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德昔日被拐儿童当警察,委托今日女报/凤网寻母

2013-07-02 阅读数 196509    赞 1

被拐儿童 寻母

文:今日女报/凤网记者唐天喜

特约记者闫笑然

图:受访对象提供

2岁丧父,4岁母亲走失,11岁时被人贩子拐卖到外省,最后,他幸运地在新疆当上了警察。如今,妻儿在身旁,他却更加强烈地思念母亲,而且越来越频繁地梦见母亲。6月30日,他致电今日女报,希望家乡媒体能够帮他实现这一个做了22年的梦。

母亲走失,在那年4岁时

今年26岁的郭梦臣(曾用名张诚)是新疆维吾尔族自治区公安厅交警总队的一名警察。每年“六一”儿童节,郭梦臣总会做一件事——带着食物和玩具去他所在城市乌鲁木齐市的SOS儿童村——这是一个国际性的民间慈善组织,以家庭方式抚养、教育孤儿。

郭梦臣出生于湖南省常德市石门县太平镇丰禾坪枧槽峪村(现名竹儿岭村),两岁时,他的父亲因肺结核去世,他的母亲遭此变故,精神有些失常。在他4岁时,母亲也离他而去,从此再也没有相见。22年来,他对母亲的最后记忆就定格在了那一天……

“那天,我和小朋友在草坝上玩耍,妈妈说去乡里背粮食,可再也没有回来。此后有一段时间,我就一直在院子里石磙旁边等着我妈,总觉得她会出现。”郭梦臣说。

“在我印象里,母亲不爱说话,瘦瘦黑黑的,个子不高,额头的皱纹很深。”郭梦臣回忆,他还记得和母亲居住的那间三角形尖顶老屋是土坯房,经风雨侵蚀,墙壁上有拳头大小的洞,房顶瓦片已烂,用茅草覆盖缝隙,每逢下暴雨,他们只得去岩石下避雨,他小小的身体偎着母亲的躯体取暖。老屋里架着一口铁锅,只有3岁的他甚至在母亲的指点下学会了煮稀饭。每次领了救济粮回来总能吃上一顿稍稠的稀饭,母亲看着他舔得干净净的碗,总会笑着拍拍他的头。

母子最开心的时刻,就是偶尔去十几里外的外婆和姨妈家时。虽然那时外婆和姨妈家也过得艰难,但总是尽可能地帮助他们。

郭梦臣的姨妈覃正楣今年73岁。覃正楣说,郭梦臣的妈妈叫覃正凤,她若在世该有67岁了。

在父亲去年后,郭梦臣与母亲相依为命的时光也只有两年。4岁时的一天,母亲说要去领救济粮,但再也没有回家。母亲走失后,郭梦臣有一段时间固执地守在家中等母亲回来,邻居可怜他,总是悄悄送些吃的给他,后来他被外婆接到了家里照顾过一段时间。

“他哭着闹着要回家找妈妈,他大伯把他接走了。”覃正楣说,再后来,他被伯父送给了二十余里外山坳里一傅姓人家。在当地政府的帮助下,郭梦臣进了免费小学。

情动公安部警官

在郭梦臣11岁时,傅姓人家有了自己的孩子,无法同时养活两个小孩,郭梦臣只得开始了漂泊流浪的生活。

郭梦臣一路乞讨着从山里走到石门县城,在那里他遇到一位好心的饭店老板,暂时收留他些简单的活。他在那待了近8个月。但他执意要去寻找母亲。

“好几次饿得晕过去,都是被好心人救了。”郭梦臣说,他当时发誓不管怎样艰难,哪怕饿死,也绝对不偷东西,因为他不能让母亲难过。“有一位保安叔叔特别照顾我,我在那里乞讨没人敢欺负我,有时他也会给我带点好吃的。”只是,随着这位好心人调走,他又开始了饿肚子的日子。晚上,他只好蜷缩在屋檐下或桥洞里。

有一天,郭梦臣碰到一伙人说供给他吃穿。“那时饿怕了,听说有饭吃,我就跟着他们走了,后来才知道遇到了人贩子。”郭梦臣说,他和很多孩子被关在河南商丘一栋旧房子里,他们经常逃跑,每次逃跑都被打,用开水烫,用烟头烧,用皮带抽。几乎每次逃跑被逮后都会被打得昏死过去。郭梦臣固执地坚持逃跑,因为想着“只有跑出去才有机会见到妈妈”。

在又一次逃跑失败后,郭梦臣被打昏死过去,醒来后发现自己躺在床上。原来人贩子以为他活不了就把他扔了,是一位好心人把他带到了北京。郭梦臣一直高烧不退,好心人只得把他悄悄放在了北京一单位家属院门口。

这一次,郭梦臣遇到了善良的女警察单慧敏,她时任公安部宣传局副局长。她帮郭梦臣治好了病,给他买了新衣服,还问郭梦臣想做什么。郭梦臣说想上学。他觉得只有上学了有能力才能找到母亲。

在了解郭梦臣的身世后,单慧敏便与湖南省公安厅联系送他回湖南老家读初中。“那时,学校没有住宿,我在几个亲戚家轮换着住,单(慧敏)阿姨经常寄来一些生活费。”郭梦臣说,每到亲戚家,他都会帮忙做农活——劈材、做饭、洗衣、放羊,“比起流浪,总算有了读书的机会,我特别珍惜。”

覃正楣告诉记者:“很久以后才从老乡嘴里听说他从傅家跑出去的事,很担心他。”郭梦臣回家后,覃正楣喜极而泣。

3年后,郭梦臣顺利考上县城高中。在单慧敏的关注下,时任石门县公安局政工室主任的王渊渊给郭梦臣准备了一个单间,并让他在招待所食堂吃饭,那里成了郭梦臣的第二个“家”。

 

当交警,帮更多人找到亲人

上高中后,郭梦臣逐渐安定下来,他开始关注报纸的寻人专栏和贴在大街小巷的寻人启事。他从不放过任何一个可能的讯息,从村里到镇上到市里,全国各地只要有寻人新闻他都会关注。

郭梦臣只能凭乡亲们带给他的关于母亲的细节猜测。有时候看到一则类似母亲的信息时总会“怦然心动”,找人证实不是自己母亲后后又时会“特别失落”。

高中时,郭梦臣除了学业,就是寻找母亲。他把寻母当成了一项像吃饭穿衣的日常工作。

彼时,郭梦臣有一个最大的梦想:当一名警察,“帮更多像自己一样的人找到亲人”。

2006年8月中旬,郭梦臣考上公安部铁道部警察学院安全保卫系侦查专业,王渊渊像所有送子女入学的父亲一样,陪郭梦臣去学校报到。当时石门县公安局还给郭梦臣捐助了7000元学费和生活费,单慧敏也给他寄来了一些钱和衣物。学校了解郭梦臣的情况后,减免了他3年的学费和住宿费。

为了不再麻烦曾照顾他的叔叔阿姨,上大学后,郭梦臣逢年过节总是一个人留在空荡荡的校园里。大一寒假,学生们自发地每人凑几元钱,请他做寒假时的临时门卫。大年三十晚上,听着外面此起彼伏的鞭炮声,郭梦臣泪如雨下。他从门卫大叔床头搜出两瓶二锅头,就着放了点盐巴的稀饭把自己喝得酩酊大醉。醉梦中他看到母亲来看他,他那时正坐在教室里晨读,母亲从窗外朝他招手,她递给他一包用芭蕉叶包的野果子,“她笑得那么温暖,我一下子就哭了”。郭梦臣觉得母亲一定活在某个地方等他去找,可她到底在哪呢?

毕业后,郭梦臣在广东成了一名特警,因为工作特殊,他会在周末或者有闲时去福利院看看,待在那群孩子中以一个过来人的身份讲他的故事,他希望能以自己的行动影响到更多人:“告诉他们,要坚强。”2010年,郭梦臣考入新疆维吾尔族自治区公安厅交警总队,成了一名交警。

“之所以选择交警,就是因为交警会经常上路,虽然不一定会碰到自己的母亲,但也能够帮助到那些迷路或寻亲的人们。”工作中,郭梦臣经常会碰到这样的情况,而每一次,郭梦臣都会毫不犹豫地去帮助他们。今年5月13日,郭梦臣和同事在高速公路上救助了一位患病的孤身老人,老人已经失去意识,郭梦臣像抱着自己的亲人一样把老人抱在怀中不停地说话,希望唤醒那位老人。“那一刻我想起了我的老母亲,也许她还在一个人漂泊,会多么渴望有一双温暖的手帮她啊!”郭梦臣说。

去年,郭梦臣在新疆成家了。结婚后,他带着妻子回了趟老家,跪倒在父亲坟前嚎啕大哭。他清晰记得,年幼时母亲走失后那段时间,他总是一个人跑到父亲坟头跟父亲“聊天”,帮父亲拔掉坟头的荒草,向父亲诉说着对母亲的想念……他向村民打听母亲的消息,从一位老人口中得知,曾有乡亲很多年前见过他母亲,但遗憾的是,那名乡亲已经去世。这一消息,让郭梦臣再也无法安睡。

郭梦臣有了自己的孩子后,看着漂亮可爱的儿子,他更迫切地想找到母亲。想知道她在哪里,到底怎样了,他望向儿子的眼光充满了忧伤,“人说百善孝为先,我连自己的母亲都不知道在哪里,情何以堪?”

他对母亲的思念随着年龄增长日渐浓郁,他写下了700余首诗词,很多篇幅都是关于母亲的。“我一定要找到她,好好照顾她,就算人不在了,只要知道她坟头在哪,上炷香也好。拜托《今日女报》,希望能够圆我这个做了22年的梦。”郭梦臣说。

  被拐儿童 寻母 凤网/今日女报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