娄底首例H7N9治愈者被隔离的十天十夜

2014-02-25 阅读数 494692

H7N9 娄底首例H7N9治愈者

娄底市中心医院的医护人员在耐心细致地为小邵进行救治

今日女报/凤网记者 李旦 通讯员 董昉

友情

被确诊为禽流感,感觉自己快不行了

“那段隔离的日子真的是太痛苦了!”年仅20岁的涟源小伙小邵说起话来很是简短,但回忆起那段被隔离的日子,他一直在不停地叹气。

小邵告诉今日女报/凤网记者,他10天下来瘦了4公斤左右。他不太愿意去回想那一天天是怎么熬过来的,可是他又不能不去想,因为在隔离病房所经历和思考的一切都可能影响他以后的生活。

2014年春节前两天,小邵突感身体不适,家人以为是感冒,就带着他到当地的卫生院就诊。打针吃药几天后,病情非但没好转,反而加重。家人以为是乡下医生的水平不高,便在2月9日带着小邵前往娄底市中心医院看病。发烧、畏寒、咳嗽,并有活禽接触史,医生经过询问后,怀疑小邵患有人感染H7N9禽流感。

当日下午,娄底市中心医院感染科的专家们随即对小邵进行了进一步有针对性的检查,发现小邵体温39度、右上肺有少量湿罗音、左侧胸腔少量积液、血常规正常、肺炎支原体抗体呈阴性、结核杆抗菌体连续三次检查均呈阴性。在排除结核及其他肺部疾病后,专家们又立即进行了呼吸道病毒七项快速检查,报告显示甲流病毒阳性。至此,小邵基本被确定为流感样病例,专家认为必须对小邵进行禽流感排查。

“怎么可能?我儿子明明就是普通的感冒,禽流感怎么会那么容易感染?”小邵的父亲从医生带着儿子做各种检查开始就表现出很怀疑的态度,他一口咬定小邵就是感冒发烧,是医生太小题大做了。

负责治疗小邵的专家之一、娄底市中心医院医务科副科长康乐告诉今日女报/凤网记者,和医院的高度重视形成对比的是小邵父亲的不理解——为什么儿子要被隔离、自己也要求必须戴口罩,而且还要花钱做那么多的检查?“他是担心花钱,家里本来经济条件就不是很好。”在康乐看来,病人家属的这些想法他都可以理解。

在医生的解释下,邵父才开始明白儿子得的不是一般的病。而小邵也开始担心,如果自己真的得的是禽流感该怎么办,因为他之前就听说这种病很难治。

2月10日,小邵的呼吸道咽拭子检测结果显示:H7N9核酸阳性!小邵的病正式被确诊为人感染H7N9禽流感。自此,小邵就开始过上了“与世隔绝”的生活。

小邵这时也通过手机上网查了很多关于H7N9的信息。“网上说,这种病现在治愈的还不多,也就意味着自己面临着死亡的可能。”小邵告诉今日女报/凤网记者,“刚进去的时候,我感觉自己快不行了,有点呼吸不过来,咳嗽得也很厉害,而且烧一直都没有退下去。”

小邵说,在隔离病房的第一天就是这么度过的——看着出出进进的护士和专家走动,除了回答身体情况外,他什么话也不愿意说,只是一个人躺在床上玩手机。

小邵的父亲戴着口罩来给他送饭,告诉他疾控中心的人去家里了,“他们看到家里养了14只鸡,鸡的排泄物在床边都能找到,认为有可能就是这么被感染的,因为鸡的排泄物是病毒传播的一条重要途径”。

小邵则在QQ里和要好的一些朋友聊天。当朋友得知他得了禽流感时都很震惊,有朋友甚至在听到消息后说了句:“兄弟,是真的吗?你可别害我呀!”小邵不知道怎么回答,只是认真地告诉他们疾控中心的人会去排查的,不用担心。

也许是因为太无聊,小邵经常会把自己那些天的的状况发到QQ空间里,偶尔还会配一张自己在打点滴的图片,今日女报/凤网记者看到,几乎在小邵的每一条状态下都有很多的朋友留言祝他早日康复,还有的人说:“我的游戏到20级了,你赶紧出来一起玩。”小邵说:“有些好哥们知道我在里面比较无聊,还经常会主动跟我聊天,话题不是关于疾病而是游戏。我知道他们这样是想分散我的注意力,让我不要成天想着自己生病的事情。”还有很多朋友提出要去医院探望他,都被小邵拒绝了,因为当时是隔离治疗。

2月22日,出院后的小邵对今日女报/凤网记者说:“那时我比他们更紧张,如果我把这种病毒传染给了家人和朋友,那我的罪过真的就大了。”

 

亲情

想再见一次妈妈,隔离期间网上疯狂寻母

小邵每天都需要打五六瓶点滴,从早上8点一直打到下午三四点,因此他一天到晚几乎就是在床上度过的。

刚进去第一天,小邵通过上网来打发时间,可是到了第二天,他发现自己用手机上网头都会疼得厉害,就只能“僵尸一样地躺在床上望着天花板发呆”。实在躺不住了,他会起来看看窗外,“外面的世界这么美好,我却要躺在这里,而且还可能一辈子都要待在这里面。你不知道,那种感觉有多痛苦、绝望。”小邵不知道用什么来形容当时自己内心的那种感觉,他想了很久,也叹了好几次气后才说出了“痛苦、绝望”这四个字。

值班护士除了每天定时给小邵打针、换药外,还必须承担起病房清洁工作。小邵的责任护士曹婷告诉今日女报/凤网记者,隔离病房每天都需要经过特殊处理,一天必须消毒三次,除了地面外,桌面、床头也必须用84消毒液擦洗。小邵的衣服也要用消毒液泡一两个小时后才能清洗,而他所用的碗筷也必须每餐都消毒,且必须是专用的。小邵父亲每次来送饭,到了病房就必须把饭菜倒出来放到他的那个专用碗里面。

小邵觉得这些都还好,可是有一点让他很不习惯——大小便也要用消毒剂泡一段时间才能倒。曹婷说:“因为怕病毒传播出去,所以小邵的排泄物必须小心处理,我们事先就在专门的盆里配有一定比例的消毒液。”

因为没事情做,再加上对这种病心里没底,小邵开始胡思乱想。他想起了自己14岁就开始外出打工的种种艰辛,越想他就越觉得不公平:“为什么全中国那么多人就我一个人会感染?”他试图去找一个理由安慰自己,可是他想不出来,最后,他得出一个结论:“自己就是命苦。”

小邵说,当时甚至还想到了死。

他告诉今日女报/凤网记者,他害怕自己治不好,来不及去做很多还未实现的事情,于是他便做了一件他自己都觉得很疯狂的事情——寻母。

小邵的母亲在他两岁半的时候就离家出走了,小邵一直很想再见一次妈妈,这种念头在被隔离的这段时间里尤为强烈。于是,他开始在自己的腾讯微博和百度里发信息寻找自己的母亲。虽然没有任何关于母亲的特征信息,但他依然把自己的信息放到上面,希望出现奇迹找到母亲。可是,他努力了好多天却没任何回音。

而且,小邵从住进隔离病房的第一天开始就失眠,“晚上一想到自己的病就没有任何睡意,很多时候只能强闭着眼睛来麻痹自己”。小邵说,他不知道自己能干嘛,不知该找谁聊天,虽然每天父亲都会准时把三顿饭送过来,可是他们每次的见面时间都只有半个小时,而且他也不晓得要跟父亲说些什么。父亲很少会提及他的病情,两人只是简单地聊聊家里的情况。

就这样吃不下睡不好,从2月10日隔离到2月19日出院,小邵瘦了四公斤左右,原本就清瘦的他看上去身板更加单薄了。

 

爱情

治愈出院给女友补过情人节

值班护士经常会来病房询问情况。刚开始的时候,小邵因为注射了一些抗病毒的药物,肠胃出现了不适,护士便耐心地跟他解释以消除他的紧张心理。专家组的成员每天都会对小邵的病情进行会诊,并及时把这些信息报告给医院和卫生局的领导。

康乐告诉今日女报/凤网记者,医院在第一时间里给小邵用了达菲。这是一种国家战略储备物资,小邵在用了药之后就开始有好转的迹象。同时,为了保证小邵体内氧气的充足,医院还对他进行了氧疗,每天给他输氧。

2月13日,小邵持续高烧5天的体温终于降了下来,咳嗽的症状也大为减轻。这让娄底市中心医院的医务人员感到很高兴,也让一直心情很是郁闷的小邵稍微松了一口气。不过,他还是会在早上习惯性地问护士:“我什么时候可以出院?”

原来,2月14日是情人节,小邵心里有一份愧疚——因为进了隔离病房后,他就很少主动联系他的女朋友了。他也没敢告诉女朋友他得了禽流感,在医院里隔离治疗。“我不想告诉她的原因是怕她担心”。

因为小邵好几天都没有联系女朋友,结果对方生气了。小邵没办法,只好谎称家里有事,最近比较忙。虽然女朋友因此消了气,但小邵心里很不好受,他不知道自己这样做对不对,他担心如果万一自己突然就不行了,那就连跟女朋友说声再见的机会都没有。

情人节那天,小邵在QQ空间里发了条状态——情人节在医院里这样度过很不爽啊!老天你为啥这样折磨我啊!

娄底市中心医院的专家们也还是会每天都来病房询问小邵的身体情况。2月14日、15日、16日,专家们连续三天对小邵进行了复查,结果显示H7N9核酸呈阴性,2月17日胸片检查也显示胸水吸收。这一系列的检查结果都表明,小邵的病已经基本治愈,但是为了保险起见,医生还是决定让小邵再留院观察两天。2月19日,小邵终于获得医院的批准出院。在隔离病房里呆了整整10天的他终于走出来了。

康乐告诉今日女报/凤网记者,小邵之所以能够在治疗的过程中较为顺利、治疗效果也很理想,原因就在于他年轻,身体素质较好,没有其他的疾病。在康乐看来,其实小邵能够治愈出院,这也是他们专家组意料之中的事情。“现在大家对于禽流感很恐慌,其实完全没必要,它其实就是流感的一种。虽然目前只有28%左右的治愈率,但只要治疗及时且病人身体素质较好,治愈的可能性还是很大的。”

出院后的第一件事,小邵就去超市买了一大堆零食,然后又去商场买了几套新衣服,接着便去澡堂痛痛快快地洗了个澡,把全身的衣服都换了个遍。小邵说:“终于可以解脱了,自由的感觉真好!”

2月21日,小邵为了给女朋友补一个情人节,特意买了巧克力和一大束玫瑰花,“到现在她都不知道我得过禽流感,虽然我已经出院了,但我想再过一两个月再告诉她这件事情,因为现在我隔一段时间就要去医院复查,等好彻底了我再告诉她。”

说这话的时候,小邵很腼腆地笑了起来。

Tips:

湖南各市州成立H7N9禽流感救治小组

2月20日,湖南省卫生厅在湖南省人民医院召开湖南省人感染H7N9禽流感医疗救治工作会议暨骨干专家培训班。省卫生厅副厅长方亦兵指出,目前湖南各个市州均已成立人感染H7N9禽流感救治小组,对医务人员进行了多次培训,提高对人感染H7N9禽流感的早期识别、诊断和治疗能力。

截止2014年2月18日,湖南全省共确诊H7N9禽流感患者12例,其中3例治愈,3例死亡,目前仍有6例重症患者在积极救治中。

农业部拟启动“家禽H7N9流感根除计划”

据农业部网站消息,农业部办公厅近日发布《全国家禽H7N9流感根除计划(征求意见稿)》。征求意见稿中介绍,自2013年我国出现首例人感染H7N9禽流感确诊病例以来,已造成多人感染和发病死亡。截止2014年2月18日,已累计报告病例347例,死亡109例。人感染H7N9禽流感疫情对我国家禽产业带来了严重冲击。据中国畜牧业协会统计,2013年上半年家禽产业直接损失600亿元,2014年以来已损失200亿元。

  H7N9 娄底首例H7N9治愈者 凤网/今日女报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