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女整容死曝行业乱象 无资质医生狂走穴

2010-11-30 阅读数 463282

  曾经的超女选手王贝整形致死经曝光后,引起社会对医疗美容行业的一连串质疑。

  业内人士透露,医生走穴是行内的潜规则。走穴的医生中,有很多人是没有资质的,有些甚至根本不是整容医生,只是内科或外科医生,但是会到非法开设的小整容院里去做手术。“如果对医疗美容机构进行认真详查,还会发现很多不规范的地方”。

  研究者称,目前全国拥有美容机构超过300余万家门店,其中40%左右属于医疗美容范畴,但仅有不足10%的美容机构拥有医疗实力,而拥有医疗美容从业资质的机构更是少之又少。

  医疗美容法规滞后、监管不力被认为是医疗美容行业乱象的两大主因。专家认为,卫生行政管理部门在职能上管办不分导致了监管难。

  特别调查

  又一个生命带着对美丽的憧憬和遗憾陨落。本月15日,曾经的超女选手王贝走进湖北武汉中墺整形医院,接受面部磨合手术,却不想美丽尚来不及绽放就已凋零。各方消息证实,王贝因整形手术而死亡。而仅仅就在3天前,48岁的陈华(化名)在北京荣军医院也因整容致窒息死亡。

  王贝整形术后死亡事件发生后,卫生部责成湖北省卫生厅调查核实有关情况。就在公众等待这一调查处理结果之时,一连串对医疗美容行业的问号破空而来。记者了解到,围绕医疗美容行业的一系列问号,并非因王贝之死而产生,而是早已存在。

  致力于医疗产业研究的唐尧告诉记者,目前医疗美容已成为继住房、汽车、旅游、电子通讯之后的第五大消费热点,在快速的发展的同时也带来一系列的问题。那么,何时才能让这些问题的解决不以死亡为代价?记者就此进行了深入采访。

  医生走穴问题非常严重。走穴的医生中,有很多人是没有资质的,有些甚至根本不是整容医生,只是内科或外科医生,但是会到非法开设的小整容院里去做手术,并和他们私人分成

  据报道称,给王贝进行整容手术的武汉中墺整形医院,在公开资料上显示为,医院的执业资格证上的名称系“武汉中墺医疗美容门诊部”。当地卫生局局长承认,“门诊部”与“医院”这两个概念并不相同,颁证机构也不一样,中墺整形确实存在违规行为。

  而这样的违规行为仅仅是医疗美容机构违规操作的冰山一角。

  据媒体报道,给王贝主刀的医生汪良明,是在广东省广州市注册行医资格的,却在湖北省武汉市行医一年多。关于汪良明异地行医是否备案的问题,目前正在进一步调查中。

  在上述的另一起整容致死事件中,为陈华做整容手术的主刀医生名叫马福顺,陈华出事的医院名为北京荣军医院。而北京市卫生局执业医师信息查询结果显示,马福顺的执业地点为北京邦定美容整形外科门诊部。

  北京邦定美容整形连锁机构的工作人员证实,马福顺确实是该院医生,事发当日还正常上班,但在下午3时就离开了。对此,该院一科室主任表示存在管理不到位的情况,将加强监管。这名主任同时还表示,医生走穴是行内的潜规则。

  在北京市朝阳区从事美容行业的刘女士告诉记者,走穴的医生中,有很多人是没有资质的,有些甚至根本不是整容医生,只是内科或外科医生,但是会到非法开设的小整容院里去做手术,并和他们私人分成。

  “医生走穴问题非常严重。在所谓的‘周末医生’中,还有不少是大专家。卫生部对这个问题也有相关规定,但是落实并不到位。”北京中医药大学客座教授、卫生法专家卓小勤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

  “如果对医疗美容机构进行认真详查,还会发现很多不规范的地方。”刘女士说,很多医疗美容机构为求生存,都和当地的卫生局、医院有千丝万缕的联系。

  目前全国拥有美容机构超过300余万家门店,其中40%左右属于医疗美容范畴,但仅有不足10%的美容机构拥有医疗实力,而拥有医疗美容从业资质的机构更是少之又少

  唐尧告诉记者,医疗美容业分为3类:大中型公立医院、单一实体医疗美容医院和连锁经营医疗美容医院。目前全国拥有美容机构超过300余万家门店,其中40%左右属于医疗美容范畴,但仅有不足10%的美容机构拥有医疗实力,而拥有医疗美容从业资质的机构更是少之又少。与此同时,医疗美容年消费额却在500亿元至1000亿元之间,增长速度快,由此引发医疗美容产业结构水平低、数量极多而规模小、服务质量参差不齐、缺乏行业标准、监管不到位等问题。

  据介绍,就在王贝事件发生前不久,卫生部第一次在医疗卫生系统内就医疗整形美容行业发展问题召开专门会议。卫生部副部长马晓伟在会议上提出,医疗整形美容机构良莠不齐,目前仅有一部分机构的专业资质达到了法规规章标准,部分机构既不能达标,从业人员又不能出具相应的执业证书,甚至医用设备、材料不符合国家要求。

  在这次会议上,马晓伟还提到,某省会城市的卫生监督部门对11家医疗机构的医疗美容科室资质进行抽查审核,只有不到半数医院的科室达到标准。

  记者了解到,医疗美容行业的问题远不止这些。

  唐尧告诉记者,他在做行业调研时发现,我国现有行业规模无法满足市场需求;经严格专业训练的整形医生在未来若干年仍将严重不足;无证行医、跨专业行医、非法行医、广告虚夸等现象大量存在。

  虽然目前医疗美容行业存在法规内容滞后等客观问题,但是毋庸置疑,监管不力也是一个重要原因。卫生行政管理部门管理者和管理相对人的关系并不明晰,在职能上管办不分导致监管难

  王贝事件发生之后,卫生部即表示一直高度重视医疗美容管理工作,曾于2001年年底制定下发了《医疗美容服务管理办法》,于2009年制订下发了《医疗美容项目分级管理目录》,将医疗美容技术进行分级管理。

  “但是我国缺乏医疗整形美容行业的整体规划,同时现有的相关法规内容滞后,有待进一步修订、细化。”唐尧说。

  卓小勤在接受记者采访时也表达了同样的观点,“医疗美容行业标准不细化,这在整个医疗行业是普遍存在的问题,这样医疗事故鉴定的余地和空间就大一些”。

  对于此间谈论甚多的医疗美容行业标准规范问题,马晓伟曾表示,将在全国范围内开展一次医疗整形美容行业现状调查,制定切实可行的适合我国国情的《医疗整形美容行业发展规划纲要》,同时要完善和落实医疗整形美容行业相关的法律法规,统一行业技术操作方法和程序,推动和规范临床专业技术人员提高专业技术。要把贯彻《医疗美容服务管理办法》和《美容医疗机构、医疗美容科(室)基本标准(试行)》等相关法律法规和行业标准落到实处,真正发挥它们在机构设置、人员准入、执业规则、保障医疗质量等方面的重要作用。

  记者调查发现,虽然目前医疗美容行业存在法规内容滞后等客观问题,但是毋庸置疑,监管不力也是一个重要原因。“整形美容行业对各种手术都有管理规范,但是落实不够到位。”卓小勤说。

  对于监管缺位的问题,卓小勤认为,我国以公立医院为主导,实际上是卫生行政部门在经营管理,管理者和管理相对人的关系并不明晰,在职能上管办不分导致监管难。

  他建议,国家应该加强医政监管,卫生行政管理部门应该把管理者和管理相对人的关系理顺,不宜既做经营管理者又做监督执法者,这样会带来利益冲突。

  “在医疗美容行业的监管完善上,最重要的是解决思路问题,医疗整容行业可以借鉴西方国家的行业监管体制。”卓小勤举例说,像英联邦的医师公会等行业协会,由具有立法授权的公权力协会组织,对会员有裁决权,其生命力在于自律。

  唐尧对此表示赞同,他认为,要解决医疗整容行业目前存在的问题,需要加强监管和自律双管齐下,这样才能有效推动行业的健康发展,保障公众的安全。

 

  王贝 中国新闻网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