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国女高官比例逐年提高 突破参政“玻璃天花板”

2010-09-18 阅读数 506097

资料图片:全国政协十一届三次会议第二次全体会议3月7日在人民大会堂举行。出席会议的女委员们纷纷接到男委员们提前送来的节日祝福。 (中新社发 汤彦俊 摄)

  新华网上海9月17日电 (记者孙丽萍、仇逸、李菲)17日在上海举行的“妇女与城市发展暨纪念第四次世界妇女大会十五周年论坛”上,中外女性领导人的集体亮相吸引了公众的视线。来自中国妇联的数据显示,中国的女性高官比例正逐年提高,中国正在率先突破女性参政、议政的“玻璃天花板”。

  “如果女性不能成为社会政策的制定者,那么男女不平等的局面就难以发生改变”。美国国务院全球妇女事务无任所大使弗维尔在上海呼吁说,世界各国都不同程度地面临着女性参政比例不高的问题。只有在少数国家,女性才担任着国家领导人职务或者政府中的重要职位。

  国际妇女论坛前主席、美国三溪水农场总裁芭芭拉·贝雷特说,在发达国家和发展中国家,女性往往在进入社会中层之后就停滞不前,因为性别原因而无法进入上升通道,面临着难以突破的“玻璃天花板”,这一现象在政坛尤为显著。在美国,近年来人们还发明出了不少衍生词汇来形容这种性别现象,包括“玻璃墙”、“玻璃迷宫”、“玻璃电梯”以及“粘糊糊的地板”

  而来自中国妇联的数据显示,近年来,中国女性高官比例逐年提高。中国国家领导人中有8位女性,省部级高官逾230位,全国600多个城市中有670名正副女市长。这几乎是1995年的两倍。到2008年,中国各级女干部已经接近干部群体的40%。

  事实上,在上海举办的妇女论坛上,主席台上的中国女性高官就形成了一道充满魅力的风景线,包括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全国妇联主席陈至立,中国外交部副部长傅莹,中国教育部副部长李卫红。她们也在论坛上不约而同地提出了推动女性高层人才成长的重要议题。

 

  “其实,女性自古以来就是维护社会安全、社会安定的重要力量。从汉字‘安全’的构造看,‘安’就是一所房子里面有个女人,其中蕴涵的意义耐人寻味”。57岁的外交部副部长傅莹幽默地解释说,这个汉字的智慧告诉人们,女性政治地位提高、积极参政议政,在现代社会更有利于促进社会的安定繁荣。

  不过,她也指出,尽管中国在推动男女平等方面已经作出了巨大努力,女性高官群体出现,但是总体而言女性参政的比例距离世界公认的30%标准仍有一些距离,“对很多女性来说,她们的天空依然很低,羽翼依然单薄”。中国女性参政议政的“玻璃天花板”正在松动,但仍然需要被打破。

  此前,一些媒体也报道说,中国女性在参政结构上,依然存在“三多三少”问题:即副职多正职少,虚职多实职少,边缘部门多主干线少。性别歧视、生育成本、家庭矛盾甚至穿衣打扮让不少女性官员事业停滞、感到困惑。

  而上海市妇联一项题为《上海市历年经济宏观指标与女性发展指标》的相关研究显示,中国女干部比例与女性就业、女性预期寿命显著相关,与GDP增量之间的关系却不明显。

  15年前,北京举办举世瞩目的世界妇女大会并发表《北京宣言》,被公认为世界妇女运动的里程碑。同年举办的联合国千年首脑会议,也明确将提高妇女权益、促进妇女健康写入了“千年发展目标”。参与上海妇女与城市发展论坛的中外女性领导人认为,作为《北京宣言》的诞生地,中国应该率先积极地提高女性的社会地位,继续提高中国女性参政议政的比例。

  全国妇联副主席甄砚说,在中国,包括女性官员在内的女性高层人才成长的文化环境还有待改善。传统观念认为,女性的智力和思维只适合从事具体工作,而不适合宏观的管理工作,一些女性受到传统思维影响也缺乏追求卓越和杰出的精神,影响了女性高层人才成长。她介绍说,当下中国正在研究继续打破“桎梏”女性高层人才的“玻璃天花板”。全国妇联近期将与全国十个重要部门合作,研究培养女性高层人才的专门战略。

  中国教育部副部长李卫红说,从花木兰到宋庆龄,中国从古至今都有女性成为出色的“政治家”,在不同时代都塑造了杰出妇女的文化。而在当下知识信息社会和城市化进程中,中国还需要继续建设一个多层次、多类型的终身教育体制,以培养更多的女性高层人才。与此同时,通过制定政策法律来增加女性参政的“配额”,也被与会专家认为是现阶段提高女性政治权益的一个可行举措。

  我国 女高官 比例 参政 新华网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