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秘李琰王春露交恶“三重门” 李琰表态难再合作

2011-08-11 阅读数 471092

国家体育总局冬季运动管理中心好不容易“做通了王濛的思想工作”,让王濛本来准备召开的新闻发布会化为一个“无言的结局”。就在此时,主教练李琰与领队王春露之间的矛盾又成为了外界关注的焦点。近日,王春露向中心领导表示自己身体已无大碍,可以重返短道速滑队正常工作,但由于李琰已经明确表示“跟王春露这样的领队难以合作”,中心只好决定“延长王春露的休养期”。

是怎样的原因让李琰与王春露之间的“裂痕”如此之大,成都商报记者近日进行了调查———

1报销门只是李王矛盾的一个表象

在很多人看来,李琰和王春露“将相交恶”的原因与媒体曝光了李琰的合同收入高达200万且依然将包括出租车票这样的“小钱”拿回队里报销有着直接的关系。而在李琰看来,能够知道自己合同细节又将它曝光的这个人,很可能就是王春露。事实上,短道速滑队的多名队员在接受成都商报记者采访时,也表示是在看了媒体的报道后,才知道李琰的收入的,并且证实队里的报销工作确实由王春露负责。

不过,伴随着成都商报记者对李琰与王春露“交恶真相”的调查,发现其实合同收入与报销问题只是一个表面问题,两人之间问题真正的症结在于———在李琰看来,王春露没有像前任领队杨占武那样做好队伍的后勤保障工作,尽到领队的职责;而在曾是世界冠军的王春露看来,李琰的能量在温哥华冬奥会上该用的都用完了,已经需要学习了……

2投诉门6队员“联名信”直指王管理问题

众所周知,在青岛事件发生后,王濛、周洋、刘显伟、刘秋宏(微博)、梁文豪及韩佳良6名队员曾经向冬管中心主任赵英刚提交联名信,要求王春露不再担任领队。成都商报记者昨天获得的最新消息是:所谓的“联名信”其实是6名队员分别写了一封信,信中也并未直接提出“罢免王春露领队职务”之类的字眼,而是陈述了王春露在队伍管理方面所出现的一些具体问题。恰恰是这几名队员所“投诉”的问题,让我们既看到了这几名队员对王春露不满的原因,又看到了李琰与王春露“交恶”的真正原因。

王濛:挑拨队员间关系

王春露与杨占武截然不同的管理方式,是李琰首先难以认同的。在接受成都商报记者采访时,李琰特别强调“杨领队在队里时,没有队员怕他,但每一个队员又都尊重他”,因为他的门永远都对队员敞开着。但在王春露担任领队期间,关起门来“开小会”似乎成为了一种工作方式。王濛对记者有这样的描述:“就在我们到青岛训练的第一天,王春露便分别找了两名运动员谈话,要求他们不要跟我在一起:‘你们就是捧臭脚的,人家什么都有,你们有什么啊,怎么那么听她的啊’。”对此,王濛坦言:“这不是明摆着挑拨队员之间的关系么?我不认为这是一个做领队的该说的话!”王濛还透露,同样是在青岛集训期间,两名吉林籍的老队员分别接到了吉林方面相关领导打来的电话,要求她们“离王濛最好远一点。”而在此之前,王春露恰好刚刚回了一趟长春,所以,王濛认为这显然与王春露背后说了什么有关。

周洋:常批老队员,训练很压抑

在周洋看来,自己患上抑郁症,某种意义上也与短道速滑队王春露的管理方式不当有关:“杨占武领队带领我们的时候,我们是个特别团结的集体,每天的训练氛围都很好,大家互相帮助,一起团结进步为的就是一个目标———在奥运会上能取得好成绩!但是在队伍转到青岛训练后,我们的训练氛围就非常不好,王领队经常开会批评老运动员,虽然没指名道姓,但是我们听到心里肯定不好受,对训练也是有影响,觉得每天训练都是有压力,尤其是当王领队出现在训练场地的时候,那时候想的不是训练,而想怎么样才能不被王领队批评。短道队是一个团结的集体,一个人心情不好肯定会影响到其他队员,就因为这样每天训练都很压抑,我开始睡不好觉,一个星期没吃东西到现在已经不能正常训练,经过心理医生的诊断说我神经性抑郁。另外,我本来定好是7月26号回北京会诊,经过一个阶段治疗后重新投入训练的,但是现在发生这些事儿已经没办法正常治疗了。”

“一山难容二虎”

管理、训练、指挥起纷争

如果说王春露的管理方式还是事关“全局”的话,那么王春露对训练、比赛的直接指挥及李琰业务能力的怀疑,则是导致“一山难容二虎”的最直接也是最根本的原因。采访中,刘秋宏与梁文豪均透露了这样的细节———去年世界杯俄罗斯站和德国站,李琰因病没有随队,按理说比赛理所当然地应该由助理教练来负责,结果助理教练刚刚布置完,王春露又来安排一套不同的东西,弄得大家都难以适从。本次青岛集训,王春露也公开批评了老队员的训练问题。在队员眼中“王领队带脏字骂我们,真的难以接受”,而在李琰看来,训练显然是自己的“分内事”,主教练都没有意见,领队不经沟通就批评,显然是“越权”。刘秋宏还披露:“有一次,王领队还当着我的面说李教练现在应该再多学习一些对训练有帮助的课程,说李教练现在的东西都在2010年冬奥会上该用的都用完了。”

3后勤门王春露“抠门”造成积怨

李琰很怀念与杨占武领队合作的那几年,那时她只要一门心思地抓训练就可以了,而现在球队一些基本的后勤保障时不时都要出问题。采访中,韩佳良、刘显伟及梁文豪这几名男队员均反映了这样的问题———从去年开始,每次出国比赛伙食几乎都成为问题,队员提意见,也根本改善不了,甚至就连吃方便面,领队也规定只有当日比赛的运动员才可以吃。他们还举例说,一次在国外转机,要等好几个小时,结果领队只发给了每人一瓶矿泉水和一块三明治,而在德国站与长春站的比赛中,发给队员的只是两个油桃与两个梨,“女队员吃这些可能差不多了,我们男队员根本就吃不饱。领队要节省经费可以理解,但总不能让大家经常饿肚子吧?!”

至于央视所赠送的那十个引起了轩然大波的ipad,刘显伟透露了这样的细节:“我们几个本该得到ipad的主力队员知道这件事后,找了主教练李琰。由于当时那些ipad已经不知被领队拿到哪里去了,李教练便建议‘那就把我们两个人的拿出来给运动员吧’,领队说可以,结果李教练把自己的拿给我们了,领队却没有马上拿出来,最后我们得知她是拿队费又买了一个给我们。”

  揭秘 李琰 王春露 合作 四川新闻网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