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艺谋妻子陈婷否认生一子得千万 公开超生真相(图)

2013-12-30 阅读数 506909

张艺谋 陈婷 张艺谋超生

张艺谋的妻子陈婷接受新华社记者专访(12月19日摄)。新华社记者毛伟豪摄

综合新华社电 沸沸扬扬的“张艺谋超生事件”引发海内外舆论广泛关注。张艺谋、陈婷夫妇近日接受记者专访,确认超生属实,并向社会公开致歉。张艺谋、陈婷告诉记者,二人相恋于1999年,共育有三个子女:大儿子张某男、二儿子张某丁和小女儿张某娇分别于2001年、2004年和2006年在北京出生。

有媒体报道张艺谋有“三四个女人、七八个孩子”。“这是谣言。”陈婷说,“我一开始并没理会,但孩子们上网看到了,甚至连80岁的婆婆也听说了。谣言对家人伤害很大,我真不知如何向他们解释。”

谈及为何超生,张艺谋回答:“在我和父母的传统观念里,希望多子多福、儿孙满堂。父亲临终前嘱我,希望能有个男孩传宗接代,母亲也觉得孩子多生几个相互也能有个伴儿。”张艺谋承认,无论如何解释,超生都是违法的,“我必须承认错误并承担一切后果”。

超生事件曝光已有半年余。陈婷表示,曝光之初,夫妇俩措手不及,不知道该如何应对,“导演当时在剧组拍戏很忙,而我在家里,俩人没办法长时间沟通。我觉得回应会引起较大反响,可能对孩子生活和艺谋工作造成影响。后来我们决定必须坦诚面对,共同承担责任。”

据记者了解,无锡市滨湖区人口计生局已于12月28日向张艺谋寄送《社会抚养费征收告知书》。在获取张艺谋陈述申辩等反馈意见后,将向社会公布处理结果。

张艺谋称:“超生这件事情,对我造成极大的损害和损伤。我自己是很诚恳的,为超生这件事情,向所有人道歉。我现在愿意全面配合无锡计生委的调查,尽快地使这个事情有一个结果。”

焦点:两男一女是否“非婚生”?

陈婷说,因担心张艺谋被媒体曝光,两人一直没领结婚证

“张艺谋超生事件”被曝光半年有余,超生的数量越传越多、越炒越多:从最初某演员爆料“超生三个孩子”到网上流传“张导有三四个女人、七八个孩子”……“张艺谋到底超生了几个,始终是网民关注的焦点。

张艺谋、陈婷说,二人共育有三个子女:大儿子张某男、二儿子张某丁和小女儿张某娇分别于2001年、2004年和2006年在北京出生。

“三个孩子都是非婚生育。”陈婷说,因担心张艺谋被媒体曝光,两人一直没领结婚证,“直到2011年为了给孩子补上户口,才在江苏无锡办理了结婚登记。”

无锡市滨湖区人口计生局已查实:张艺谋、陈婷生育的三个子女均属非婚生育,均未取得计生部门批准生育的证件。

对于某娱乐媒体称“张艺谋和陈婷还育有一名叫‘张某媚’的小女儿”并刊出照片为证,陈婷说,这其实是隔壁邻居王建英的女儿,“那天带她一起外出,恰被跟拍,被媒体误解了。”

记者辗转找到44岁的食品进口商王建英,她证实这家媒体刊出照片中的女孩确实是她的女儿,但不叫“张某媚”,而叫“王某雨”。王建英出示的户口本显示,王某雨生于2006年,与张某娇同岁,生日相差17天。

针对网上“陈婷每生育一子,张艺谋给一千万”的传言,陈婷予以否认。而对所谓“张艺谋的陈姓大舅哥微博爆料”一事,陈婷回应称,爆料并不属实,“陈家就我一个(女儿),没有什么‘大舅哥’。我的表哥、表弟、表妹也都没有姓陈的。”

 

张艺谋 陈婷 张艺谋超生

张艺谋接受新华社记者专访(12月25日摄)。新华社记者李德欣摄

上户口是否有人“帮忙”?

民警称,不是特事特办,只要出示结婚证和户口本即可补登户口

在如何给孩子办理出生医学证明和户口的问题上,舆论普遍质疑其背后有特权作祟。

陈婷告诉记者,三个孩子出生后,本应办理出生医学证明并上户口。“但考虑到是超生,且出生医学证明要求填写孩子父亲的相关资料,就没去办理,按当时的政策无法登记户口,三个孩子便‘黑’了下来。”

据记者调查,作为“黑户”,张某男和张某丁两子被送到陈婷的老家江苏无锡,而张某娇在北京。陈婷说,两个男孩各交了三万多元的赞助费,以“借读”方式进入无锡市侨谊幼儿园。老大张某男还在无锡市连元街小学“借读”上一年级,后转回北京一所民办学校继续上学。

陈婷回忆,2011年她才到无锡市滨湖区鼋头渚派出所为三个孩子办理户口。负责民警当时表示,这不是特事特办,因为根据第六次人口普查精神,只要父母双方出示结婚证和户口本等证件,即可为孩子补登户口。

谈起孩子十多年的“黑户”生活,陈婷说:“我们全家都痛苦。如果真有特权,孩子们早就该上了户口,不会是今天这个样子。”张艺谋坦陈:“我们就像‘超生游击队’,东躲西藏;三个孩子在上学期间,老师从未见过孩子们的父亲;父亲的真名,也必须隐瞒;和孩子外出,至少拉开两百多米的距离……由于我的错误,对孩子的童年影响很大!”

揭秘:张艺谋一年收入2760元

多家媒体根据电影票房等数据推算张艺谋的实际收入以测算“罚金”额:低则数十万元,多则上亿元。

北京法大律师事务所执行合伙人李维推算,张艺谋需缴纳的社会抚养费将超过700万元。这或将是迄今为止我国征收社会抚养费的单笔最高额。

面对记者提出“为何2000年的实际收入仅有区区2760元”的质疑,张艺谋回答,这的确是他当年的真实收入。“电影导演的收入并不固定,有大年、有小年。对我来说,我常用一年多的时间磨一个剧本,在此期间,还要请好多人来写、来讨论,有时候还要倒贴钱。”

此外,在这三年中,张艺谋相继拍摄了《幸福时光》《十面埋伏》《千里走单骑》《满城尽带黄金甲》等电影,为何没有导演酬金?对此,张艺谋解释说:“由新画面公司和珠海振戎公司投资的《幸福时光》票房很差,再加上两家投资方闹翻,我没收到酬金;就《十面埋伏》《千里走单骑》和《满城尽带黄金甲》,我的确签订导演合约,但当年并没拿到酬金,直到2010年才补发给我。”

张艺谋在受访时向记者出示了所有导演合同和个人银行账户明细。他说:“我愿意把所有合同、流水、缴税证明都向社会公开,给大家一个交代。”

据记者了解,无锡市滨湖区人口计生局已于12月28日向张艺谋寄送《社会抚养费征收告知书》。在获取张艺谋陈述申辩等反馈意见后,将向社会公布处理结果。

追问:多次超生为何能隐瞒至今?

“张艺谋超生事件”引发网民广泛质疑:多次超生为何隐瞒至今?背后到底有何隐情?记者深入调查发现,张艺谋超生绝非个案,其背后隐藏着“医院分娩记录报告制度是否完善”“非传统单位人员超生难调查”以及“社会抚养费征收标准为何差异这么大”这三大疑问。

 

陈婷称孕检两家医院不用准生证

陈婷告诉记者,她产前在北京一家知名外资医院做孕检,而后去北京一家顶级公立医院的国际医疗部生产。“这两家医院并没有让我出具准生证(计划生育服务证),我用身份证就办理了建档和住院手续。”

记者走访北京多家医院发现,在医院待产的孕妇中,确实有不少没有办理准生证的,其中以外地户籍和自由职业者居多。北京某公立医院的产科医生说,一般来讲,只有产后需要医保报销的人才按程序登记准生证,而自费的只需登记身份证就能生产。

“遇到无准生证入院分娩的情况,医院没有向计生部门实时报告的义务,计生部门也不太可能实时监控每家医院的分娩情况,这直接导致全国每年开具的出生医学证明数量可能比实际出生人口少约200万。”国家卫计委专家委员会委员、中国人民大学社会与人口学院院长翟振武建议,要尽快建立健全医院分娩记录报告制度,“为人口调控提供最为准确的参考依据。”

“陈婷住别墅,没人举报没法查”

作为家庭主妇的居家女性,陈婷不用去传统意义上的“单位”上班,很难受到相关制度的制约。翟振武认为,类似于陈婷的情况在现实生活中比比皆是,“流动人口、失业人员、回国人员等人群成为人口管理的‘老大难’”。

一位计划生育干部私下告诉记者:“社会环境变化太快,我们不是不想管,实在是太难管。像陈婷这样住在别墅区的,平时大门不出、二门不迈,也没人举报,我们怎么能知道她有没有超生?即便怀疑,又能有什么方式去查?”

中国社会科学院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研究所所长尹韵公表示,近些年到境外生育后再入境的人数剧增,而相关地方条例对此要么没有涉及、要么含糊不清、要么有规定难执行,亟须调研现实情况,不断完善相关上位法。

“张艺谋超生情节严重应从重处罚”

北京法大律师事务所执行合伙人李维等法律界人士认为,张艺谋超生属实,且情节严重,故计算其社会抚养费时应依法从重处罚。

李维说,当前,各地收入差异或当事人实际收入差距较大,使超生所缴纳的社会抚养费差异过大,有的“罚金”是当地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这一基本参考值的数百倍,这在某种意义上也有违公平。

翟振武在调研中也发现,一方面在农村地区对社会抚养费的征收到位率仅约20%,另一方面在城乡间及不同群体间收入差距扩大的情况下,社会抚养费征收额差异过大,有可能引发受众对社会抚养费征缴公平的质疑。因此,各地可考虑明确征收上限。

声音

“我们就像‘超生游击队’,东躲西藏;三个孩子在上学期间,老师从未见过孩子们的父亲;父亲的真名,也必须隐瞒;和孩子外出,至少拉开两百多米的距离……由于我的错误,对孩子的童年影响很大!”——张艺谋

  张艺谋 陈婷 张艺谋超生 新华网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