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静初:我拿奖特别自然 不得奖才奇怪

2010-07-03 阅读数 501475

今年可以算是“张静初年”,《唐山大地震》、《唐伯虎点秋香2》以及《全城戒备》三部大戏接连上映,使她越来越受到瞩目。

《唐伯虎点秋香2》中张静初扮演的秋香将一改前作中花瓶淑女的娇弱形象,摇身一变成为一个身份神秘的女侠:旋踢、长鞭的使用都显得游刃有余,而那“交际花”般的一颦一笑又更让黄晓明称其为“风骚女”。

近日,张静初接受专访,从《孔雀》里的神经质姐姐、《证人》里的神经质律师、《门徒》里的吸毒女、《红河》里的智障少女……游走于文艺片、商业片的张静初首度承认自己很有“野心”,至于得奖则是“得奖很自然,不得才奇怪。”谈谈自己“得奖很自然,不得才奇怪!”

 

记者(记):黄晓明称新版秋香“很风骚”,与老版巩俐最大的不同是哪里?

  张静初(张):这角色有很多面,有时扮鬼吓人,有时像交际花一样,每场戏都亦正亦邪。我以前的角色很少表现自己的女人味,但我很喜欢张曼玉在《新龙门客栈》里的金香玉角色,那种游走在男人间如鱼得水的魅力。谈不上是颠覆老版,因为角色的名字叫“倩倩”,她成为秋香之后也不记事儿了。所以我完全没有什么压力,因为完全是一个新的人物。

 

记:你曾经说想演侠女,这次为什么会选择无厘头喜剧和性感媚惑路线?

  张:我的角色没有那么无厘头,喜剧还是要高级一点。喜剧要剧本和人物的动机就很喜剧。演喜剧最难的是不笑场,喜剧演员的心理素质要很好,别人笑时自己却要很正经地演戏。我不怕无厘头,但怕无聊,有些喜剧就好像把观众当傻瓜。吴君如演的角色我都很喜欢,我不介意扮丑,在电影里不管多丑只要可爱就行。

  记:觉得自己离影后有多远?

  张:我觉得得奖是一定会得的,谈不上野心,其实特别自然,不得才奇怪。我当然不觉得自己是一个差的演员,提名已经是对我的肯定了,奖项只是锦上添花,得奖只是早或者晚的事儿。选角色前我不会因为得奖而去偏好哪个角色,我演的角色70%都有各种提名。今年没有得奖预期,商业片里的角色没有艺术片里的那么完整,艺术片当然比商业片更容易得将。

 

 

说说拍档

  “我不会公布自己的恋情!”

  记:你和黄晓明俨然一对“江湖侠侣”,他说更适合女性观众看,因为里面的男人裸戏多?

  张:小齐和陈百祥老师都在里面有脱戏。这个戏挺适合情侣看的,因为是轻松的爱情;也挺适合小朋友看的,因为是一个励志的片子,像唐伯虎这样一个吊儿郎当的富家子弟最后发奋图强的故事。

  记:黄晓明将自己比作灰太狼,向张静初送上一把平底锅。你喜欢这样的男人吗?

  张:他很放得开,不介意把自己搞得面目全非。这种精神是好演员应该有的。可能大家之前觉得他太帅就忽略掉他的这种牺牲精神。在我心目中男生就应该是灰太狼,如果对方不是,我就自动屏蔽掉了。选择的范围首先就得是灰太狼,然后再看别的。他太帅了,不大真实。

我不太喜欢帅到不真实的,太像电影里的人,我觉得他帅到无可挑剔,但男生的外貌不重要,我觉得我自己长得还行,喜欢过的人也都不是特别帅的人。

  记:你知道黄晓明的恋情吗?自己会像他一样大方公开恋情吗?

  张:我知道,觉得很好啊。但我不会(公开),因为那是自己的事情,不需要向别人报备。最重要对方有可能介意,如果不是这个圈子里的人,当然不喜欢网络上都是自己。

 

 

再说整容

  “我和舒淇一点都不像!”

  记:之前网上有传闻你整容,并说你越来越像舒淇,你怎么看?

  张:我其实无所谓,觉得挺无聊的。我觉得自己本身挺美的,只是角色有时候比较不好看,这也是我信心的表现。化妆是可以很大程度改变,像《芳香之旅》中从17岁到57岁。我可以美也可以丑,可以少也可以老,可以艳丽也可以清淡。我觉得我一点都不像她。

  记:采访舒淇时,她夸你越来越好,有传闻你们两人曾经争过女主角而很难再同台宣传?

  张:她特别真、特别放松,她演戏时自己的魅力就足够了。那时是我在拍《万有引力》,本来是打算去的,但因为戏份比较集中不能离开。我本来以为内地的媒体比较有文化,但现在越来越像香港一些媒体,不知道这是不是一种大众口味的趋势。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