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教师不堪忍受二手烟 状告吸烟同事及烟厂

2009-12-03 阅读数 224324

  王英,质疑白酒标签第一人。

  她曾三上法庭,向国家有关部门建议,在酒标签上标示“过度饮酒有害健康”等警示语,历时八年,最终胜利了,那年,她当选全国“十大法制人物”。

  时隔3年,王英又将矛头指向烟草,状告同事吸烟影响她的健康,同时将学校和烟厂推上被告席。 

  事件

  被动吸烟,她把烟瘾同事告了

  12月2日下午3时,河南许昌市广播电视大学,学院主要领导调整通报会正在召开。一位穿粉红色棉袄的女教师,徘徊在会议室外。

  她就是王英。

  王英不关注谁接替新院长,她只关注新老院长交接是否顺利。这关系到她是否要在此时将一位同事和学校推上被告席。

  王英选择这个时期,是考虑老院长成功退居二线时,不想让老院长在走之前留有遗憾。

  陈跃峰,王英共事9年的同事,以后应再加上这句话——“王英的第一被告”。

  谈起原因,王英介绍,自己反对有人在办公室吸烟,最初,陈跃峰基本不怎么吸烟,自从有了瘾后,他在办公室吸烟的次数逐渐增多,王英多次抗议,甚至在办公室门上贴上“吸烟莫进门”,“无烟办公室,请您自觉”的提醒语,然而,这些都无济于事。

  “我不得不常在烟雾中工作,烟雾引起过敏、咳嗽、胸闷,工作效率也大打折扣。”王英说,有时,实在受不了了,就躲在室外透透气。

  至于告学校的原因,王英认为,受到“被动闻烟侵害”,学校逃脱不掉干系客观上,学校没有提供一个好的工作环境。

  以上被告,她索赔100元。“钱不多,只是象征性地赔偿,希望引起同事和单位的重视。”王英说。

  目的

  烟厂应加注更多的警示语

  在陈跃峰看来,王英将他和学校作为被告,属于“醉翁之意”,他也很愿意成就王英的最终目的——状告烟厂。

  1997年,王英的丈夫因过量饮用“富平春”酒引发胰腺炎而死亡。从那天起,她把白酒厂家推上被告席,要求酒厂赔偿丈夫死亡造成的损失,并在生产的白酒标签上标示“饮酒有害健康”等内容。

  其间,她曾三上法庭,历时八年向最高法院、最高检、全国人大及白酒行业主管部门递交材料。

  最终,国家质检总局采纳了她的建议:从2006年10月1日起,在酒标签上标示“过度饮酒有害健康”、“孕妇和儿童不宜饮酒”等健康劝说语。

  如今,王英又将矛头指向当地生产“帝豪牌”香烟的烟厂。

  “有些人不顾及别人的存在,公然在公共场所抽烟的另一主要原因是烟厂没负到一定的社会责任。”

  王英的观点是,作为一个企业,不仅仅要赚钱,它还有很多社会责任,尤其是对烟草这样一个和人们健康关系密切的企业来说,仅仅在烟盒上注有“吸烟有害健康”是不够的。

  “烟草的主动吸和被动闻是根本不同的,只警示‘吸烟有害健康’不警示‘闻烟有害健康’,是一个极大的错误。”王英说,一人吸烟,十人受害,烟厂应在烟盒上注有:“闻烟有害健康”、“不得在公共场所吸烟”、“吸烟和闻烟使人成瘾”等警示语,这是她将烟厂送上被告席的原因。这次,王英索赔9800元。

  提到诉讼的最终目的,她说:不是作秀,算是一个由头。

  法院

  抽烟属“道德”范畴不予立案

  事实上,王英早在去年2月27日曾到许昌市魏都区人民法院,要求立案,而对方称:吸烟是道德范畴而不是法律问题,不属于受理范围。

  当天下午,王英考虑到许昌帝豪烟厂已经划归中烟集团,而中烟集团驻地在郑州,她又赶到郑州市金水区法院,等来的是:被告在许昌,他们不立案,我们怎么立?

  当时,记者曾随她一起,见证了法院不立案的事实。

  针对法院不予立案的理由,学法律出身的王英不能理解。她随手打开《民法通则》,翻开第五条大声诵读着:

  “‘公民、法人的合法的民事权益受法律保护,任何组织和个人不得侵犯。’第九十八条:‘公民享有生命健康权。’第一百零六条:‘公民、法人不履行义务、因过错侵害他人财产、人身的,应承担民事责任。’等等这些条款,足能证明法院应该受理。”

  一年过去了,王英没有止步,她一直在寻求另一法律途径,最后,她想到了省高院。

  “作为侵权行为属地、产品制造销售地区许昌和郑州两地都有立案的权利,如果两地基层法院不受理此案,就该向两地法院的共同上级法院起诉,而省高院就是两地法院的上级单位。”王英决定将此案起诉至省高级法院。

  去年5月,四川汶川发生特大地震,接着,8月份,北京举办奥运会,王英决定推迟起诉时间,理由是:不能在这时为国家添乱。

  2日上午,王英又将起诉书以特快专递形式,寄给省高院张立勇院长,陈述起诉理由及两地法院都不受理的经过,希望得到省高院的支持。

  建议

  吸烟所致疾病列入职业病谱

  在起诉的同时,王英又将“闻烟”一词进一步升级,她建议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卫生部等部委,将烟草所致疾病列入职业病谱。

  “目前,我国几乎所有工作场所,或多或少都有烟草的危害。‘闻烟’引起的多种疾病,应列入我国职业病疾病谱。”

  在王英看来,“闻烟”受伤应列入工伤。

  “目前,我国还不能在法律层面上实现工作场所全面禁烟,真正做到这一点,估计还有一段距离。”王英说,要么,应在工作和公共场所严格禁烟;要么,把在工作场所因闻烟所得疾病列入职业病疾病谱。

  为能得到国家有关部门的重视,昨日上午,王英将这份“吸烟所致疾病列入职业病谱建议”以特快专递的方式,寄往国家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卫生部。

  与此同时,由王英缔造的“家庭烟草暴力”一词进入人们视野。

  王英的看法是,很多家庭成员在家,都处于被动闻烟和“家庭烟草暴力”之下,如果一家有一位抽烟者,家人劝解都无济于事,抽烟者往往处于“暴力”状态。

  为此,她给中国疾控中心控烟办、中国妇女联合会、中国消费者协会等3家单位也去信,希望得到支持。

  专家

  多一些“王英” 有助于推动法治化进程

  事实上,王英不算是孤军在奋战,早在2007年12月,中国控烟与履约高层研讨会就在北京召开,与会的专家通过并签署题为“政府以身作则,共创无烟环境”倡议书,呼吁国家机关各部委带头禁烟,创建无烟办公场所。

  最为尴尬的是,去年11月22日,世界卫生组织《烟草控制框架公约》缔约方第三次会议上,中国得了“烟灰缸奖”,“获奖”的原因是,“宁要漂亮的烟盒,不要公民的健康。”

  据统计,我国是世界上最大的烟草生产国和消费国,目前,约有烟民3.5亿,占全球烟民的1/3,每年死于烟草相关疾病的人数达100万。

  有关数据表明,目前,我国有5.4亿不吸烟的人正在遭受二手烟的危害,其中15岁以下儿童有1.8亿。

  谈到禁烟工作何时能付诸实施?一些专家认为,短期禁烟不很明朗,因为,我国烟草制造业每年上缴的利税约占全国税收的10%。

  西北政法大学法学系教授杨建军认为,控烟在我国牵扯方方面面的问题,但在公共场所禁烟没有什么可讨论的,需要政府机关带头做起。

  谈到王英的做法,杨建军说:“王英的行为虽有点过激,但也是促进国内禁烟工作尽快立法的有效手段,社会上如有更多像王英的人站出来,很大程度上会推动我国法治化进程。”

  二手烟 河南商报

相关推荐

  • 泰国政府推出旨在解决家庭暴力问题的新法例,将于8月20日生效的《家庭发展及保护法》规定,任何人被认为对家人身体及精神健康构成严重危害,包括令家人吸入二手烟等,便属违法,违例者将被带上刑事法庭受审,处罚情况暂时未知,但可能需强制参加戒烟课程。
  • 37岁的杨君(化名)是名医生,在医院里劝病人不能抽烟是常事。然而最近半年,对于劝人莫抽烟这件事,杨君有了阴影。大约半年前,因在小区电梯里劝一名老汉不要抽烟,引发争执,老人情绪激动心脏病发作离世。家属将杨君告上法庭,要求40余万元的赔偿。
  • 卢小姐是南京城东一家公司的秘书,最近她在南京市中西医结合医院体检的时候却发现自己患上了脂肪肝!自己平时很注意饮食,而且身材姣好,应酬的时候从不饮酒,怎么会患上脂肪肝呢?原来,卢小姐的经理是个&ldq