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园性教育薄弱 生理健康课缺教师校医顶

2011-03-31 阅读数 323015

  彭露露是华中师大生科院“人类性学”专业方向研三学生。当初她选这个专业,是希望以后当一名性教育老师。然而,一连求职数月,她要么是被学校委婉拒绝,要么就是当地压根儿就没有性教育老师编制。彭露露求职屡屡碰壁的状况恰恰折射了如今国内学校开展性教育一方面缺师资缺教材,但另一方面又怕“说太多”激发尝试冲动的尴尬。

  记者调查发现,在广东,特别是中小学校,“每年不少于8课时性教育课”的政策落实往往只是“门面功夫”:比如以“生理课”代替“性教育”;所谓的专业教师也就是校医充数或生物老师来完成。同时,华南师范大学也因为任教老师退休而停开了性教育的公共选修课。

  想当性教育教师无学校接收

  [个案]

  2008年,彭露露考入了华中师范大学“人类性学”硕士专业,成为了该硕士点自2000年创办后的第三位硕士生。三年过去,希望能当一名性教育老师的彭露露即将毕业。导师彭晓辉副教授在其结业点评中这样写道:该生已经具备了在高校独立开设“性学”课程的能力。

  去年底,彭露露将求职首站选在南京,因为那里离家近。“我的专业是人类性学。”当她报出自己的专业时,不仅用人单位,甚至是周围求职者都十分惊愕。因为其专业的“罕见”,彭露露被当地媒体发现,一时名声大噪,甚至惊动了南京市有关部门。热心的媒体帮她联系了许多中小学校,然而,对方均表示,不需要这样的专职老师。

  据悉,在开设“人类性学”硕士点之前,彭晓辉在华中师大已开了8年的《性科学概论》选修课,颇受大学生欢迎。而在2000年彭晓辉正式拥有“人类性学”研究方向的硕导资格,并挂靠于院里的“动物学”学位点后,十年来该专业只录取过5名研究生。在彭露露之前,开门弟子先是在卫生部艾滋病防治基金会工作,随后担任英国的一个艾滋病防治基金会驻郑州的项目官员,最近又调往南京充实那里的管理队伍;第二位研究生未毕业就出国。到了如今第三位研究生彭露露要毕业了,却遇到就业难题:想当性教育教师却无学校接收。

  简单问题问倒校医

  [师资]

  连日来,记者调查了解到,性教育在国内大中小学都十分贫乏,特别是在中小学校中相对薄弱。

  “一是缺乏专业性教育教材,二是绝大部分学校还是停留在‘生理卫生课=性教育课’的误区上,专业的性教育教师非常缺乏。”中国青少年艾滋病防治教育办主任张银俊说,虽然专家不断呼吁,但来自教育部的数据称,全国中小学校需要大约50万名性教育专业教师。

  这种情况在广东也不例外。

  尽管早在2001年,广东就决定在全省范围内对中等以上学校普遍开设人口与青春期、性保健讲座或课程,其中要求义务教育阶段学生从小学五年级开始,每学年必须接受不少于8课时的教育,凡寄宿制学校要开展人口与青春期教育。然而,记者走访中小学校发现,“性教育”在走进广东中小学校园的过程中遭遇到不少尴尬,最突出的就是师资缺乏,不少学校依赖生物老师,甚至校医来开设“生理健康课”———连“性教育课”都羞于列在课程表上。于是,多数中小学一般由学校校医、心理教师或者语文、体育老师来兼任青春健康课程的老师。

  记者在广州某中学的“生理课”上看到,该校校医在讲台上深入浅出地讨论早恋的危害、早孕的恶果,声音都有点沙哑了,但台下的学生做作业的有,玩手机的有,到了提问时间,有学生直接就问“什么牌子的避孕套比较好”、“如何才有高潮”,把站在台上的校医问得瞠目结舌。

  一方面,中小学性教育师资匮乏;另一方面,大多数学校的招聘却从来都没有出现过性教育教师岗位。

  [教材]

  现年12岁的女孩小白目前是广州市番禺区某小学的六年级学生,也是同年级中少数仍然没有出现月经反应的女孩之一。但喜欢阅读书籍的她,还是提前从杨红樱的小说《女生日记》上知道了这一女生必须经历过程的有关知识。“我们学校从来就没有对那些东西进行讲解,虽然开设了健康教育课,但基本上都是一些语文、数学老师在课堂上讲解些预防流感的知识……”她告诉记者,所以她从上学期就开始把《女生日记》这本书介绍给女同学们,“但一切都要向男生保密”。

  据了解,缺乏教材是国内性教育缺失的一个突出短板,特别是与时下孩子们普遍出现的早熟提前相对比,目前教育系统关于中小学阶段的性知识教育却显得有点滞后。

  广州市海珠区某小学教导处主任向记者介绍,该校针对五、六年级学生的生理健康课程每学期有3个课时,而教材还是2000年版的《小学健康教育》读本,从10年前一直沿用至今,没有更换。“相比语文、数学等课本的频繁更换,所谓性教育的教材的选择就十分少。”

  性教育教材的推广、普及也一直为人担忧。

  深圳市首部中小学生性教育读本在2004年出版时曾因直面一些学生自慰行为的困惑、何为性骚扰和性侵害、学生模仿性游戏的危害等“敏感”问题而备受关注,并在24所试点学校作为教材使用。然而,记者了解到该读本虽只印刷了2万册,但卖了5年仍然“没卖完”。有学校指出该读本不适合教育,有的家长甚至投诉读本页末附上的几张患了性病的生殖器彩色插图。

  曾在广州市多所学校开展过性教育“模式课”的广州第21中学心理教师李艳月在接受记者采访时无奈地表示,不少学校也担心开展太多有关性的教学,反而会引起学生的好奇心,激发他们尝试的冲动,因此往往以“健康教育”代替性教育,教材用的就是普通生理读本,真正的性话题往往避而不谈或一带而过。

  据了解,早在2008年,一套专门针对中小学生进行性教育的音像教材,也是全国首套针对中小学生的性教育光碟《中小学生性教育知识讲座》(幼儿版/初中版/高中版)已经上架,但记者在采访中发现,受访的广州市内10所中小学里,却没有一名受访教师知道这套现成的性教育教材。

  开设性教育公选课培养专门人才

  健康教育读本沿用十年

  ■专家呼吁

  “学生们一方面有丰富的性知识,一方面又没有受过系统的性教育,在社会上被动接受杂乱的性知识,很容易引导青少年走上歧途。”中国性学会副秘书长、北京大学医学部教授、中国青少年性健康教育委员会主任徐震雷认为有必要审视目前青少年性教育的缺陷,其中尤需专门人才在中小学校园开展专业的性健康教育课程。

  据悉,为让部分学有余力的同学得到进一步教育,以具备在中学开设相关课程的能力,华南师范大学曾于2000年首开性教育辅修专业,但由于达不到规定的30名,最后没开成。而该校从1989年起开设的“性科学与性教育”公共选修课,则因不少同学了解相关性知识渠道的多样化,质疑其是否有继续开设的必要后,曾中间停开,后来又因“同学们无法分辨网站上相关信息的正确性”而重开。“直到前几年任教的老师退休了,就没有再开了。”校内一位老师说。

  不少性教育专家则呼吁师范类院校即使未能成立专门专业,也应普及设置“性教育”相关课程,把性教育作为公共必修课,培养和提高在校师范生的性科学文化素质。“国内师范类院校应该尽快建立统一的‘性教育’公共必修课教学体系,培养具有相关知识的师范人才。”广东省性学会副会长、广东省心理卫生协会副理事长朱嘉铭认为,有关部门应该全局统筹考虑中小学性教育课程的开设,包括编制、教材、课时规划和监督等,以达到让青少年掌握科学性知识的最终目的。

  性教育 南方日报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