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生遭校长捆绑后受惊吓 常做噩梦被迫休学

2010-03-11 阅读数 56009

  新学期开学后,当同学到云南祥云县米甸中学学习时,初一年级的小彤却休学回家了,原因是她在上小学五年级时被校长熊续周捆绑后受到了惊吓,近段时间经常做噩梦,无法正常休息、学习。说起被校长用尼龙绳捆绑、挥舞长刀恐吓的那段经历,小彤眼里充满了恐惧。看到女儿噩梦连连,小彤的父亲周福贵终于坐不住了,要向惊吓到女儿的熊校长讨个说法,让他承担女儿的医疗费。

  家长讲述 女儿经常被噩梦惊醒

  14岁的小彤,一眼看上去却比同龄的女孩子矮小得多。

  “我每天晚上都会梦见一些很害怕的东西,醒过来以后,却又记不得。”她嗫嚅着说。

  周福贵说,小彤晚上不敢一个人睡。哪天晚上如果她先上床,在跟她同睡的家人没有上床前,她都不敢关灯。“她现在天天头痛,每天夜里都会从睡梦中惊醒,没有一晚能安安静静地睡到天亮。”周福贵说,家人曾为此带她去医院住了两次院,医院认为是神经性头痛和心理障碍,现在有了心病的小彤已经从米甸中学初一年级休学回家休养。

  小彤的母亲罗建美说:“她白天看上去好像是个正常人,晚上就不正常了。有天晚上,小彤跟她姐姐一起睡,半夜姐姐醒来却发现她不见了。后来在房子背后找到她,眼睛是睁着的,不知道是醒着还是睡着,一喊她,她才跟着我们回来。她自从被吓到以后,大部分时间都跟我睡,睡着睡着人就不见了的情况,最近经常发生。”

  女儿为什么成现在这样,周福贵一家都认为皆因两年前“被校长吓到”而起。

  “2008年5月27日晚,当时我在楚场小学上五年级。宿舍熄灯后,我开门出去,到隔壁宿舍找同学小玉拿木梳。我的木梳被她借去了,我想趁睡觉前拿回来,免得第二天早上起床时来不及。我敲门进了隔壁宿舍,站在隔壁宿舍里说话时,被值班老师杨伟和熊校长发现了。校长当场骂了我几句,杨老师就让我回宿舍睡觉去了。”小彤说,第二天早上起床后,熊校长就把她和小玉、小雪3个人一起叫到办公室,又叫来了她的班主任周应先老师。当着周老师的面,熊校长骂了她们3个。

  “骂着骂着,熊校长就从里面的房间里拿出了一根绳子,和一把长刀。他用绳子把我捆起来,用力一拉,我被拉得跌坐在地上。又拿着手里的长刀,对着我比比划划,我当时非常害怕。后来,他把我解开,又骂了几句,就让我们走了。”小彤说,她当时确实被吓着了。

  小玉说:“熊校长骂我们3个女生,最后用绳子捆了小彤,还拿出一把刀,在小彤身上比划,我们都被吓着了。”

  班主任证实 校长拿刀在女生面前比划

  时任小彤班主任的周应先证实确有其事,现已被调往米甸镇黄草哨小学教书的周应先回忆说:“那天上午,熊校长通知我到办公室来。一进办公室,就看到小彤她们3个女生坐在那里,熊校长正在骂她们。当时我不知道是发生了什么事,就在一旁听着。熊校长骂了一通粗话后,拿出一根尼龙绳,捆在小彤的身上,并把她拉跌在地上。又拿出一把拐棍刀,围着她的身体反复挥舞。当时小彤没有哭,只是被吓着了。后来我才了解到,熊校长这样对待小彤,是因为她头一天晚上宿舍熄灯睡觉以后,小彤开门到隔壁宿舍找同学拿木梳。”

  当事校长 只是用绳子套了一下

  来到小彤曾经就读的楚场小学已经是放学时间,在几名小学生的指引下,记者在一间食堂里找到了正在吃晚饭的楚场小学校长熊续周。

  不等记者自我介绍,对方似乎已猜到了来意。“你们来采访我们学校的先进事迹,我们欢迎。这个事情,不由你们来管。”说着指指小彤。

  还没等记者开口,他已经反复说了几次“这个事情,他们家要走法律途径,由法制来办理,不由你们来管。”“这个新闻,你们不要报道。”

  对于是否有捆绑小彤的行为,熊续周称:“我没有捆,只是套了一下。这个没有对她造成多大伤害。”熊续周语气强硬,“你们要报道这些,先找我们的上级报告,上级允许采访,再来采访。”说话间,熊续周旋即转身出门,转眼就消失在楼道里。直到下午7时许,学校大门被锁上,记者离开楚场村时,熊续周都没有再出现。

  调解协议 校长曾公开向女生认错

  周福贵说,楚场村委会曾对女儿小彤被校长熊续周恐吓一事进行过调解,并向记者出示了2008年12月25日楚场村委会出具的调解书。记者注意到,这份名为《关于楚场小学熊续周同志因管理过力而造成对小彤同学精神伤害的诚信赔礼决定》有着“用拐棍刀比一比长度”、“允许熊续周改错”等字样。

  上面写着,经学生家长周福贵与当事人熊续周在楚场村委会领导杨育海、李忠明、学校出纳王永盛等同志的协调解决下,经双方同意,主要达成3条协议:一、熊续周于2008年5月27日晚,因小彤同学违反学校纪律,找来该班主任周应先后,当面用一根绳子把小彤捆拢后进行教育,并用拐棍刀比一比长度,并用不妥当的语言谩骂。必须诚恳地于2008年12月25日(星期四下午),当着全校师生的面公开向小彤同学承认错误,洗清其罪名。二、允许熊续周同志改错的机会,吸取经验教训,保证今后不再犯类似错误。三、在未来5年内,若因小彤同学因受此次精神刺激而带来的精神异常状态,必须由熊续周本人承当相应70%的医疗责任。

  楚场村委会还在协议上加盖了公章。

  周福贵说,楚场村委会收藏了熊校长使用过的绳子和刀作为证据。而小彤说,协议签订后第二天熊校长当着全校师生的面,公开向她承认错误。

  村委会承认 第一份调解书被收回销毁

  记者前往楚场村委会,试图看一看当事人曾使用过的绳子和刀具,但村支书杨育海说,绳子和刀具作为证据,只能由司法部门来调取,外人不能动。记者要求拍一下照片就归还,也没有得到允许。

  “因为第一次的调解,不符合法律依据。镇教办通知把第一份调解书收回销毁,第二次作了调解。”杨育海向记者出示了去年12月8日,镇司法所、中心校、楚场村委会、楚场小学、小彤父母共同参与的第二次调解协议书。调解书上的内容,对熊续周用绳子、刀具“教育”小彤的行为,给予了证实,但和第一份协议不同的是,第二份协议没有提及对小彤造成精神伤害等相关内容,也没有加盖任何机构的公章。

  小彤的父亲周福贵说,被通知要收回第一份调解书时他偷偷地把原件留下了,只交回了复印件。

  “村委会第二次通知我们去调解时,我是最后一个签的字。因为我不识字,不知道调解书上写了什么,他们说没事,我就签了,也没有把调解书给我。”周福贵说,如果按第一份调解书上说,熊续周本应承担我女儿70%的医疗费。可女儿为此事住了两次院,他并没有给过一分钱。

  上级说法 熊续周教育方法欠妥

  在返回米甸镇的山路上,记者遇到了熊续周的上级领导——米甸镇镇中心学校校长段绍华等人。

  段绍华告诉记者:事发一年多后,学生家长到县教育局反映,镇教办打电话来核实,中心学校才知道有此事。镇司法所所长李向基到楚场村去调查了解,学生家长说村上已组织调解,但村上与校长所写情况不符合事实。村上又第二次组织调解,把司法部门、学生家长、班主任、校长都请了去,调解后,签字,捺手印。

  在段绍华眼里,熊续周是个很优秀、很称职的校长。“这所学校,当时没有围墙。附近的人常来骚扰。学校怕不安全,规定学生晚上不准上厕所,还给每个宿舍准备了一只小便桶。现在你们看到的围墙,是经过校长的多方努力,去年才盖起来的。”

  段绍华说,熊校长热心教育,长期值班。学校虽然安排了值班老师,他还是不放心,每天晚上都要亲自去查看,常常熬得眼晴红肿。“后来发生了这样的事情,校长也是出于对学生的安全负责,只是教育方法欠妥。” (文中学生均为化名)

  ■ 相关延伸

  无法确定女生梦游与受侵害有关

  大理白族自治州第二人民医院神经精神科周主任也就此事发表了看法,就小彤心理障碍的成因,周主任认为要详细听取她的病史,作相应检查后才能确认。

  周主任进一步解释,小彤一直做噩梦、梦游等症状,是否是受到校长侵害导致的必然结果,尚不能确定。从心理学的角度来讲,消极的心理暗示,也会加重病情。父母对小彤受侵害一事的反复诉说,会不断强化小彤的记忆,对加重她的病情,会产生一定的影响。

  ■ 新闻延伸

  女生受伤害可向妇联投诉

  针对小彤受到的伤害,大理白族自治州妇女联合会副主席罗丽萍建议,小彤及家长可向妇联、妇女儿童工作委员会以及教育部门投诉,反映情况。今后,如果老师、家长对女生采取暴力或不当教育方式,女生可向这些部门投诉,但要注意收集人证、物证。尤其是在受到暴力侵害时,更要请家长、同学、老师帮助维权,及时搜集伤情,选择证人。如果还需要进一步维权,只能诉诸于法律。

  体罚 春城晚报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