带着姐姐出嫁 浙江妇女童月根照顾残疾姐姐60余年

2013-01-14 阅读数 383051

姐姐 妇女 浙江 女童 出嫁 照顾

虽天气很冷,但童月根还是每天会推着轮椅上的姐姐童爱娜,去外面走上一会。年纪大了,童月根已背不动姐姐。把童爱娜从五楼背到一楼,再从一楼背到五楼的事,就交给了儿子们。

每天带着姐姐散步

如果不下雨,在宁海跃龙街道五丰社区,人们常能看到一对老姐妹。年近80岁的姐姐童爱娜,坐在轮椅上;年近70岁的妹妹童月根,推着轮椅上的姐姐向前走。姐妹俩一边赏景,一边说笑。

“虽行动不便,但整天闷在家里不好。现在天气冷,每天走个半小时,如果是晴天,就走一小时以上。”童月根说,虽现在童爱娜的儿子儿媳对母亲也很孝顺,但毕竟都要上班,白天一人在家,更多的还是她去照顾。

姐妹俩住得不远,每天,童月根做饭时,都会给姐姐也做上一份,装到保温盒里,给姐姐送过去。一旦童爱娜有什么不舒服,第一个想到的,也是童月根。童月根不管有多么重要的事,也都会放下,跑到姐姐家。

童月根,上世纪40年代出生于宁海前童古镇一户贫困人家。父母长期卧病在床,大姐童爱娜因小儿麻痹症双腿瘫痪,生活不能自理。 “从我一生下来起,姐姐就是双腿瘫痪的。”童月根说,“从六七岁起,家里很多家务就是我干的,为姐姐送水、盛饭、倒尿桶、擦洗身子的任务,都落到自己头上。”姐姐对妹妹又感激又心疼。童月根15岁就辍学,到绣花厂工作,为准时交货,或及时拿到绣花料,一次次往返于宁海县城和前童镇间,来回60多里路,完全靠脚走,到家,往往已是后半夜。

带着姐姐一起出嫁

童月根忘不了母亲临终前的嘱托。“那年我17岁,母亲费劲地睁开眼,想吃但张不了口,然后一行清泪流了下来。先看看我姐姐,又看看我,眼神里满是不舍,用极其微弱的声音说:‘我放心不下的,是你姐姐,我就要走了,今后她就要你照顾了!’我握住母亲的手哭着说:‘有我吃的,就有姐姐吃的。妈,你放心。’”

听到童月根的回答,母亲才安心地合上眼。

转眼,童月根到了谈婚论嫁的年龄,因长相好,又勤劳能干,上门提亲的人络绎不绝。

童月根对于未来夫婿,不求财不求貌,只有一个要求:能同意她带着姐姐出嫁。这个要求像一道门槛,让很多年轻人畏难而退。直到26岁那年,童月根的事传到在农机厂上班的许善良耳朵里,他找到童月根家,大胆告白:自己愿帮童月根分挑担子。

两个年轻人相爱后结婚了。婚后,童爱娜跟随妹妹到宁海县城生活,许善良把收入都交给童月根掌管。

一起度过艰难岁月

几年后,童爱娜也结婚了,且有了孩子。由于童爱娜的丈夫年纪较大,那些年,童月根也基本上每天去姐姐家,帮他们收拾房间、做饭、洗衣。1985年,宁海县城桃源南路两边老房子要拆建,童爱娜家的小屋也在拆建之列。这下急坏了童爱娜一家。房子拆了就没栖身之所,虽能分到地基却没钱建造,姐姐不同意拆。

童月根想出了好办法:把姐姐一家接到自家住;找一个要开店的老板,签下协议:建房资金老板提供一部分,房子建成后一层街面供老板开店,免除一定年限房租。这个困难家庭,在童月根帮助下,建起了新房。

姐姐一家从搬出老房到建起新房的三四年里,就住在童月根家里。童月根家也并不宽敞,一间小屋,加上一间公房,却住下了七口人。童月根每天早上骑一辆三轮车,车上都是脏衣服,姐姐的,姐夫的,外甥的……全部拉到小溪去洗。

后来,姐夫年纪大了,生活也不能自理。童月根不仅要照顾姐姐,还要照顾姐夫和孩子。那段时间,是童月根最困难的日子。姐夫去世后,童月根又一人挑起照顾姐姐重担。由于分住两地,要送饭,有几次天气恶劣,送饭到半路,一个不慎,连人带饭盒摔倒,饭菜洒了一地。她忙赶回家,重新做好饭,再送去。

几年前,一小偷撬开姐姐家房门,拿着利器向姐姐要钱。姐姐受惊吓后,连续几天高烧不退。坚强的童月根哭了,不停自责没照顾好姐姐,从此晚上常过去陪姐睡。

孝顺的孩子接班

在童月根眼里,姐姐既是姐姐,也是自己的孩子。从7岁到现在,童月根照顾残疾姐姐60多年了。

很多人问童月根:“你风里来雨里去,整整60年了,累不累?”童月根回答:“不累,她是我姐,妹妹照顾姐,应该的。”

3年前,两家人去前童一景区游玩。童月根想背姐姐往山上走,但背不起来,才知自己老了。换丈夫许善良背,背到半路,许善良感觉喘不过气来,许善良也觉得自己老了。于是,换儿子背,终于爬到山顶。

随着岁月流转,童月根既伤感又欣慰。伤感的是,自己终究老了,照顾姐姐已有点力不从心。欣慰的是,孩子们已接过照顾姐姐的班。自己的两个孩子,姐姐的一个孩子,都很争气,不管是生活、学习还是找工作,都不用大人操心。最难得的是,都很孝顺。童月根觉得,这种浓酽的亲情,比任何滋补品还有效。

  姐姐 妇女 浙江 女童 出嫁 照顾 浙江在线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