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外眼中的中国女人:勇敢有野心 掌握家庭财政大权

2013-11-16 阅读数 372450

老外眼中的中国女人:勇敢有野心 掌握家庭财政大权

温柔、贤惠、不张扬,是很长一段时间老外眼中“东方女性”特有的气质和美感。

而如今,随着中国越来越开放和富裕,中国女性尤其是中国年轻一代女性的国际形象也变得更加丰富多元起来。

从外表到内心,从宏观到微观,外国人的目光聚焦中国女性。在他们眼中,中国新一代女性“勇敢、有野心,掌握着家庭的财政大权,正成为中国经济发电站中新的发电机”。

更“具野心”

美国“新闻周刊”新闻网日前以《中国女性比美国女性“更具野心”》为题公布了一项研究结果。文章称,在受过高等教育的美国妇女中,仅有略超过三分之一的人称自己很有野心。在中国,这一数字接近三分之二。此外,超过75%的中国女性渴望获得企业高管的职位,而美国的这一数字仅为50%左右。

亚洲协会负责人朱迪·基拉昌德说,在中国,很少有制度性的障碍阻挠女性实现职业上的成功。因此,女性担任领导人被视为很常见的事情。如今,中国女性在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中的比例已达21.3%,高于美国国会中的女性比例。

有部分日本网民留言表示,女性的“野心”,这在日本是无法想象的,因为日本女性没有地位,社会的等级森严,“野心”无从谈起。还有部分人认为,这样的情况只有在“男女平等”的国度里才可能,在“男尊女卑”的国家里根本不可能,生在这样的国度里,我们只有对日本女性感到“同情”。

同时,也有一些不同的声音。有部分人留言称,中美女性对“什么是幸福”的认知是不同的。美国女性似乎更注重的是家庭,“家庭就是幸福”,而一些中国女性则认为“金钱就是幸福”。也许,对物质的追求,让很多中国女性看起来更“具野心”。

更“开放、勇敢”

韩国《庆北日报》近日刊载了一篇题为《中国女性》的文章,作者将中国女性与韩国女性进行了对比。

该文作者称,他在大学学的是中文,那时听说中国女性比韩国女性开放,来中国后发现果然如此。

韩国女性常常一边为如何打扮得更性感更漂亮而费心思,一边又忙着掩盖裸露的部分。穿低胸服装又害怕不怀好意的目光,随时忙于遮挡。穿超短裙坐下时,总是忙着往下拽裙边。为显得苗条而穿超短裙是出于从众心理,但她们对与众不同的个性表现的追求欲望不如中国女性强。与穿着暴露的服装又忙着遮挡的韩国女人不同,中国女性是本着舒服的原则,按照自己的想法选择日常装束。

韩国女性常常成为性骚扰受害者。在满员的公交车或地铁里,如果被不怀好意的男人占便宜,出于羞耻心,韩国女性不敢大喊。而中国女性即使在公共场所遭遇“咸猪手”,也会立刻高喊“干什么”,甚至回头给色狼一记耳光。

“掌握家庭财产”

据美国《新闻周刊》近日报道,正当西方消费者因担忧经济细算时,中国消费者却开始打开他们的钱包。全球管理咨询公司麦肯锡最近的数据显示,2007年到2009年,中国零售额年增长率高达25%。中国消费者的信心达到了2007年以来的最高水平,而女性则成为购物潮流的领军力量。

《中国妇女》杂志最近的一项调查显示,2006年中国女性将收入的55%储蓄起来;而2009年,中国女性只储存了收入的24%。此外,3/4的中国女性表示,她们掌握着家庭的财政大权。这就意味着,几亿中国女性正成为中国经济“发电站中新的发电机”。

20世纪50年代,中国女性收入只占家庭收入的20%;20世纪90年代占到40%;2009年这一比例增加到50%。麦肯锡公司最近对中国消费者行为调查显示,女性的购物频率比男性更高,在个人物品和食物方面的花费也更高。

摩根士丹利经济学家史蒂芬·罗奇预测,今后5年,中国奢侈品市场份额将增加到90亿美元(约612亿元人民币),而女性消费将占到55%。

此外,韩国媒体近日载文《中国女性成社会及消费主力军》。文中指出,根据联合国今年公布的各地区人类发展报告,70%的中国女性有工作,考虑到世界平均值为53%,我们不难看出中国女性参与社会的广度。该文作者在位于湖南长沙的湖南电视台看到,记者、编导等在韩国以男性居多的技术职位以及高层领导岗位,中国女性所占比例很高。

女性参与经济活动日益活跃,女性消费也越来越大方。河北石家庄的一家购物中心去年年底修建了女性专用停车场,比普通停车位要宽大。世界级名车法拉利去年全球销量为6500辆,女性买走325辆,而其中220辆的主人是中国女性。这一切表明,从美容产业到汽车产业,女性已经成为消费的主力军。

但中国女性的支出不一定与收入成正比。中国市场调查机构的数据显示,不少未满32岁的女性是月光族,每月工资都花光,不存钱。

 

老外眼中的中国女人:勇敢有野心 掌握家庭财政大权

“择偶挑剔”

美国《华尔街时报》一篇题为《中国女性是否太过挑剔》的文章,引起了各方关注。文章称,将爱情与金钱联系在一起也许非常普遍,但在中国,尤其是对老一辈的人来说,这仍是一个忌讳的话题。因此,一系列让年轻女性公开谈论物质标准的电视相亲节目大大触动了公众的神经。

中国第一档约会节目是1988年山西电视台的《电视红娘》,但当时并没有引起很大争议。“上一辈人刻意淡化婚姻中的物质因素,而是着重于‘缘分’和‘爱’,在相互理解和心心相印的基础上建立感情。”日本上智大学研究中国性问题的刘雅格说。

而目前,《非诚勿扰》等相亲类节目大行其道。有关部门称有的相亲节目“炒作拜金主义,对婚姻和爱情抱有不健康和不正确的观点”,而一位中国专家认为,它们的问题是“太过坦率和直接地反映了现实”。刘雅格也认为:“对中国现在的男女来说,结婚的最大困扰就是经济能力。”

在中国各地的公园中,不同类型的周末约会热火朝天。家长们展示并交换着各自未婚子女的照片和资料。一个女婿或媳妇的具体要求通常包括年龄、身高、收入、职业,男性则需要有“婚房”。没房子是中国女孩翻脸的一个主要因素。上海一家公司的专业媒人李冷(音译)说,“中国人认为结婚必须有房子。20世纪80年代以前,房子由工作单位提供,而现在,楼价已非常贵。”

李冷说,征婚节目代表了“一部分中国单身人士”的心声,其中大部分为农村女孩。她说,“这些来到城里的农村女孩看到了小康生活,感受到自己处境的困顿,于是希望得到它。”

另一篇刊登在《洛杉矶时报》上的文章提出了同样的问题,该文从一个“男朋友”的视角,剖析了中国住房热给未婚男人带来的难题。伴随着高涨的房价,中国已经出现了新一代痛苦和无奈的单身汉阶层。

迈克·张认为自己确实是做男朋友的料,他知道如何在意大利餐厅点餐,他会调制可口的玛格丽特酒,并且总是积极为女朋友拎包。但尴尬的是,张先生这位28岁的导游及外语翻译,却无法在北京那火爆的房地产市场购置一套公寓。为了不再浪费更多时间,相恋2年的女友断然与他分手。

张先生的遭遇并不是个别现象。

和女友分手后,张先生意识到,他必须开始攒钱买房子了。但是,他更希望有一个女人是因为他的魅力而爱他,而不是用房子来压低他的头。

“爱漂亮没止境”

贺珍(音)的整容之路既快速又简单。她的母亲看到上海一家报纸上的广告后,就认为长有一双像白人那样的眼睛对她28岁的未婚女儿来说,更容易找到如意郎君。她迅速为女儿预约了整容手术。随后贺珍就花费290美元做了手术。经过两周的恢复期后,她获得了梦寐以求的东西:不是有人提出要与她结婚,而是在英国一家银行业巨头的上海办事处获得了一个工作机会。

她是成千上万名中国整容女性中的一员,她们正选择做双眼皮、隆鼻或者隆胸手术,希望提高找到另一半或者是更好工作的机会。对于在像上海这样大都市里长大成人的年轻人来说,她们的生活环境就是被具有西方特点的漂亮女性所包围。

在上海出售芭比娃娃的商店里,店员们承认白人芭比娃娃卖得火,而具有亚洲特点的布娃娃往往“坐在货架上无人问津”。如此说来,当中国女性20多岁时,很多人认真地考虑整容手术就毫不奇怪了,中国的财富暴增也使整容进入了很多人的考虑之中。

上海一家整容医院网站上打出的广告是:“下颌整形,告别方脸”。这家医院今年2月还因同意为一名21岁的女性做整容手术而吸引了媒体关注,因这名女性希望长得更像美国女演员杰西卡·阿尔芭,以便能够重新赢得男友的欢心。

整容外科主任杨云霞(音)医生说,她和她的团队每年要做大约4万例手术,通常是为那些抱怨“长得有缺陷”的女性做整容手术。“大眼睛和高鼻梁是美的象征”,她说。

杨医生做手术的费用从290美元割双眼皮到7300美元隆胸不等,而且手术也并非没有风险。行业报告说,过去10年里,中国关于失败的整容手术案件至少有20万起,很多失败的整容手术发生在类似于贺珍曾经光顾过的小诊所内。然而,不管中国报道的整容失败后进行修补的手术有多少起,但是年轻女性追求美的愿望仍然不减。

《奥普拉杂志》美容部主管瓦莱里·门罗说,正在兴起的按照西方人长相进行整容的潮流,是“全球交流增加”所导致的结果,这使得全球的女性都受到欧美美女标准的影响。

另据韩国《朝鲜日报》刊文称,近年来,中国女性热衷于到韩国进行整容。在一些医院里,甚至有中国女性的专用楼层。报道称,这些中国女性大都属于经济上比较富有的阶层,有能力远赴韩国接受手术,她们会停留一周左右时间,花费100万到300万韩元的整形美容费用。与此同时,她们在服装、饰品和化妆品方面的花销仅次于整形美容的花销。因此可以将她们称为“综合美容客户”。

根据国际美容整形外科学会的一份调查,中国目前的整形手术数量居亚洲第一,占全世界整形手术数量的12.7%,仅次于美国和巴西。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