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人王徐佳莹专辑《极限》颠覆 新恋情随缘

2010-09-04 阅读数 165355

新人王徐佳莹专辑《极限》颠覆 新恋情随缘

●除了尝试新的曲风,徐佳莹还放弃了一定要自己创作的态度,与多个音乐人合作。

  ●鉴定:放弃自己成功的要素,对于一个新人来说,的确需要很大勇气。

  相信现在的年轻乐迷,没有人不知道“徐佳莹”这个名字。去年一整年,无论在台湾还是大陆的各大颁奖礼上,“新人奖”几乎都被她一人独揽,她是名副其实的“新人王”,而她去年首发的那张个人创作专辑,更是KTV里热播的主打,尤其以《身骑白马》、《寂寞沙洲》这两首的传唱率最高。

  从“超级星光大道”获得冠军到首张专辑的好评如潮,徐佳莹这两年都是在掌声和欢呼声中走过来,如此绝对褒奖,对于一个新人而言并非好事,所以从今年初起,徐佳莹卸下光环,开始进入第二张专辑的创作时,才发现了问题所在,日前,她在接受本报专访时就表示:“我发现自己空了,创作上没有了内容,我开始失去自信,觉得上一张专辑已经是自己的极限,没办法再做下去。”

  之后,徐佳莹经过一段很长时间的心理挣扎和调整,才终于抛开第一张专辑的成功所带来的压力和束缚,然后艰难地完成了第二张专辑的创作和制作。终于,这张名为《极限》的作品今日正式在台湾发行。

  很少有新人歌手这么大胆,在出道第二年,发第二张唱片就选择了一种颠覆自己的方式,但徐佳莹偏要用这种非常态的方式去走这条路。这张新专辑,如果你不看歌目,只是纯粹听里面的作品,估计不会想到是徐佳莹的歌。因为里面的大部分作品,无论从曲风、氛围、气质,甚至歌手本身的唱腔方面,都跟第一张里大家熟悉的徐佳莹不一样,这是她呈现出来的另一个自己。

 

新人王徐佳莹专辑《极限》颠覆 新恋情随缘

 

 

 

  风光之后

  创作力枯竭,感觉无法超越

  但徐佳莹在做这张唱片时,并没有想过要颠覆自己,她坦白地说,其实根本没有要颠覆的野心,恰恰相反,自己是到了一个极限,没办法超越了,所以才会有了另一个方向。

  “在这张专辑制作初期,我一直处于很不自信的状态,当时我会觉得,自己在毫无准备的状况下走过来,因为第一张专辑太成功了,大家对我的期望、我对自己的要求也自然更高,这些最终都变成了压力,所以在开始为第二张专辑写歌时,我发现自己写不出来了,怎么也写不出能符合自己想像的那样子。”

  于是,徐佳莹开始怀疑自己,之前会不会是自己运气好,才能发第一张唱片?现在自己究竟有没有这个实力继续做下去?她说:“我觉得自己已经到一个极限了,没办法再走下去。”

  困惑过后

  选择放弃过去,寻找新的方向

  徐佳莹也承认,第一张专辑的作品,都是她之前很多年来积累下来的精华,精彩度自然更高,“但现在要做第二张了,感觉完全不一样,我必须在有限的时间内完成,这种像交作业似的创作状态,同样让我无所适从”。

  但无论如何,徐佳莹还是必须要克服自己心理问题,她必须想到突破的方式,于是在经过一段很长时间的内心挣扎和自我调整后,她终于把问题想通了,“不管那么多,把之前自己做过的东西都忘掉,重新开始找一个新的方向,继续走下去”。是的,最好的方式,就是不要去跟自己之前的成功比较。

 

新人王徐佳莹专辑《极限》颠覆 新恋情随缘

  新作背后

  尝试电子、舞曲,学会借助外力

  在这张唱片里,大家不会再听到《身骑白马》这类徐佳莹标记性的作品,取而代之的是更多的可能性,徐佳莹说:“我觉得不可能会有,因为这是完全不一样的两张唱片,像《身骑白马》这样的作品风格化太强了,跟新专辑里的氛围不太般配。”但她也强调,专辑里还是有些上一张类似的作品,“譬如一些轻快励志的歌曲,像上一张的《白旗》、《出口》这一类,新专辑里还是会有,但在抒情歌上就会觉得比上一张更沉重了些,也会比上一张更成熟。”

  此外,徐佳莹认为自己在这张唱片里最大的转变,是在做唱片的态度方面,“上张专辑我会比较倔强,认为必须要全部作品都是自己的创作,要把我个人的身份突显出来,但在第二张里,我就没有那么强烈的欲望了”。所以这次在创作上,她也找来范晓萱、青峰、魏如萱等自己最为欣赏的音乐人合作,也正因此,徐佳莹在这张专辑里尝试了很多之前没有试过的曲风,像电子摇滚、舞曲等等。

  譬如专辑的点题作《极限》,就是徐佳莹跟娃娃魏如萱联手打造的一首电子摇滚作品,而《香水》则是跟范晓萱合作,也是徐佳莹第一次尝试动感舞曲的风格,而《乐园》则找来“苏打绿”的青峰,这首歌自然也烙上了青峰作品中特有的行云流水的感觉。徐佳莹说:“一个人的力量,再强大也还是一个人,但要懂得跟别人合作,共同去完成一个事情,最终出来的可能性是无限的,这是我在这张专辑里学到的最重要的东西。”

 

新人王徐佳莹专辑《极限》颠覆 新恋情随缘

  新作透视

  ●《极限》:这首歌之所以成为专辑的点题作,正是因为写出了徐佳莹这一年来心态上的转变,她说,这首歌的歌词,几乎就是她在情绪最低落、最脆弱时的一个描述:“很多人单看歌名,会以为是要超越自己的极限的意思,其实真实的状况并没有这么积极,恰恰相反,这首歌是写我自己无法跨越的一个极限。”这首歌的惊喜之处,更在于徐佳莹跟娃娃魏如萱的合作,让她有机会首次尝试电子摇滚的风格,而且娃娃也在歌里友情献唱了和声,两把近乎完美的女声,绝对能碰撞出不一样的火花。

  ●《香水》:这首歌,是徐佳莹上张专辑中没有过的舞曲风格作品,但其实对于舞曲,徐佳莹并不是第一次尝试,因为这首歌其实并非新作,也是她在两年前《超级星光大道》上演绎过的一首争议之作,但这次找来范晓萱重新编曲制作,感觉又完全变了一个味道,徐佳莹说:“范晓萱给这首歌添上了疯克的元素,整首歌从激昂回归平淡,跟之前大家在比赛时听到的很不一样。”她还透露,这首歌曲末却埋藏一个天大的秘密,大家可以自己去发掘。

  ●《迪斯科》:看歌名,所有人都会认为这也是一首舞曲风格的作品,但相反,这首歌是首抒情摇滚,徐佳莹之所以取名“迪斯科”,是因为这首歌写的是这个主题,“就是讲一个人在夜店里狂欢,他在跳舞、在挥汗、在摆动自己,但其实他的内心是失落的、忧郁的,像一滩死水一样,只是他不能够说出来,或者说出来也没有用,那他就选择了跳舞,融入到现场气氛当中,来包装自己受伤的心,我觉得那是一种很矛盾很冲突的状态,反而表现出更心酸”。

 

新人王徐佳莹专辑《极限》颠覆 新恋情随缘

走出情伤 新恋情随缘

《极限》在发片之前已经夺下实时销售榜的冠军,彩铃下载也称霸,面对如此好成绩,徐佳莹在记者会上感谢亚神音乐所有工作人的支持,说到感动处不禁哽咽,徐佳莹说:“我用音乐创作了全新的自己。”

记者会上徐佳莹也分享了第一次当制作人的喜悦于成就,事必躬亲,自己连络吉他手、鼓手,在金曲奖得奖之后的第二天就跟素未谋面的吉他手相约在台北车站见面,一起到录音室录音,还亲自将DEMO送到鼓手老师家一起将音乐完成,经过这一连串的过程,徐佳莹非常感谢亚神音乐给了她如此大的音乐空间放手让她玩音乐。在专辑制作过程中徐佳莹也从跟范晓萱合作的过程中成长了许多,徐佳莹还在台上一一感谢这次的制作人范晓萱、陈建骐、林暐哲三位老师。

在记者会上徐佳莹仍不免被问到情伤的话题,徐佳莹表示自己其实已经走出来了,对于过去的感情对他来说都是一种学习,心中没有任何怨恨与不好的情绪,都希望彼此的未来是美好的。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