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州男子东莞街头“卖子寻妻” 妻被兄逼迫借腹生子出走

2013-12-24 阅读数 286126

卖子寻妻 卖小孩

一起生活了5年的“妻子”出走

44岁的李恪飞是湖南省蓝山县毛俊镇朝阳村的村民,有一双儿女,儿子4岁半,女儿2岁多。“其实我并不是真的想卖这两个孩子,我40岁才成家生子,疼他们都来不及,怎么可能去卖掉呢?”12月18日,在与今日女报/凤网记者通话中,一说到卖孩子,李恪飞的情绪就变得激动起来。

李恪飞说,自己只是想借卖孩子的事情来吸引别人的注意,其实真正的目的是为了寻找自己的妻子。

李恪飞的妻子钟利荣今年5月份离家出走后,从此杳无音信。李恪飞经过多方打听,终于从钟利荣的妹夫那里得知自己的妻子目前在深圳打工,但钟利荣的妹夫拒绝透露更多的信息。

聊到和钟利荣的这段婚姻,李恪飞直言自己也觉得很无奈。

原来,李恪飞因为家境较为贫困,且一直四处漂泊,直到2008年时才经人撮合和同村28岁的钟利荣走到一起。虽是同村,但李恪飞对于妻子钟利荣并不熟悉,只是听人讲过她以前有过两段婚姻,生过3个孩子,但她的孩子都没跟她生活在一起。

通过电话接触了一个月左右的时间后,钟利荣便去了东莞找李恪飞,两人就这样开始了同居生活,并于在2009和2011年生下了一儿一女。因为钟利荣的反对,两人至今都没领结婚证。

在东莞的出租屋里,一家四口租住在一间十几平方米的房子里,房租一个月250元,李恪飞靠收废品来维持家用,房子里到处堆放着各种各样的废品,一张老式的木板床是家里唯一可以休息的地方。

“我们两个人感情还不错,很少吵架,特别是她有了孩子后,我对她更是体贴入微,我虽然赚不了太多钱,但我从来没让她操心过家里的事情。”尽管在李恪飞看来,他已经做了自己所有能做的事情了,但让他没有想到的是,妻子钟利荣在5月份因为两人大吵了一架后便不知去向。

“她哥哥想让她生儿子过继给他,但不能是我生的”

吵架的理由是李恪飞不愿谈及的,他觉得讲出去有失男人尊严,但他最终却没能忍住,他希望今日女报/凤网记者能够帮他评评理。

“他哥哥竟然要我老婆过继个儿子给他,随便找个男人给他生,这怎么可能!”李恪飞激动地说,“如果一定要给她哥哥生一个儿子,我也同意我们夫妻俩再生一个儿子过继给他,但问题是他哥哥竟然要求不能是我的孩子,就因为我是同村的。”

原来,钟利荣的哥哥因为不能生育,一直想要妹妹随便找个男人给他生一个儿子。李恪飞告诉今日女报/凤网记者,这件事情一直是他和妻子之间的心头刺,每次只要提及这事两人就一定会吵架。在他看来,妻子是个没有主见也很懦弱的人,特别听兄弟姐妹的话。“宁愿不要这两个孩子,也要兄妹情。”这是钟利荣曾经对李恪飞讲的话。

2012年,钟利荣的哥哥来东莞打工后,李恪飞夫妻之间的关系便急剧恶化,两人因为这件事情经常吵架,而钟利荣也曾经离家出走了好几次,不过每次李恪飞都把她找回来了。但这一次,李恪飞找了好久都没有任何关于妻子的消息,打电话给妻子的哥哥,对方也不接。

自从钟利荣走后,两个孩子一直在问妈妈去哪儿了。“你妈妈没了”,这是李恪飞用来骗孩子的,他不希望孩子知道自己的母亲不要他们了。“我自己也是两三岁就没了妈妈,很清楚的知道没妈疼的孩子是什么滋味,所以我不希望我的孩子再经历这种痛苦。”说这话的时候,李恪飞深深地叹了一口气。在和今日女报/凤网记者交谈的过程中,李恪飞的电话那头不时传来小女孩的声音,“爸爸,我帮你把废品拿下来了”。

随后,李恪飞主动把电话递给了一旁的女儿,小女孩很乖巧地在电话里头和记者问候,说:“我想要妈妈回来,我想要爸爸妈妈一起照顾我和哥哥。”

街头卖子其实只是想吸引媒体和爱心人士关注

自从钟利荣今年5月份走后,李恪飞便很少出去收废品了,他不放心让两个孩子待在家里,有时候实在是没钱过不下去了,便把两个孩子放在车子里带着一起出去干活。“冬天来了,我怕把孩子冻感冒了,就一直没出去了。”其实他更担心的是,孩子感冒没钱治。

以后打算怎么办?李恪飞觉得孩子是无辜的,他不想因为自己的“没用”而耽误孩子的学习。可目前对他来说,最大的问题就是帮孩子上户口。“我打电话回老家咨询过了,像我这种情况的,没结婚生下来的要想上户口,每个孩子必须要交8000元。”

8000元一个,两个孩子就要16000元,这对于李恪飞来说就是天文数字。

“我现在基本上没什么收入,带着孩子出去也干不了什么活,有时候一天下来就能赚二三十块钱,甚至一分钱都赚不到。”李恪飞称,家里每个月1500元左右的生活开销让他头疼不已。

12月19日,今日女报/凤网记者联系了蓝山县毛俊镇一位李姓的计生干部。李姓计生干部称,李恪飞的两个孩子都是属于违反计划生育条例出生的,如果都想上户口的话,一共需缴纳大概4万元左右的社会抚养费。他解释道,当地的人均纯收入为3000元,而社会抚养费要按照夫妻双方年收入的6到8倍算,这样大概是4万元。同时,他表示,考虑到李恪飞的家庭条件较为困难,可以先交16000元把孩子的户口先上了,剩下的可以以后补交。

李恪飞说,四处寻妻无果,再加上经济压力大,无奈之下他才想到了“卖孩子”这一招。他说:“孩子马上就可以上学了,我知道现在很多人都通过各种‘另类’的方式来解决问题,我如果不采取这种招摇的方式就没人会注意。”

李恪飞表示,他这样做,一来希望引起媒体的注意,对自己的事情进行报道,从而让妻子知道自己正在寻找她;二来希望引起有关部门和社会爱心人士的注意,对自己的特殊情况加以帮助和解决。”

而当今日女报/凤网记者问及到是否知道自己的这种行为可能触犯法律时,李恪飞笑了笑,“这怎么会触犯法律,我只是开玩笑的。”

 

■专家观点

为了寻妻和引起社会各界的关注,虽不是真卖,可李恪飞却也堂而皇之的打出“卖小孩”的牌子。“居然卖自己的亲生孩子,还有没有良心!”面对当地市民的指责,李恪飞也只是一笑而过。他的这种行为到底有没有违法?给社会又会带来什么样的影响?今日女报/凤网记者采访了一些社会学、法律学、伦理学的专家,我们来看看他们的分析。

严重违法

刘大华(湖南中医药大学法律教研室主任、主任律师)

以卖小孩为噱头,吸引眼球,既违反人伦也严重违法,甚至涉嫌拐卖妇女儿童罪。找妻子无罪,从儿女之名绑架公众,威胁社会绝不可纵容。

还未实施不算违法

杨祖国(湖南天恒健律师事务所律师)

从法律上讲,贩卖儿童是违法的,哪怕是贩卖自己亲生的孩子也是违法。我国《婚姻法》及《未成年人保护法》均规定,未成年人的父母是小孩的法定监护人,应当对小孩承担抚养义务。当事人以“卖小孩”噱头的方式吸引公众的眼球,其做法极为不妥,有触犯法律的嫌疑,但还够不上犯法。因为法律规定拐卖妇女、儿童是指以出卖为目的,有拐骗、绑架、收买、贩卖、接送、中转妇女、儿童的行为之一的。当事人只是打出一个卖小孩的牌子,但还没有开始实施,所以他的这种行为算不上违法。

此外,从维护小孩的权益出发,当事人可以向法院起诉,通过法院判决小孩的母亲支付抚养费。

把孩子当做解决事情的手段不合乎道德

李伦(湖南师范大学伦理学研究所教授)

这名男子的遭遇也许值得同情,但他的方式是不可取的,也是不应该的。

尽管他的目的不是出卖小孩,而是把出卖自己的小孩当做解决问题的途径,但这显然是把人当做手段,是对人的不尊重,是不合乎道德的。而且,对小孩造成的伤害和负面影响是无法估量的,每一个负责任的父亲都不能采取这样的方式寻求帮助。即使一个人的诉求是合理的,也不应当采取不合理的手段。这种想通过不合理的手段来实现本值得同情的诉求,是很难获得社会同情的。当然,如果在一个社会里,人们必须通过不合理的手段才能达到合理的目的,那么这个社会到了必须反省的时候了。

宜完善和健全社会保障制度,避免引起他人效仿

黄诚(湖南农业大学社会学博士)

“卖小孩”(尽管他并不真正想卖)这种行为,既不为法律所允许,更不为道德所推崇,但若这种有违道德和法律的极端求助方式奏效,会降低人们对道德的敬仰和对法律的敬畏感,甚至模糊弱势者求助行为的道德和法律底线,从而造成不良的社会影响。生活中遭遇困境和纠纷,当事人应该寻求相应的诉求渠道和解决途径,比如他的妻子不履行抚养子女的义务,可以诉诸法律的途径;目前无经济能力单独抚养两个子女,可以诉诸社会救助的渠道;至于夫妻之间的矛盾,该调解的调解,该报警的报警。而不应该是以“卖小孩”(尽管他并不真正想卖)这种既于道德不义又于法律不许、同时也不利小孩健康成长的极端方式向社会求助。

更为严重的是,当事人此举还可能引起其他人的仿效。当然,从另一方面看,这种极端的求助方式,体现的是弱势者的无奈与心酸,其行为也是当下社会处理矛盾纠纷和寻求社会帮助的非制度化、非法治化方式的一种折射。完善和健全社会保障制度、司法救助制度和社会救助制度,才是避免更多人仿效的根本之策。

如果你对此有话要说,请致电0731-82333623,或@今日女报的新浪和腾讯官方微博,或在今日女报的官方微信留言。

  卖子寻妻 卖小孩 凤网/今日女报 李旦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