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妇自称“官二代”嫁得北京“高富帅” 被元配丈夫告重婚

2014-01-21 阅读数 348696

重婚 官二代 高富帅

这段婚礼视频引起的案件让涟源市法院一些法官印象深刻

结婚录像光碟记录的都是人们结婚时候的喜庆和美好。然而,湖南娄底涟源市的一男子看见妻子包里的一张结婚录像光碟后,却选择了报警…… 

妻子外出打工

自妻子毛瑛萍(化名)1月初被湖南娄底涟源市人民法院定罪入狱后,32岁的龙建平(化名)除赶市集不得不上街外,近期几乎很少出门见人。

“她被抓,就是我报的警!”1月16日下午,在接受今日女报/凤网记者的电话采访中,聊及自己的妻子,龙建平语气漠然,绝大多数时间里只以“她”代替,好像在讲述一名陌生女子。

面对记者提出的见面请求,龙建平当即拒绝:“你别来,我不想见(你)也不会见(你),我丢不起这个人!”

最让龙建平感到难堪的倒不是妻子犯了法,而是妻子被判入狱的罪名——重婚罪。“她背着我和别的男人结婚时,我是一点都不知道。”

龙建平说,自己和妻子都来自涟源市同一个乡镇,因自由恋爱,结婚6年来,夫妻两人的感情一直很好,还生了两个女儿。

“她‘再婚’(指重婚)前,我经常在外面做活赚钱,她就在家种点菜照顾老人孩子。”在龙建平的记忆里,那时的妻子勤俭节约,不愿到处走动,和陌生人也说不上几句话,辛苦积攒的积蓄几乎全用在了两个女儿的生活和学习上。“如果非要说她的缺点,就是喜欢上网聊天。”

2012年7月,在外做工近两个月的龙建平回到家后却发现,妻子的“缺点”几乎被无限放大。“整天对着电脑打字聊天,一边嗑瓜子一边笑,有时还和男的语音聊天。”更让他感到奇怪的,是妻子毛瑛萍带给他的陌生感。“人不光变懒了,家务活都交给我爸妈做,对两个女儿也没以前关心了,一年都难得买上两件衣服的她也开始变得时髦了,衣柜里的新衣服多了不说,甚至用起了香水,有时还抱怨我挣的钱太少。”

妻子一系列的反常举动,让龙建平第一时间预感到“妻子可能有了别的男人”。

为证实自己的想法,龙建平曾背着妻子向周边的村民打听询问,也曾趁妻子半夜熟睡偷偷查看聊天记录,但到最后,也只寻到妻子与他人有过言语暧昧的迹象,却没找到感情出轨的证据。

接下来的一个多月,两人几乎是在争吵或“冷战”中度过,两人的感情也开始亮起了红灯。

2012年8月12日,毛瑛萍“失踪”了。当天早上,龙建平还在酣睡中,隐约感觉毛瑛萍起了床,但他并没在意,因为妻子时常会起来做早餐。直到他被嚎啕大哭的4岁女儿惊醒,才发现毛瑛萍已不在家。龙建平起了床,发现桌上早餐碗底下压着一张纸条,大意是:“我去外面买点菜,早饭已经煮好,很快就回来。”

临近中午,妻子依然没有回来。龙建平急了,拨打了妻子的手机,通了,但没人接。再打,手机却关了机。

龙建平担心她可能出了事,骑着摩托车赶到街上打听。附近的村民告诉他,一早看到他妻子背着个包坐上了去涟源市的车。龙建平立马心急火燎地往市里赶。到了涟源市车站,他四处打听也没有半点消息,直到天黑才忧心忡忡地回了家。

第二天,毛瑛萍自己打来了电话。“她一早就给我打来了电话,说自己在农村呆了很多年却从来没怎么出去过,这次在街上买菜时听说很多城市都在招工,自己就想去试试。一方面打工挣钱养家,一方面也可以长见识。之所以关了手机,是怕我不同意她去,还说过年前就会回来。”

妻子的临时决定,让龙建平的不安情绪得以舒缓,但当龙建平问起妻子的具体去向和工作内容时,妻子却没回答。

 

一段结婚录像

毛瑛萍外出的半年里,最让龙建平感到困惑的是,“打电话她不接,发短信往往过一两天才回,而且也没几个字”。龙建平直言自己“就像从没结过婚一样”。

2013年2月8日,除夕的前一天,龙建平终于见到了回家的毛瑛萍。

再见妻子,龙建平直言:“她完全像变了个人,不但人变胖了,肚子变大了,还不愿意在家干活,更嫌弃家里的亲戚穷、环境差、气味难闻。”但让龙建平意外的是,妻子“给我买了块卡西欧的手表”。龙建平感到很惊喜,并把当天的晚餐工作全包了作为感谢。

当晚的饭桌上,看着妻子给自己和女儿夹菜,龙建平觉得“以前的那个她又回来了”。可到了晚上睡觉,毛瑛萍又开始变得陌生起来,“她说身体不舒服,想单独睡一张床”。

这一晚,龙建平在卧室沙发上度过。此后,这样的日子又持续了4天。

2013年2月12日,毛瑛萍从邮局带回一个包裹,然后在家洗澡。

龙建平在整理房间卫生时,发现床上有个新手提包。他拿起来一看,包中竟然装着一张写着“结婚录像”字样的录像光碟。

龙建平把光碟放进电脑播放。画面中,在结婚进行曲的伴奏下,一个身着白色婚纱的女子挽着身旁西装革履的男子踏着红地毯一步步向前迈进,两旁尽是欢呼、喝彩的嘉宾。

这原本让人感到愉悦的一幕,却让龙建平“脑子里嗡嗡响个不停”:“新娘子就是她(指毛瑛萍),新郎却不是我!甚至,这个男的我都没见过!”

得知事情败露,毛瑛萍“只是短暂的惊慌紧张后,表情就平缓了下来”。但面对丈夫的一连串发问,毛瑛萍却始终没有正面回答,只是说:“这是我的错,但我也不想再像以前那样过苦日子了。”

自称“官二代”,嫁得北京“高富帅”

龙建平“很气愤,更不甘心”。一天后,他选择了报警。

毛瑛萍随即被警方抓捕讯问。两天后,困扰龙建平一肚子的疑问很快从警方提供的讯问笔录中一一得到解答。

“我是2011年在网上和吕有明(化名)聊天时认识的,他当时在北京一家科技信息中心工作,因为他长得帅、学历高、说话幽默、家里经济条件也还可以,我对他挺有好感的,没多久,就和他在网上聊开了。其间为了防止被丈夫发现,每次和吕有明聊完后,我都会把当天和他的聊天记录删除清空。”

 

2014年1月17日,娄底涟源市人民法院一名不愿透露姓名的工作人员向今日女报/凤网记者介绍,毛瑛萍为了和这名“高富帅”交往,不但隐瞒了自己出身农村的身份,还谎称自己单身,父母是涟源市的高官,在涟源市区有多处房产,还曾在加拿大留学读书,目前在涟源市一家设计院工作。

随着时间的推移,两人的感情进一步升温并很快确定了情侣关系。2012年8月6日,吕有明提出“两周后,七夕相聚”的建议让毛瑛萍心动不已。几经考虑后,毛瑛萍最终答应下来。

2012年8月22日,农历七夕的前一天,毛瑛萍赶往涟源市后特意买了几件新衣裤,做了张假留学文凭。此外,为防止丈夫突然来电导致身份败露,毛瑛萍又专门买了台新手机与“男友”联系。直到一切准备妥当,她才坐上了最近一趟去往北京的火车。

毛瑛萍在北京和“男友”相见后,两人的关系变得愈加亲密。

2012年11月,毛瑛萍怀孕了,她因此催促吕有明办结婚宴。

2013年1月,毛瑛萍谎称父母身体不适不便来北京参加男方家举办的婚宴,在父母亲戚不知情,也没和龙建平离婚的情况下,与吕有明在北京举行了结婚仪式。之后,两人以夫妻名义开始了同居生活。

直到2013年2月12日,“丈夫”吕有明将两人的结婚录像寄回给毛瑛萍“好让岳父岳母开心”时,凑巧被龙建平发现,这个荒唐的变故才最终画上句点。

2014年1月初,经娄底涟源市法院审理认为,被告人毛瑛萍有配偶而与他人以夫妻名义同居生活,其行为触犯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五十八条,对被告人毛瑛萍应当以重婚罪定罪处罚,判处其有期徒刑九个月。

  重婚 官二代 高富帅 凤网/今日女报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