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公务员非法集资两百余万被拘留

2010-10-15 阅读数 383086

非法集资

资料图

如果不是事情败露,李娉在周围相识的人眼中仍是那个漂亮、乖巧、豪爽、幸福的女人。

  9月27日,临湘市公安局召集30余位报案人召开通报会。通报称,李娉从2005年开始至被拘留前,陆续向身边亲友集资215万(第一次通报数据),涉及人员30余名。

  一时间,李娉成为了临湘街头巷尾百姓讨论的焦点人物。随着民间的流言和官方陆续公布的调查结果,李娉这个昔日亲友心目中的“天使”逐渐成为了一个被人称为十恶不赦的“魔鬼”。

  六旬老人借4万元“入股”

  李和生,临湘市白云镇人氏,年近6旬,生活清贫。

  李和生膝下一子,去年在广州一场车祸夺去儿媳生命,原本清贫的家庭雪上加霜。此外,李和生80余岁的岳父行动不便,常年躺在床上。“60岁的女婿悉心照料年老岳父”,李和生一度为周边村民赞道。

  与李娉相识是一个偶然的机会。李和生为了补贴生活,把家对面的某单位内一块空地开发出来种菜。此后几年,与临湘该单位的公务员李娉相识。

  “平日,李娉总是笑脸相向,偶尔还会买一些零食送给我和老伴吃。”在李和生印象中,李娉人不但乖巧,而且平易近人。

  从白云派出所干警口中,李和生得知,李娉已婚,有一个不错的家庭背景。李娉父亲为临湘市公安局中层干部,丈夫和公公均为市财政局工作人员。李和生一度为自己这样清贫的百姓能结识李娉这样有来头的公务员感到庆幸。

  2010年7月26日,李娉找李和生聊天,问是否有多余的钱,自己手头有个好投资项目,安全,回报高。

  李和生系当地林场职工,夫妻俩的收入靠自己在林场每月400元的工资,而老伴常年在家照料她80岁的父亲。

  没有积蓄的李和生委婉拒绝了李娉带自己“发点小财”的美意。

  次日,李娉找到正在派出所内打点菜园的李和生老伴,再次谈及投资的事。李娉建议李和生老伴找亲戚借钱投资。几次三番的说服下,李和生老伴终究拉不下面子,由李和生做担保,找李和生姨夫借了4万元。

  4万元“入股”款到位后,李娉豪爽地给李和生老伴写下了借条。“4万元写的5万2,其中1万2作为分红一次性写入了借条”。

  不识字的李和生老伴拿到借条后找邻居确认借条上的数据,获此信息的邻居为李和生夫妇遇见贵人而羡慕不已。

  9月初,李和生姨夫开始催李还款。为此,李和生至今不敢面对姨夫。

  从7月27日李娉“借钱”到案发前,李和生夫妇一直沉浸在分红的憧憬中。一次次问李娉一次次被告知资金被转向了其他投资,隔段时间一并结算。事后,坊间讨论李娉最不应该骗的是李和生夫妇,“4万元对这样的家庭来说是一个天文数字”。

 

  35名报案人与278万

  与李和生夫妻一样“借钱”给李娉的还有30余位,而这些人借给李娉的钱都远远超过4万。

  10月11日,记者在临湘市公安局王姓副局长那里了解到,李娉非法集资事发后,临湘市公安局成立了专案组。至11日为止,调查结果显示,已有35人报案,涉及金额278万。

  在35位报案人中,记者接触了17位债务人,从农民到的士司机,从商人到政府官员,身份各异。

  针对不同身份的债主,李娉采取了不同的说辞。

  曾某,系白云镇某矿山开采老板,因定期办理炸药业务而结识李娉。当时,李娉被借调办理炸药业务。曾介绍,起初李娉以各种由头为难自己,熟悉后,李娉称为在岳阳市工商局上班的表妹李婷“揽储”(指银行、储蓄所及信用社的业务员向储户招揽存款),急需22万转手,希望曾给个面子。出于方便以后办理炸药,曾勉为其难地同意了李娉的请求。与曾某情况类似的,同为开矿相关的2位老板也因业务关系,“不得已”借钱给了李娉,名义也是帮表妹“揽储”或者入股海螺水泥厂。

  李某,临湘市供水公司职员,在餐馆与李娉相识。之后因朋友超生找李娉上户而开始深交。

  2010年5月6日,李娉找李某借钱,并声称回报丰厚,每1万元借7至10天,可以分红1000元。出于李娉的身份和丰厚的分红说辞,李某咬牙拼凑了13.4万元给李娉。

  此后,迟迟不能兑现起初承诺的李娉,给李某改写了借条,“13万4写成了15万9,其中2万5作为分红”。

  知情人士透露,李娉借钱早年并没有这么高的“分红”,是因为越陷越深后才变得疯狂的。其中,广为临湘坊间流传的是,在2010年初,为了从一私人老板处借15万,李娉将工作证、身份证作抵押。

  对此消息记者在当事人朱五英处得到了证实。

  朱五英,服装生意人。因为李娉经常来店里买东西而结识。

  2010年元月,李娉找到朱称为表妹“揽储”,急需15万,希望朱帮忙渡过难关,并承诺7天归还,支付6000元作为利息。朱提出让李娉拿房产证做抵押,李娉声称房产证在丈夫手中,建议改用自己的工作证和身份证做抵押。“你看我这身制服,也不止你这点钱!我爸爸是公安局领导,丈夫是财政局的,你怕什么?”在此过程中,李娉的这句话让朱五英记忆犹新。

  35位债务人中,账目最为纠结的是曹敏。她拿着厚厚的汇款单找到记者时,一脸憔悴,“从她被抓来,我就没有睡过一个好觉。”曹敏担心60余万的债务成泡影。

  据知情人士透露,在35人之外,还有多名同事“借钱”给李娉,因身份特殊而没有报案。此外,李娉于今年4月与丈夫离婚,此前多次所称的“揽储”表妹,查无此人。

  10月11日,临湘市公安局副政委曾明亮就李娉集资案接受了《法制周报》记者采访。

  曾明亮称因为李娉身份特殊,临湘市公安对此案尤为重视,已经成立专案组调查。就李娉案,曾明亮代表当地公安表达了三个基本观点:一是李娉系个人行为,与单位无关。二是临湘公安将从严从快处理。三是李娉系临湘警方在接到报案前拘留的。

  曾明亮介绍,到目前为止,李娉并没有交代钱的去向,案件正在进一步调查中,“为了避嫌,当地警方申请对李娉进行了异地关押”。

 

  “乖巧”女的双面人生

  李娉,28岁,临湘市人。

  在成为焦点人物之前,李娉公开身份是临湘市某基层单位公务员。小巧的身材、漂亮的脸蛋,给人第一印象是一个邻家小妹的感觉。

  易荣,也是30位“借钱”给李娉的债主之一。易荣介绍,自己和李娉是岳阳农校的同班同学,“中专时候的李娉在50个人的班上成绩居中下水平”,“ 李娉用钱很大方,嘴巴很甜”,“一直声称自己是公安家庭的独生子女,一直到去年才知道她还有个亲弟弟”。

  2001年,从岳阳农校毕业不到一个月的李娉就进入了临湘公务员系统上班,此后的3年多时间内,李娉与中专同学之间联系较少。

  事发前,在曹敏眼中,李娉是一个聪明的“小妹”。

  “她身上不带一分钱,也能吃香喝辣的,而且买单的人心甘情愿。”曹敏介绍自己经常会在下班时间接到李娉电话称有回款的消息,到某某饭店等,而后就是要自己请客吃饭,买单,走人。

  因为大金额的钱被套进去了,很长一段时间,曹敏成为了李娉的“私人秘书”,交电话费,充Q币,买单都成为无偿服务。“敏姐,帮我交200元话费,等下有钱到账怕你联系不上我。”曹敏懊悔地说,现在想起,真是自己太善良,“别人把我卖了,我还在一边帮忙数钱的感觉。”

  李娉为了延长还款期限,经常会找出各类让人心生善念的理由,一是怕老公知道了会找自己离婚,“一旦离婚,我这辈子就毁了”;二是说“千万不要去找我父亲,他有心脏病”。

  除此之外,李娉平时的“大方出手”也成为了她蒙骗周围亲友的因素之一。

  案发前,在朱五英眼中,李娉是一个很豪爽的“小妹”。“她来我店里买东西从来不还价,相中喜欢的款式会一次买几件同样颜色的衣服”。

  “换季衣服一般会打的去岳阳市买,一次就是几千元,而且从来不试穿,不还价。”“她还自称经常和一些当地乡镇、科局的领导打麻将,一百甚至几百元一炮。”一位与李娉关系紧密而不愿透露姓名的朋友表示。

  一位在亲友眼中如此乖巧“小妹”,何以一步步还进“恶魔”的行列?10月11日,记者在李娉的工作单位负责人了解到。平日,李娉工作是一位中规中矩的公务员,按时上下班,无明显不良爱好。

  《法制周报》记者在该单位公示栏处看到,1至6月份的考核,李娉均为优秀。

  一位参与李娉集资案调查的民警告诉记者,李娉非法集资起因,疑为2005年买地下六合彩欠下几十万赌债,此后为了偿还而采取拆东墙补西墙的做法,为此借贷了部分民间高利贷。

  此消息在2005年因坐庄地下六合彩而被警方问话的吴某处得到证实,“2005年,李娉曾经一个晚上输掉几十万”。

 

  两个幸福家庭的悲痛

  李娉父亲是位老公安,是临湘乃至岳阳市公安系统的明星标兵,他从警33年,当过派出所长、政保股长、国保大队长。

  李娉的父亲正是岳阳市公安号召全市公安干警“外学宋文博,内学李树泉”活动中的主人公李树泉。11日下午,记者来到位于临湘市公安局院内的李树泉家,看到房门紧闭。后被公安局相关负责人告知,李树泉在李娉事发后,压力很大,本来退居二线的李树泉索性请了病假。

  记者拨通李娉母亲电话,在得知来电者系记者后,李母匆忙挂断了电话。而父亲李树泉电话一直显示为关机状态。

  记者从临湘公安局了解到,李娉曾经是李树泉挂在嘴边的骄傲,“漂亮、活泼、社交能力强”。在众人眼中,李娉不仅有个好娘家,夫家状况更是让人眼红。李娉前夫陈某系临湘市财政局公职人员,而陈某的父亲更是市财政局的党组成员。

  在临湘市财政局上班的李娉前夫陈某,见到记者时一脸疲惫,沉默不语,低头片刻只是回复了记者一句“我实在累了,不想谈任何关于她(李娉)的事。”一旁的工作人员向记者介绍,陈某性格内向,李娉事发对他打击很大。

  一度与李娉姐妹相称的曹敏称,李娉这次事发,毁掉了2个幸福的家庭,如果她仅仅是因为买地下六合彩输掉了几十万,作为朋友,只要她直说,不少人会愿意帮她的。

  “干妈妈(李娉)说了“十一”带我去看世博会的,怎么这些日子都没有看见她来呀?”曹敏4岁的儿子毛毛吵着要见干妈妈李娉。

  “李娉阿姨停薪留职出去做生意了,要几年时间才能回来。”曹敏将“干妈妈”改口为李娉阿姨,她不希望儿子有这样一个干妈妈,更不希望儿子知道真相。

  “并不希望她去坐牢,我们只希望能早日把本钱还给我们。”与曹敏一样,其余34位债主还希望李娉能回单位上班呢!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