件中,受害者中也有男孩;不法分子中也有女性,而且十之八九是熟人。”这让她很是心疼。 

杨陶如 儿童性教育 儿童性教育讲座

TIPS

儿童性教育要遵循年龄规律

“如今,我上过几百节一至六年级的孩子的课。我从中发现,即使有同伴传播色情文化的影响,但是三四年级的孩子最多会用指头对碰或拳头手指表达,极少有人追究到细节。二年级孩子就更懵懂了,三年级孩子对于爸妈身体相接触的答案基本就满足了。”杨陶如说,儿童性教育必须区分年龄阶段来进行教育,不能操之过急。

杨陶如解释,北京师大的教材之所以惹起很大的争议,其中就有这方面的原因。比如,将遗精突兀地编写在了教学内容中,却没有后续的解惑,孩子们如果从网上去获取相关知识,会有什么后果?

今日女报/凤网记者发现,教育部2008年发布的《中小学健康教育指导纲要》对此有明确的要求:

水平一(小学1-2年级):生命孕育、成长基本知识,知道“我从哪里来”。

水平二(小学3-4年级):人的生命周期包括诞生、发育、成熟、衰老、死亡;初步了解儿童青少年身体主要器官的功能,学会保护自己。

水平三(小学5-6年级):青春期的生长发育特点;男女少年在青春发育期的差异(男性、女性第二性征的具体表现);女生月经初潮及意义(月经形成以及周期计算);男生首次遗精及意义;变声期的保健知识;青春期的个人卫生知识;体温、脉搏测量方法及其测量的意义。

这些民间人士与杨陶如同行

除了湖南的杨陶如,在全国一些地方,也有一些公益组织尝试推广义务教育阶段的性教育活动及相关课程,希望以此帮助学生提高思想认识,最大程度减少不必要的侵害。

胡萍:2001年始,在全国开展儿童与青少年性健康教育父母课堂和孩子课堂,迄今足迹遍及75个城市;创建了“善解童贞”品牌。

胡佳威:2013年开始踏入儿童性教育领域。他创立的不羞学堂为37个大学生支教团队提供了儿童性教育公益培训服务,并在全国73所小学幼儿园以及8个社区内开展儿童性教育课程。

苏艳雯:她所在的“爱成长综合性教育课堂”,是2009年成立的中国首个非营利综合性教育项目。这一项目是全国唯一不仅面向普通人士,而且面向特殊人士提供综合性教育课程的平台。

活动预告:3月26日下午,由今日女报/凤网主办的杨陶如的“发现■爱”儿童性教育专题讲座将在长沙举行。扫描下方二维码并回复关键字“爱”,即可了解本次活动详情和报名事宜。

杨陶如 儿童性教育 儿童性教育讲座

  杨陶如 儿童性教育 儿童性教育讲座 凤网/今日女报 唐天喜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