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学院成女生高级婚介所 王石与田朴珺长江商学院结缘

2012-10-30 阅读数 365800

商学院 王石 田朴珺 长江商学院 EMBA

现年61岁的万科董事长王石去年游学哈佛后逐渐淡出公众视野,只在微博上时不时发布一下游学感慨,不料却在这几日成为互联网上最大八卦新闻的主角。前日,有多名网友爆出王石已与发妻王江穗离婚,新欢为在《甄嬛传》中饰演敦亲王福晋的80后女星田朴珺,并有二人同乘飞机的照片为“真相”。

根据新浪微博整理的事件脉络,最早是在28日13时42分,实名认证网友“徽剑”发博爆料说:“传说田朴珺和万科王石要结婚了啊,田去长江商学院读过书,据说在那里认识王,王为了她而离婚,看来美女读商学院可以嫁大款。”

商学院是培养商界精英的地方,也有很多漂亮美女通过就读商学院“内外兼修”。在一次调查中,64.71%的人认为EMBA课堂最易钓金龟婿。由此看来优秀的、独身的女青年要想嫁个好夫婿,不但要相信爱情还要上过商学院。

要嫁大款,商学院是一条路?

EMBA女性学员比例最多在1/3左右

中欧2005级EMBA学员白文杰说,在EMBA层面,女性学员的比例要小得多。“但招生时不会有任何不同,大家都有通过同样严格的筛选考试。”白文杰说,因为自己就读的是国际EMBA项目,学员大部分是有海外背景或在外企工作,女性比例要稍高一些,大概能占到1/3左右,而在中文项目中,女性学员的比例往往只有1/5-1/6。

女高管寻求合作伙伴兼老公

关于“女同学”的构成,一类是企业女高管,条件优秀眼界高,身边难觅意中人,把EMBA班当作高端社交场所,顺便找到合作伙伴兼老公。某医疗器械公司的销售总监张女士,在选择EMBA求学的两年后,与班上的副班长,一位矿业投资公司的合伙人携手步入了婚姻的殿堂,爱巢是北京北五环附近价值3000万的独栋别墅。

时尚女明星目标锁定富豪大亨

还有一类是时尚圈和娱乐圈美女,为钓“金龟婿”把上EMBA当作投资,哪个班贵就上哪个,目标锁定亿万身家的富豪,港澳和外籍优先。5月12日晚,王石见证了一场特殊的婚礼,新郎:孙嘉,万科上海区总经理;新娘,尉迟玉珩,安徽卫视资深主持。两人于长江商学院相识相恋。有人调侃,“优秀的、独身的、大龄的女青年,一定要相信爱情,还要上商学院找老公。”

高投入有高回报女同学把商学院当成高级婚介所

64.71%的人认为EMBA课堂最易钓金龟婿

在关于最容易钓得“金龟婿”的场所的投票帖中,在关于“哪些地方,最容易钓到‘金龟婿’”的投票帖(复选)中,76.47%的人选择了“商务聚会慈善晚会”;64.71%的人选择了“如EMBA、MBA等高端课堂”;而高级会所和画廊酒会都以52.94%的比例名列第三。

 

商学院 王石 田朴珺 长江商学院 EMBA

读EMBA属于高投入平均学费超50万

以2012年学费为基准,福布斯中国今年选出了“中国最贵EMBA项目”,有5家商学院入选,分别是长江商学院、清华大学经管学院、中欧国际工商学院、上海交大安泰经济与管理学院、北京大学光华管理学院,其EMBA学费均超过50万元,学费最高的长江商学院EMBA项目以65.8万元居首。

高投入有高回报男同学企业资产多10亿以上

在2009年清华大学EMBA招生简章中,有这么一句话,“84%的清华EMBA学生为公司的副总经理以上级别,其中董事长或总经理占全部学生的58%以上,企业资产多数为10亿元人民币以上……”长江商学院EMBA学员同样非富即贵,在第1至7期学员中,64%的学员为董事长或总经理,副总经理占18%,政府官员占9%,总监、主管也占9%。29岁的张女士读两年EMBA,钓来金龟婿,订婚的礼物是一辆法拉利跑车;安徽卫视女主播嫁地产大亨的婚礼,场面风光宏大……

女同学爱主动出击男同学收房卡收到手软

一位事业有成家有妻儿的男士上EMBA班,认识名流富豪隔三差五打打高尔夫外,最大收获竟是收了一堆房卡:女同学在附近开好房,领两张房卡,塞一张给他。这是暗示性极强的“约炮”。意即,我住在某某酒店几号房,欢迎光临。

面对豪华艳遇男同学们则来者不拒:他们的理由是,1.高素质高收入的女性同台竞争能降低男人的责任,当她们主动发出邀约,男人只需坐享其成;2.同学关系比一般的艳遇体面,只要懂得高情商的相处,她们出于自尊也不会过分纠缠。

封闭式的课程安排,提供了便利的空间

商学院的课程一般属于高效集中充电:每月集中上课2次,只占用少量工作时间,不会影响到学员的正常工作时间与精力安排;24天课程,集中封闭式培训,给予学员无干扰的学习环境。其中不乏有人以此为借口向老婆请假,享受自由,为与女同学“沟通”提供了便利空间。

商学院更多的在演化成为一个奢侈的交际圈

EMBA=特殊关系网同学就是生产力

从1995年第一个EMBA教育项目以中外合作办学的方式进入中国,EMBA在中国已经走过了17个年头。如今的EMBA已经成为一个高端平台,在这里,可以结交更多政商界的朋友,织起一张高端的关系网络,可能获得的资源和高回报更加令人向往。在东部某大学EMBA项目班,有一个几乎众所周知的“案例”:某楼盘开发商在该校读EMBA时,把其中一个楼盘中的36套房子卖给了同学。2006年,即这批房源推出之时,单价已达到3万元/平方米。“同学经济”似乎屡见不鲜。

有人在寻找资源,有人在重组资源

作为EMBA班附加值的关系交换,缩影着所谓成功人士的两性价值观。功利的更功利,开放的更开放。女性在其中的流通也变得微妙。有富豪把它当作“转移囤货”的处理器,而有实力不输阵的女精英,念个EMBA下来,不但搞定投资项目,还把过招的男同学变成“二婚”。有人调侃道,商学院每期招几个美女进去当招牌,不但吸引了学员,还带旺周边的酒店和餐馆。

高学费低门槛暴发户扎堆的EMBA被蒙上了过度商品化色彩

EMBA入学门槛之低和学费之高形成了鲜明对比,有人将EMBA中的E戏称为容易(easy)和昂贵(expensive)。国家规定,具有本科以上学历,8年以上工作经历,较大规模企业的现职高层管理人员才可报名EMBA。可是,一般入学笔试、面试均由培养单位自行组织,这就为那些企业高层降低了入学门槛。其实,企业够大,职位够高,名气够响才是能够通过考试的关键。长江商学院就因为草根民营企业主占到其学员总数的70%而被讥为“暴发户扎堆”,许多学员别说英文,连普通话都说得磕磕巴巴,甚至没有接受过高等教育。作为正规学位教育的一种,EMBA教育在国内蒙上了过度商品化的色彩。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