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后”北京女孩:在穆斯林国家当空姐是一种怎样的体验

2015-07-10 阅读数 102417

空姐  穆斯林

80后北京女孩Sophia。

空姐  穆斯林

迪拜与阿航。

Sophia,80后北京女孩。两年前,从未出过国门的她放弃了外企的高薪工作,只身一人来到神秘的中东,成了阿联酋航空公司的一名空乘人员。两年的时间,她走过四十多个国家和地区,飞行时间累积超过2250个小时……让我们听听她的故事。

我为什么选择阿联酋航空

Sophia大学时读的是财税专业,但她却向往一份可以到处走走的工作。 她总是觉得,“年轻的时候应该多去一些地方,多看看这个世界不同的样子”。空姐无疑是一个令人怦然心动的选择。

当笔者问她为何选择阿航时,Sophia忍不住笑了,她说:“在我的印象中,国内航空公司挑空姐就像选美一样,在这方面我完全没有优势,所以从没想过这事儿跟我有什么关系。”

在查询了无数招聘标准后,Sophia发现大部分外航不会过分看重长相,反而更看重英语水平、性格以及处事方式。一番比较后,航线覆盖六个大洲超过120个目的地的阿联酋航空成了Sophia的职业梦想。

毕业两年后,Sophia终于看到阿航在中国招聘的信息。带着孤注一掷的心态,她参加了三天的面试,最终从2000多人中“杀出重围”。几个月后,一架A380带她到了迪拜。

 

空姐  穆斯林

粉色顶的出租车是城市中专为女性提供的出租车。

迪拜与阿航

阿航的空姐被要求住在总部迪拜。抵达当天,Sophia被告知不可以在公众场合与异性牵手、饮酒、穿超短裙等。“迪拜的出租车按性别区分,斋月时街上都是巡街的宗教警察,礼拜场所无处不在……”

粉色顶的出租车是城市中专为女性提供的出租车,司机是清一色包着粉色头巾的穆斯林女人。

“白天的迪拜很像一座空城,因为炎热,室外鲜有行人;而室内又是截然不同的景象:大得需要导航的商场里人头攒动,室内滑雪场让人瞬间进入冰天雪地……夜晚的迪拜湾停满了豪华游艇,普通人可以在海边的酒馆里小酌,静静欣赏这个“土豪”的世界……

“总体来说,迪拜是一座开放程度很高的国际化城市,这里80%的常住人口是外国人。朱美拉海滩上,你可以看到金发碧眼的比基尼美女与从头捂到脚的黑袍女人和谐共处。这里是伊斯兰文化和西方文化很神奇的结合。”Sophia说。

 

空姐  穆斯林

从迪拜塔俯瞰这座城市的夜景

阿航也继承了这座城市的特点,员工来自世界各地。阿航没有固定的空乘团队,因为大多是国际航班,乘客来自不同国家,公司会抽调讲不同语言的空乘组成团队,因此,每次飞行都是临时组合。“起初航班广播时会告诉乘客,今天的乘务员来自哪里,会说多少种语言,除了常见的英语、阿拉伯语,还会有斯瓦希里语、斯洛伐克语……要说好长一串,通常一个航班会有来自二十几个国家的乘务人员,会讲二十几种语言。”

 

空姐  穆斯林

乘务人员毕业典礼。

空姐  穆斯林

航班上恰好有过生日的乘客,空乘们将飞机一角做了简单的装饰为乘客庆祝。

乘务人员实习期结束后的毕业典礼,这些女孩来自五湖四海,成为空乘前从事各行各业:有人是科研人员、有人是公司白领、有人是模特……

由于人员构成的多元,全球化成了公司强调的特色。“这让它更开放,我们没有规定的欢迎语言或动作。比如一对夫妇乘飞机去度蜜月,我会在他们下飞机时说‘祝你们蜜月愉快’,这比一句简单的‘谢谢搭乘阿联酋航空’好得多。阿航没有太机械化的要求,更多的是人文关怀。”

 

空姐  穆斯林

Sophia第一次穿上阿航制服。

尽管足够国际化,但你依旧可以在阿航寻找到穆斯林文化的痕迹。

低调的沙漠色制服、大红色帽子和白色纱巾是阿航鲜明的标志。公司要求每位空乘选择略大一些的制服,以掩饰身体的曲线。但为了表现热情,空姐要选择鲜红的唇色,这个色号的标准,阿航会有明确的规定。

此外,阿航的所有食物都是清真食品,航班上有专门的空间让穆斯林乘客祈祷。斋月白天不能进食,一些穆斯林空乘即使飞大长线,也会坚持斋戒,她们往往会在不吃不喝的状态下工作十几个小时。“碰到这样的同事,我们在喝水或者吃东西时,会询问她是否介意,如果对方不介意,我们才会在她面前吃东西,但为了尊重对方,我们会尽量避免这种情况。”Sophia说。

 

空姐  穆斯林

Sophia在培训课上。

Sophia每个月平均飞行90个小时,在不同国家间频繁地往来让她有很多机会接触各个国家的人,这是一件辛苦却有趣的事情:

“飞俄罗斯,每次降落乘客会全体鼓掌;印度人喜欢摇头,很难分清YES还是NO;日本人很安静喜欢随时带着口罩;非洲人呼唤空乘喜欢打着响指喊sister,特别嘻哈;东南亚地区的航班总能碰上花掉毕生积蓄去朝圣的耄耋老人;斋月飞沙特的航班上会见到虔诚的穆斯林跪满过道的景象;菲律宾航班上有很多孕妇,飞前一定要好好温习接生这件事儿……”

作为空乘,Sophia总会遇到大大小小的事件,情绪失控的年轻妈妈、突发癫痫的病患、故障的引擎……为了应对这些突发事件,阿航的空乘都经过严格的培训考核,她们了解飞机构造、懂得如何应付醉汉、乘客骚扰、医疗救助、接生、擒拿甚至识别炸弹和枪械……

“每年都会有人在航班上死亡,也会有新生儿在飞机上诞生,这些数据公司都是有统计的。同样,公司也会告诉我们,这一年我们在飞机上救活了多少人。当你通过努力把一位突发心脏病的乘客从死亡线上拉回来时,你会感到震撼,从而更深刻地认识到自己工作的价值所在。”

讲到这里,记者终于从Sophia那里感到一丝疲惫,她的眼睛有些湿润但依旧保持理智。她沉默了一会儿说,“在飞机上看了那么多人生百态之后,对人生的意义也会有更多的认识,你会自然而然站在别人的角度去考虑问题,从而变得更加宽容。这个工作会发掘出一些自己过去没有发现过的东西——你心里面的一些角落。”

 

空姐  穆斯林

每架A380都有吧台的设计。

我自豪,我是中国人!

作为比较少见的亚洲脸孔,几乎每个航班都会有人问Sophia来自哪里。“有一次我飞澳大利亚,一个白人知道我是中国人后,就让她的孩子来找我练习中文。她告诉我澳洲当地的小孩如果去上语言班,大部分会选择学中文”。

每架A380都有吧台的设计,这是乘客社交的场所,也是乘务员与乘客交流最多的地方之一。

越来越多的人开始关注中国,这是Sophia在工作中最大的感受。飞机上总会有人向她询问中国的文化与生活,也有很多人主动聊起他们在中国的经历。Sophia遇到过拿着宣传册向人们大力推荐大董烤鸭的意大利机长,也遇到过在义乌批货的阿拉伯商人。

“我会很高兴地跟别人讲我是中国人,我来自北京。所有人都知道这座城市,我还是挺自豪的。在海外的国人能自豪地说出自己是中国人,本身源于祖国的进步。你也能从外国人的言谈中感受到祖国的国际影响力。”Sophia说。

 

空姐  穆斯林

“升仓”培训课上,Sophia向同事们介绍中国文化以及中国乘客的餐饮习惯。

去年冬天,Sophia开始服务A380商务舱。与经济舱相比,商务舱服务更加细致。“升仓”培训课上,Sophia向同事们介绍中国文化以及中国乘客的餐饮习惯。

“外国人对中国的了解真的让我惊讶。”Sophia略显激动得讲起了她的一位乘务长同事。“当时我都惊呆了。”Sophia回忆道,“那是一次飞北京前的例行会议,乘务长滔滔不绝地说起中国市场有多大;中国人每年花在旅行上的钱有多少;中国的人均GDP以及每年中国乘客会给公司带来多少财政收入。这个乘务长不是中国人,但她意识到中国乘客对公司的重要性,并通过各种数据把中国的发展清晰地展示给大家。那些数据连我都不知道。”

“中国乘客不太懂得投诉。”

谈起中国乘客,Sophia说阿航上的中国乘客大多比较大度,对餐食、服务都不会斤斤计较。但中国乘客通常不怎么听指挥,飞机刚落地他们会马上站起来拿行李。其他国家的乘务员经常好奇中国人的性子为什么这么急。“可能是因为我们的社会节奏比较快吧。”Sophia说。

当被问及近来关于国人的不文明行为时,Sophia认为那些只是偶然事件,当你以为她要打住话题时,她却机锋一转提到中国乘客在维护自身利益时,很少懂得利用规则。

“中国乘客在权益受损时,不懂得向航空公司投诉。他们往往会用一种极端的方式把不满发泄出来,这反而成了一种妨碍公众秩序的行为。实际上,如果你用对了方式,总会有妥善的方法来处理矛盾。”

“总体来说,中国乘客素质是越来越好的,特别是年轻人,你能从他们的身上看到一种自觉的意识。所以我觉得整体是在一个很好的方向发展。”

Sophia的故事暂告段落,但她的高空生活还在继续,在采访最后她说:“我从事这份工作的目的,是因为我想去看世界。虽然工作中也有很多辛苦的时候,但我还是觉得我是在享受一个带薪的环球旅行。很多人一辈子可能都去不了太多的地方,所以我觉得这是很幸运的事情。”

  空姐 穆斯林 中国网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