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岁女童小艺艺疑被虐致重伤 病情渐好转妇联和警方介入

2011-12-20 阅读数 90986

小艺艺 虐待 小艺艺被虐 妇联 募捐

小艺艺疑被人虐待,嘴巴严重溃疡,医生认为小艺艺的情况不容乐观。

“她已有少量排尿。”昨晚8点记者发稿前,该院儿科副主任陶少华证实,前晚11点多,在结束了将24小时的持续肾脏替代治疗之后,小艺艺的病情已逐渐出现好转迹象。昨天,她的排尿量已由原来每公斤体重每小时少于0.5毫升的无尿状态进展到每公斤体重每小时0.8毫升,但尿量仍然偏少,仍未度过急性肾衰的危险期。

“我恨我自己!我对你们撒了谎。”昨天,曾一度被警方控制的小艺艺生父阿军向警方申请到广州照顾女儿。他回忆称,12月6日晚上,他刚给失禁拉大便的小艺艺洗完身子没多久,发现她又在床上拉了起来。

“我工作了一天很累,她这样我很烦,我随手就把她推到床里。”阿军称,之前谎称小艺艺骨折是自己从床上摔下来的,其实是他用力推,可能让她撞到了。

“当时她还哭着要我带她出去玩,我骂了她几句,她不敢再哭。”但当天晚上,阿军并没有及时发现小艺艺的骨折,而是等到第二天晚上下班之后发现孩子的手有异常,才将她送到医院。

“我现在想起来,大人骨折都很痛,不要说她这么小。我对不起她。”昨天,阿军认为自己已经比前几天冷静些了,细想起来对女儿确实不够好,但他仍坚称自己“不是有意打她的”。

 

小艺艺 虐待 小艺艺被虐 妇联 募捐

小艺艺的生命体征还比较平稳

同样悲情

父母日夜操劳忙生计

女孩独留家中被烧伤

来自江西的6岁女孩小琳则因被父母独自留在家中,被重度烧伤,至今仍躺在南方医院烧伤科病床上。

“家被烧了我不可惜,我可惜我的女儿啊,我对不起她……”小琳的妈妈钟姨为给女儿筹巨额医药费,拿着小琳烧伤后的照片,跪在村口痛哭流涕,向好心人乞讨。

“我们俩都是没有父母的人,从乡下出来,孩子就是我们唯一的希望啊。”谈到起火原因,小琳父亲黄先生说,当晚他们夫妻离开家时把蜡烛吹灭再走。小琳后来说自己曾醒过来上厕所,估计是点着蜡烛去小便,回来后继续睡觉,但忘了吹熄蜡烛。

如果当时家里有大人,不会引发如此严重后果。想到这里,小琳的父母非常自责,妈妈倚在被烧毁的门口放声痛哭。很多外来工邻居围过来陪着掉眼泪。他们说,这件事不能怪小琳父母。他们家境贫穷,又养了3个女儿,只好日夜打工,维持生计。

“谁不想有空陪孩子?但迫于生计,他们两公婆一天只睡四五个小时。”邻居说,今年出租屋涨租,物价上涨,孩子读书费用又高,小琳父母每天早上3时30分就起来准备卖早餐,下午去做清洁工,晚饭后就去做打包衣服的临时工。

专家意见

外来工聚集区应引入社工

流动儿童事故频发,绝大多数是因为家长和监护人疏于照顾。“有些外来工的生存环境不是太好,但孩子毕竟是孩子,父母应有主动关爱孩子的意识。”省妇联儿童部部长周佑英建议外来工父母多学些科学的育儿知识。她同时也呼吁政府加大投入,建设儿童友好社区。

“要在外来工聚集地多修建一些公益性游乐场等活动场所,让孩子们有地方玩,玩得起,玩得安全。”广州大学人权研究中心副主任谢建社这样提议。

谢建社说,外来工子女活动的场所建设好后,引入社工是一个好办法。第一,社工为农民工子女提供直接服务与间接服务。第二,还可以为农民工子女解决安全问题并做心理援助。(记者卢文洁、翁淑贤)

两岁小女孩小艺艺(化名)身体出现多处严重伤势,生命垂危至今仍躺在病房内接受抢救(详见本报昨日报道)。到底是谁伤害了她,目前成为了大家关注的焦点。昨日,南都记者获悉,小艺艺虽伤情严重仍在接受抢救,但经过救治,其伤情逐渐有所改善。警方表示,小艺艺伤情初步鉴定为轻伤以上,其父张军及女友柳某因涉嫌伤害已被警方依法采取强制措施,具体案情则在进一步调查当中。

 

相关阅读

伤情

暂时无生命危险

据救治小艺艺的珠江医院儿科重症监护室主管医生吴渚昨晚7时透露,“直到现在,血滤工作仍在进行当中。”吴医生表示,目前小孩子的伤情正在不断地改善,也开始自主地排出少许尿液,而且在完成了本次血滤后,医院将立即为小艺艺进行肾功能方面的复查。“最快19日上午就能得知结果,不过孩子的病情趋向好转是可以肯定的,暂时没有生命危险。”吴医生说。

小艺艺伤情好转对母亲郭小琴来说是件天大的喜事。这些天来她寝食难安,心力交瘁。不过,市民的关注和帮助,让她倍感欣慰。

费用

妇联开展募捐活动

从昨日上午9点半开始,陆续有市民前来看望并为小艺艺的治疗费用提供帮助。同时,珠海市妇联已经准备对小艺艺开展募捐活动,并已经向小艺艺发放了第一笔慰问金。医生告诉记者,目前对小艺艺治疗已经花去4万多元,欠费几千元。而且孩子的病情仍无法明确判断预后情况,如仍需长期进行昂贵的血滤的话,所需的医疗费用也将非常庞大。

医生的话,让郭小琴有些担心。“他(指艺艺生父)说没有钱,要我想办法,然后一起还。”郭小琴说,现在自己带来的钱已经所剩无几,能借的亲戚也都借遍了。

医院公布捐助账号

为了能为小艺艺的救治提供一条畅通的爱心资助渠道,珠江医院昨日也特意为其开通了一条医疗费用资助渠道。医院负责人表示,爱心人士的资助费用将专项用于小艺艺的诊疗所用。此外,爱心人士还可通过拨打本报珠海记者站热线0756-8885885咨询和了解相关事宜。

珠江医院儿科患儿捐助账号:44-048101040006009

开户名:南方医科大学珠江医院

开户行:广州市农业银行城南支行营业部(捐款注明给儿科PICU病房6床张怡)

小艺艺住处

邻居:对孩子的遭遇一点都不知情

小艺艺生活在怎样的环境当中?周遭的邻居又是如何看待她的生父张军及其女友柳某?昨日,记者试图通过走访还原这些疑问。

4口人挤住一间房

拱北夏湾东升东街28号102室,是艺艺、艺艺生父张军及其女友柳某以及柳某的儿子在珠海的临时住处,17日晚上,柳某在这里被警方带走接受调查。据租客介绍,102室内部为一间房,外带一个小厨房加卫生间。旁边的租客称,张军和柳某搬到此处约有半年,除了一名约八九岁的男童,三个月前又多了一个小女孩,就是小艺艺。

对张军和其女友“没印象”

该租客称,柳某给人感觉“很孤僻”。张军在夏湾市场卖鱼,早出晚归,说话不多,大家对他们没啥印象。

住户们告诉南都记者,对于小艺艺的遭遇,事发前一点都不知情,到了17日晚10时许,有警察向其查阅身份信息,并询问有关事宜才大概得知出了大事。2楼住户何先生告诉记者,曾有一次自己因忘记带钥匙,开不了大铁门,当时向屋内的柳某提出,希望帮忙开下门,但是柳某未有任何反应。

3楼女租客:小女孩常哭

伍女士曾在102室斜对面的104室居住过约两个月的时间。据其介绍,张某要做事,所以经常不在家,柳某呆在家中主要是做家务。在她住在104室的时候,经常能听见102室小女孩的哭声。伍女士说,她曾向柳某询问过小女孩为何经常哭,不过柳某则告诉她,“她自己要哭,我也没办法。”

此外,伍女士向南都记者透露一个细节。她说曾有一次,102室又传出哭声,于是,自己上前查看时看见柳某站在屋内,手上拿有类似做衣服用的尺子物状。问及柳某原因,其称小艺艺撒谎,所以才打她。“女孩被挡住了,所以我也不知道打她哪里了。”

伍女士告诉记者,自己居住在202室的妹妹曾说有段时间经常性听见楼下有小女孩的哭声,但是因为这次害怕要去派出所做笔录,所以都抱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心态,并未讲出听见哭声一事。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