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莱雅家族的豪门恩怨:母女毗邻却形同陌路

2010-09-25 阅读数 424325

她是欧莱雅的继承人,欧洲最富有的女人,却将大笔财产捐献给一个男摄影师。这次,她又与法国的总统和部长牵扯到一块儿。她就是欧莱雅公司继承人莉莉安·贝当古。

  欧洲最富的女人

  2009年3月,福布斯公布了最新的世界富豪排行榜,法国欧莱雅集团的最大股东莉莉安·贝当古名列第21位。据福布斯估计,她的净财产总额为134亿美元。据其他机构估算,莉莉安的总资产约为200亿欧元。

  莉莉安一度是世界最富有的女人。2010年,世界第一的位置被零售业巨鳄沃尔玛集团的两位女继承人夺走。她退到了世界第三,不过仍然是欧洲最富有的女人。

  与沃尔玛的两个女老板相同,莉莉安的财富也是来自继承。1907年,26岁的法国化学家欧仁·舒莱尔研制出世界第一支无毒染发剂。身在世界时尚之都巴黎,他嗅到了自己发明的商机。他给自己的染发剂起名叫“奥莱雅乐”,并雇人在巴黎的美发沙龙大力推广。

  巴黎顶尖的发型师们很快接纳了舒莱尔的新产品。两年后,他用赚到的钱注册了法国无害染发剂公司,也就是欧莱雅的前身。现在,这个来源于染发剂的名字意味着世界头号化妆品王国,每年有近200亿欧元的营业额、63000名员工和十几个产品品牌。

  1922年,舒莱尔41岁时才有了第一个也是唯一一个女儿,取名莉莉安,意为百合花。莉莉安虽然衔着金汤匙出生,命运却不算一帆风顺。

  莉莉安的母亲在她5岁时生病过世。多年后,莉莉安回忆:“我夜里被仆人唤醒,只见父亲跪在母亲的床边抽泣……她去世后,家里就再也没有音乐了。”自此,舒莱尔独自抚养教育女儿,没有再娶。

  在优越的条件下成长,莉莉安却染上了肺结核,不得不长期服用磺胺,并去瑞士疗养。在瑞士,她遇到了长她3岁的安德烈·贝当古。安德烈也患了肺结核,在瑞士休养。此后两人结婚。

  始终低调而神秘

  舒莱尔从一开始就打算把所有家产只留给莉莉安一人。莉莉安第一份工作从15岁开始,是在欧莱雅集团的底层,为染发剂贴标签。后来,又接触到中层技术工作,最后进入公司的管理高层。

  经过如此历练,在父亲去世后接管欧莱雅集团的莉莉安将公司打理得井井有条。在她的手下,欧莱雅扩展到全世界,包括进入中国。

  莉莉安和丈夫的婚姻非常幸福。在福布斯评选的世界5位女首富中,她是唯一没有离婚的。他们的婚姻持续了52年,直到2007年贝当古去世。

  贝当古家族是法国政坛世家,有多名家族成员担任议员、市长等职位,年轻时的贝当古差点给岳父染上大麻烦。他参加了一个激进的亲纳粹组织,经常集会,还在报纸上撰文宣传纳粹思想。舒莱尔作为岳父,给该组织提供资助和开会的场地——就在欧莱雅的总部。直到 2001年,有一个德国女人起诉舒莱尔,指控他购买了明知是纳粹掠夺犹太人的房子——后来的欧莱雅德国总部。

  值得玩味的是,莉莉安和安德烈的独女弗朗索瓦丝,嫁给了犹太人梅耶,梅耶的父母都死在奥斯威辛。

  贝当古本人在政坛上地位颇高,历任法国邮电部、工业部、文化部和外交部部长。在法国与新中国建交时,他是第一个来到中国的法国部长。

  也许是因为家族与政治之间的关系,以及尚未澄清的纳粹指控,莉莉安低调到神秘。每年人们只能在固定的一些新闻里读到她的名字:福布斯富豪排行榜和贝当古·舒勒基金会的颁奖和捐赠仪式。不得不在媒体上出现时,她总是简朴严肃,头发一丝不乱,浑身上下的装饰品只有一对耳环,一条围巾。

  与摄影师巴尼耶过从愈密

  莉莉安这份刻意保持的低调在3年前被她的独生女儿弗朗索瓦丝打破。

  女儿说母亲老糊涂了,拱手将12亿美元轻易送人,“完全是精神不正常。”母亲回应说,我自己的钱想怎么用是我自己的事,“你是嫉妒我对那个人好。”最后,女儿将“那个人”告上法庭,指控他欺诈莉莉安的财产。

  “那个人”是61岁的摄影师巴尼耶,他是贝当古夫妇的老朋友了。这份友情开始于1987年,巴尼耶要求当时已65岁的莉莉安在自己的摄影作品中出镜,登上杂志的封面,从此便频繁出入贝当古夫妇在巴黎的宅邸,赫然密友。据媒体报道,莉莉安曾雇飞机从塞舌尔群岛到法国,只为了取回巴尼耶的画笔。

  莉莉安对巴尼耶的馈赠从刚刚认识就开始了,安德烈在世时,从未对此有过任何异议。2007年,安德烈·贝当古去世后,莉莉安和巴尼耶过从愈密。

  在朋友的描述中,巴尼耶是社交场上的高手。他总是能轻易获得大人物的青睐。他长长的朋友名单上,有法国总统密特朗、《你好忧愁》的作者萨冈、达利、《等待戈多》的作者贝克特、摩纳哥公主等。

  除此之外,巴尼耶还是法国多位贵妇的“陪伴者”。有提携他出位的著名女艺术家,还有20世纪最有名的女艺术赞助人。在法国盛行的沙龙文化中,所有的著名沙龙女主人几乎都认识巴尼耶。莉莉安·贝当古也是其中一位。从认识巴尼耶起,莉莉安就慷慨赠与他许多东西:自家客厅墙上悬挂的毕加索画作、私人拥有的热带小岛、巴尼耶为受益人的巨额保险,还有世界各地的房产。最后,莉莉安甚至说,除了早已允诺留给独女的欧莱雅和雀巢的股票,其他都可以留给巴尼耶。

  母女毗邻却形同陌路

  弗朗索瓦丝则从来不喜欢巴尼耶。用莉莉安的话说,“弗拉索瓦丝是个内向的人,而巴尼耶很外向,所以巴尼耶有时候让弗朗索瓦丝很不舒服,有的时候甚至是嫉妒。”

  2008年末,弗朗索瓦丝向法庭提出申诉,称巴尼耶利用自己年老母亲的“神志不清”骗取巨额财产,要求巴尼耶退还财产,并要求法庭对莉莉安做精神鉴定。“我爱我的母亲,我做这一切都是出于我母亲的利益考虑。”弗朗索瓦丝称,自己已经有身家80亿美元,不在乎莉莉安送给巴尼耶的12亿美元,如果巨款追回,她将会用这笔钱从事慈善。

  莉莉安被迫向媒体表示:“我很清醒,我知道自己在做什么。我给巴尼耶的馈赠是他应得的。幸亏有了他,我才没有因为自己的财富而注定被封闭在传统的环境中。”

  2009年12月,弗朗索瓦丝申请法庭监控自己的母亲,以防她再把钱“撒出去”。莉莉安拒绝精神鉴定,也拒绝再和女儿女婿交谈。母女俩毗邻而居,却形同陌路,有什么要说的,便各自在媒体上喊话。巴尼耶的律师则含混又坚决地表态:“巴尼耶先生想知道真相,他只想知道真相,没有隐瞒的所有真相。”

  如果弗朗索瓦丝的指控成立,那么巴尼耶面对的真相将不仅仅是退回巨款,还有牢狱之灾。

  故事本来已经足够精彩,然而接下来的情节才是华彩。

  法国政要意外登场

  2010年7月,弗朗索瓦丝诉巴尼耶案开庭时,法官对云集的媒体宣布,此案无限期延后。一个爆炸性的证据和证人出现了:为莉莉安服务20余年的男仆巴斯卡“再也看不下去没良心的人欺骗我的主人”,拿出了于2009年至2010年间偷偷录制的21小时录音。

  在录音中,莉莉安和她的财务顾问涉及的话题有秘密的瑞士银行账户,要送给巴尼耶的热带小岛,还有与法国政界的隐秘关系。录音中的莉莉安精神状态没有她自己先前声称的那么好。她时常忘记自己曾赠予巴尼耶一座热带小岛,也不记得什么时候自己说过要将除欧莱雅外所有财产送给巴尼耶,有的时候她甚至生气地抱怨:“他(巴尼耶)挺好,挺聪明,可就是逼得我太紧了。成天就是‘我要这,我要那’。”

  一名照顾过莉莉安的护工说,她的神志没有她自己以为的那么清楚。有一次,莉莉安命护工叫来自己养的一条小狗。护工大吃一惊:那条狗5年前就已经死了。

  男仆巴斯卡说:“她正身处危险境地,被一班没良心的人围着。巴尼耶经常向她大吼大叫,如果她不满足他,他就不陪她吃午饭和晚饭。她沮丧极了。”

  莉莉安对录音的流出勃然大怒,她委托律师将女儿告上了法庭,指控女儿侵犯隐私、偷窃和伪造证据。莉莉安的律师认为,非法取得的录音不能作为证据使用,而且她相信那录音被动过手脚。

  弗朗索瓦丝表示,自己并没有安插任何窃听设施,录音完全是忠心耿耿的巴斯卡自己所为,然后把录音交给了她。

  实际上,公众对录音的兴趣已经不仅仅局限在莉莉安家族的财产。在录音中,法国劳工部长埃里克·韦尔特和总统萨科齐意外登场。

  在录音中,财务顾问德迈斯特告诉莉莉安,鉴于法国与瑞士签订税务合作协议,他打算把莉莉安在瑞士银行的大约8000万欧元转账到新加坡银行,以继续逃税。“我们必须搞定你的瑞士银行账户,不能在圣诞节前被人抓住把柄,”德迈斯特说,“在新加坡,他们什么也查不到。”

  而时任法国预算部长埃里克·韦尔特曾负责审查“重要的纳税人”。在录音中,德迈斯特提到了埃里克: “我们获得了造币厂的一栋建筑,这是我的朋友埃里克负责的,他的妻子弗洛朗丝在为我们工作。您答应至少要给1000万欧元,而幸亏有了他才有造币厂的这座建筑。”当时莉莉安在投资建造一座以丈夫安德烈·贝当古命名的音乐厅,旧址便是录音中提到的造币厂,此项工程的投资由埃里克的妻子弗洛朗丝负责。当一名检察官要求税务部门查欧莱雅的账时,税务部门的拒绝理由是:“没有劳工部长的批准。”

  这还不是全部。在2010年4月的一段录音中,财务顾问对莉莉安说:“总统一直非常关心这桩案子,在初审时不能有更多的作为,但我可以告诉您,如果您败诉的话,我们和检察官非常熟悉。”

  男仆巴斯卡说,在所有的录音中,财务顾问像跟小孩对话般跟她说话,而她听上去有点迷惑。

  面对录音,部长埃里克的反应十分强硬。“不,我没有做错事。不,我没有协助贝当古夫人偷税。”萨科齐也公开发表声明力挺埃里克,称他是一个出色的劳工部长。对于录音,爱丽舍宫不做任何评价,已有检察官要求埃里克·韦尔特辞职。萨科齐的民众支持率也在一路下跌。

  莉莉安表示,自己愿意遵照法国法律,并于6月28日申报自己的所有海外资产,包括自己为孙子们购买的保险。目前,媒体还未对此申报的结果作出报道。(文/温敏哲,摘自《财经周刊》2010年第16期)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