办了酒没领证的老婆跑了 相处5年的好妻子跟别人结了婚

2013-11-19 阅读数 239585

文、图:今日女报/凤网见习记者 李旦

他和她没领结婚证,

但5年后,她和另外的男人领证了,

他和她之前的婚姻算数吗?他能要回她吗……

日前,株洲茶陵人陈柏仔遭遇了这样一件烦心事。11月14日,今日女报/凤网记者启程前往茶陵采访调查。

老婆跑了 重婚罪

陈柏仔每天都在盼望妻子归来。

回娘家的妻子突然消失了

“你说我老婆还会回来吗?我们在一起都生活了5年了,她怎么舍得?”这是湖南茶陵人陈柏仔最近说得最多的一句话。

11月14日清早,今日女报/凤网记者赶到株洲市茶陵县下东乡桥边村见到陈柏仔时,他显得很干净,却掩饰不住憔悴的神情。今年48岁的陈柏仔是下东乡新田村人,因为做米酒生意,他常年租住在下东乡桥边村里。“我平时跟我老婆感情挺好的,我也不知道她为什么要离开我。”11月14日,陈柏仔和今日女报/凤网记者一说起妻子,脸上就写满了疑惑。陈柏仔告诉记者,他妻子段爱华于今年6月16日离开家里,当时给出的理由是要回郴州安仁娘家那边帮忙干几天活。

这四个月来,陈柏仔为了找回妻子,茶饭不思,米酒生意也没心情打理,晚上经常失眠,内心里充满焦虑:“我实在难受和想不通,我希望媒体能够帮我这个忙,帮我找回她,让她回心转意。”

陈柏仔的妻子段爱华是湖南郴州安仁人。2008年11月,前妻去世十多年了的陈柏仔经朋友介绍认识了当时36岁的段爱华。“她结过婚,现在带有一个4岁多的儿子,没有生育能力了。”朋友当时就是这么介绍段爱华的。陈柏仔则回答:“我不介意她的过去,我自己也已经有一个儿子了,也不准备再要了。”就这样,陈柏仔去了段爱华的家,并在当天就把段爱华带回了茶陵。第二年正月,两人就办了结婚酒。因为段爱华说她原来的老公离家出走一直没有消息,她还没有办离婚证,所以,两人也就没有领结婚证。陈柏仔现在还记得结婚那天晚上,段爱华对他说的话:“你要对我儿子好,我也会把你儿子当自己的孩子看,我们一家四口好好过日子。”

结婚后,陈柏仔就把家里的“经济大权”交给了段爱华,对段爱华的儿子也视如己出。“平时家里卖酒赚来的钱都给她了,家里的开销也是她在管。”他说。

但这一切到今年6月16日发生了改变。当日,段爱华建议陈柏仔和她一起带着儿子回趟娘家。在返回茶陵的时候,段爱华要求把儿子放在娘家带一段时间。一个星期后,段爱华又要求自己单独回娘家帮忙干农活。“我跟她回去确实帮她做不了什么事情,也待不了几天,所以让她一个人回去也好,我自己就安心在家做事情。”陈柏仔告诉记者,他当时根本就没起一点疑心。就这样,段爱华什么也没带就回了娘家,几天之后便带着儿子消失了,离开娘家的时候从家里拿走了年初放在她爸那里的1000元。

找到妻子,她却不愿回家

得知段爱华消失的第一天,陈柏仔就立马赶到了郴州安仁的岳父家,但没找到人。接着,岳父也跟着陈柏仔来茶陵找了几天,都没见到段爱华。岳父告诉陈柏仔,当时段爱华离开时,是和几个他也不认识的朋友租车走的,说是和朋友一起回茶陵。

正当大家到处寻人的时候,段爱华的电话突然能打通了。她告诉陈柏仔,她已经到上海了。

“你被人骗了吧?到上海怎么可能这么快就到了?你告诉我你在哪里,我去接你。”陈柏仔很激动。“不用了,我在这边挺好的。”段爱华说话很是平静,说完这句后就挂了电话,之后她的手机就一直提醒无法接通。陈柏仔不相信段爱华去了上海,他依然到处打听妻子的下落。他怀疑段爱华被人骗到外面,在吃苦受难。他爱段爱华,因为段爱华曾经带给了他太多的感动。

“2009年,我因为偷窃坐了两年牢,在那段时间里,我老婆每个星期都会来看我,她总是叫我不用担心家里,她都会照顾好的。”陈柏仔说这话的时候,脸上露出了幸福的表情。他告诉今日女报/凤网记者,那个时候在牢里,他就发誓一定要对这个女人好一辈子。

因此,当段爱华这样莫名其妙地失踪时,他实在想不出段爱华要离开的理由,他一直认定妻子是被人骗走了。

在段爱华消失半个月左右的时候,陈柏仔终于打听到了消息——村里有人告诉陈柏仔:“你老婆是被人介绍嫁到醴陵去了。”对方还给了陈柏仔一个出租车司机的电话。

“我当时的第一想法就是老婆是被别人绑架过去的,现在也一定是被困在那里出不来了,所以我一定要想办法救她出来。”陈柏仔说。

陈柏仔立刻给那个出租车司机打电话,对方说可以带他去找他妻子,但租车费要800元。陈柏仔想都没想就答应了并要求立刻前往。

车开到了醴陵夏坪桥加油站,陈柏仔按照司机的指示,在加油站附近找到了段爱华的“新家”。

“我是来找我老婆段爱华的。”房子内的人一听到陈柏仔的这句话就立马把门一关,说不认识谁是段爱华。陈柏仔无奈之下,拨打了110。

在派出所里,陈柏仔终于见到了朝思暮想的妻子段爱华。他当即跟那个男子交涉要立刻带段爱华走,但没想到对方特别平静地说:“要带走也可以,只要段爱华愿意。其实我也是受害者,不知道她是有老公的,不过带走之前必须把我给介绍人的6000元补偿给我。”

陈柏仔一口答应。正当他欢天喜地准备带段爱华走的时候,却遭到了段爱华的拒绝:“你走吧,我在这里挺好的,我不想跟你回去了。”

陈柏仔劝了好久,还是没有用。

“我的手机号码一直不会换,如果你在这边过得不好,可以随时回来找我。”说完这句话后,陈柏仔就只好无可奈何地离开了。

 

妻子早就策划“离开”?

段爱华为什么要离开自己呢?陈柏仔想不通,“我那时坐牢她都没离开我,现在的日子比坐牢时可好多了。”周围的邻居虽然不清楚原因,却有很多人一开始就不看好这段婚姻。桥边村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村民告诉今日女报/凤网记者:“陈柏仔这么不相信她会离开,就是因为对她太好了,这个女人又不是第一回离家出走了!以前不是有过好几次婚姻的吗?”

段爱华的每一段婚姻,陈柏仔都清清楚楚,而且是婚后没多久段爱华主动告知的。“第一段婚姻是和同村的一个傻子,是家里强迫嫁过去的;第二段婚姻是一个在她家附近开理发店的安徽人,两个人谁也没告诉就跑到安徽去了,在那边生了三个孩子,那个男人经常喝酒后打她,后来那个男人失踪了,她就只好带着儿子回娘家来了。”

“我不介意她的过去,只要她是真心对我好就行。”在陈柏仔看来,段爱华也是一个和自己一样命苦的女人,因此他不计较她的过去,愿意一心一意对她好。

但这次段爱华拒绝回家,让陈柏仔产生了一丝怀疑,他突然意识到段爱华为离开已经做了很久的准备了,只是当时自己一点都没有察觉到。“今年4月份开始,她就和我分床睡了,当时我还以为只是闹一下别扭,也没往心里去,但没想到她对我的态度也开始变得忽冷忽热,话也不像以前那么多了。”陈柏仔告诉今日女报/凤网记者,“到6月要我陪她回娘家时,我还以为是她回心转意了,没想到却是这个结局。”

得知真相却不知所措

虽然陈柏仔认为段爱华是精心策划好了要“逃跑”,但他依然想不清楚从来没抱怨过什么的段爱华为何会这样突然离开。

就在陈柏仔百思不得其解的时候,村里有人告诉他,在段爱华6月16日回娘家之前,有一个陌生女人曾来过他家,她是本村女子周艳玲(化名)的姐姐。周艳玲和她姐姐平时专门帮人做媒。

陈柏仔跑到周艳玲家要个说法,没想到周艳玲却说:“你自己守不住老婆,关我什么事?再说,去你家的是我姐姐,要犯法也是我姐姐。”陈柏仔被问得哑口无言。

陈柏仔随后去找了下东中心派出所,“希望派出所的人能够将周艳玲绳之以法”。派出所认为,由于案发地,也就是段爱华被人“带”走的地方是在郴州安仁,所以案子应由郴州安仁当地的派出所处理。陈柏仔又去了郴州安仁当地的派出所,但他们给出的说法却是,段爱华和周艳玲的家庭住址是在茶陵下东这边,应该由下东的派出所管。

“我到底应该找谁?有没有人能够把周艳玲抓起来?”陈柏仔一遍又一遍地重复这句话,他不知道该怎么办,也不知道妻子段爱华还会不会回来。

11月14日,今日女报/凤网记者去了周艳玲的家,发现房门紧闭,敲了好久的门都不见有人出来。邻居说:“她这段时间都不怎么在家,估计是因为陈柏仔老婆的事情怕有人来找她的麻烦。”随后,今日女报/凤网记者来到了下东中心派出所,在说明来由之后,派出所问询室的工作人员表示,这个案子不归他们管,应该去找安仁当地的派出所,而且到底段爱华是不是被骗过去的,也没有证据能说明这一点。

最近,村里又有人来给陈柏仔介绍对象,他拒绝了。

“人太复杂了,像段爱华对我这么好的都能跑,其他人我也不相信了。我还是想等段爱华回来,你们媒体能帮助我吗?”陈柏仔说。

11月16日,今日女报/凤网记者联系上了段爱华。

“我现在生活得很好,我老公一家对我也很好。他今年45岁,从没结过婚,所以把我儿子当亲生生儿子一样看待。陈柏仔来找我之后,他们都不愿意我回去,他也跟我讲他不会介意这些。”段爱华告诉今日女报/凤网记者,她现在和醴陵那个男子已经打结婚证了。

对于她之前到底和安徽那个男的有没有离婚的问题,段爱华说:“我其实已经和他离婚了,只是陈柏仔一直不知道而已。我不想跟陈柏仔去打结婚证,所以就没有告诉他离婚的事情。”

■律师说法

北京盈科(长沙)律师事务所余宇律师告诉今日女报/凤网记者,根据报道内容,从法律上来讲,介绍人周艳玲的行为是否构成刑事犯罪,与周艳玲是否存在强迫段爱华“嫁”到醴陵的故意和行为有关,如果周艳玲仅仅充当了“媒婆”角色,很难追究周艳玲的刑事责任。周艳玲的行为是否构成民事责任也有待进一步的讨论。如果一定要追究法律责任的话,还需要进一步核实她和段爱华之间的关系。

对于段爱华的这种行为是否构成重婚罪,余宇表示,如果段爱华在安徽那段婚姻真的有去民政部门办理离婚,那么即使和陈柏仔举行了婚礼,并以夫妻名义在一起生活了五年,如今又嫁给了醴陵的那个男人并领取了结婚证,段爱华的这种行为并不构成重婚罪。

  老婆跑了 重婚罪 凤网/今日女报 李旦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