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外情引发连环命案 凶手供认三桩命案的背后细节

2012-05-03 阅读数 174394

今日女报/凤网首席记者 谭里和 特约记者 佳子

凌晨,岳阳市屈原管理区某小区,一个5岁小孩的啼哭声打破了宁静。

“是罗庆祥的孙女吧。大人死哪里去了?”邻居李东明一边起身一边嘀咕。就在李东明走进罗庆祥家的时候,他感觉有些不对劲。罗庆祥家的房门都是打开的,而房子里除了孩子外,没有一个大人。走进卧室,李东明更是闻到了一股刺鼻的农药味。担心出事,李东明在哄小孩的同时,也吩咐妻子喊人。

很快,一宗涉及三条人命的大案震惊了整个小区。天亮后凶手落网,凶手供认三桩命案的背后细节,连警方都感到惊骇不已。

午夜老夫妻沟渠遇害

4月28日,岳阳市屈原管理区某小区。虽然事隔一个多月,但四十多岁的李东明向今日女报/凤网记者说起案发那天晚上的一幕时,脸上的肌肉依然在不停的抖动。“我在这里生活了四十多年,这是我所经历过的最恐怖的事情,跟平时在电视里看到的恐怖片没有两样。”李东明壮着胆子向记者回忆和描述。

3月14日凌晨二时许,李东明和妻子陈霞被一阵阵的小孩子啼哭声惊醒。“又是老罗家的孙女妞妞吧。”李东明在床上打了个翻转,跟妻子嘀咕。

这哭声对于李东明一家来说几乎隔三差五就会听到,所以李东明夫妇并没有在意,因为根据以往的经历,孩子会在大人的安慰下很快平静下来。

可这一次,李东明感觉有些奇怪,几分钟后,孩子的哭声不但没有停下来,而是越来越大了。

李东明于是起床朝罗庆祥家走去。当李东明走到门口刚欲敲门的时候,发现门居然是虚掩着的,喊大人的名字也没有人应答。他推门进去,突然闻到一股刺鼻的农药味。李东明走进孩子的房间,拉开灯问正在哭泣的妞妞。妞妞告诉李东明,她醒来后就发现妈妈没有和她睡在一起,爷爷奶奶也不知去向。

李东明心里一惊,担心出事,抱起妞妞一边朝家里走一边叫妻子陈霞喊人。

一家家的灯随着陈霞的喊声渐渐亮了起来,睡眼惺忪的邻居朝罗庆祥家聚集。“大家分头找找人!”这时,人群中有人喊道。

半个小时后,一位眼尖的邻居发现,罗庆祥仰卧在离家一公里多远的沟渠里。等大家把罗庆祥拖上水沟的时候,发现罗庆祥浑身都是农药味,早没有了呼吸。

“出人命了!”邻居一声惊呼,马上报警。

接到报警后,屈原管理区公安局局长江东红带领民警火速赶赴现场。可是,办案民警还没有赶到,邻居们又有了让人惊悚的发现:罗庆祥的妻子李尧也倒在沟渠里,打捞上来时身体早已僵硬。夫妇俩的尸体相距不到300米。

一瞬间出现两条人命,震惊了前来破案的公安民警。侦破现场,警方成立了专案组。

据邻居反映,头天晚上,罗庆祥李尧夫妇还好好的。怎么仅仅过了几个小时,夫妇俩就命丧黄泉了?而且,都死在沟渠里。是自杀还是他杀?警方开始对夫妇俩进行尸检。

尸检初步检查后发现,罗庆祥除了口里有农药外,脖子处有明显的伤痕,他杀的可能性相当大。而同样死在沟渠里的罗庆祥的妻子李尧,尸体并没有明显的伤痕,显示出溺水死亡的迹象。可沟渠里的水根本就不深,要淹死一个大人,可能性相当小。难道是凶手先把李尧打晕后,再推入沟渠里,造成一种溺水死亡的迹象?那么凶手会是谁呢?

这时,围观的人突然发现,罗庆祥的家里,少了一个人。

 

失踪儿媳命丧老乡家

“张妹子哪里去了?”就在办案民警进行案情分析的时候,有邻居提到的这个“张妹子”引起了警方的注意。“张妹子”名叫张梅,是死者罗庆祥、李尧的儿媳。以往张梅都在家里,此时,她在哪里呢?

办案民警兵分两路展开调查。一路民警从罗家的社会关系入手,另一路在发现尸体的沟渠周围寻找证据。

很快,两路民警把线索汇集到了一起。

通过调查,民警很快摸清楚了罗家的社会背景。周围邻居反映,罗庆祥一家是贵州人,8年前,罗庆祥夫妇带着两个儿子来到了岳阳。大儿子罗军几年前跟张梅结婚后,一直带着弟弟在外面打工。邻居们普遍反映,罗家为人和善,从来没有跟谁红过脸。而罗庆祥夫妇待儿媳很好,婆媳关系非常融洽。

不久,在沟渠周围调查的民警也有了收获,有证据证实,张梅和一名男子曾经到过案发的沟渠边。可张梅现在人在何处?那名男子又是谁呢?

第二天上午,在外面打工的罗家兄弟得到噩耗后赶回家里。罗军向警方透露了一个重要细节。

罗军告诉办案民警,头天晚上12时左右,他在睡梦中接到妻子张梅打来的电话。张梅在电话里哭着告诉他,她跟公公婆婆吵了架,不想活了。罗军还在电话里极力安慰妻子。罗军本想给父母打电话,可是想起夜半三更了,于是没有打。可没过多久,罗军又接到妻子张梅发来的信息,信息里张梅表示,她在家里已经没有了容身之地,已经在离家出走的路上了。罗军还以为妻子在胡闹,没有搭理。可不久,罗军就接到了父母双亡、妻子失踪的噩耗。

专案组根据所有的信息得出大胆猜测:张梅有重大作案嫌疑。考虑到张梅身边还潜伏着一个人,专案组觉得,张梅的情况现在有可能也相当不妙。要揪出潜伏在张梅身边的这个人,就要从张梅的手机通话记录入手。

随后,警方调出了张梅手机的通话记录。通话记录显示,张梅昨天晚上除了跟丈夫罗军联系了几次外,跟一个叫罗华林的人联系频繁,时间间隔得非常近。

而这个罗华林正是罗庆祥的贵州老乡。经过调查,关于罗华林的信息也反馈给了专案组。

罗华林有三个孩子,妻子长年在外面打工。由于和罗庆祥同为贵州人,两家人一直当亲戚来往。这么晚了,张梅为何跟罗华林如此频繁地联系呢?跟张梅出现在沟渠边的人,会不会就是罗华林?就在办案民警准备对罗华林进行控制的时候,罗华林却出乎警方的意料,若无其事地出现在罗庆祥夫妇的丧事现场,而且很热心地帮起了忙。

专案组决定,暂时不对罗华林采取行动,而是派了两名民警来到了罗华林家寻找证据。

就在罗华林家的水泥楼梯下面,办案民警有了惊人的发现。一个胀鼓鼓的蛇皮袋里,躺着的居然就是失踪了的张梅冰冷的尸体。

很快,在丧事现场,凶手罗华林被警方控制。可当罗华林把事情的真相供认后,震惊了所有的人。

 

血案缘于婚外情

罗华林交代,这三条人命,祸起他和张梅的婚外情。

同为贵州老乡,罗庆祥和罗华林两家交情甚好。由于罗庆祥的两个儿子长年在外面打工,家里有什么体力活,罗华林都乐意帮忙。而罗华林的妻子也不在家,所以,一来二往,罗华林跟张梅之间的关系便暧昧了起来。

案发当天晚上,罗庆祥外出跟朋友吃夜宵。张梅逮住机会把罗华林约到自己家里,可罗华林刚闪进张梅的房间,碰巧被回家拿酒的罗庆祥发现。罗庆祥一脚踹开房门,眼前不堪的一幕让他气得直打哆嗦,抄起房间里的凳子便朝华林砸去。

担心事情败露,罗华林起了杀心,一边扼住罗庆祥的脖子,一边喊张梅把床底下的农药往罗庆祥嘴巴里灌。10分钟后,罗庆祥便没有了动静。

“怎么办?”张梅惊恐万状地问罗华林。“丢到沟渠里去。”罗华林提议。随后,趁着夜色,罗华林和张梅把罗庆祥丢进沟渠后,各自回家。

张梅回家收拾好现场后,越想越感觉害怕,自己参与杀死了公公,婆婆第二天起床不见公公肯定会怀疑。这时,张梅的脑海里突然出现了一个可怕的念头:也许只有再把婆婆杀了,才能够掩盖所有的罪恶。

于是,张梅喊醒了婆婆,称刚才她接到电话,公公出事了。完全不知是计的婆婆一时慌了,跟着张梅来到了沟渠边。在离公公抛尸的不远处,张梅停下了脚步。等婆婆走近,张梅用力把婆婆推下了沟渠,然后,手脚并用把正在沟渠里挣扎的婆婆活活溺死。

确信婆婆已死,张梅直接跑到了情人罗华林家里,把自己杀死婆婆一事详细地告诉了罗华林,并要求罗华林趁着天黑带她远走高飞。

听张梅又杀死了婆婆,罗华林震惊不已。虽然感觉罪孽深重,但罗华林以没有钱“跑路”为由拒绝了张梅“远走高飞”的要求。这时,张梅已经完全丧失了理智,听情人说没有钱跟自己私奔,马上说自己家里还有2.8万元现款。说完,张梅便返回家取钱。

张梅走后,罗华林感到张梅实在太可怕了,为了灭口,她居然敢再次对婆婆下手,说不定她下一个下手的对象就是自己!就在罗华林等张梅的几分钟时间里,罗华林的脑海里也闪现出了一个罪恶的念头。

一刻钟不到,张梅拿着钱折回罗华林家里,催促罗华林和自己一起跑。罗华林假装要张梅帮自己找几件衣服。张梅不知是计,就在张梅在衣柜里找衣服的时候,罗华林从床底下抽出了一根电线,走到张梅的身后。随后,罗华林用电线紧紧勒住了张梅的脖子,几分钟后,张梅便再也没有动弹。

就在罗华林准备处理张梅尸体的时候,张梅女儿的哭声惊醒了邻居。罗华林只得把张梅的尸体暂时藏在家里的水泥楼梯下面,等待时机运出去。可让罗华林没有想到的是,邻居很快找到了罗庆祥夫妇的尸体并报警。

为了不引起警方的注意,罗华林佯装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把家门紧锁,主动跟其他的邻居一起,去处理罗庆祥夫妇的丧事。出乎罗华林意料的是,警方很快怀疑到了他。

目前,此案正在进一步审理中。

编后·

婚外情好比“饮鸩止渴”

有句成语叫“饮鸩止渴”,意思是说用喝毒酒的办法来解决饥渴,最终不仅不能解渴,反而连性命都搭上去了。而本案中的婚外情,就好比“饮鸩止渴”,不仅害人害己,还殃及了自己的公婆。

婚姻是自私的,容不得半点杂质。一个人产生了婚外情,可能有各种不可拒绝的理由,可能会带来一时肉体上和精神上的快乐,但终有败露的一天,最终将自食恶果,三败俱伤。在现实生活中,这种因为婚外情而酿成的杀人放火之类刑事案件不胜枚举,发人深省。

奉劝那些扭曲了人生观、价值观,沉醉于婚外情,甚至将婚外情当作炫耀资本的人,从上述这宗血案里吸取教训,悬崖勒马,摒弃婚外情,与配偶同心同德,建设美满幸福的家庭。

  婚外情 连环命案 凤网/今日女报 谭里和 佳子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