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台、入狱、复出 季莫申科“归来”

2014-04-09 阅读数 99325

季莫申科

尤利娅·弗拉迪米洛芙娜·季莫申科

53岁,曾任乌克兰总理。

1960年出生在乌克兰第聂伯罗彼得罗夫斯克州农村,三岁时父亲便离家,此后与母亲相依为命。19岁时,她与苏联共产党终极官僚亚历山大·季莫申科结婚,1980年生下独女叶夫根尼亚。

1984年,季莫申科毕业于第聂伯罗彼得罗夫斯克大学经济系,随后取得经济学博士学位。在苏联经济改革中,季莫申科先后担任了乌克兰石油公司的总经理和私人中介公司“乌克兰联合能源系统”总裁职务,并从中获取大量财富,成为乌克兰最富裕的寡头之一。

1996年,季莫申科进入政坛,2004年,季莫申科帮助尤先科参加总统竞选;在重新选举中,尤先科得到52%的选票当选,季莫申科被任命为总理。2010年总统大选。在第二轮投票中,季莫申科以45%的得票率败给亚努科维奇的48%而落选。

2011年10月11日,季莫申科被乌克兰首都基辅的一家法院以在2009年乌克兰和俄罗斯的天然气供应协议中滥用职权的罪名判决7年监禁。2014年2月22日,季莫申科获释。

2014年2月22日,53岁的尤利娅·季莫申科被释放。她穿着一身黑衣,坐在轮椅上造访了基辅独立广场。她眼含热泪地向人山人海的抗议者挥手致意,尽管人群对待她的态度不再像10年前“橙色革命”时那般热切。“今天,乌克兰打倒了这个可怕的独裁者,”她指的是刚刚被赶下总统位置的亚努科维奇,“唯一应该存在的乌克兰就是你们想要的乌克兰。”

这位乌克兰前总理将参加乌克兰总统竞选。她的女儿叶夫根尼娅在接受英国《独立报》采访时说,她相信,母亲将再次成为乌克兰的英雄。

从总理变为阶下囚,再从监狱走上总统竞选舞台,在这短短几年时间里,季莫申科到底做了什么,又遭遇了什么?

 

季莫申科


下台:与尤先科内讧

要说季莫申科在乌克兰政治中的地位,不得不提的人,就是她的前政治伙伴尤先科。

作为乌克兰亲西方派的政治代表,尤先科和季莫申科在“橙色革命”时就是搭档—在2004年乌克兰总统大选中,本来是亲俄的亚努科维奇当选,但尤先科和季莫申科发动“橙色革命”,指责亚努科维奇在投票中舞弊。革命成功后,亚努科维奇的当选被裁定为无效,尤先科在第三轮投票中获胜。此后,尤先科签署的第一条总统令就是任命季莫申科为总理。不管是因为志趣相投也好,或只是利益联合也罢,梳着金色发辫的季莫申科和高大硬气的尤先科在基辅街头“橙色联盟”的示威人群中常常手挽手站在一起,像是一对温情脉脉的情侣。

然而他们之间远远不像表现出来的那样团结。

在革命成功上台之后,尤先科和季莫申科旧的矛盾就凸显了出来。2005年9月,在季莫申科被任命为总理不到8个月后,尤先科就以政府工作不力和缺乏团队精神为由,解散季莫申科为首的内阁。“我早就知道这些人之间肯定会有矛盾。我只是希望他们没有足够的时间来勾心斗角。但事实证明这只是我的希望而已。”尤先科在电视讲话中说,他给国家安全委员会秘书波罗申科和总理季莫申科以重权,但他们之间的冲突“成了每天的日程”。

季莫申科的内阁成员指责尤先科的附近围绕着一个巨大的“腐败圈”,而尤先科的团队则称这样的指责是政治阴谋的一部分。革命起家的伙伴在面临具体的执政及利益问题时,不可避免地走上了分裂。但是,在面临亲俄的亚努科维奇挑战时,两人又在2007年走到了一起。这一次,尤先科又被选为总统,而季莫申科也再次被任命为总理。

这样的结合注定是脆弱的。在2008年俄罗斯与格鲁吉亚开战的同时,两人之间的分歧也越来越严重:尤先科跟格鲁吉亚总统米哈伊尔·萨卡什维利的私交甚笃,尤先科甚至是后者儿子的教父,所以他一直在公开支持格鲁吉亚,并希望乌克兰能够尽快加入北约;但与此同时,季莫申科则在乌克兰东部俄语区做出保证,说在她的领导下,乌克兰绝不会跟周边国家开战。

根据《时代》周刊的报道,莫斯科和基辅双方面的消息来源均证实,当时季莫申科已经跟克里姆林宫达成了协议。在这份协议框架之下,季莫申科将收敛她的反莫斯科态度,并且在俄罗斯租用克里米亚地区塞瓦斯托波尔港口及其海军基地的问题上放松条件;作为交换,莫斯科同意在天然气价格问题上予以协商。

尽管季莫申科坚决否认了这样的传言,但传言已经激起了尤先科对她的不信任。2008年9月,尤先科威胁将利用总统权力解散内阁,而季莫申科则在她自己的电视演讲中回击,称尤先科对她的攻击纯粹是为了私人政治目的,是为了能够削弱她的威望,以便在2010年的大选中占据有利位置。

从后来的发展来看,她至少对了一半。无论尤先科对她的公开攻讦是出于怎样的目的,在2010年的总统竞选中,她的威望确实受到了伤害。亲西方派的这两位代表人物最后落得两败俱伤,反而让亲俄的亚努科维奇上台成为了总统。

 

季莫申科


入狱:俄罗斯在幕后扮演重要角色

祸不单行,2011年5月季莫申科再遭检察官起诉,指控她滥用职权,签署高价进口俄罗斯天然气的协议,挪用5.26亿美元环保基金用于支付养老金,还把斥资数百万美元购买的救护车用于私人活动。乌克兰基辅地区法院于2011年10月判处季莫申科7年监禁,当年12月30日,季莫申科被从看守所转到哈尔科夫州的女子监狱关押,正式开始服刑。

她入狱的原因在很多人看来都是政治斗争的结果。因为乌克兰与俄罗斯的天然气合约问题上,实际并不由季莫申科做主。

欧盟和乌克兰都依赖俄罗斯的能源供应,而俄罗斯到欧洲境内所有天然气管道都经过乌克兰。由于在天然气供应价格和过境费用等问题上未能达成协议,俄天然气工业股份公司2009年1月1日中断对乌克兰供气,但仍通过乌境内管道向欧盟供气。7日,俄方以乌方“偷气”为由,停止经乌向欧盟供应天然气,导致多个欧盟成员国陷入天然气供应危机多天。欧盟被迫介入纷争并进行一系列斡旋活动,季莫申科在这种情况下与俄罗斯进行的天然气合约谈判,当然处在很不利的局面,因此以高价进口俄罗斯天然气的协议为理由将她下狱,当然会被她视为政治迫害。

然而,“维基解密”公开的情报显示,这背后可能更有玄机。

在黑客组织“匿名者”的帮助下,“维基解密”得到了超过500万份来自美国安全情报智库Stratfor的电子邮件。其中,就包括季莫申科的入狱过程。

这些邮件援引一个“可靠”的亲西方基辅外交官的话,称梅德韦杰夫从来都不喜欢季莫申科。因为“她不给他任何尊重,而且永远只同意跟普京单独谈判”。普京跟季莫申科的私人关系却一直不错,在2009年5月,他甚至亲切地用“尤利娅·弗拉迪米洛芙娜”来称呼她—在东斯拉夫习俗里,弗拉迪米洛芙娜是她的父姓,而季莫申科则为族姓。

梅德韦杰夫最终跟普京达成了一项秘密协议。“梅德韦杰夫发誓他会让亚努科维奇听话,只要普京能够放弃他对季莫申科的支持,”一封发送时间为2011年9月的电子邮件中写道:“普京同意了,但作为交换,他坚持自己来起草乌克兰的新领导层名单,包括在SBU(乌克兰安全情报机构)、军队和内阁部委等各方面安插自己的心腹。与此同时,俄罗斯还需要跟乌克兰续租克里米亚的海军基地。”

所以,尽管普京曾公开表示他跟季莫申科有着良好的合作关系,但在提到季莫申科的总统竞选问题时,普京仍然坚持宣称“不会为她背书”。

时间终于来到2009年年底,季莫申科和亚努科维奇都来到莫斯科,梅德韦杰夫和普京私下会见了亚努科维奇,并向他提出了他们的条件。很自然地,亚努科维奇同意了。

然而,这位基辅高级外交官表示,亚努科维奇“可能越过了界线”。在季莫申科被囚禁之后,不仅欧盟对此举进行了强烈谴责,连普京也发表声明表示“不同意这样的做法”。毕竟,用季莫申科滥用职权高价进口天然气为由囚禁她,无异于是在俄罗斯人脸上打了一耳光。尽管消息传出时普京正在北京访问,但他还是第一时间做出了回应,“这种做法是危险的,乌克兰将我们的整个协议都置于怀疑的阴影当中,”他说,“我需要强调的是,在我们跟季莫申科的谈判之后,俄罗斯与乌克兰签署的天然气条约是符合俄罗斯法律、乌克兰法律以及国际法规定的。”

亚努科维奇否认这是为了除掉政敌而进行的政治陷害,但普京还是“敦促梅德韦杰夫尽快修正这个错误”。“维基解密”公开的情报邮件指出,“此事对于梅德韦杰夫而言是一个挑战。因为这件事情本来就是因他而起的,这并不是普京本身的打算。问题是,现在梅德韦杰夫要用什么方法来让亚努科维奇听话呢?”

 

季莫申科

季莫申科获释当日含泪发表演讲

狱中:通过说客获取克林顿支持

梅德韦杰夫用了什么方法让亚努科维奇听话,我们不得而知。我们所知道的是,尽管面临着来自欧盟和普京的压力,亚努科维奇始终坚持认为囚禁季莫申科是必要的,而为了改变这一点,季莫申科的丈夫亚历山大从2011年12月起,便雇佣了美国卫理律师事务所(WileyRein),对美国政界高层进行了两年的游说,并获得了包括前国务卿希拉里·克林顿在内等多位奥巴马内阁成员的支持。

在游说的作用下,要求释放季莫申科的问题被提到了国会讨论中。2013年11月,参议院通过了一项向乌克兰施压要求释放季莫申科的议案,并且开始讨论派官员前往基辅与乌克兰官员协商的问题。

为了进一步争取华盛顿的支持,卫理的说客们甚至曾建议“黑进叶夫根尼娅(季莫申科之女)的电子邮件账号”,以换取两位参议员的支持,记录显示,希拉里也知情。

说客们还促使克林顿夫妇出席了去年9月在乌克兰雅尔塔举行的“欧洲战略”论坛。希拉里和比尔都在论坛上发言,并表达了对乌克兰加强与欧盟联系的支持。前参议院吉姆·斯拉特里现在是一名卫理事务所的合伙人,他表示,他已经跟克林顿夫妇谈过了季莫申科的事情,并希望他们能发挥自己的作用。

《国会山》报道称,亚历山大·季莫申科已经支付了92万美元给卫理事务所作为报酬,但司法部的记录显示,这笔钱是通过多达6个公司,包括季莫申科父亲和她女儿名下的公司账号汇入的。“因为季莫申科想要把钱转移出乌克兰是件很困难的事情,”斯拉特里说,“这一切都需要取巧。”

很难说这些游说工作最终在季莫申科释放的问题上起了多少作用,不过有一点是明确的:在美国政界,官员和国会议员们对于乌克兰的内政问题并不关心。斯拉特里说,他相信乌克兰在战略上具有重要的意义,但让他感到很惊讶的是,国会里没几个议员知道在那里发生了什么。

让季莫申科摆脱监禁的重要原因,还是从去年11月爆发的政治危机。在过去三年里,季莫申科发表了多篇文章,呼吁反对派行动起来;自从群众开始上街游行之后,反对派也曾多次前往监狱与她会面并商讨对策—季莫申科俨然成为反对派的幕后领袖。在国会宣布罢免总统亚努科维奇之后,季莫申科得到释放,她随即乘专机来到了基辅,并在独立广场进行演讲。她说,她将参加今年的总统竞选,并不会谋求总理职位。

来源:《时代》周刊、维基解密、《国会山》报纸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