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涛:杜绝拐卖儿童事件是可能的

2013-03-18 阅读数 373205

未来网北京3月4日电(记者 刘佳佳吴晓白)3月3日下午,著名节目主持人、十二届全国政协委员周涛接受了未来网记者的独家专访。周涛向记者透露今年的议题是关于拐卖儿童事件的,随后便从市场层面深入剖析了拐卖儿童事件产生的社会根源并从现行制度、宣传教育、法制建设等诸多方面提出了一整套解决方案。

周涛

著名节目主持人与记者合影(未来网记者刘佳佳摄)

周涛表示,拐卖儿童事件党和政府一直在抓,并设有专门的机构打击“拐卖妇女儿童行为”,但与此同时,这种现象仍然屡禁不止,这中间存在许多问题:

存在“需求”

“有人要买,才会有人要卖,在一些地区可能有人希望要一个男孩,由于种种原因这种行为总是会形成一种市场,有了市场才会有买卖关系的形成。”周涛在回答未来网记者提问时表示:“我们现在应该考虑的是怎样遏制这种买卖市场,只要遏制住了这种买卖市场,这种现象自然就不会发生了。”

法律威慑力度不够

在谈到法律对于保护被拐儿童权益所起到的作用时,周涛提出:“现在法律对于拐卖儿童的量刑是三年以上十年以下,当然造成极严重影响的,例如在拐卖过程中造成被拐儿童的死亡或是拐卖儿童数量较大社会影响极坏的情况下执行死刑。在过去几年中也确实对这样的犯罪团伙执行过死刑,但是就现在的情况下而言,仅仅三年的刑期还不足以震慑这种犯罪行为。拐卖儿童尽管交易金额不大,可能一个孩子就1万块钱,贫困地区八千块钱,但我们不能忘记一点他们贩卖的是人口,人是不能用金钱来衡量的,这种行为给被拐儿童家庭带来巨大的情感伤害,给孩子幼小心灵留下了阴影,这些是很难用金钱来衡量的。”

制度上有漏洞

周涛还表示现在我们国家执行的是非常严格的户籍管理制度,孩子一出生就被要求上户口,没有户口的孩子以后上学就业都会出现问题,但是现在我们采用的二代身份证主要靠照片来识别,处在16岁之前的孩子由于相貌变化大往往要等到16岁以后才能领身份证,这样一来导致16岁以前的孩子没办法绑定户籍,一旦孩子被拐卖到外地,便很难通过公安部的人口搜索系统进行定位,基本没有找回的可能,即使有孩子也已长大成人。

 

正规认领程序代价昂贵

另外,现在很多城里的父母想要收养孩子还有一种途径,他们可以去福利院认领,但认领的过程中要缴纳比较高的手续费,代价太大,很多家庭便倾向于通过非正常渠道获得抚养权,这在客观上为拐卖儿童事件的发生提供了土壤。

针对这些问题,周涛在提案中分别从现行制度、宣传教育和法律约束等方面提出了一系列改进措施:

改革户籍管理制度

经过一系列调查研究,周涛提出通过向身份证中录入孩子的指纹、DNA等身份识别信息在技术上是可以实现的,这为解决被拐卖儿童的搜索定位提供了技术支持,国家应加大投入,确保此项功能早日实现,为保护被拐儿童的合法权益提供制度保证。

加强宣传教育

现在许多拐卖儿童行为发生很大一部分是由于交易双方缺乏教育,没有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不知道他们的行为触犯了法律,针对这种情况我们应该加强宣传教育,让他们学会敬畏生命,增强他们的法制观念。

加大惩罚力度

对于已经发生或正在发生的拐卖儿童行为应该严惩不贷,以求充分震慑那些企图通过人口买卖来牟利的投机分子

  周涛 未来网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