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上下班路上被磨灭的青春

2009-12-17 阅读数 182736

  对于大多数国家的人来说,每天往返上班下班的痛苦是很普遍的。英国《经济学人》援引咨询公司雷格斯的调查数据称,受调查的13个国家的 11000人中,有1/5的上班族因上班所花费的时间而考虑过辞职。这个问题似乎在人口大国的中国尤为严重,中国的上班族每天在上班路上(从家到单位单程)花费的时间平均长达42分钟,领先全球。(《新文化报》12月16日)

  与社会底层民众的困境相比,中国上班族路上费时世界最长,这样的问题摆上“民生”层面似乎有些“矫情”。但是,如若你是生活在大城市中的一员,每天在黑压压的人群中“挤公交”(“挤地铁”略好,至少不堵车),你就会感觉上下班是“每天最大的苦差”。那些有车族稍微好一些,不过也是从“人挤人”进化到“车挤车”而已。有人如此形容北京的三环路,上下班高峰期基本就是一个环形“停车场”。生活在大城市,大把大把的青春就这么耗费在了上下班的路上。

  诚如《经济学人》分析认为,中国城市的拥挤是导致上班路上时间过长的一个原因。交通拥挤固然是一大重要原因,另外一个不可忽视的因素便是市区畸高的房价把相当一部分白领驱赶到城市边缘的边缘。单纯看待“中国上班族路上费时全世界最长”的现象,这倒也算不上是特别严重的问题。关键是,这一现象背后集结了太多人们无法纾解的“城市焦虑”。一些年轻的“白领阶层”开始体味到大城市生活的痛处,这些年轻的寻梦一代开始逃离他们昔日的梦想之地。

  网络上,“逃离北上广”的呼声已经渐渐赢得了很多人的回应,二三线城市开始成为新一代年轻人发展的首选之地。但这也仅仅限于“呼声”而已,现实中,一线城市尽管有诸多不是,但它确实拥有二三线城市所不及的公平就业环境。在一些中小城市,如果没有关系、不通人情世故就只能和理想中的职位擦肩而过,那还不如在一线城市,至少可以靠本事生存,虽然活得比较艰辛。

  学者吴祚来曾说,“我们失去了乡村,却没有收获城市。”的确,收获城市远远不是建设若干高楼大厦那般简单。或许,留住上班族们上下班路上的青春,多多少少也该算作“收获城市”的一个参考标准吧。
 

  上班族 东方早报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